农家俏厨娘

第八章 强卖弱买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53:5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宝二整张脸被打的姹紫嫣红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方十一停了棍子,拿着棍子一个一个的戳着他们的屁股,很是嚣张的说道:“还要不要分一只给你们了?还要不要跟我比试了?”

    她才没空搞什么轮番比试呢,一棒子解决掉,又省心又省事。

    宝二被打的要哭了,嘴角肿了,眼睛青了,前胸后背都不晓得被揍了多少下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一直紧捂裤裆,命根子恐怕也得难逃厄运。

    “你耍赖!”王汉秋被揍的也不轻,有两颗快要掉的牙,竟被打掉了,他现在满嘴的血,看着怪恐怖的。

    “耍赖?”方十一瘦瘦小小的身子,有着让人惊悚的暴发力。

    正应了那句,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

    “打得赢才是真理,谁跟你们讲道理?笑死人了,喂喂,都给我爬起来,告诉我,野物哪能卖个高价,”方十一踢了踢地上装死的三个人,又一个个的踩过去。

    王汉秋瞅了眼身边的小伙伴,瞅着空档,爬就起来就跑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太不讲义气了,”因为方十一刚好踩上了宝二的背,所以只有他一个人没法脱身。

    方十一不耐烦了,“我问你话呢,你再不说,看我不废掉你的手!”

    嗖的一声,方十一手里的扁担,朝着宝二的腿间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差那么一点,就那么一点点,就插在宝二的命根子上。

    这一幕,差点没把宝二吓尿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带你去,”宝二爬起来,点头哈腰。

    先前还是一副耀武扬威的模样,片刻之后,就成了一副太监样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了,”宝二吓的直抖,以为这小丫头又有什么不满的。

    方十一瞥了他一眼,弯腰把野物重新用扁担挑起来,然后丢给了宝二,顺便还踢了下他的屁股,“你扛着,以后我就是你老大了!”

    “啥?这怎么成,你比我小,”宝二觉得丢人死了,他居然打不过一个十岁不到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方十一眼珠子一瞪,“怎么?你不同意?小怎么了,我能打过你就行,快走!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就动手了,她又在宝二的屁股上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这回踹的狠了,宝二身体往前踉跄了几步。

    他憋屈的揉着屁股,心想,这小丫头真够暴力的,比他还暴力。

    宝二带着方十一去的地方,其实是个专门贩卖牲口的小集市。

    说集市好像有点夸张,因为只有几个人或坐或站的在那摆摊。

    在每个人的身后,还挂着新鲜屠宰的野物。

    有的剥了皮毛,有活物还没杀。

    方十一估计活物比死物贵,她带来的都是死物,价钱一定不高。

    刚才过来的时候,她听卖包子的叫卖,一文钱两个包子,但是包子挺小的。

    照这样换算,这些野物至少也能卖到十几文钱一斤。

    宝二走到中间,指着一个嘴里叨旱烟男人的摊位前,“喏,你就把野物卖给他吧,他在这一片,还挺讲信誉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将扁担放下来,交回给方十一。

    收野物的小贩,一见自己来问价的是个小丫头,心里便有了计较,“小姑娘,这些野物都是你打的?”

    方十一见他不像实诚人,便不想跟他做生意,“怎么,不像吗?你是怎么收的,给我一个实价,别看我小,便欺生,我反正是没钱,贱命一条,把我惹毛了,你也别想好过!”

    她知道人家看她是小孩子,肯定不会对她讲实诚的话。

    所以先把狠话放这儿,他要是敢耍心眼子,就得好好考虑一下后果了。

    亮子把嘴里的烟嘴一拔,笑了,不过是戏谑的笑,“哟呵,哪里来的毛躁丫头,人没多大,语气倒是不小,怎么,就你这小身板还想打人不成?那你是用脑袋打呀,还是用脚?切,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方十一小巧的脸蛋上闪过一丝不耐,她没功夫跟这个男人磨嘴皮子,否则一拳上去,绝对能把他打的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视线周围扫了一圈,在角落处,发现一个蹲着垂头丧气的男人,身前身后也没摆多少野物,看样子生意并不好。

    宝二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直摇头,“你可别去找秦伍啊,他那个人忒损,嘴巴损,人也不好相处,你没瞧见他都没生意可做吗?依我看,他早晚有天会饿死!”

    宝二在关阳县混迹已久,对这里的人全都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这个秦伍听着名字感觉好像有点路子,可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?

    人不可貌相,这个秦伍就属于特不招人待见的一类人。

    方十一冷哼着笑了,看在他人眼里,就是人小鬼大,“你介绍的也不怎么样,看人可不能只看外表,哼!”

    她一个轻蔑的眼神,可把亮子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但他忍下了,等到这丫头在秦伍那里碰了壁,他就能压更多的价。

    不知死活的小丫头,就她还想跑来卖野物,定叫她亏的毛都不剩。

    方十一扛着野物,走近秦伍的摊位,见他一点反应都没有,跟个死人似的蹲在那。

    顿时心中有火,使劲踢了下他跟前的称。

    秦伍终于有反应,懒洋洋的看她一眼,“卖什么?卖你吗?”

    果然是一张损嘴,她就想不通了,这样的人怎么能做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7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