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二十九章 相守过年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50:5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宏毅本就是个简单的人,想的简单,做的也简单,可就是他的简单态度,却能叫人安心。

    小桃虽然脸皮厚,但听到这样的情话,还是破天荒的脸红了一下下,“你别说话了,我给你正骨。”

    宏毅的脚,没有折的太多,正骨得慢慢来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小桃放下他的脚,“没事了,只是这几天不要太累,免得加重伤势,地里的活,你就别去干了,明儿我帮你干,等过了正月初五,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,地里的活放那搁着,等我好了再干,你啥也不用做,只管在家里歇着,”宏毅咋舍得让她下地干活,看她这细胳膊细腿的,要是累坏了,他还不得心疼死。

    “什么行不行的,既然你想让我留下,就乖乖听我的话,”她说的理所当然,仿佛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宏毅先是一惊,似是没料想到她真的答应留下了。

    于是脸也红,耳根也红,好一会,才低声应道:“哦,知道了!”

    小桃端起水盆,正要出去,想了想,又转身面对他,眉间略带笑意的说道:“实话告诉你,我这个人可是很霸道的,脾气也不好,你确定可以忍受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宏毅毫不犹豫的回答,迎上她如同小太阳般耀目的眼睛。他甚至觉得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问,因为他一点没觉得小桃脾气坏。

    小桃诧异了下,干脆在屋里踱起步来,“那么,要是我闯了祸,干了坏事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得看什么事,”就在小桃以为他会一口答应时,这家伙居然敷衍她。

    “嗳,你这个人怎么这样,你不是应该说,‘天塌下来,有我顶着’这样才对嘛!”小桃气死了,这个男人,哄人哄一半,还带这样的?

    宏毅看她气呼呼的小脸,莫名觉得心情舒畅,憋闷一天,总算拨开云雾,见月明。

    他伸手抓住眼前不停晃悠的人,扣住她的手腕,将她带到身边,比黑眸还要浓沉的眼睛,是藏也藏不住的宠溺,“你听我说完,我的意思是,你闯了祸,得看什么样的祸事,如何应对,比如有人欺负你,自然不用说,我定不会放过他,但假如你是去河边偷看男娃洗澡,我不仅不会帮你,还会把你抓回来,修理一顿reads;[韩娱gd]进击的偶像!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很明显,他的女人,他保护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,”小桃对他说的前半段,还是很满意的,但是后半段,她听着可就不爽了,“谁稀罕看那群瘦猴子洗澡,一点料都没有,不过那天,我见孟杨树的腿很好看,反正也不是看屁股,这个总没事吧!”

    她说完了之后,虽然是隔着黑暗,但还是能感觉到,男人渐渐升起的怒意。

    宏毅这个人,很聪明,也很好学。

    经过傍晚的那个吻,他已经充分领略到,亲吻的美妙,不仅可以解了他心中的渴,还能堵住这张吐出让他不爽字眼的嘴巴。

    小桃使劲眨了眼睛,打死她也没想到,宏毅竟然又亲她了。

    这人是亲她上瘾了吗?

    就在她愣神的空隙,手里的水盆不知何时被人拿开了,一双有力强壮的手臂,圈上她的腰,将她带进怀里。

    小桃原本是站着的,如此一来,她重心不稳,直接摔进宏毅的怀里。

    好吧!这样的姿势,真叫人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一吻作罢,宏毅气息有些乱,他抱着小桃,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,面对着面,感受彼此的呼吸。

    “小桃,对不起,我没有贵重的彩礼,也没有新房子,跟着我,你会吃很多苦,”他又心疼又懊恼,抬手摸着小桃粉嫩的脸颊,忽然觉得自己很没用。

    小桃被他这样抱着,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,这个男人突然温柔相对,搞的她不措又无奈,“行了啦,我季小桃又不是势力眼,有吃有喝,就够了,可是咱得事先说一点,不管以后有没有钱,都不能娶小妾,如果你敢娶小妾,我立马卷铺盖走人,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!”

    宏毅抓住她在眼前乱晃的小手,放在嘴边亲了下,“胡说什么呢,有你一个,还不够我受的吗?再来一个小妾,非得要了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,让小桃听的又喜又怒,她掐着腰,质问道:“嗳,你说什么呢,我有那么可怕吗?”

    两人坐在炕上打情骂俏,全然忘了之前是如何的争论,如何的纠结,如何的不确定。

    男女之事,说开了,就如同一层窗户纸,薄的一捅就破。

    而且小桃发觉自己有点喜欢上宏毅了,不多,也就那么一点,但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这一点,于她来说,如摧毁堤坝的一个小小的豁口,一旦裂开一个口子,洪水瞬间便会倾泄而下,将她的心填满。

    这一晚,两人的心防都打开了,话说到这个份上,也不需要再强调什么。

    感情的事,说的多,不如做的多。

    除夕这天,小桃乖乖的待在家,哪也没去,帮着宏毅收拾屋子,做年夜饭。

    说是帮,其实她毅是打打下手而已,比如递个碗,拿个酱油,去菜园拔些葱蒜什么的reads;神棍你别走。

    看着宏毅做了好几样复杂却又香喷喷的菜,她啧啧赞叹,这家伙也太能干了,还让不让女人活了?

    吃年夜饭的时候,两人关上院门,宏毅拿了壶酒,小桃又恢复嬉闹的性子,有她在,就算是两个人吃饭,也能像有一家子人似的。

    宏毅大多时候,都在听她说,脸上带着几分醉,几分温柔,几分宠溺。

    一顿饭,吃了半个时辰,最后还是被外面的敲门声惊醒的。

    猴子跟大胖,早早吃过了饭,叫上孟杨树,还有村里其他几个年轻人,过来宏毅这里热闹一番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宏毅孤身一人,往年过年,也都是请他到家里吃,没想到,今年突然叫不动他了,想来也是,家里有个漂亮姑娘,他哪里舍得丢下。

    猴子一进屋,看着桌上摆的酒菜,立马惊呼开了,“哟哟,你们小两口吃的好不欢快,还喝上酒了?就不的酒喝多了,干出点啥事吗?”

    宏毅脸本来就红,现在被他戏谑,就更红了。

    大胖走上前,抓了把桌上的瓜子,边瓜子,边故意接他的话,问道:“酒喝多了,不是耍酒疯吗?我记得你爹酒喝多了,逮谁都要跟人回家睡觉,宏毅好像没这个毛病吧!”

    他刚一说完,屋里便爆发出轰然大笑。

    猴子一脸哀叹,“宏毅有没有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我爹每回喝醉酒,我娘都得拿根绳子把他拖回家,小桃,要不然你灌醉了宏毅试试,让我们也开开眼,往年吃年夜饭,我们都喝高,就唯独他不会,这家伙可狡猾了。”

    宏毅不自在的握着拳头放在嘴边,轻咳了声,也不敢看小桃的眼睛,眼睛四处乱瞄。

    屋里一片欢笑声,小桃心里明白,这几个人都在给他们制造快乐,想让她跟宏毅这个年过的高兴些。

    既然他们有此意思,她若是不配合,岂不是拂了他们的美意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故意重重的叹了口气,用盖过他们的声音,道:“我可灌不醉他,要不你们一起上,把他绑了,我掰开他的嘴灌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大胖几人,显然没料到她会这么说,当场就愣住了。当然了,宏毅脸黑的也够彻底。

    小桃坏坏一笑,“咦?怎么都不说话了,你们不绑,我怎么灌,看你们几个的样,肯定是怕制不住他!”

    她说完,挑眉看了宏毅,正巧对上宏毅有些冷的眼神。

    这女人,是在给他下套吗?

    还要把他灌酒,她就这么迫不及待要看他的笑话吗?

    小桃只看了他一眼,便转开视线,笑的更邪恶了。

    大胖几个人也只是短暂的愣住了,等他们反应过来,立刻嚷嚷开了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们不敢,谁说我们制不住他,小桃,你等着,看我怎么绑了宏毅,”头一个说话的是猴子,他大笑着卷起袖子,露出瘦竹竿似的胳膊,就要往宏毅这边来reads;相门有女。

    大胖也不甘示弱,“小桃,你可别后悔,等我们绑了他,你千万别心疼。”

    一直站在角落的孟杨树,一直默默的,笑看着他们嬉闹。

    他觉得这样很好,大家都很高兴,特别是小桃,漂亮的眼睛,像是会放光一样,把整个屋子都照亮了。

    宏毅看着渐渐走近的几个,一脸奸笑的人,这会很想把小桃抱过来,打她一顿屁股。

    他冷冷的看着几个人,努力板起冷脸,威胁道:“你们别过份啊,就算你们几个加在一起,也是打不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有人憋不住笑。

    小桃原本就是要逗逗他而已,看他用正儿八经的样子威胁别人,再看看一步步翰他逼几的人,这画面,怎么看着有点邪恶呢?

    猴子他们一直都在崩着,冷不丁被她突然爆发的笑声打乱。

    猴子有些无奈的转头看她,“我说大姐,好不容易鼓起的劲,被你这么一笑,弄的全没了。”

    小桃无辜的摆摆手,“不好意思,你们继续,不过在你们继续之前,我还是得提醒你们一下下,宏毅现在可是本姑娘的人,他若是出了丑,我可是会报复回去的哦?”

    “你说啥?”猴子觉得好想骂人,就知道这丫头不怀好意,原来就是故意逗他们玩的,唉……

    大胖也怂了,“不能绑,那有什么可玩的!”

    宏毅脸上的黑沉之色,总算散去了一点。还算有良心,知道要给他报复。

    小桃眼珠子一转,又来了主意,“不如咱们来玩别的游戏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什么游戏?”猴子又来了精神,除夕夜嘛,总要找点事情做。

    “划拳,三局定胜负,赢的人,可以向输的人发布一个任务,如果不想完成任务,就在院子里学十声狗叫,敢不敢?”小桃还是小桃,她可以在晚上关了灯时,依着宏毅,像个乖巧的小姑娘一般,也可以在打开门之后,撒野干坏事。

    她这个玩法很新颖,几个人很快就达成共识,除了宏毅不参与之外,其他人,包括孟杨树都被拉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们以为,小桃毕竟是女子,顶多也就是看过别人划拳。

    可是只有孟杨树知道,小桃划拳忒贼了,脸皮还很厚,这帮子人,根本玩不过她。

    明知玩不过,他却还是要参与,或许就是单纯想融入她吧!

    第一局,小桃对猴子,既然有惩罚,那就得来真格的,小桃把袖子撸,一条腿曲在身前,整个就是二世祖的架势。

    宏毅刚刚消散的黑脸,又开始凝结。

    他快速欠身过去,动作有些大的,将小桃曲起的腿拉开。

    小桃莫名其妙的看他,还没等他松手,她又习惯性的欠了起来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70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