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十章 小媳妇养成记(四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52:5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自打卫瑶会走路,会跑,会跳了之后,小葫芦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。

    他起的比鸡早,睡的比鸭晚,吃的比猪多,干的比牛多。

    没办法,娘说了,娘子是他的,理当由他带着长大。

    于是,很多时候,都能看见一个俊俏的小少年,背着一个漂亮的小女娃。

    在卫瑶不会说话时,有人问小葫芦‘这是你妹妹吗?’

    小葫芦肯定回答‘是!’

    但是当卫瑶会说话了以后,形势立马就变了。

    ‘这是你妹妹吗?’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我是他娘子,他是我相公!”卫瑶稚嫩的声音脆生生的,很好听,回答的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这一份理所当然,她一直保留到十五年后。

    见谁都说,小葫芦是她相公。以至于,等到他们长大了,整个京城的人,无人不知他俩的关系。

    要是其中一个单独出门,旁人见了,总要问:“你媳妇(相公)呢?”

    小葫芦烦不胜烦。可他烦也没用,长辈定下的亲事,他只有服从的份,没有拒绝的可能。

    卫瑶长的漂亮极了,五岁时,脸蛋还有些婴儿肥。

    可是那精致的五官,就算旁人见了,都要喜爱不已。

    她五岁,小葫芦已经是个十二岁的小少年了。

    两人年纪相差很大,这也是小葫芦最郁闷的地方。

    想想看,一个十二岁的少年,却被一个五岁的小女娃缠着叫相公,同伴就该笑死他了。

    这不,唐墨家的三皇子,比小葫芦小两岁。

    他们都在一个书院上课,皇家的子嗣也是,一视同仁,这是唐墨定下的规矩。

    囡囡没什么学习的兴趣,家人也不逼她。

    可是糖糖去了学堂,她非要跟着来。

    于是很多时候,她就一个人坐在课堂的角落,咬着糖葫芦,看着他们读书,夫子也不管她,只要她乖乖的不吵闹就好了。

    小葫芦就不行了,卫瑶离开他不能超过半个时辰,否则又哭又闹,谁哄都哄不住。

    所以他上课的时间也很紧张,木香专门派人在课堂的旁边布置了个小房间,让卫瑶待着,要是想小葫芦了,走几步就能看到。

    亏得小葫芦学什么都快,一心二用,也能学的很好。

    中午用膳的时候,小葫芦牵着卫瑶去膳堂吃饭。

    三皇子唐允笑呵呵的跟在他们身后,进了饭堂,殷勤的要给卫瑶拉开凳子。

    卫瑶从不鸟他,见凳子被拉开了,撅着小嘴,不高兴了,“我不要你拉凳子,我要舒哥哥拉凳子。”

    唐允也不生气,清秀俊俏脸上满是宠溺的笑,“他跟我不是一样吗?瑶儿,叫我允哥哥好不好?”

    卫瑶眨着如羽翼般的睫毛,懵懂的看着他。因为她不是很明白,这两者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一直静静站在旁边,没有插嘴的小葫芦忽然开口了,“再不吃,饭就该凉了。”

    他拉着卫瑶,走到另一边,随意的拉开一把椅子让卫瑶坐下。

    唐允纳闷极了,他还是小孩心性,也没想那么多,又笑呵呵的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几个太监轻手轻脚的将主子们的饭菜端上来,小葫芦很早就学会两只手一起开动。

    右手舀饭菜给卫瑶喂饭,左手自己吃。

    一心二用,他练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只要是他喂饭,卫瑶就会乖乖坐着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囡囡也跟糖糖并肩坐着,看见对面那俩人和谐的吃着饭。

    她不高兴了,嘟着嘴,跟糖糖撒娇,“我也要你喂饭,快点给我喂饭!”

    她只比糖糖小两岁,今年也十岁了。

    十岁的小姑娘,还是长着肉乎乎的脸蛋,身材一点没长开,浑身上下,没看出一点美人坯子。

    当然,囡囡也不懂什么叫自卑,她只知道糖糖是她的,钦点的,谁都抢不去。

    基于这种意识之下,她对自己的身材,自己的长相,不是很在意。

    糖糖没动,埋头吃自己的饭,对她的无理取闹,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囡囡真的生气了,将手里的糕点往桌上一搁,气呼呼的瞪他,“你不给我喂饭,我就不吃了!”

    五岁的卫瑶眨着大眼睛,看着闹别扭的两个人,奶声奶气的插嘴道:“哥哥说要吃饭,不吃饭长不高,姐姐快吃饭!”

    小葫芦乘她张嘴的时候,又塞了一勺饭喂进她嘴里,“吃饭的时候别说话,小心呛着!”

    唐允心思动了动,赶忙唤来宫女盛了碗清汤,亲手接过,送到卫瑶跟前,“吃过了再喝碗汤,下午三哥哥带你抓鱼去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喝汤了,就能去抓鱼?瑶儿不喝汤,舒哥哥也会带我去抓鱼哦!”卫瑶歪着小脑袋,眨巴着眼睛看他,萌翻了一屋子的人。

    听到卫瑶的回答,小葫芦清冷的小脸上,多了一抹柔和,“嗯,瑶儿记住了,以后再遇见这样说话的人,一定得离他远远的,他们专骗小孩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卫瑶重重的点头,粉红的小嘴张开,大口的吃下小葫芦送到嘴边的饭菜。

    唐允脸黑的要命,他算明白了。赫连舒就是在诋毁他,变着法的不让他靠近卫瑶。

    这家伙够腹黑的,嘴上不说,背地里却动很多手脚。

    唐允心里有气,剩下的半碗饭也不吃了,抓着卫瑶的小手,拉了她一下,对她说道:“瑶儿,你的舒哥哥也不是什么好人,他对你好,是想让你长大了以后,做他的媳妇,瑶儿别上他的当,三哥哥也会对你好,以后你给三哥哥做媳妇好不好?”

    卫瑶眨着纯真的眼睛,懵懂的看着他,压根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一心二用的小葫芦,突然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一咳,卫瑶立马转过脸来,担心的看着他,小小的手,在他背上轻轻的抚着,“舒哥哥,你是不是生病了?”

    小葫芦一手捂着嘴,似是有点难受,“哥哥跟你说的话还记得吗?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,都怪他,说话太多,害我呛着了。”

    卫瑶转头瞪着唐允,“我不要跟你讲话了!”

    唐允睁大了眼睛,愣了片刻,有些受伤的捂着胸口,“瑶儿那么凶,允哥哥好伤心哪!哎哟不行了,我爱伤了,要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小葫芦愤恨的斜了眼装模作样的唐允,突然,藏在脚下的腿一伸,狠狠的一脚踹在唐允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按身份,唐允是皇子,小葫芦是臣子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这中间隔着一个赫连晟,一个木香,一个唐墨。

    所以唐允这个皇子做的还是很窝囊的,既打不过小葫芦,也玩不过糖糖的心计。

    唐允悲催的摔在地上,几个小太监赶紧跑过来扶他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哟,我的屁股,赫连舒,你敢踢我!”

    “踢你?谁看见我踢你了?分明是你自己没坐稳摔倒了,”小葫芦阴阴的笑着,正好饭也吃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拉着卫瑶站起来,得意的绕过唐允,带着卫瑶去睡午觉。

    唐允那个气啊,白皙的脸蛋被气出了一片绯红。

    另一边,糖糖跟囡囡的冷战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囡囡铁了心不吃饭,鼓着小脸坐在那,蒙着水雾的眼睛,可怜巴巴的看着糖糖。

    “你坏,你讨厌,我不要理你了!”囡囡越说越委屈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随时都会掉下来。

    糖糖悠然自得的吃着饭,丝毫没有受她的影响,“你少一顿不吃,也不是不行,还能减点肉下来,瞧你那腰,都快成水桶了。”

    他鄙夷的扫过囡囡的腰部,这小丫头,从小贪吃。长大了还贪吃,一天三顿,少一顿都不行。

    有时晚上还要吃宵夜,再这样长下去,跟猪没什么区别了。

    囡囡毕竟长大了,有了女儿家的心思,也懂得爱面子,爱漂亮了。

    见他这个态度,她也满眼的泪水,嘴巴瘪了瘪,似是要哭了,“你肯定觉得我很丑,可是香姨说了,能吃是福,不就是胖一点吗?有什么关系,你嫌弃我胖,就是不喜欢我了,我讨厌你!”

    糖糖愣了下,他没想到囡囡反应会这么大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他以前也不是没说过,她也就是厚着脸皮跟他争辩几句。

    然后,该吃吃,该喝喝,一点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二皇子唐宸并非皇后所出,他的生母是一个普通宫女,一场意外,才有了他。

    宫女生他的时候,难产死了,唐宸便由皇后抚养。

    他跟糖糖同年,但月份比糖糖小。

    看见囡囡哭了,他捧着刚送来的栀子酥饼,走到囡囡跟前,“他是眼神不好,你不要跟他计较,快把这个吃了,新品种的糕点,母皇亲手做的,一般人可吃不到哦!”

    他哄着囡囡,轻声细语,神态温柔。

    跟糖糖截然相反的态度,让囡囡转哭为笑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做的?那肯定很好吃,”囡囡脸上还挂着眼泪,伸手捻了一块糕点,就要往嘴里放。

    唐宸有些苍白的脸上,划过一抹温柔,看她嘴巴塞的满满的,小脸弄的不成样子。便抬起袖子,轻柔的替她抹去脸上的脏污。

    糖糖坐在一旁,看的很不是滋味,闷闷的用筷子戳着自己碗里的菜。

    下午上课的时候,囡囡把自己的小凳子搬到唐宸身边,趴在他的桌边。

    在唐宸上课的时候,她就在一边糊乱画画。

    唐宸总是很细心的,囡囡画满了一张纸,他便及时抽出一张新的铺上。

    有时囡囡小脸上沾了墨汁,他也会用自己干净的帕子,将囡囡脸上墨汁擦干净。

    一整个下午,糖糖阴沉着脸,坐在位子上,夫子说的什么,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他很烦躁,非常烦躁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会烦躁,他却搞不懂。

    看着囡囡跟唐宸的在亲密,他猜想,肯定是因为囡囡不听话,才惹了他烦躁,一定是这样。

    所以放学之后,他很坦然的,当着唐宸的面,将囡囡带走了。

    一回到襄王府,他便将囡囡关在房里,认真给她上课。

    “你傻吗?以后不准再跟唐宸走那么近,他没安好心!”

    囡囡心里还有气,哼了声,小屁股换了个方向,不理他。

    糖糖暴躁的要命,“你哼什么哼,什么态度,我这是在教你分辩好人坏人,唐宸就是没安好心,再让我看见你跟他走那么近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他恶狠狠的摆出要揍人的架势,岂图恐吓囡囡。

    看见他这么凶,囡囡愣了片刻,突然大哭起来,“你欺负人,你才是坏人,不给我喂饭,不给我磨墨,不让我吃饭,我以后都不理你了,我以后都找唐宸玩,他最好了!”

    糖糖气疯了,冲她吼道:“你再敢说一遍试试!”

    囡囡被吓的哭声突然一停,神情迷茫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倒是不哭了,可是眼泪怎么都止不住,无声的往下掉着眼泪。

    楚楚可怜的样子,看的糖糖又无奈,又纠结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两人的对峙,最终以糖糖的道歉服软告终,谁让他抵抗不了眼泪功势呢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72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