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三十九章 番外结局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51:5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
    现在主攻新文,番外有时间就更,尽量还是每天送上!

    这篇番外,给大家一个缓解期,后面会送上双胞胎的番外,同时,轻烟在写新文了,如果有更新不及时的情况,还望亲们见谅。。しw0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冬日夕阳,在二人身后斜斜的照过来,映出长长的人影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赫连晟宠溺的捏了木香的鼻子,“行了,他被气的不轻,要回去养伤,咱去看儿子,这两个调皮鬼!”

    他怕走慢一点,会被这个丫头活活的气死。

    轩辕恒脚步踉跄了下,随后加快脚步,一眨眼的功夫,人就没了。

    木香的声音紧追而至,“以后没啥事,别来高塘镇了,以后这边的守军会很忙,一旦发现潜入者,定当刺客论处!”

    轩辕恒快被气吐血了,恨恨的眼神扫过,懒得理她,绕开她便要走。

    木香对上轩辕恒愤恨的眼神,咧开嘴笑了,露出一嘴小白牙,“喂,你气什么?我这是好心做好事,你还不赶紧收拾回你的燕国,小心你离开这几天,有人要把你踢下台,到时陪了夫人又折兵,可是要吃大亏的哦!”

    轩辕恒一脸阴沉的往回走,没多远,就看见这一对相拥而立的夫妻,心里那个郁闷,可偏偏什么也不能做,只有被他们看笑话的份。

    虽然他跟小桃的结局有点伤感,但未尝不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木香自然知道他说的是实话,轩辕恒纵然有三头六臂,也不可能将小桃成天栓在身边,更何况,他是太子,日后就是皇帝,他跟赫连晟的情况差别大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转头亲了亲她的额头,眸光柔的能滴下水来,“你没做错,路是她自己选的,跟你没关系,也算咱们还季郎中一个人情,季小桃不是你,她进宫,要不了多久,便会成为一具无名女尸,燕皇后此人比窦皇后要狠多了,她那样的小丫头,轩辕恒护不了。”

    说归说,她可一点没有后悔威胁了轩辕恒,她总得觉得跟小桃那丫头挺有缘的。既然他们是南晋的子民,那么她这么做,好像也没有错。

    木香靠在赫连晟肩上,也看着那辆远去的马车,哀伤的叹了口气,“相公,你觉得我做的对吗?是不是有点道德?”

    她太聪明,聪明到不想破坏这一份美好,宁愿跟着自己回老家,守着一亩三分地,守着草屋泥墙,也不愿坏了这一份美好。

    她连自己都骗了,哪里是不喜欢,哪里是不在意。

    那一刻,宏毅忽然明白了小桃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带我回家!”

    小桃咬着唇,只对他说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慢慢的,小桃湿了眼眶,两人默默的看着对方,不知时辰走了多久。

    看了好久,小桃慢慢的醒来,对上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其实那天进去之后,宏毅什么都没说,他蹲在小桃床榻前,凝目看着她。

    看着远去的马车,心有些沉,有些湿,有些涩,有些痛。

    他站在坡上,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那日,轩辕恒站在出镇子的路边,那是一处山坡。

    一行三人,带着沉重的心思,离开高塘镇。

    早在头几天,宏毅已经去寻了孟杨树回来。

    总之,最后的结果,是小桃撑着病弱的身体,跟着宏毅一道爬上回四平村的马车。

    谁都不知道宏毅进去之后,说了什么,是否有苦心劝阻,是否有表决心,是否说了轩辕恒的坏话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有了定局,没有任何的悬念。

    宏毅目光深深的看了他的背影一眼,接着又对木香投去感激的一笑,这才转身去了小桃的屋子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进去吧,我已说过,不再勉强她,”这句话,他不知自己用了多少力气,才能说出来。可既然说了,便没了反悔的余地。

    轩辕恒背在身后的手攥的很紧,泛白的骨节,昭示着他此刻的愤怒,他承认自己说的过了。那是因为他想掐灭宏毅这个男人的念头,这样的手段,从前他不屑于用,现在却不得不用。

    木香这回是真激动了,不顾赫连晟的阻止,抱着小糖糖,便奔了过来,一巴掌拍在宏毅肩上,“不错啊!说的太好了,就该这么说,什么权势,什么地位,什么皇族,统统都是狗屁,轩辕恒,你听懂了没?”

    宏毅挺直了脊背,他与轩辕恒身高相差无几,除了衣饰与气度无法相比较之外,两人站在一起,倒是真有那么点针锋相对的感觉,“太子殿下说的对,草民与您无法比拟,殿下是天,草民命贱如草,可是殿下别忘了,几百年前,燕皇也是一介布衣出身,入仕途,扰天下,争皇权,历经九年,才打下大燕江山,现在殿下要与草民讨论贵与贱,殿下不觉得可笑吗?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多么明显,其实按照轩辕恒的性格,他根本不需要说这些涨自己志声,灭他们威风的话。而他之所以这样说了,也足以看出,他对小桃,已到到了无法掌探的地步,一个人之所以患得患失,还不是因为他担心了,担到失去。

    这些凡俗之礼,轩辕恒并不在意,至于那个拍掌叫好的女人,他更不需要在意,“本王只想告诉你,对于小桃,本王不会放手,你觉得你有能力护她周全吗?本王与你,你与本王,还需要本王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轩辕恒俊美无双的脸,在微微怔愣过后,竟展颜笑了,“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,丁平,退下去!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!”远处一个人拍着巴掌,连连叫好。这个凑热闹的,除了木香还能是谁。

    想来宏毅也是个硬骨头,面对这样的训斥,竟也可以做到不卑不恼,“如果草民没记错,这里是南晋的地界,我要行礼,也只应对襄王跟襄王妃行,为何要对燕太子殿下行礼?”

    她不管,赫连晟更加不会理,两人一手抱一个宝贝,玩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可是这会,她戳着赫连昕小朋友的脸蛋,对这事不管不问。

    木香见的多了,要是搁着她平时的脾气,怎么着也得先痛骂一顿,再一脚踢飞。

    一般有权势的人,都是这个德行。

    一直远远站着的丁平,终于站不住了,他很少见到主子动怒,正因为极少见到,所以才格外气愤,他三步两步冲过来,厉声喝斥宏毅,“你这个人真是无礼,见到我家殿下,不仅不行礼,还如此狂妄嚣张,你可知冲撞太子殿下,那是死罪!”

    轩辕恒冷眸又沉了几分,忽又淡淡一笑,“本王知道你是宏毅,你是四平村的人,父母双亡!”

    两人针锋相对,火药味十足。

    宏毅看他一眼,显然不相信他说的话,“我只是想远远的瞧一下,没有要跟她说话,太子殿下何须如此担心!”

    轩辕恒下意识的拦住他,虽觉得拦的没有理由,但他还是拦了,“她在休息,此时不宜见人。”

    宏毅一见他出来,担心小桃的伤势,急着就想绕过他,去看看小桃。

    出了厢房,遇上正在逗儿子的赫连晟,以及等着看他笑话的木香,还有那个他看着十分刺眼的宏毅。

    轩辕恒盯了她一会,最终还是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“随便!”她知道劝也无用,可又不愿顺着他的话说。

    相较于她,轩辕恒深沉如海,看得见的,只有海面上那一点蓝,似乎很美好,很蔚蓝,可事实上,真正的波涛汹涌,都藏在海面的平静之下。

    是了,她的思想太简单,生活更是简单的如同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小桃脸色刹那间变的极为难看,垂在身侧的手,紧紧的揪着身下的床单,她瞪着轩辕恒,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一点端倪,可是这个人心思太深了,她完全不懂。

    她说了纠缠,轩辕恒像突然被烫了手,蓦然甩开她,站了起来,“季小桃,如果我杀了他,断了你的念想,你又当如何!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华服贵气的男人,小桃除了叹气,便只剩惋惜。她没有抽回手,却也没有给他任何的回应,“太子殿下,这些话,您就当没说过,我也当没听过,就这样吧,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,宏毅这个人挺好的,跟他在一起过日子,虽然平淡了些,但是很安稳,很宁静,太子殿下后宫还有那么多的美人,过些日子,您恐怕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了,又何必在这里纠缠呢!”

    宫闱中的争斗,永远比相像的要可怕,要阴险。

    护得一时,护不了一世。

    即便有轩辕恒的庇护,又能如何?

    小桃不是木香,她做不到杀伐果断,也没那个能力,在险恶重重的宫斗中,立于不败之地,这样的她进宫,无疑是给人当枪使,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轩辕恒是太子,娶一个端庄的正妃,将来即可成为皇后,替他打理后宫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正妻都得是门当户对,大家闺秀出身。

    且不说他是太子,就算是个普通的皇子,也不可能一生只娶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人在心急之下说的话,多半做不得数。

    假如木香在这里,她一定能看出轩辕恒急了。

    轩辕恒心漏掉了一拍,抓住她的手,不舍得放开,“小桃,你是不是在意我还有其他女人,如果我说,跟我回宫,以后我的身边只有你一个人,你还会拒绝吗?”

    可是有感觉是一回事,喜欢是一回事,跟他在一起又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不是她不懂得情爱,要说她对轩辕恒,如此绝世美男,没有一点感觉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话题又绕了回来,小桃避无可避,抬高了视线,对上他的眼睛,神情平静极了,“既然你非要逼问,那我只说一遍,太子殿下厚爱,小桃担当不起,咱俩不是一路人,以后还是各走各的,别掺和到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可她的追问,她的关心,在轩辕恒看来,无异于锥心之痛,他略沉下脸,“他的确追来了,也受了伤,但是还死不了,小桃,你没听到我跟你说的话,同本王进京,你知道本王的心意,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有那么一个人,为了你,什么都可以不顾,试问,她有什么理由不喜欢他。

    当看见宏毅朝着自己扑过来的那一刻,小桃觉得心好暖。

    小桃虚弱的扯开唇,笑了,“殿下操心了,我一个平民百姓,哪有资格跟您进京,嗳,看见宏毅了吗?我记得他好像出现了,怎么不在这里,他是不是受伤了?严重吗?”

    轩辕恒眉间一皱,伸出的手停在半空,再也放不下去,“还疼吗?跟我进京,宫里有最好的御医,你的伤需要长期调理,马虎不得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很平静,没有讽刺,没有难过,仅仅是单纯的问他。

    厢房里,轩辕恒坐在床榻边,视线凝在小桃苍白如雪的脸蛋上,怜惜的想伸手去摸一摸,在他手指触到时,小桃却偏开了头,“太子殿下想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一个人没过多的欲念,懂得知足,才会获得真正的幸福。

    他不是个贪心的人,也不好美色,他的愿望很简单。

    宏毅瞧着他们夫妻二人之间的互动,羡慕极了。

    宁得罪小人,也勿得罪女子,更别说这女子还是自个儿的夫人。

    赫连晟下意识的并拢了双腿,后背有一丝凉意划过。

    木香撅着嘴,冷冷的哼了声,算是对他的回答,比较满意,“你知道就好,男人管不住自己的老二,活该被废!”

    襄王殿下心肝儿都在颤抖,他在考虑着,晚上要不要早些把这两小子弄睡着,这样他才有更多的时间腻在娘子身上。

    想到夜里的亲近,温香软玉在怀,那气香,那软骨,那媚劲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71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