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三十四章 营救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51:2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季小桃不傻,她真的一点都不傻,当初不知道轩辕恒的身份,可以当着不在意,当做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现在不仅知道了他的身份,更有可能,将来他就是燕国的皇帝,这样的身份,让她如何自处?

    轩辕恒并不在意她的拒绝,依旧似有似无的诱惑她,“宫里有御医,有无数的珍宝,你不是喜欢银子吗?我给你一个金库如何?”

    “金……金库?”小桃结巴了,心肝儿颤抖着,不敢置信的瞅着他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金库,给你想要的一切,只要是你喜欢的,本王都能满足,小桃,随本王进宫,好吗?”轩辕恒握住她的手,眸光深深的看着她,那眼里的深情,似要把人融化掉。

    小桃憋了一口气,卡在嗓子里,上不去,下不来,“呵……呵呵,你这人好奇怪,我长那么难看,脾气又不好,男人遇上我,躲都来不及,你还偏偏要我随你进宫,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?万一哪天你厌倦我了,一个不高兴,我这脑袋可就保不住了,这样冒险的事,我胆子小,真的,你别逼我了,咱俩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强扯在一块,到最后,结局不会太美好。”

    皇宫是什么地方,她虽然没见过,但是从别人嘴里,多多少少也听过一些。

    现在轩辕恒虽然没有继位,但他会娶太子妃,将来就是皇后,还有皇太后,什么贵妃,皇贵妃,一大堆女人围着一个男人,就算给她满屋子的珠宝,又怎样?

    还不是一个被关在牢子里的金丝雀吗?那样的日子,光是想着就受不了。

    其实,季小桃不会明白,她之所以接受不了,不是因为她不受约束的性格。

    而是她不够爱,不够在乎。

    如果此时此刻,她对轩辕恒到了放不下,松不开的地步,哪怕前面的路再险恶,宫里的生活再无聊,她也会义无反顾的跟随。

    轩辕恒又怎会不明白这个道理,他什么都没说,也没再逼她,离他回京的日期还有两日,他有自信,在这两日里,绝对能说服小桃跟他进宫。

    “吃过饭,先在屋里休息,本王出去一趟,后天你跟我一起回宫,”轩辕恒伸手在她的头上揉了揉,软如锦缎的头发,一直软到他心里。

    小桃为他的话不快,“喂,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,都说了不跟你回宫,你回你的皇宫,为什么要带上我呢,咱俩没啥交情吧!”

    轩辕恒走到门口,忽然停住脚步,颀长的身影站在那,不知是不是小桃的错觉,她总觉得轩辕恒的身影好孤独,像是被隔绝在一切温暖之外,触摸不到一丝人间感情,这样的男人,不知为什么,让她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心疼reads;婚宠豪门巨星。

    轩辕恒离开了,留下丁平在门口站着,等同于监视她。

    至少小桃是这么想的,因为她连大门都出不去,丁平像个人墙似的拦在那,半步不让。

    小桃气结,睡了好久,她现在一点都不困,肚子也吃饱了,在屋子里转来转去,烦躁异常。

    另一边,轩辕恒站在悦来客栈的雅间楼上,凤眸看着一墙之隔的客栈外面,两个男人站在客栈的后门徘徊。

    十七站在他身后五步之外,“殿下,这两个人如何处置,是杀是留!”他平淡的语气,根本不像是讨论杀人。

    轩辕恒的目光放在那个蓝衣短衫的男人身上,那个人就是宏毅吧!

    凤眸攸地眯起,那一刹那间,阵阵寒意逼出,连站在五步之外的十七,都被这股寒意冻到,忍不住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半响,轩辕恒挑起唇角,“先抓着,关到客栈里,别让小桃看见,等我们离开,再放他们走,跟那个宏毅说清楚一切,让他别再试图寻找小桃,如果他们不肯走,不肯妥协,那就杀了吧,留下后患,本王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“去吧,注意镇上的动静,如果他们来了,先下手,这里南晋的地界,我跟赫连晟打过招呼了,他不会介意,”轩辕恒不是嗜杀成性的人,浸淫朝堂多年,有些事,不是本意为之,却又不得不为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如果轩辕恒是个简单的人,又如何能坐上太子之位。

    答案是显然易见,他不是坏人,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从古至今,善良的人当不了皇帝,至理名言。

    近日天气一直阴沉,似乎也预示着一场风暴,将要降临高塘镇。

    宏毅跟孟杨树被抓了起来,关在一间破屋子里,还是悦来客栈的地界,他俩醒来,准确的说,是被冻醒的,正月初二,冷的要命,他们待在破屋子里,三面露风,连个遮挡物都没有,北风透过窗子呼呼的刮进来,这样的情况下,如何能睡的安稳。

    宏毅动了动失了知觉的身子,困难的睁开眼。

    看着陌生的四周,他忽然想起孟杨树,扭头去寻找,就在他身边不远处,孟杨树双手双脚被绑,缩成一团,躺在一堆稻草上。

    “杨树!你怎么样?你快醒醒,”宏毅担心的喊他。

    孟杨树也一样冷的要命,听见宏毅的声音,困难的睁开眼,疲惫的摇了摇头,“我没事,这是哪儿?我们怎么会在这,”同样扫了下四周的环境,他也是一头雾水。动了下手脚,除了被绑住,好像也没有别的地方受伤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有人抓了我们,对方武功很高,咱俩不是对手,”宏毅想到这儿,心又沉了几分,如果是有人故意抓他们,那么很有可能小桃就在这里,为了不让他们找到小桃,才会以他们下手,只是……这人究竟是谁?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我们只能在这里等死吗?”到了这个份上,饶是孟杨树,也难免害怕,这人呢,勇敢起来的时候,啥也不怕,可一旦到了等死的时候,内心的恐惧,会无限制的扩大,将他笼罩彻底笼罩住。

    相比他的惊慌,宏毅就显得淡定多了,抬起头,黑如暗夜的眼神看着破窗子那里的一点在光亮,沉声道:“还没死呢,怎么能等死,听我说,我腰里有一把小刀,你帮我掏出来,咱们自救,绝不能在这里等reads;网游之萌动江湖。”

    他心系小桃,哪能甘心被人绑在这儿,无论如何,他都要找到小桃。

    过去好几天了,也不知小桃究竟怎样了,会怎样呢?

    后果是他不敢想的,所以他得尽快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这脑子,只顾着害怕了,你说的对,不拼是死,拼也许还有一线希望,你别动,我滚过来,”孟杨树心中也燃起生存的希望,堂堂一个大男人,怎么轻易认输。

    因为悦来客栈本就是个极好的守卫地点,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轩辕恒留在客栈里的人手并不多。

    十七将人抓回来之后,只命了两个人看守,自己就去跟主子汇报去了。

    此次孟杨树跟着宏毅出来,有太多他想不到的事。

    最叫他惊奇佩服的,是宏毅的聪明睿智,除了丢失足迹的那次,他慌了,失了分寸之外,这一路走下来,几乎全是宏毅在主导。

    遇到危险,他冷静以对,巧妙的避开所有盘查。

    在半路上,他们还遇到贼匪了,孟杨树真的只有两下子,跟实力相当的男人干架,他占上风,可要是碰上个会武功的,可真是只有死的份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宏毅的表现,叫他惊愕的闭不上嘴巴。

    这小子,什么时候练习的武功,还这样厉害,三下两下,就将贼人打拿到倒了,有三个,胳膊都被拧断了,还有一个,腿被打折了。

    直到孟杨树看见宏毅揪着一个人往死里打时,他恍然明白过来,这家伙是急火攻心,在发泄呢!

    为免弄出人命,他顾不得可能用受伤,扑上去抱住他,硬是将人拖了回来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他看宏毅的眼神,多了些什么,似佩服,似忌惮。

    就像此时,他们身上的东西都被收走了,他却不知道宏毅啥时候将在匕首藏绑在脚上,正因如此,这把匕首,才得已保存下来。

    绳子解开了宏毅却忽然不急着出去了,他趴在窗户边,看了眼外面的形式,很快又绕了回来,“现在不能动,外面有两个人看着,这样,天就快黑了,咱们等天黑再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先休息一会,有动静了我再叫你,”他的话孟杨树没有反驳,因为知道他的认真,他绝不敢拿小桃的事开玩笑。

    宏毅也不跟他客气,按着之前躺着的姿势,又重新躺了回去,并将断掉的绳子重新捆好,

    入了夜,冬季里的寒风,吹在脸上,生疼生疼,更别说宏毅跟孟杨树呆的这个小破屋子了,简直冷的跟地窖似的。

    破屋里灯光昏暗,一直守在外面的人也没有进来,为了保持身体的温度,他俩不停的搓着手臂,以防手脚冻僵,不方便行动。

    不只是冷,还有饥饿,一直到子夜时分,他俩以饥寒交迫之下,都快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孟杨树压低了声音,“咱们到底还要等多久,现在还不成吗?”

    宏毅脸色比他好些,眼睛盯着外面,耳朵竖着,“我担心他们警觉,所以才要等到子夜,不过……你准备,按咱们说好的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小心。”

    有两个人在,事情就好办多了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71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