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五章 情敌(新文首推求收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52:2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香讨好的冲他直乐,“为妻的脸,哪有襄王殿下有魅力!”她这话说的极为酸爽,听的人,也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糖糖小葫芦七岁时,已是京城一霸。

    有皇帝护着,有赫连晟这位霸气的爹,还有个嚣张气冲天的老娘,反正在京城中,没人敢惹他俩。除了胖囡囡,他俩谁也不待见。

    那一日,燕国使臣到京城朝见,有意跟南晋联姻。

    联姻嘛,首先是皇旁,而后是各位王爷。

    当今朝中还没成亲的王爷,倒是有那么几位。

    按照规矩,这位前来和亲的公主,可以自行挑选驸马。

    南晋的人都知道,再怎么挑,也绝不能挑中赫连晟,否则这位公主的下场,那是很惨很惨滴!

    可是这位骄傲的公主并不知道啊,在皇宫晚宴上,当她看见英姿不凡,气宇轩昂的襄王时,一棵少女心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她虽不是轩辕凌的亲妹妹,但生母与轩辕凌的生母,有着血缘关系,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,她在众多公主中,是最尊贵的了。

    本来这和亲一事,还不用她出马。

    但这公主心气高,听说南晋人才济济,想出来一看究竟,万一选不到,再回燕国就是。

    可当看见赫连晟的风采后,她自动忽略掉他身边坐着的女子,在宫宴上又是献舞,又是作画,尽展自己的才艺。

    除了宫里的几位爷之外,那些南晋世家的公子们,倒是看的心花怒放,移不开眼神。

    木香又不是瞎子,哪会瞧不见。

    她将手伸到桌子底下,狠狠拧了下赫连晟的腿,脸上却笑的春光灿烂。

    终于,一舞作罢,轩辕璎端着酒杯,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,朝赫连晟款款而来。

    “听说您便是南晋的襄王,本公主久仰襄王殿下风采,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,这一杯酒,本公主敬殿下,愿南晋与燕王,世代修好!”

    虽是女子,但她喝酒的动作,倒是有几分豪迈,说出来的这一堆话,也很有一国公主的风范,又给赫连晟扣上了一个世代修好的帽子。

    好似赫连晟如果不喝这杯酒,便是不想与燕国交好了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这酒,无论如何他都是喝,推拒不得。

    但是,赫连晟岂是一般人,他静坐着不动,甚至连眼神都没有给她一个,静静的给木香布菜,好像没听到一般。

    轩辕璎的脸色有些僵,好好的一个美人,被晾在那,说不出的尴尬。

    木香忽的一笑,缓缓的端着酒杯站起来。

    糖糖跟小葫芦也在宫宴中,但被他们老爹强行隔开,不让他们打搅爹娘的二人世界。

    众人看见木香站起来,都为这位搞不清状况的燕国公主默哀。

    唐墨坐在龙椅上,也有担忧。

    他甚至已经在想着,若是木香真动了手,他该如何善后?

    轩辕璎挑着秀眉,看清站起来的这个女子,模样倒还过的去,眼神也够锐利,但跟她比起来,根本就是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所以,在调整好心绪之后,她漫不经心的瞄着等着,等着对方先开口。

    木香笑的很无害,“不好意思,我相公不会喝酒,既然公主这么想找人喝酒,不如有我代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可以代劳?”轩辕璎冷着脸,一点面子都不给,“本宫知道你是襄王妃,还生了一对双生子,是襄王府的功臣,可你不能侍宠而娇,这里是什么场合,轮得着你说话吗?”

    呵!

    这位公主的语气跟说话态度,听的一旁南晋臣子啼笑皆非,尤其是站在襄王那一边的武将们。

    还有最近几年,对木香为人,虽称不上有多喜欢,但也不厌恶的文臣们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他们就算对木香再有不满,那也轮不着一个他国公主质疑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场气氛凝固了。

    跟轩辕璎一同前来的,还有燕皇的第五子,轩辕凌登基后,封为魏王。

    此次代表轩辕凌,前来南晋,让他的自尊心前所未有的高涨。

    进了南晋皇宫,都用鼻孔看人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中,除了皇上跟襄王,他再没把谁放在眼里,包括那个襄王妃。

    传言说她有多厉害,他差点就信了。

    可一看真人,发现她不过就是个妇道人家,还是两个小娃的娘亲,他真没看出有哪点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此时,轩辕璎的公然挑衅,他便坐山观虎斗。

    若妹妹真能搞定这个女人,将来有机会嫁进襄王府,取而代之,于他,于燕国来说,都是求之不得的好事。回国之后,他定能得到老臣们更多的拥护

    想到了这些,轩辕或自然得站到妹妹这一边,“听说襄王妃出身贫寒,识不得宫中礼数,也是正常,妹妹贵为公主,怎能与王妃计较。”

    轩辕璎咯咯的笑了,无视赫连晟身边冷渐的温度,笑颜如花的立在那,“原来如此啊,那本宫真的不必计较,只是本宫不明白,既然出身微寒,皇上跟臣子们又是如何同意的,这事若搁在咱们燕国,那是想都不要可想的,麻雀怎么能凤凰,真是可笑!”

    唐墨脸色变的很难看,这个没脑子的公主,真是轩辕凌的妹妹?该不是燕国的妃子跟哪个侍卫通奸生的吧?否则怎能蠢到无可救药。

    糖糖跟小葫芦只往这边看了一眼,便继续低头吃他们的饭。现在还轮不到他们出场,要是去早了,坏了娘的好事,娘肯定要生气。

    赫连晟终于抬头正视这个站在他们桌前,疯言疯语,不知所言的女子。

    看归看,但那眼神足以冻死个人,性感的薄唇,只吐出一个字,“滚!”

    轩辕璎呆住了,以为自己听错了,笑容还挂在脸上,“襄王殿下说什么?”

    木香温和的笑了笑,“他说,叫你滚,不过我想你一定会问为什么,那我便解释给你听,首先,你不请自来,没人让你走过来敬酒,你可知,你冒失的跑过来,打乱我们夫妻二人共进晚餐!”

    “其次,你就是个公主而已嘛,你能代表燕国?恐怕不是吧,你才几斤几两,别把自己想的很重要,再不然我修书一封问问燕皇,他跟我的交情不错,想必会回答我的疑问!”

    “再有,你既然知道我是襄王妃,却对我视而不见,若不是你眼睛有问题,就是故意的。如果是故意的,那就更简单了,我跟我家相公感情很好,没你什么事,要发骚,喏,对着后面那群少年公子,我想他们应该很乐意接收你的骚气!”

    呵!要不是碍于唐墨坐在上头,还有几个燕国使臣,她早一巴掌扇过去了。

    当着她的面,勾引她的男人,估计是嫌命长了。

    轩辕璎脸上变换了好几种表情,最后只剩高傲的愤怒,“你胡说什么!本宫不过是敬酒而已,何来的企图,你这样说,分明是挑事,侮辱本宫,皇上,您要为本宫做主啊!”

    这里皇上最大,她没权治这个女人的罪,只有把皇帝拉下水。

    轩辕或哪想到情势逆转直下,偷鸡不成蚀把米,反倒得罪了襄王。

    于是,他赶紧站起来,替妹妹打圆场,“唐皇,我皇妹性情直爽,爱交朋友,在来的路上,又听人说起襄王殿下的威名,今日一见,上前敬一杯酒,实乃人之常情,难道我燕国公主,连一杯酒都敬不得了吗?所以,皇妹说的不错,襄王妃就是在侮辱我皇妹,侮辱燕国!”

    他一番话,说的掷地有声,一旁的燕国使臣也是义愤填膺,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但跟轩辕或想的不同,对面那个女子,至始至终都是一个表情,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,好像置身世外,一切都跟她没关系似的。

    她没暴怒,赫连晟却容不得别人说半句诋毁她的话,看向那二人的眼神,更如刀刀剑般,似要将他们戳穿,“她敬酒,本王便要喝吗?除了一个公主的名份,她又算得了什么,也配让本王搭理她,魏王若是不服气,何不冲本王来,皇上日理万机,没空操心这些破事!”

    唐墨左右不是,“魏王还是坐回去吧,一件小事而已,何必较真,我们南晋歌舞 也不错,来人啊!”

    唐墨正对小五打眼色,示意他安排下去。

    轩辕或心中有气,赫连晟这是打他的脸,可他又不得不承认,赫连晟跟唐皇说的话虽气人,但也并非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轩辕璎面灰如土,她嚯的站起来,怒瞪赫连晟,“本宫不配,难道她就配吗?”

    木香看在唐墨的面子上,一直不想惹事。年纪大了些,性子沉稳了些。

    再加上,这两年每回需要出头的时候,都有儿子代劳,所以她脾气没那么暴躁。

    可这突然蹦出来的二货傻逼,非得往枪口上撞,让她能怎么办?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这位公主殿下,你呢,就属于太把自己当回事了,真的,跟你计较,真跌份,”木香已经不笑了,秀眉紧锁,这是发怒的前兆。

    糖糖扫了眼身边的人,淡淡的问:“吃饱了没?”

    “嗯,饱了!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该替娘分忧了,不然晚上她又得找咱俩的麻烦,而且把她哄高兴了,说不定还给咱俩生个小妹妹呢!”糖糖满心期待,看见人家带着妹妹出来玩,他羡慕的要死。

    小葫芦神情淡淡的,“爹不想娘再疼一回,除非把他俩灌醉,再从太医伯伯那儿拿点药,听说是助兴的,下了药,爹就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糖糖一听有戏,立马来了精神,“那咱们现在就去,早点解决这傻子,早点把爹娘哄回家!”

    说干就干,两人一前一后,走到宫殿中央,赶退了献舞的美人们。

    他俩穿的整齐又华贵,一身深蓝绣云纹长袍,刚及脚踝,腰上黑色束带,中间镶着寸大的翡翠。头发束在发冠里,配着唇红齿白的小脸蛋,五官更是精致完美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两个小娃,但这样的人物站到殿中央,本就是一道亮眼的风景,好似发光体。

    糖糖先是朝唐墨抱拳作揖,随后恭敬的说道:“皇上大伯,歌舞这些东西太俗气,不如我跟弟弟给大家说段相声可好?”

    “哦,你们要说相声?”唐墨自是知道他俩有鬼主意,眼下气氛僵住了,他俩出来缓和气氛,也不知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“是啊,说相声,是我娘教的,后来我们自己也会编本子,今儿这么热闹,我们现在编了个本子,专门说给使臣听的,”糖糖乐呵呵的笑着,露出两棵小虎牙。

    “嗯,去吧,别过火了,”唐墨不放心的叮嘱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”糖糖弯腰拜过他之后,便转个身,朝木香调上的眨了下眼睛。

    然后,拉着小葫芦,背对着唐墨,站在众人面前,脸上换了个求知的表情,问:“弟弟,你听说过一句俗语,叫自己撒泡尿照照镜子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小葫芦一本正经的回答。

    未完待续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新文首推中,妞们快去收藏哦,不看也可以先收,首推收藏很重要滴啦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7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