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十二章 番外结局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53: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
    谢谢妞们对俏厨娘一直以来的支撑,这回是真的完结了!

    俏村姑已经到了全面铺开的时候,后面会越来越好看!

    亲们,到这里番外已经写完,之前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可以写完,但故事到了这里,好像没什么可写的了,那就让他结束吧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番外完

    没办法,糖糖跟小葫芦,不敢耽搁,认命的各自牵了马,追媳妇去也!

    三个小女娃,一人骑着一匹马,乘夜溜出了襄王府。 樂文小說|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这让赫连昕跟赫连舒头疼万分,深夜回新房,喜床上却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索性跑到他们各自房里,把嫂嫂拉走了。

    洞房那天,小萝莉遵守自己的诺言,非要守着两位嫂嫂,又嫌两边跑太麻烦。

    襄王府外的流水席,一直热热闹闹的办了三天。

    喜宴是流水席。如此大的喜事,怎能不让百姓见证。

    他俩都有各自的府邸,但成亲这一天,都在襄王府。

    好一番折腾,直到新娘送进洞房,两人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因为两顶轿子相同,两位新郎官差点弄错了各自的新娘。

    由唐墨亲自主持,并且两个姑娘全都按着公主出嫁的标准,从皇宫出发,绕京城一圈。

    襄王殿下两个世子大婚,盛况空前,场面浩大。

    木香才不会出手帮他们,她乐的看着几个儿女互相掐架。

    赫连舒头痛不已,这丫头真是讲不通,看来只有到时见机行事,随机应变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担心她?囡囡比瑶儿大呢,我当然要保护瑶儿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光守着瑶儿,我已经决定跟赫连昕同天成亲,小妹,你该担心的是囡囡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天哪!不行,他得转移这丫头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他跟瑶儿的洞房夜,这丫头搬个凳子,正儿八经的坐在那监督。

    赫连舒想到那个画面,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小萝莉曲起手臂,另一只手拖着下巴,做沉思状,“二哥,鉴于你会欺负瑶儿姐姐,所以我决定了,你们洞房的时候,我会监督你!”

    木香摊开手,怂怂肩,“没有随便啊,我们很认真的偷听!”

    赫连舒一张俊脸猛的红了,拉着瑶儿,狠狠的瞪她们二人一眼,“娘,您能不能不要随便偷听别人讲话!”

    木香虽已年近四十,但好在保养得宜,脸上没什么岁月的痕迹,“会,还会把欺负的哭鼻子呢!但不是现在,还得再两年,是吧,儿子?”

    “娘,二哥会不会欺负瑶儿姐姐?”小萝莉舔着糖呼噜,童声童气的问。

    母女俩十分鄙夷的瞪着赫连舒,好不知羞哦!

    木香站在远处,手边还拉着个小萝莉。

    “不愿意,”瑶儿睁着如小鹿般纯真的大眼睛,“舒哥哥不可以跟别人成亲,瑶儿跟哥哥成亲!”

    赫连舒走过去,用手指撩开她嘴角粘住的发丝,眼神宠溺,“成亲就是以后每晚,你都能跟我睡在一起,以后可以时时刻刻的粘着我,瑶儿,舒哥哥今年十七了,如果瑶儿不跟舒哥哥成亲,舒哥哥就得另找一个姑娘成亲,让另一个姑娘成为我的娘子,以后哥哥只带她睡,只跟她在一起,瑶儿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成亲?为什么要成亲?什么是成亲?”瑶儿手里颠着一个毽子,一脸懵懂的歪头瞅着他。

    “瑶儿,我们成亲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哼,想压我一头,门都没有,”赫连舒俊美的脸上,闪过一丝算计的笑。

    赫连昕千算万算,就是没算到,第一个看到此信的人,会是赫连舒。

    千里之外的京城

    相隔七岁,等瑶儿长大,赫连舒已是老男人了。

    因为瑶儿跟赫连舒差了七岁,无论如何,他现在也成不了亲,至少得等五六年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他得意了很久。

    大致的内容是……木香吾娘,见信如面,儿约在三个月之后回到京城,烦请娘亲将成亲一切所需准备好,吉日越快越好!

    糖糖自动忽略她的不满跟抗议,此时的他,正坐在船舱的书桌前,执笔写着一封信。

    很不爽的怒瞪糖糖,她要美美的身材,才不要长成小胖子。

    摸着自己肉乎乎的脸,囡囡心里那个郁闷啊!

    只用了半个月,曾经的小胖妞,便在糖糖刻意的喂养下,回来了。

    糖糖一路带着囡囡,由西向东,每走到一处,都要上岸玩上几天。

    看着战船渐渐驶远,唐宸站在甲板上,脸上的笑意荡然无存,只剩说不清道不明的冷意。

    糖糖不由分说,拉着囡囡上了挂着木字大旗的战船。

    糖糖回头瞪他,“二皇子这叫什么话,您日理万机,沿途体察民情,我等就是一介草民,哪敢耽误二皇子的时间,再见了!”

    唐宸看的明白,好笑道:“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撇下我?”

    “是,也不是,我娘让我顺道去巡视各地分店,大概需要三四个月的时间,你跟我一起,”糖糖很满意她惊喜的小脸。

    囡囡看见战船,眼睛都直了,“哇,好漂亮的船,昕哥哥,我们要坐那艘船回京城吗?”

    当然,这里面也有唐焱的功劳。

    而第一批打造的战舰,由赫连晟亲自督造。

    头一批的水师,交给了木香手下,英皇卫队中,善于水战的人训练。

    自唐墨继位之后,就开始兴建水师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还是一艘战船。

    只见原本空空如也的江面上,不知何时多出个庞然大物,体积比他的这艘船还大了一倍。

    唐宸眼神一变,站起来,奔到船边。

    赫连昕盯着他,意味深长的笑,“二皇子想多了,身为襄王的长子,木家的接班人,怎能寒酸,您站在窗前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唐宸嗤笑,“你的船?你是说带你来的那条小渔船?你一个人乘坐还行,两个人的话,一个浪打过来,船就得翻。”

    赫连昕放下筷子,并不看他,而是眸光莫名的看着囡囡,“听见了吗?他要赶咱们下船,算了,还是坐我们自己的船吧!”

    唐宸握着酒杯的手慢慢收紧,带着恨意的瞪着赫连昕,“你非要这么说话吗?这里是我的船,你多少也该有个做客的样子,你就不怕惹怒了我,将你赶下船去,葬身鱼腹吗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赫连昕依旧没什么表情。她不吃没关系,当各地美食摆在桌上时,看她忍不忍得住。

    囡囡嘴里被塞的满满的,用为难无辜的眼神看着他,“我就要这么瘦,以后都这样,你别再喂我吃了。”

    他低头看着囡囡的胸口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再说……

    可是当看见囡囡纤瘦的身影立在船上的那一刻,他不仅没觉得漂亮,反而担心她因为太瘦,一阵风就能吹走。

    以前觉得囡囡太胖,身上哪哪都肉,要是瘦下去,或许就对了他的品味。

    他说的不是反话,是真正的大实话。

    赫连昕正挑着鱼刺,从百忙之中抬头,瞄他一眼,“这样太瘦,太难看!”

    唐宸看的着急,“她好不容易瘦下来,你非得再将她喂胖了不成?”

    赫连昕微低着头,从坐下之后,夹筷子的手就没停过,只不过他不是夹给自己,而是全部进了囡囡的肚子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三人在宽敞的船舱中,气氛怪异的坐着吃饭。

    唐宸神色猛然暗淡下来,垂着手,慢慢握紧。

    赫连昕嘴角划过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,张开双臂,迎接她的飞奔。

    她瘪着嘴,噙着满眼的泪珠儿,甩开唐宸的手,朝赫连昕扑了过去,

    囡囡这些日子过他的思念,也在下一刻轰然崩塌。

    他渐渐走近囡囡,两人的距离近了。

    他朝前走了两步,俊逸冷傲的一张脸,能让无数少女为之疯狂。

    赫连昕站在那不动,只用一双漆黑的眼珠子扫过唐宸,最终又落在囡囡身上。

    唐宸温和的笑着,“你干嘛一副要吃人的表情,是我拉囡囡乘船出游的,你有什么火冲我发就好了,不必牵怒于她,既然来了,就一起喝酒吧,我已经让人备好酒菜!”

    赫连昕脸更臭了,傲然站在那,任江上的风吹鼓他的衣袍。

    囡囡大概是真的怕,朝他点点头,真的就不走了。

    唐宸柔声安慰她,“别怕,有我在,不会让他欺负你的。”

    囡囡水眸可怜巴巴的瞅着他,正要走过去呢,就被唐宸拦住了。

    他冷下脸,朝囡囡招手,“过来!”

    殊不知,她的犹豫沉默,只会惹的赫连昕更生气。

    她怕昕哥哥生她的气,会发怒,可能还有揍她呢!

    可是脚步挪了挪,却始终没敢上前。

    囡囡看见突然出现的赫连昕,激动兴奋的,恨不得扑进他怀里。

    居然瘦了这么多,小变变尖了,腰身不圆了,显得身形修长纤细,黑葡萄似的眼睛,更大了。

    几个月不见,这丫头身上的肉哪去了。

    赫连昕步上甲板,一眼就看见站在唐宸身边,怯生生看着他的囡囡。

    他们也就比赫连昕提前了半天出发,或许是唐宸有意为之的吧!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唐宸的船。

    直到次日清晨,糖糖才在快出玉带河的河口处,拦截到囡囡所坐的船只。

    气归气,他除了咬牙雇船追去,也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,若让我逮到你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这丫头该不会跟着唐宸坐船离岸,去了玉带河了吧?

    但他思前想后,想到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他找了一圈,也没发现囡囡的身影。

    糖糖从玉河村离开的时候,在李大山家堂屋桌上留了一百两银子。

    尘归尘,土归土,还有什么恩怨好去计较的。

    百年之后,入了九泉。

    人老了,年轻时候做过的事,就让它过去吧!

    他只记得,当时娘叹了口气,没说什么,只让人传了信回玉河村,让王喜他们帮着照看李大山老两口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襄王府时,他跟赫连舒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李元宝的事,赫连昕有所耳闻,死好几年了。

    隔壁的说话声,断断续续,一直持续到深夜。

    “老伴啊,那你进去等,进到屋里,在这儿坐久了,是会着凉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进去,我家元宝马上就回来了,你瞧,他正骑马往家赶呢!”一个年老妇人,喃喃的念叨着。

    “老伴,你怎么又坐这儿了,快进屋去,”说话的是个老汉,年纪很大,音量大一些就开始喘气。

    忽然,从隔壁传来的对话声,是一对老夫妻。

    糖糖在屋里转了一圈,站在院里,仰头看着天上的明月,心中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时常有人过来打扫,保持的都很干净。

    木家的小院,不仅没有落魄,还被翻修一新。

    要是被王喜他们看见,免不了又要惊动全村人,那样动静太大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,糖糖小时候来过,凭着记忆,他乘着夜晚,躲在旁人的视线,独自溜进了小院。

    一直都有王喜跟林长栓管着,现在他俩年纪也不小了,渐渐交给下一辈人。

    村里建起了水车,还有个大型的香肠作坊。

    来来去去,这个坐落于玉带河边,最美的小村庄,依旧宁静而独立的存在着。

    也有好些曾经的村民,搬进临泉镇,也有不少人落户在这里。

    整个村子的村民,大都推翻了土坯房,住上青砖瓦房。

    十几年后的玉河村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赫连昕怒了,甩着马鞭,朝玉河村撵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且在他之前,唐宸也来了,早他一步,追去了玉河村。

    赫连昕快马加鞭的赶到临泉镇,寻到胖妞娘家,却扑了个空,下人告诉他,囡囡两天前就去了玉河村,到现在还回来呢!

    四月的临泉镇,春暖花开,鸟语花香,正是踏青的好时候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72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