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二十八章 初吻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50:5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早上的尴尬,持续好了。

    宏毅这一天,都有些魂不守舍。做饭忘了添柴,打水湿了鞋子,扫地忘了拿簸箕,喂鸡念了拿鸡食盆。

    总之,他这一天过的浑浑噩噩,迷迷糊糊。

    可是又不能停下,只要一闲下来,就会想到自己在小桃面前何等的失态。

    跟他不同的是,小桃这一天心情好极了。

    他烧饭忘了添柴,她会突然出现,拿了柴塞进锅洞里。

    他打水湿了鞋子,她又会突然出现,把他推到一边,接过水桶,把厨房里的水缸灌满。

    反正不管宏毅忘了哪一样,她总是会及时出现,搞的宏毅简直无处可藏。

    这样的状况持续到晚上,天一黑,宏毅收拾好了家务,便一头钻进自己的屋,关上门,缩进被窝里去了。

    小桃这些被他养的很好,从前的精神头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见宏毅一声不吭的回了房,她便乘着月黑风高之迹,偷偷摸了进去。

    屋里的人,显然也没睡着,一听见房门有响声,便惊醒坐了起来,“小桃?你……你不去睡觉,到我屋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小桃摸到炕边,黑暗中,看不清他的表情,但可以相像得到,他此刻脸上一定是戒备的,从声音就听出来了嘛!

    小脑筋转的快,跑到他跟前,俏皮的说道:“我不睡觉,当然是要听故事啦,你不会忘了吧?说好的,每天晚上都要讲故事,虽然现在天黑了,可是时辰还早,我睡不着reads;总裁追妻记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这个……”宏毅结结巴巴,不知该如何回答她。

    难道要说,自己不好意思了,不敢面对她,不敢再跟她同床而眠了吗?他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这,你不过去,那我过来好了,”小桃存心要逗他,鞋子一踢,跳到了炕上,他的炕没有烧热,又冷又硬,“哎呀,这个炕好冷,你怎么能焐得热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男人,跟你不一样,”宏毅此时很庆幸没有灯光,这样小桃就看不见他通红的脸。

    看见她跳上炕,他往后退了退,跟她拉开距离,“你快过去吧,这里太冷,明儿就是除夕,早上要去给师傅跟我爹娘上坟,得起早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咱俩说说话,”小桃自然是不会走的,她扯过宏毅的被子,盖在自己的腿上,因为这个动作,宏毅只着里衣的腿,便露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宏毅更羞窘了,又不好当着她的面穿裤子,尴尬的手足无措,“真的太晚了,你在这里不方便,有话明天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不行,就要现在说,也没什么不方便啊,你知道我从来不在意这个,以前穿男装的时候,没少干过,有时跟着师傅去住最便宜的通铺,这么大的炕,睡七八个大老爷们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的绘声绘色,全然没注意到周围慢慢凝结的空气。

    “还有那天我跟师傅刚来的时候,看见你在院子里洗澡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事,如果搁在一般女子身上,断然是不会拿来讲的,但小桃从来不是一般女子,从她嘴里讲出来,就跟家常便饭一样简单从容。

    她说的轻松,宏毅听的可就不轻松了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他攥着拳头,言语间尽是怒气。

    这丫头怎么能跟几个男人睡一张炕,还敢偷看男人洗澡。虽然他一直都知道小桃在外面以男装示人,为了方便,也是为了安全,可是他不曾想过,小桃跟别的男人睡在一起,会是如何。

    万一那些男人无意中发现她是女子,那她岂不是很危险?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宏毅后怕不已。

    至于她偷看自己洗澡,这个好像不是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“你骂我干嘛,”小桃愣愣的看他,搞不懂他怎么突然就发火了。

    宏毅突然倾身上前,在黑暗中抓住小桃的手,“以后不许再以男装示人,也不许看别的男人洗澡,睡一个炕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好后悔,那天在孟杨树家,就不该让她留下跟孟杨树睡一个炕的。

    “为啥不行,有什么关系,我这十几年都是这么过来的,”小桃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,故意忽略掉心里的不快。

    她想抽回自己的手,宏毅却紧抓着她不放。

    “喂,宏毅,你是不是嫌我粗俗,嫌我不守礼数,那既然你这么嫌我的话,我干脆离开好了,过了年,我收拾东西就走,清明的时候我会回来给师傅上坟,不会耽误你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她也生气了,搞不懂自己在气些什么,就是不想看见宏毅此刻对她的态度。

    她一个孤儿,活着容易吗?

    两人扛上了,一个要抽回手,一个却死死抓着不放。

    宏毅隔着黑暗看她,虽然没有光线,可他能相像得到此刻这小丫头脸上的表情,气呼呼的小模样,眼睛瞪的圆溜溜,粉唇微翘着,这个模样,怎一个诱人了得reads;凡尘孤星。

    注意到自己的异样,还有刚才对她的厉色,宏毅压低了声音,柔声哄着道:“对不起,刚才是我心急了,不该那么说,其实我只是怕你吃亏,小桃,以前的事,咱不提了,以后有我照顾你,我不会再让你受欺负,不会让你吃苦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黑暗中瞪着眼,小桃能感觉到他的认真,但这不是她要的。

    她略带嘲讽的笑着道:“怎么,又来怜悯我,可怜我了?宏毅!”她突然扬高了嗓门,语气凌厉异常,“本姑娘再告诉你一遍,收起你无谓的爱心,我不需要别人的可怜,我虽然命贱,但也可以活的很好,总之会饿死街头,也不会凭白无故的糟践自己,过了这个年,我立马走,你也赶紧找个媳妇,生娃过日子去,我说了不会耽误你……唔!”

    说到尾声的话,被堵在了嘴里。

    宏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,他只有知道,这个女子小嘴巴喋喋不休,甚是烦躁。

    既然不喜欢从她嘴里再听到不想听到的话,那便只有堵上她的嘴巴。

    亲吻是下意识的兴举动,也是他一直想做的事。

    此刻,碰触上她的唇,宏毅的就像被人狠狠的捶了一拳,脑子里轰然一声,再听不见任何的声音,呼吸间尽是属于女子的香气。

    心跳也快的像打鼓,咚咚敲击着。

    唇间,软的不可思议,像极了他曾经尝过的桂元糕,松软香甜。

    小桃也愣了,她眨着眼睛,看着突然放大的脸,因为离的近,所以她清楚的看见这个男人俊美的五官。

    他的唇有点凉,却又莫名的让她热。

    像置身在酷暑盛夏,热的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憋的受不了,她要呼吸,刚松开紧闭的牙关,浓厚的,属于男人的气息,紧跟着空气,灌入身体里,就在她呼吸的时候,宏毅加深了这个吻,滑了进去,搅动着她的心跳。

    不一样的深吻,一样的动人心魄。

    宏毅所做的一切都在本能的驱使下,他不是逾越,不是轻薄。

    他是本能,小桃可不是这样想的,这个男人突然亲吻她,弄的她心慌又心乱,“唔唔!”

    感觉到口腔里充斥着男人的味道,在短暂的失神后,她用力将他推开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我!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出声,却又同时无语。

    小桃眼睛蒙了一层水雾,恨恨的用袖子抹了嘴巴,啥话也没说,拉开房门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桃!”宏毅吓坏了,慌慌张张的跳下炕,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桃不是跑回自己屋,而是拉开大门,朝外面跑了。

    “小桃!”

    宏毅追到院门外,看着她跑进黑夜,吓的脸都白了,顾不得给自己两巴掌,撒开腿追着她去了。

    也得亏他经常走夜路,视力超群,否则真不能保证会不会把人追丢reads;狂妃撩人,霸王缠不休。

    小桃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跑,不就是亲了个嘴吗?她连男人的屁股都看过,亲个嘴而已,有什么可矫情的!

    难道她现在脸皮也变薄了?也跟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一样,知道害羞了?

    脑子里蹦出这个认识,令小桃气愤的想把脑袋砸开。

    要说她对宏毅有没有感觉,真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的清楚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跟宏毅在一起,感觉很好,那种感觉像亲人,也像情人,待在他身边,好踏实。有他的时候,就连睡眠都好了。

    每天清晨,她还在被窝里的时候,听见院子里,男人挥动竹扫把,一遍一遍将这个并不打算好看的院子,扫的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一天三顿饭,两人相对而坐,吃着粗茶淡饭,聊着家长里短。

    原本不善言词的宏毅,也学着给她村里发生的趣事。

    哪家两口子又打架了,哪家鸡走丢了,哪家小娃干坏事了。

    其实他不会讲笑话,哪怕说着最好笑的笑话,他依旧板着严肃刚正的表情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,却将她捧在手心里,无微不至的呵护。

    小桃一直跑,不知不觉,跑到一个不知名的山顶上。

    望着四周黑漆漆的群山,她吐出一口浊气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烦躁的对着空气嚎叫,企图发泄心中的憋屈。

    宏毅听见她的叫声,以为她遇到危险了,着急慌张之下,一不小心,踩进一个坑里,崴了脚。可他顾不得的脚,爬起来,寻着声音,一瘸一拐的找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桃,别再跑了,”看着坐山顶上的身影,宏毅的心一阵一阵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小桃僵直着身子没有动,也没回头去看他。

    宏毅走到她身边坐下,坐的很近,两人之间只有隔了半臂的距离。

    原本有许多话要说,可是坐下之后,那些想说的话,却都卡在喉咙里,根本挪不出来。

    小桃也没有说话,两人对着寂静的空野,同样的寂静着。

    “阿嚏!”漫长的沉默,被小桃的喷嚏打破。

    “跟我回去,”宏毅带着命令的口气,在小桃耳边响起,同时响起的,还有悉索的摩擦声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件带着温热体温的衣服,就落在小桃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宏毅撑着扭伤的腿,站起来,转了个身,在她面前蹲下,同样的言词简洁,“上来!”

    小桃望着他宽阔的脊背,鼻子发酸,眼眶热热的,某种情愫正在慢慢滋生。

    她不动,宏毅也不动,一直保持半蹲的姿势。

    小桃吸了吸鼻子,脸上漾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扯着他的衣服,爬上宏毅的背。

    在她爬上来的那一刻,宏毅也笑了,握住她的腿,稳稳的背着她,往家走去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他没有再劝说什么,也没有给她任何的许诺,更没有半句的情话reads;女扮男装逍遥侯。

    他以实际行动,告诉小桃,不管何时,不管生在何地,他都会找到她,带她回家庭。

    回程的路有些慢,因为宏毅走的很稳,她并没注意到宏毅的异样。

    趴在他结实的背上,小桃低下头,用脸颊蹭着他的背,有些生气的道:“你怎么不说话?你难道没有话跟我说吗?哼,你这个人,占了我的便宜,是打算不认账吗?”她逗弄着宏毅,没有要他负责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是很显然的是,宏毅不可能不认真。

    “我们成亲,过了年就成亲,小桃,我会照顾你!”

    “成亲?”小桃吓了一跳,马上意识到这家伙理解错了,“你想多了吧,我可不是这个意思,不过是亲个嘴而已,我可不是娇滴滴的大姑娘,为这点事寻死觅活,不值得,所以你千万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,当我没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宏毅步子一顿,微微偏头,“是你想多了,我说成亲,就是成亲,不只是为了负责,我……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说出喜欢你三个字,宏毅如释重负,像卸下千斤重的担子,整个人都轻松了。

    原来‘喜欢你’这三个字,早已醒目明了,是他自己忽略了,没往那上面想,才导致自己苦闷憋屈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对!就是喜欢。

    他喜欢小桃,喜欢看她欢蹦乱跳,喜欢她调皮搞怪,偶尔的不听话,时常粗俗,却又不失纯真。

    最最重要的是,他如今……已经离不开她了。

    小桃趴在宏毅背上,半天没回神,以为自己听错了,这家伙怎么突然变了。

    宏毅见她不说话,刚刚升起的希望,又没底了,“小桃,我知道你看不上我,也不会喜欢我,但是没关系,我会一直等你,等到你愿意的那天,我们互相陪着彼此,一直走下去。”

    眼看就要到家门口了,宏毅扭伤的脚下支撑不住,身子剧烈的晃动了,可他还是拼着最后的力气,将小桃稳稳的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小桃原本还在想着如何回答他,见他直抽气,好像哪里不舒服似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扭了一下,别担心,睡一觉,明天就会好,”宏毅不在意的道,自己一瘸一拐的往家里走。

    小桃追上去,“你扭到脚了,干嘛还要背我,你不知道这样会伤上加伤吗?快点跟回去,我给你瞧瞧。”

    她不由分说,拉着宏毅进门。

    宏毅脚上的伤,可比她想的严重,脚踝肿的跟馒头一样。

    就像她说的,本来只是小伤,可他一路背着自己回来,小伤变成了重伤,骨头都歪了。

    “看你,都伤成这样,也不吭一声,要是变成瘸子,谁还肯跟你成亲!”小桃拿了药酒,给他重重的揉,先化去淤血。

    “变不了瘸子,以前不会,以后更不会,”宏毅看着她低眉垂目,仔细的替他疗伤,脚上的那点痛,真的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会?世事难料,谁又说的准明天的事,也许今天咱们面对面坐着说话,明天就天各一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”宏毅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像被人揪着,疼的不能呼吸,“小桃,只要我活着,就不会让你一个人孤独的活着,为了你,我一定保重好自己,你也是。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70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