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二十章 懵懂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50: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.


    入赘是多好的事,再说他又是一个人,为啥不干呢!

    小桃想,大概很多男人都会干,所以她不觉得,宏毅会拒绝这么好的事,除非冯家姑娘长的很丑。︾樂︾文︾小︾说|

    宏毅似乎没想到她会突然说这个,愣了下,接着脸慢慢的黑了,很显然,他不高兴,非常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小桃看他脸色不对,想着这家伙平时脾气那么好,对谁都是和和气气的,没想到,居然也有发火的时候。

    小桃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,“难道不是吗?那你为啥不干,吃香的喝辣的,住的还是豪宅,要是换成我……”她本来想说,换成我,一定乐的屁颠屁颠的奔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话到嘴边,又给吞了回去,换成她,兴许也不会愿意。她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,豪门深宅对她来说,就像一个牢笼,不适合。

    宏毅还是有些愤慨的瞪她,“那不是我!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的意思并不明显,但是小桃却意外的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不是他,不管别人是不是会这么做,都不是他。

    他,宏毅,永远不会为了钱,做人家的上门女婿。

    “哦,不是你,我明白的,别生气嘛,我也就是开个玩笑,”小桃有点害怕他动怒,便用手抚着他胸口,以示安抚。

    不晓得为啥,她对宏毅发怒这个事,有点心虚,有点畏惧,如此陌生的情绪,她绞尽脑汁的想,好像也只有在轩辕恒身上有过。

    正说着,冯府大门开了。走出来的四个人,一个喝的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,另一个,长着一双细长的眼儿,就是刚才扒在门缝里的看门人。

    还有两个女子,一个穿着艳红的碎花小棉袄,下面是一件长及脚踝的厚棉裙,怀里抱着一只猫,此时,她正用一双化着浓浓水粉的眼儿,瞄着宏毅。

    在她身后,站着个小丫鬟,乖乖的站着,头垂的很低。

    冯雪娇自打走出来,一双眼睛便再没有离开宏毅。

    “宏大哥,既然来了,为何不进府里坐坐,吃顿便饭再走,”她笑的很荡漾,看着宏毅的眼神,像粘在他身上似的,甩都甩不开。

    站在她身旁的管家,打了个酒嗝,指着宏毅粗声粗气的道:“我家小姐有请,你拿什么乔,还不赶快进来,让厨房做几个菜,你好好喝几杯,看你们风尘仆仆的样,肯定没吃饭,府里刚宰了头小牛,你有口福了!”

    冯雪娇也笑着,与此同时,她也看见站在宏毅身后的小桃,“这是谁呀?怎么从来没见过,宏大哥,他是你家亲戚?”

    任谁第一眼看见小桃,都不会把她当女人看,冯雪娇也是如此,在她眼里,小桃就是个俊俏小巧的男娃。

    宏毅正要开口解释,就感觉一直窝在他身后的人儿,竟从阴影下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小桃虽不是下真正的男人,可她也懂得欣赏美,眼前这位冯家小姐,长的还凑合,仅仅是凑合,就是脸上这妆化的太浓,不是风尘女子,却胜似风尘女子。

    她走出来,站在台阶,仰头望着冯雪娇,笑眯眯的说了话,“这位漂亮姐姐,我叫季小桃,借住在宏大哥家里,今儿陪他一起来镇上卖皮货,我从外地来,真是没想到,乌镇这样的地方,还有像您这么漂亮的美人,都快把我的眼儿亮瞎了,不知姐姐芳名是?”

    她双眼发亮的盯着冯雪娇,那模样完全就是个因看见美人,而转不开眼的毛头少年。

    冯雪娇哪听过这样的赞美之词,要说刚才只有三分热情,那么现在就足有六分了。

    她掩唇一笑,是很含羞的笑着,“你这小子,嘴皮子这样坏,女儿家的闺名是能随便告诉你的吗?胆大包天!”

    小桃伸出食指摸了摸下巴,姿势轻挑,却因着她清秀明媚的五官,竟也能给人俊美潇洒的感觉,“胆子不大,怎敢站在这儿呢!”

    宏毅慢慢觉着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他一把将小桃拽了回来,又用自己的身子挡住小桃的视线,“冯小姐,我是来还银子的,按着约定,还二两,麻烦您收下,天色不早了,我还得赶着回去。”

    任谁一听他这话,都能明白他这是推脱之词,什么叫天色不早了,明明还不到晌午,哪来的不早。

    冯雪娇不笑了,一个眼神,那位醉醺醺的账房先生,便走到宏毅面前,从他手指里接过钱,用一种可惜的眼神看着宏毅,什么也没说,便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放着好日子不过,非要去过苦日子,他不是傻,又是什么。

    冯雪娇摸着怀里的猫儿,挑着浓妆的眉,口吻略带高傲的看着宏毅,“既然你不想留,我也不便强留,听说今年油菜长的不好,这刚下雪,便长开了,若是天气再冷一些,便会冻死,明年的债你可就不好还了,别说我对你不好,过年的时候,我家亲戚多,也比较忙,你若是肯过来帮忙,我便给你开较高的工钱,这样的话,你也不用上山打猎那么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小桃背对着宏毅,不屑的哼了声。

    好阴险的女人,说什么叫干活,看她那样子,分明就是看上宏毅,说不定还想乘着他进了冯府,对他做些什么呢!

    宏毅面色不改的拒绝道:“多谢小姐美意,宏毅心领了,实在是家里有事,走不开,既然钱已交,那我便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再逗留,转身拉着小桃往来路走了。

    小桃还没跟美人道别,可是又挣不开宏毅的手,便大声嚷嚷着,“冯小姐,改日我再来看你,我叫季小桃,你得记住啊,长夜漫漫,闲来无事,可以干些风花雪月的事,小桃一定奉陪哦!”

    冯雪娇的脸在那一刹那,猛然红了,瞪着他们离开的方向,神色怪异的道:“哪来的无礼小子,真是不懂规矩!”

    话虽这样说,但季小桃对她的赞美,她却半分不差的全数接纳了。

    账房先生抬眼瞧了自家小姐的脸色,小心的编排道:“这个宏毅也是,小姐如此盛情的邀请他,看中他,给他机会,他却不识抬举,枉费小姐对他的一片苦心,这样的人,实在是迂腐,依小人看,小姐以后还是不要将心思放在他的身上,免得一片痴心,最后成了伤心。”

    冯雪娇侧目阴冷冷的瞪了他一眼,“我的事,什么时候轮到你管,大白天的就在这里喝酒,以为我爹不在,就可以任性妄为了吗?”

    账房先生缩着脖子,头垂的更低了,藏下了眼底的异色,“小姐教训的是,小人再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冯雪娇斜了他一眼,冷哼了声,扭头进了府。

    她走了,丫鬟也紧跟上主子的步子,进了府。

    大门口,只留下账房先生,跟看门的小厮站着。

    想到冯雪娇高傲离开的神情,账房愤恨的一脚踹飞了门口的扫把。

    那个宏毅有什么好的,土包子一个,真不知道冯雪娇什么眼神,站在她面前的,可是乌镇少数的秀才之一,她居然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且说宏毅拉着小桃,一路头也不回的走着。

    临近晌午,小桃肚子饿的咕咕叫,在路边包子铺的时候,她扒掉宏毅的手,也不管他是啥表情,跑到包子铺前,大声道:“老板,给我十个包子!”

    “十个包子,稍等,马上就好,”店老板拿着张荷叶,手脚飞快的包好了五个包子,然后又拿了一张。

    包好了之后,用笋绳系着,递给她,“喏客官,这是您的包子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,”小桃正要从腰里掏十文钱,一只手便伸了出来,将钱递给了老板。

    小桃回头,见脸色青黑的宏毅,就站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宏毅也看着她,轻声道:“我有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有银子,可这包子是我要买的,当然是我给钱,再说了,我又不是没有银子,不用你付的,这样吧,我把钱给你,”宏毅这样大方,弄的她怪不好意思的,而且她也不是喜欢占人便宜的那种人。

    宏毅把手背到身后,语气坚定,“既然你认我做兄长,我照顾你就是应该的,别再争了,你不是还要买些其他的东西吗?快些去采买,还得赶着回家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当先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小桃看了一手的包子,一手的钱,晃了下脑袋,似是有些闹不懂。将钱塞进自己怀里,小跑着追上宏毅,并剥了个荷叶,也不管手是不是脏,抓起一个包子,乘着宏毅不注意,便塞进他嘴里,并警告道:“不许拿下来!”

    宏毅目光沉沉的看着她,在愣怔的了片刻之后,忽然就笑了,还是伸手将塞进嘴里的包子拿了下来,“我一口也吃不完,难道你想噎死我不成!”

    小桃也在笑着,“噎不死,我会让你撑死,怎么样,这包子好吃吗?”

    宏毅看着她点头,“好吃,”转而又想到她在冯府门口的样子,笑脸顿时收敛了几分,“小桃,以后别那样跟女子讲话,这样不好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不好,是因为他看见了,心里不舒服。不舒服,自然就是不好了。至于这个不舒服是怎么来的,他却不懂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好,我也没做什么呀,她长的还凑合,就是年纪大了点,难怪要把妆化的那么浓,肯定是怕嫁不出去,所以才找上你,”小桃咬着白菜肉包子,吃的正香呢,说出来的话,也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宏毅脸上的黑沉之气不见,他慢慢的微笑着,“我虽不知冯家小姐多大年纪,但是应该没你说的那么大,只是,她是不是能嫁的出去,跟我无关,所以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担心?嗯,没错,我是担心,”小桃若有所思的点头。

    宏毅心中一动,有些陌生的情绪翻涌上来。他没经历过男女感情的事,自然也不明白,陌生的是什么,翻涌的又是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紧接着,小桃又说道:“我担心的是,万一你娶了她,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,像她那样的大小姐,肯定很伺候,还想叫你入赘,我敢保证,一旦你娶了她,绝对会被榨干!”

    宏毅无语以对了,是真的无语以对。心是堵的,却不知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说不了,那便转身走吧!

    两人在街上,宏毅一直走在前面,小桃捧着包子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怀里的十个包子,她吃了三个半,最后的半个吃不完,又不想浪费,便直接塞进宏毅嘴里。

    宏毅也被她逼着吃了好几个,可是再多的包子,也没有嘴里这半个来的难以下咽。

    最终,这半个包子,还是进了他的肚子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他看小桃的眼神,越发的云雾缭绕,连他自己也搞不懂。

    而小桃,也不是故意这么做,故意想让两人发生些什么,她这个人就是随意,在底层混迹久了,将‘不拘小节’这个作风,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晚上还有一章

    小说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9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