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三十二章 绑架(二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51:1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马车里的光线一点都不暗,再加上奔走起来,车窗帘飞甩起来,光线时明时暗,所以,冷面人看见她在地上扭来扭去时,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就在小桃像个蚯蚓似的扭个不停时,余光瞄见有寒光掠过,她立马不敢动了,这人该不会要撕票吧?

    显然是她想多了,只觉得手上的劲儿一松,能动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被捆了多久,两只手都僵硬了,揉了好一会,才有知觉。

    冷面人在解开她的绳子之后,又恢复之前的模样,一动不动,跟个木头似的。

    小桃一边揉着手腕,一边机灵的转着眼珠子,打量了马车,打量面前这个人。

    好吧!在看过人握剑的手之后,她那点逃跑的小心思,被灭的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这位兄弟,能不能告诉我,是谁要绑我,是准备将我论斤卖掉,还是论个卖?”

    没话找话,套套近乎,有利于跑路,可是为毛这冷脸理都不理她呢reads;才女养成攻略!

    人家不理,她看看外面也没关系吧!

    就在她要掀帘子时,又是一道寒光飞过,刚刚勾起的帘布,被划掉一块。

    “姑娘再动,重新绑上手脚,”冷面人自始自终都没有看过她,甚至刚才挥剑时,也没多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小桃憋了一路的火,终于爆发了,她用力一拍马车里的桌子,怒吼道:“你绑都绑了,还不让人多问,难道我就要任你宰割吗?你可别欺人太甚,兔子急了还咬人呢!我虽然打不过你,但我有的是手段,除非你敲晕我,否则我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她吼的声不小,连前面赶马车的小厮都听见了,诧异的回了头,隔着帘子,啥也没看不见。

    冷面人终于肯睁眼看她了,只是这眼神一点都不像被人威胁,反倒像是在思考,是该敲晕呢,还是任由她在那鬼嚎鬼叫。

    犹豫只花了一秒,小桃只得及看见一个剑柄对着她飞来,旁的啥也没看清,便觉得脖子一痛,在心里骂了一遍混蛋,眼睛一闭,身子一歪,倒在马车里。

    冷面脸阴沉的脸色好了几分,终于清静了,还是敲晕了好,就是不知主子知道后,会不会惩罚他。

    马车一路狂奔,在途中连马带车,全都换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换车,也得把人弄过去。

    冷面人不敢抱她,主子要的人,他怎能敢抱,于是就从接线人里面挑了两个女子,将小桃抱上另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这一辆可比之前的舒服多了,铺着软垫,升着暖炉,整个空间暖烘烘的

    临走时,接线人笑着说,一切都是太子殿下吩啥的。

    冷面人听了不以为意,太子殿下什么时候连这等小事都要挂身上了,不就是个野丫头嘛!临走时,又是叮咛,又是嘱咐,生怕有什么闪失似的。

    宏毅跟孟杨树追的不近,谁叫前面那辆马车行动太快了,他们虽然抄了小路,但仍旧没追上,这也导致了冷面人没有发现他们,否则以他的谨慎,又怎能让他们一直跟着。

    当失去来者踪迹时,宏毅焦急万分,要不是仅存的理智还在,他一定会疯,为了小桃的失踪疯狂。

    在他挥着拳头一下一下的砸在路边的树干,强迫自己冷静时,他忽然觉得这次小桃的失踪,或许不是偶然,那辆马车目标性很强,好像是对着小桃去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记得跟小桃回来的大路上,其实还有几个年轻女娃,但是他出村的时候,并没有听说还有谁失踪。

    孟杨树看他魂不守舍的样,正想安慰他,就见宏毅像是突然想起什么,整个人又有了生机,“我们去高塘镇,小桃曾经在那里停留很长时间,而且高塘镇也是一个要塞,那辆马车一定会经过那里,做短暂的停留。”

    孟杨树看着他兴奋过度的样子,真的不想打击他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走到岔路口,前面有两种条大路,每条路上都有车轴印,而且是通往不同的方向。

    如果宏毅选错了,那么就会离小档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可是话滚到嘴边,他又说不出口,他不想打击宏毅的信心。

    也许他们追到高塘镇,没找到小桃,宏毅也许就死心了,毕竟他们相处时间也不长,过些日子,兴许就把他忘记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拍了下宏毅的肩膀,鼓励他,“既然有了方向,那我们快走,别把时间浪费在半道上reads;穿越之丑婆皇后闯江湖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宏毅用力的点头,眼神笃定,甚至有些偏执,他固执的认为,小桃一定在高塘镇,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两人重新骑上马,接下来的日子,除了晚上找个地方过夜之外,其他时候,都在赶路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老马都跑不动了,宏毅索性牵着马,靠两条腿往前走。

    孟杨树自知拦不住他,只能默默的跟着,陪着他。

    两人到达高塘镇的时候,已是五天后了。

    经过一路的风尘赶路,他俩简直跟乞丐似的,衣服脏的看不出本来模样,上面全是灰,头发也是,纠结的除非剃光,否则很难梳开。

    双眼布满血丝,宏毅的眼睛尤为重些,因为他没有一刻睡好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装扮,在高塘镇也不是啥稀罕事。

    可是,当孟杨树看着熙攘繁华的街道时,他不想承认,可还是会有些脑袋发蒙,茫茫人海,他们上哪去找,总不能一个一个问吧?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宏毅,以为他跟自己一样茫然,却没想到,这人好像早就有了主意,半点都不慌乱,很镇定的将四周看了个遍。

    在孟杨树的注视下,他牵着马,走到一个卖菜的老伯跟前,恭敬的询问道:“老伯,能跟您打听个事吗?”

    卖菜的老人家,看他俩像是外地来的,又是这副打扮,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宏毅感激的笑笑,启唇问道:“这个镇上有几家庭客栈?”

    “哦,这个啊,喏,大的有……”老伯仔细的讲给他听。

    听完老伯的话,宏毅心里踏实不少,还好不算太多,他总可以打听到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冷面人的马车也悦来客栈后门,当然不能停在前面,不仅如此,他还得把这小丫头弄醒,让她自己走进去,他可不敢上去抱她。

    小桃这一觉睡的,似乎有点长,有点不舒坦,醒了之后,眼睛刚一睁开,就觉得浑身痛,哪哪都痛的要命,好像被人拆了重装似的,要老命了。

    还没等她喘口气呢,掀开的马车帘子外,就站着冷面男,他正用一双冰渣子眼神看他。

    “下来!”短短的两个字,像命令,又不似命令。

    他这语气,小桃听着就不爽,索性四脚摊开,睡在马车里,一副赖皮脸,“就不下,你他妈的折磨爷一路了,我凭啥听你的,反正都到这儿了,除了死还是死,小爷才不怕,你能怎么地!”

    冷面男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她的撒泼耍赖,脸色不变,“你如果不起来,我家爷会亲自出来带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小桃一个激灵跳起来,为‘我家爷’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你家爷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不进去,继续躺在这里,我家爷很快就会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桃若有所悟的点点头,“哦,那我就再等等吧!”说完,身子一歪,又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回,冷脸男终于有了点表情,但很显然的是,他多出来的表情是鄙夷,不是其他的什么。

    小桃躺下的位置,正好也可以看见他脸上的这个表情reads;丫鬟有点狂。

    冷脸男沉声,一字一句的道:“你还不配让我家爷亲自出来接!”

    小桃也沉了脸,真真的怒了,怒极反笑,“那我就不进去,反正我季小桃贱命一条,有本事你他妈的现在就砍了我,没本事就滚远一点,本姑娘没哭着喊着让你绑我,什么玩意,绑人的还有理了,还有没有王法了!”

    “我家爷就是王法,我数三声,你再不下来,后果自负,”冷脸男再度发话了。

    季小桃这辈子,吃软不吃硬,要是好好跟她说,兴许她就下来了,可这家伙偏偏出一副欠揍的表情,让她看着不爽,非常的不爽。

    小桃不爽的后果,也是很严重的,打不过,那便毒舌好了,“既然你这么爱慕 你家爷,我看你以身相许得了,犯不着在这里摆出一副怨妇脸,搞的好像我要跟你抢男人似的,不过看你这身板,是在上呢,还是在下?”

    老实说,她这话,冷脸男还真没听懂,主要是后半段,一点都没懂。

    但是前半段也够他气疯的了,这小丫头果真动不得吗?

    他突然出手,快如闪电,眨眼间便擒住了小桃的脖子。

    那手劲大的,差点没把小桃脖子扭断。

    小桃也不是好欺负的,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因为冷脸男突然靠近,她也有了可乘之机,抬脚狠狠的踢向男人的胯间。

    好在冷脸男多少还有点防备,在她踢腿过来时,身子微微侧了一下,躲开了重点,但也是伤了一点。

    他眼里的寒气甚重,只要再用一点劲,他手里的小脖子就能断了。

    小桃这会已经涨红了脸,因为缺氧,脑子有点晕,身体也有些不受支配,脑子一团乱,意识也飞离了。

    恍惚间,她好像听见轩辕恒的声音,他说了什么?

    为何自己的身子有结摇晃,接着是一阵柔软,真的是好软,这样软的床,她从来没睡过呢!

    轩辕恒仍旧是那个轩辕恒,此刻他坐在床榻前,看着床上躺着小丫头,原来她换了女装,是这样的好看,眉宇有股子英气,难以叫人忽视。

    几个月没见,好像瘦了。

    刚刚的冷脸男跪在地上,头垂的很低,一副等待主子发落的样子。

    丁平也候在一边,看着自家主子那双眼睛离不开床榻上的假小子,那脸上温柔深情的模样,连他看了,都忍不住要为主子不值得。

    其实冰枫何尝不是为了主子好,留下这个丫头,真的是无穷无尽的后患,再说了,这样的性子,真的很不适合留在后宫。

    如果太子尚未继位,就算日后继位,依小桃的出身,位份肯定不能太高,到时免不了被人欺负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丁平不得不出声,打断轩辕恒。

    “殿下,大夫不是说了吗?小桃姑娘没有大碍,休息一晚就会好了,冰枫还在这儿呢,您看……”话说到这里,就够了,要怎么处置,还得看主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轩辕恒过了好一会,才将视线从小桃身上移开,再度转向跪在地上的冰枫时,已是冷然没有半点人气,“你说说,本王临走时,是如何跟你交待的。”

    冰枫身子一颤,主子真的发火,连他都会受不住,“殿下说:请她上车,平安带致!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70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