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十九章 入赘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9:5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小桃居高临下的冲他哼了声,猛的对着他‘乓!’又来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后掐着腰,指着他的鼻子骂,“扯蛋,还商量什么呀,是不是你的说,整个乌镇现在就你一家收皮货,要是不想卖,就得再跑几十里到石台城去卖,难道这话不是你说的?还敢推我,小爷今儿就要替父老乡亲做主,要不然你明儿还不知欺负谁呢!”

    她话刚说完,人群中几个认得王老板的人,嗤笑的冲小胡子挑了下巴,“我说你做生意做糊涂了吧,乡里乡亲的,你做人得厚道,否则名声坏了,就真没人再跟你做生意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男的也道:“就是,那两家收山货的,要不是因为家里有事,也不可能放现成的生意不做,你要再这么折腾下去,等他们过些日子再回来做生意,我看你这儿就尽等着关门吧!”

    小胡子重重的叹口气,眼见情势如此,只得抱拳跟乡亲们道歉,“诸位乡亲,是王某的不对,不该占这个便宜,诸位放心,以后不会了,从前什么价,现在还是什么价,不会再随意压价了。”

    少收几个钱,不是大问题,要是把名声搞坏了。乌镇屁大点的地方,他还怎么做生意。

    他话虽这样说,但在转身看向小桃的时候,眼睛里闪过一丝阴狠。

    小桃对着的背影,挥了挥拳头,随后从石台上面跳下来,还不忘跟围观的百姓说道:“你们记住了,对付这种恶人,就得把事情搞大,否则吃亏的就是你们,以后他要是再敢这般做生意,就把他的名声搞臭,看他还扩敢嚣张不!”

    对付恶人,她自有她的一套。该打的时候打,该骂的时候骂,绝不能手软。

    宏毅将她拉回来,并从她手上把锣拿走了,还给人家唱戏的。

    其实宏毅心里明白,小桃这么做大有好处,否则只是他们不吃亏,却会有更多的猎户吃亏。

    所以他没有怪她,只是拉着她走回王老板的店铺。

    小胡子也怕了他们,啥话也没说,便将三两银子算给他。

    宏毅也没说话,收下银子,心里想着多出来的银子是小桃要到的,该给她花才是。

    于是出了店,他便拉着小桃,进了一条小巷子,拉过她的手,将一两银子塞给她。

    小桃纳闷了,“你这是干嘛,干嘛要给我钱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两银子是你挣来的,理当是你的,我看你冷的很,该去再买身新棉袄,棉被呢?要不要再给你备一床?”

    小桃把钱塞还给他,顺便白了他一眼,“我又不是你媳妇,干啥要你养,我自己有手有脚,还怕挣不到钱吗?放心吧,别看我这背篓里的东西不多,但是很值钱的。”

    她多会找草药,就在昨儿傍晚,他们回程的路上,路过一片松树林,被松树覆盖之下,可是有很多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宏毅半信半疑,心弦却波动了一丝丝,“能卖上钱就最好,若是卖不上钱,你就把这钱拿着,季师傅也要置办些过冬的衣物才好。”

    小桃看着他的眼睛,发现宏毅的眼睛长的真好看,隐隐的有波光流转,“想着别人,就没想过你自己吗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?”宏毅愣了下,然后摇摇头,“我得把这二两银子拿去还债。”

    “还债?到哪去还债?”

    宏毅如实道:“镇上的大财主,冯家。”

    小桃想到他明明只赚了三两银子,惦记着还债二两,却要把最后的一两银子给她,这个男人,是对谁都这么好,还是只对她这么好啊!好到让她快受不了。

    想着心里怪异的感觉,小桃甩了下手,“行了,这三两银子,你都得自己收着,等我卖了草药,再陪你去还钱,走吧!”

    说着,她便抓起宏毅的手。

    正准备走呢,一回头,就见四个人拦在了巷子入口,挡了他们的去路,其中的两个,不就是刚才皮货店的伙计吗?

    那两人见他债呆着不动,得意的笑了,“刚才不是挺横的吗?还敢在我们老板的店外嚷嚷,坏我们老板的名声,现在怎么不横了?”

    另一人也是一脸的奸笑,“我看你们两个就是欠收拾,乡下来的土包子,以为乌镇是你们那穷乡破村呢,这里就不是个讲理的地,咱讲的是拳头,你们上,给他们尝点苦头,也让他们明白明白,得罪我家老板是个什么后果!”

    小桃啐了口,原来是那小胡子不甘心,找人来教训他们了。

    不过是打架而已,她才不怕,“宏大哥,你站一边去,看我怎么收拾他们!”

    一打四,虽然她很吃亏,但她不怕,不就是打浑架吗?有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“小桃,你站一边去,别在这里待着!”

    可是不等她卷袖子上前,宏毅便伸手挡在她面前,将她往自己身后带。

    他这样搞,小桃不干了,“哎,宏大哥,你不能瞧不起人,我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,你不用护着我,我能对付,还是你站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她,季小桃,可从不干缩头乌龟的事。

    对面的四人,一看他们竟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顿时更怒了。

    四个人有的拿木棍,有的拿赤手空拳,对着站在最前头的季小桃就招呼了过来。

    季小桃一把将宏毅推开,晃着两个小拳头,两条腿在地上蹦啊蹦,像是做好了反攻准备。

    她动作不慢,在头一个冲过来的时候,身子一闪,便躲开他的大木棍,同时闪到他后面对着他的屁股,就是一脚,将人踹到地上趴着。

    接着第二个,她突然转身出手,抓住他挥过来的拳头,一只脚在对方脚面上狠狠的跺了一脚。

    这一脚跺的不轻,直把那人疼的,抱着脚嗷嗷直叫唤。

    后面的两个,一见前面的失利,顿时也警惕起来,两人合伙,一左一右,朝着小桃扑过去。

    她毕竟没啥武功,虽说轩辕恒教了她吐纳归息的法子,她自己有时间也练了练,但也仅仅是轻功好了些,逃路的时候,人家更难追上。

    要论到真打实斗,还是差的很多。

    这不,防得左边的,右边的可就防不住了,露了空门给人。她纤细的脊背,眼看着就要挨一棍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只有力的臂膀护住了小桃的空门,同时,将那只作恶的爪子狠狠的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宏毅甩完了这个,又转身,一把将小桃拉到自己身后,同时铁掌一样的手,扣住那人的衣领,竟慢慢的将人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宏毅,俊脸上表情冷的能结成冰,跟他平时温和善意的样子,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只听他有些发狠的对那人道:“回去告诉王老板,生意做不成,原本没什么,也是他克扣价钱在先,这些都没什么,我宏毅可以不计较,可是他竟敢找人报复,这样的事,就是我宏毅最不能容忍的,若今日我把你们带去县令大人的府上,请他做主,他这店恐怕再开不下去!”

    他手一扬,便将那人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其他三人,一见宏毅出手这架势,都怕了。

    这哪是打架,分明是甩人玩。

    四人互相看了眼,反正老板也没说要把宏毅怎么样,他们何必非得卖命呢!

    于是,四人转头就跑。

    在他们走后,小桃双手搁在嘴边,唏嘘不已的跑到宏毅身边,满眼仰慕的瞅着她,“大哥,你这胳膊得有多大劲啊!”

    宏毅侧目看她,刚才的冷酷已经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的笑,“没多大劲,从小练出来的,这些人你不用理会,你不是要去卖草药吗?快走吧!”

    他转身,却牵起了小桃的手。

    没错,是手,不是手腕,也没隔着衣服。

    小桃本来不在意,可是从来没人这样牵过她的手,走了几步,宏毅手心传来的热度,便通过两人交握的地方,传到她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男人的手,真是暖。这是小桃最直观的感觉。

    本来想要抽回的,可是他的手这样暖,而自己的手又这样凉,为了自己的福利考虑,她决定先握着吧!

    “大哥,咱们这样拉着,会不会感觉怪怪的,毕竟是两个大男人,”她快走一步,凑近宏毅。

    听到她这话,宏毅似乎也愣了下,但是却没有放开她,眼睛直视着前方,话却是对着她说的,“有什么关系,你是我弟弟,现在雪下的大了,地上滑的很,不牵着,万一你摔倒了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是这么对自己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,哥哥牵着弟弟,这很正常啊!

    小桃歪着头一想,也对,自己站在他跟前,可不就是弟弟吗?

    再说了,有宏毅拉着走,自己能省好多力气呢!

    这样一想,她也淡定了,反手握住宏毅宽大的手,将自己的小手完全的塞进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宏毅没有回头,俊逸的侧脸却隐约有笑意滑过。

    那笑,似开在冰雪之地,极寒之地的雪莲花,清冷幽香,醉心侵骨。

    有宏毅拉着,小桃一路上便不用看路,蹦蹦跳跳,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宏毅始终步伐沉稳却又很快的带着她,先去了药铺。

    如小桃预想的,她挖来的珍异草药,有十几棵都用原本的泥土包着根,这样的话,买去的人,还可以将草药拿种植,这样的话,价钱就更高了。

    出了药铺,她颠着手里的十两银子,心里痛快极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先陪你去还债,然后咱们再置办年货。”

    宏毅点点头,没有意见,照旧拉着她,往镇子的另一边走了。

    因为在皮货店耽误的时间挺长,他心里也着急,担心季师傅一个人在家不安全,所以走路的步子都放快了好多。

    冯家不愧是大财主,瞧这府门的气势。

    八级台阶,刷着红漆的门柱跟门楼,还有两边摆着石狮子。

    也不知他家是不是真的富撑着了,居然给石狮子裹着衣服。

    姑且就称之为衣服吧,因为更像是扯了块上好的布料,罩在狮子身上。

    宏毅放开小桃的手,示意她在台阶下等着,便走上去敲门。

    敲了半天,对开的两扇红木门,露出个小窗子,一双眼就趴在窗子上,眼神尖锐又挑剔的看着宏毅,“哟,宏毅啊,又挣到钱了?想来还债?”

    宏毅点点头,掏出怀时的二两银子,“今儿卖了几张皮子,挣了二两,账房先生在吗?我得把银子交给他。”

    那人眼珠子转了转,也看见后面站着的小桃,笑了笑,“难怪老爷看中你,咱家小姐也中意你,想招你入赘,你果真是能干,你爹娘才过世多久,欠冯府的钱,就还上一多半了,等着,账房先生在屋里喝酒,我去叫他。”

    那人啪的关上小门,脚步声渐渐走远了。

    小桃窜到宏毅跟前,拍了下他的肩,“嗳,人家要招你入赘啊,那你怎么不干,是不是冯家小姐长的很丑,你不肯委屈?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9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