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八章 小媳妇养成记(二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52:4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红叶家里娃儿众多,在卫瑶之前,还有两个挨着肩长大的娃儿,一儿一女,加之她原本带的两个女儿都大了,一听说木香要讨了卫瑶去做小媳妇,她高兴的,第二天,就将娃儿送来了。

    倒是卫曾怪舍不得,卫瑶长的好看。

    粉嫩的一小团,眼睛大大的,黑眼珠子特别大,整个一萌系小美妞。

    木香第一眼看着便喜欢的不行,也不管卫曾是否舍得,连轰带赶的,就将他关在门外。

    关上大门,木香让人抱着卫瑶,将小葫芦堵在厢房里。

    “乖儿子,快来看看你的小媳妇,可好看了,多亏了老娘的英明决策,否则这样的媳妇,一旦长大了,哪还有你的份,”木香无比骄傲的说着。

    小葫芦还在床上没起来,身上穿着木香为他们量身定做的卡通睡衣。

    一见老娘风风火火的冲进来,他慌乱坐起来找衣服穿。

    如今他都已经长大,娘也不知道避讳着,人家很害羞的!

    木香见他一副誓保贞洁的模样,狂笑个不停,“遮什么遮,你身上哪个地方老娘没看过!”

    “娘!”小葫芦受不了的狂吼,“我长大了,拜托您尊重我的*好不好!”

    木香无语的掏掏耳朵,“好好,尊重,以前无需尊重,以后就得尊重了,儿子啊,这就是你红姨娘家刚出世的小妹妹,娘给你抢来了,以后她就住在你的院子,这是奶娘,回头娘在给你配两个婢女,但她是你的媳妇,你什么事都得管,若是让娘发现你对卫瑶不理不踩,看娘怎么收拾你reads;功高权重!”

    木香戳了下小葫芦的额头,招手让奶娘将小娃抱了过来。

    小葫芦还没消化娘亲的话,眼前便忽然多了个小小的,圆乎乎的脑袋。

    卫瑶尚在襁褓中,刚刚睡醒,对外界的事物都很好奇,根本不知道自个儿的亲娘,已经把她卖了。

    小葫芦盯着她,她也一样看着比自己大好多的帅哥哥。

    小葫芦好看的俊眉,越皱越紧,头也不抬的叫嚷上了,“娘,这个小娃娃我不要,谁爱要谁要,反正我不要!”

    太坑了,他俩相差那么多,等这小娃娃长大,他都老了。真不明白他老娘怎么想的,这哪是为他好,分明就是在坑他嘛!

    “娘,弟弟肯定是嫌麻烦,他不想照顾卫瑶呢,娘,你的家法哪去了,”糖糖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,抄着手臂,身子靠在门框上,笑眯眯的看热闹。

    小葫芦一听见他说话,新仇加旧恨,统统冒上来了,他蹭的从床上跳起来,怒目瞪他,“你少说风凉话,要不咱俩换换,我把这小娃给你,你那吃货给我好了!”

    他跳的动作怪猛的,他自个儿没在意,可把木香跟奶娘看的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你个臭小子,站住别动!”木香火了,冲上去作势要揪他耳朵,“你怀里还抱着小媳妇呢,把她摔了怎么办,以后都得当心点,听见没!”

    小葫芦忍着耳朵上的疼,心里那个憋屈,低头一看,那小娃娃,正裂着小嘴望着他笑呢!

    奶娘看的惊奇,“哟,看来卫老爷家的小女儿,跟咱家少爷真是有缘呢,刚才卫老爷把她送过来时,谁抱着都不笑,没想到这一送到小少爷怀里,她就笑个不停,夫人,这是天定的缘份哪!”

    木香原本就喜欢小卫瑶,一听奶娘这么说,心里自然就更乐的不行,“是这个道理,儿子啊,别跟你哥哥置气,他这是羡慕嫉妒恨呢,你想想看,他家的媳妇已经定了型,而你这个,你从小管到大,你想让她成什么样,她就是什么样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木香是软硬兼施,哄着小葫芦。其实她也知道,如果这会她扭头就走,小葫芦也不会不管卫瑶,这孩子嘴硬心软,也是被糖糖欺负的狠了,否则也不会如此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木香这个思想工作,做的太好了。

    就连一切的始作俑者糖糖,也被她说的有点心动。

    卫瑶在小葫芦怀里,一个劲的瞪大了眼睛,视线不离葫芦哥哥的脸,小嘴巴张着,小舌头时不时的往外吐着。

    木香又交待了几句,最后把奶娘跟卫瑶留下了,拖着糖糖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自打这两个儿子过了六岁,赫连晟便将他俩彻底独立了出去。

    单独的院落,单独的婢女伺候。

    为此,襄王府又多了好些人。

    唐墨进了宫,木香便将他原先的府邸,全部抢了过来,改建成十几个单独的小院子。

    于是,襄王府的面积又扩大了一倍。

    木香拎着糖糖,刚出小葫芦的院子,迎面就遇上捧着糕点的囡囡。

    木香戏谑的笑道:“儿子啊,你媳妇来了。”

    糖糖表情那个难看啊,正欲反驳,囡囡就已经奔到他跟前,高高的举起手里的东西,炫耀似的跟他说:“这是小姨跟小舅给的蛋糕,可好吃了,相公,我都拿来给你吃reads;明末超级土豪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声相公,吓的糖糖腿脚发软,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回头,还好娘走了,要不又得损他一番。

    轻咳了声,他严肃的纠正,“谁让你叫我相公的,这个是不能乱叫的,以后不许了,听见没?”

    囡囡撅着嘴,不满的道:“小姨说,你就是我相公,等我们长大了,就要拜堂成亲,娘说,这叫娃娃亲,以后我们还要睡在一起呢,我当然得叫你相公了,相公,你吃不吃?你要不吃,我可就全吃完了。”

    囡囡不明白,糖糖哥哥分明就是她相公,既然是她相公,为什么不可以叫呢?

    她捧的这些蛋糕,要不是为了留给相公,她早就吃了。

    糖糖手拍额头,仰天长叹,“都说了不要叫我相公,现在不许叫,以后也不许叫,听见没有?”糖糖摆出一副凶狠的表情,威胁她,“要是再叫我听见你乱叫,我就把在赤貂塞你被窝去!”

    他以为这样的威胁,对于一个不到六岁的小女娃来说,肯定会把她吓的屁滚尿流,可是他错了。

    囡囡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蠢萌蠢萌的看着他,“好啊,我一直想捉它跟我睡觉来着,可它就是不干,糖糖哥哥,你一定要把它抓给我哦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怕它?”糖糖无语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怕?抱着它睡觉可舒服了,身上软软的,毛毛也软软的,可它好像不喜欢跟我睡觉,我昨儿找它找了好久,都没找到,还是糖糖哥哥最好,今晚你一定要捉了它,晚上我找根绳子,把它绑着,看它还怎么逃,”囡囡说的眉飞色舞。

    糖糖忽然有点看不懂她了,于是又将她上上下下看了个遍。

    还是以前那个小胖妞,肥肥的脸蛋,肥肥的小腰身,看上去无害又呆萌。可他怎么觉得,似乎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囡囡眨着大眼睛,满眼纯真的回看他,“糖糖哥哥,你在看什么?大娘说要等到拜堂之后,才可以睡在一起,要不我今儿晚乘他们睡着了,再溜去你屋里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在襄王府也有自己的小院子,一间主屋,一间书房,还有两间下人住的小厢房,前面一个小院子,种些她自己喜欢的花草,她还养了只小兔子呢!

    糖糖强忍着扭头跑路的冲动,微笑着对她说:“当然不好,既然没成亲,肯定是不能睡一起的,你晚上千万别来敲我的房门,我睡觉死,你敲到天亮,我也醒不了的,那个我还有事,先走一步!”

    囡囡纳闷的看着糖糖仓皇逃走的背影,歪着小脑袋,似乎没想明白,不过片刻之后,她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糖糖哥哥是担心她敲不开房门,怕她在外面站太久,所以心疼她呢!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,单大叔说了,世上没有开不了的门,她这就去找单大叔讨教两招去。

    入了夜,糖糖窝在自己暖暖的被窝里,正要吹灯入睡,就听见房门一阵容悉悉索索的响动,他猛的坐起来,喝问道:“谁?”

    没人回答,窸窸窣窣的声音又响了一会,就在他要掀被子下床去看时,房门吱呀一声开了。

    糖糖的手已经摸向床上在挂着的短剑,这是严叔送给他的礼物,一把精致小巧的利器,上面镶着好看的彩石。

    囡囡怀里抱着自己的小枕头,用单大叔给她的工具,撬开糖糖的房门,探头探脑的朝里面看了看,正要迈脚进去呢,突然听见一声危险的质问,她吓了一跳,迈进去的脚,又缩了回来reads;鉴宝人生。

    糖糖目力不错,在看见屏风显出一的倒影之后,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囡囡等了会,不见有人说话,壮着胆子,问:“糖糖哥哥,你睡了吗?”

    “睡了!”糖糖没好气的回她一句,拽着被子睡下了,并把被子扯上盖住头。

    囡囡听到他的声音,总算放心了。

    迈着小短腿,进了屋,并关上房门,接着绕过屏风。

    糖糖虽然藏在被窝里,可耳朵听得见囡囡所有的动静。

    当感觉到这小丫头奔到床边时,他紧张的手心都快冒汗了。

    可是等了一会,却不见有人掀被子进来,他心里那个着急啊!

    就在他快等不及,要探头看个究竟时,床边的人儿动了,他的被子也跟着动了。

    囡囡的确站在床边看了好一会,她明明听见糖糖哥哥说话的声音,可是为啥她进来好一会儿了,糖糖哥哥还盖着被子呢?

    总是等着找不到答案,她索性爬上床去找答案。

    囡囡抱着小枕头,费劲的爬上床,圆滚滚的小身子,直接从糖糖的身上撵过,好不容易才挪进最里面。

    她小心的看着身后的被子,还是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难道是刚才听错了?糖糖哥哥已经睡着了吗?

    放好自己的小枕头,脱掉自己的布袜子,囡囡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一角,很慢很慢的将自己的小身子缩进去。

    糖糖躲在被子里,在他快要自己把自己闷死时,身边忽然多了些东西出来。

    既然躲不过去,他索性掀开被子,恶狠狠的瞪着擅自爬上床的小胖妞。

    囡囡正提着心,吊着胆,生怕自己吵着哥哥睡觉,突然接收到他凶狠的视线,吓的胖乎乎的小身子一颤,弱弱的唤了他一声,“哥哥!”

    接着,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蓄满了泪珠儿,一副被人丢弃的可怜样。

    糖糖呆怔了好一会,最终,所有的愤怒,化成一声似有似无的叹息,干脆背过身去,不理她。

    在他没看到的时候,囡囡那双布满委屈的大眼睛里,早没了眼泪,只剩一点点的狡猾的笑。

    囡囡揭开被子,缩进被窝里,才躺下没一会,又说上了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为什么要背着我睡觉觉?这样不好,我看不见你的脸,你转过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糖糖不理,继续睡他的。开玩笑,能让她爬上来,已经是天大的仁慈了,才不要对着她呢!

    “你不转过来吗?那你给我讲个故事吧,不听故事,我睡不着的,”囡囡说到最后,还很哀怨的叹了口气,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这几天会多更些番外,亲们要记得看哦!

    祝亲们新年快乐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72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