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十八章 同床共枕(三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9:5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.


    岂止是细嫩,简直嫩的跟水豆腐似的,一点都不像他的脸,摸上去粗糙的很,两天不刮胡子,下巴上就冒出来,扎人的很。小说

    可是小桃的下巴好像很干净,一点扎手的感觉都没有。

    是他掌心的老茧太厚,还是小桃年纪太小,还没开始长胡子呢?

    宏毅想了许久,最后下了结论,可能年纪太小了吧,小桃看上去,比他小上很多呢!没长胡子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季郎中可是一直没睡着,将他的举动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知道宏毅没邪念,只是单纯的照看小桃而已,否则他早跳起来打这小子了。

    看宏毅这样的细心,季郎中越发觉得,他是个好相公的人选,不行,他非得把小桃许给宏毅不可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次日一早,天刚蒙蒙亮,宏毅就起床了,穿衣的时候,他看了看小桃熟睡的脸蛋,因被窝暖和,她睡的正香,脸蛋儿也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宏毅脑子里忽然冒出来个念头,要是以后每天早上醒来,都能看见这张熟睡的脸,那该多好。

    小桃再醒来的时候,天还是阴沉沉的,所以外头也不是很亮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宏毅睡过的地方,被子叠的整整齐齐,再看看炕下,她记得每次上床的时候,鞋子总是踢到处乱飞,早上起来还得找鞋。

    可是今儿,她的鞋被摆放的规规矩矩,鞋口朝着她的方向。

    小桃胳膊一松,趴在枕头上笑了。

    这个宏毅,真像个闲妻良母,看着人高马大,心思却这般细腻。

    季郎中也醒了,抬头看了眼外面的天色,见她趴在那不动,便催着她快点起来,“人家庭宏毅都起来忙活一圈了,又是挑水,又是喂鸡,院子也扫了,连早饭都做上了,你还不赶紧起来,快点收拾好了出去,师傅也要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休息了一夜,季郎中的身子好多了,也比昨天有精神。

    “知道啦,起床就起床嘛,”小桃磨磨唧唧的拿了棉袄穿上,“呀……好冷,今儿的天比昨儿还冷呢!”

    真不是一般的冷,看来真要下雪了。

    既然起来了,小桃便快速的穿上衣服,在屋子里蹦了蹦,身子有了温度,感觉才好了些,“那我先出去了,您的衣服都在这儿,待会打了水给您洗脸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拉开门,走到院子里,果然看见院子被收拾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厨房冒着热气,还有地瓜稀饭的香味,因为热气,厨房里头雾蒙蒙的。

    她昨儿洗的衣裳,依旧挂在院子里,绳子的旁边,还晾着几件衣服,看样子是宏毅的,刚洗过没多久,还滴着水呢!

    空气中尽是清冷的气息,吸一口,从头冷到脚。

    偶尔刮过一阵风,更是冷的刺骨。

    小桃拢了手,想着昨天的决定太正确了,北方的冬天,能冻死人。

    院门响了,宏毅扛着铁锹从外面进来,布鞋上沾着泥土,还是那身单薄的衣裳 ,却不见他缩手缩脚,反倒神清气爽,好像一点都感觉不到冷似的。

    小桃嘟囔道:“宏大哥,你怎么都不冷,我穿的比你还多呢,可还是觉着冷。”

    宏毅放下铁锹,跺了跺脚上的泥土,朝她走过来,清俊的容颜,裹着凛冽的寒风,乌发上还沾着寒霜,轻轻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我底子好,不怕冷,再加上到地里忙活了一圈,自然就不冷了,你快去洗脸, 早饭就在锅里,吃过早饭,身子暖了,也就不冷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声音很柔和,看人的眼神也很柔和。

    小桃站在廊檐下看他,这才发现,他有着一双很好看的眼睛,黑眼珠又亮又大,睫毛也很长,又卷又翘。

    只比轩辕恒逊色些,却也是极好看的。

    小桃晃了晃腰,伸了伸懒腰,“嗯,你早上也挺辛苦的,以后要是活多的话,就早点叫我起来,反正我也是闲着。”

    宏毅站在她面有,看着她刚睡醒,还有几分慵懒的脸蛋,眉宇间不经意流露出了溺,“没事,家里的活,每天都这么多,你不用特意起来很早,想睡就睡。”

    小桃爽快的拍拍他的肩膀,“好哥哥,我能遇上你,也不枉我前半生颠沛流离,生活的那样辛苦了,那我去洗脸,再给师傅打水,走喽!”

    她快速的转身,朝着厨房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天空果然下起小雪。

    不大,都是干雪,落在地上就没了。

    小桃想着去镇上瞧瞧,再把那几株草药卖掉,大约能换点银子,宏毅也要去镇上卖山货。

    两人便不耽搁,宏毅想着盘炕的事,可能又要延后了。

    小桃安慰他,不要紧,天气冷,睡一炕也暖和。

    如果再有一张炕,师傅肯定让她单独去睡,而宏毅也没有多余的柴烧两个炕,那样太浪费,到时不是她受冻,就是师傅受冻。

    师傅从前给她号过脉,吃的不好,发育的慢,才来月事不久,身子畏寒,叫她多注意,不能冻着。

    可她无所谓,该干嘛还是干嘛,也导致了她更畏寒,月事来的那几天,更痛苦。

    循环往复,冬天也就更怕冷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以往入了冬,她总是能穿多少穿多少,一整天拢着袖子,要么缩在那不动,要么出去跑一圈,就跟冬眠似的。等到来年春天,春暖花开,她才能好过一点。

    早饭的地瓜稀饭,居然搁了白米,锅盖一掀开,扑鼻而来的大米清香,令人垂涎欲滴。

    小桃越来越感叹宏毅的厨艺,一个男人,能把饭做的这样好吃,真是没话说。

    临近四平村的镇子,叫乌镇。

    倒不是江南水香的小镇,整个镇子地势平缓,镇子中间的大路又宽又阔,跑两辆马车都够了。

    因为常年跑车,道路泥泞,坑坑洼洼,下雨下雪天,一点都不好走。

    宏毅背着东西,带着小桃进了乌镇。

    一路沿着商铺的门廊下走,以避免被泥土溅到。

    小雪粒还在下着,西北风刮的人脸颊生疼,像刀子似的刮在脸上。

    小桃拢着棉袄,脑袋都快缩进脖子里了,可还是觉着冷。

    宏毅见她走的慢,纤瘦的身子好像都要被风刮跑了似的,便走回去,隔着衣服牵着她的手腕,“是不是太冷了?那我们走快些,卖了这些东西,再置办点,就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小桃抬起眼儿,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空空荡荡的街道,“真不是一般的冷,街上都没人了,看来咱们要抓紧时间置办些年货,否则就算不冻死,也得饿死。”

    太冷了,他们刚才来的时候,水塘里的冰都结上了,如果天气不回暖一点,冰就会越结越厚,到时溜冰都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宏毅眸光深深的看着她,“那我拉着你,走在你前面,这样能给你挡些风。”

    他站到了小桃前面,男人身高像一座山,还真的为她挡去不少风。

    他们先路过皮货店,将宏毅带来的皮毛都卖掉。

    小桃不知道宏毅以前是怎么卖的,所以一声不吭的跟他进了店。

    那店主是个三十出头的瘦个子,脸上挂着两撇小胡子,头上戴顶毡帽,店里还有两个小伙计,帮着收货过称,算钱交易。

    宏毅走进去,便放开抓着小桃的手,对那小胡子笑了笑,“王老板,我又来给您送货了,这是我打的野物,有几个皮毛都不错,按着您说的,捉到的时候还是活的,皮毛也没伤着。”

    小桃混迹底已久,知道他说的意思。人家是要收一副完整的皮毛,若是完整的,价钱自然要贵一些。

    这事她不感兴趣,便对宏毅打了声招呼,走到一边,看着收山货的店里,摆的那些个皮毛。

    从鸡毛掸子,到整个的猪皮,还有稀有的狐狸皮,貂皮。准确的说,应该是黄鼠狼的皮。

    听说这玩意的皮毛也是很贵的,就是比较难抓。

    聪明狡诈,跑窜的又快,比狐狸还难搞。

    小桃看着看着,发现他这里居然还有蛇皮,鱼皮,就差没有人皮了。

    她看了会,已经把这店转完了,就在走到门口的时候,听见宏毅有些为难的声音,以及那个小胡子王老板不依不饶的挑剔声。

    “我说宏毅啊,咱也不是头一回做生意,我这个人怎么样,你是清楚的,你这些东西加在一起,只值二两银子,就这,都是给你高价了,你瞧瞧这白兔皮毛,年岁不对,皮毛自然是要差些,还有这个这个凤尾鸡,虽说这是少见的品种,可是它扑腾折时候,掉了好几根尖羽,你要知道,这凤尾鸡最值钱的就是这尾巴毛了,所以啊,别看你带的皮毛多,真的只值二两。”

    小胡子说的好像情真意切,掏心掏肺似的,好像他吃多大的亏。

    宏毅脸上的笑容早没了,浓眉紧皱着,“王老板,你说的话,我不能认同,我知道白兔收毛是在什么年龄,也知道凤尾鸡怎么捕捉才不会掉价,您再仔细瞧瞧,我这些货一点问题都没有,按着从前的价,少说也得三两,您怎么能就给二两呢!”

    小胡子老板一脸为难,将宏毅带来的山货往竹篓里塞,“我跟你说的都是实话,你要是不愿意卖,可以拿走,快过年了,卖皮货的人多,我这也是没办法,你不也急着买年货回去吗?差不多就得了,反正是打来的,也不要本钱,总归不会吃亏。”

    宏毅还没说完,小桃可听不下去了,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人吗?

    她几步冲上前,将宏毅拉到身后,伸手狠狠推了把小胡子,横劲十足的吼他,“干啥,你这是欺负他老实是吧?什么叫不要本钱,什么叫你没办法,我看你就是坐地起价,你觉得不要本钱是吧,那你上山打一个给我看看,站着说话不腰疼,你他妈再敢欺负他老实,信不信爷我砸了你的店!”

    她这一通吼,愣住的不止店里的人,就连宏毅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跟小桃相处这么久,这还是他头一次见着小桃发火,像个真正男人一样的发火,瞧她说话这气势,眼睛瞪的这副凶相,以及在粗糙的谩骂,宏毅忽然觉得,他比自己还像个老爷们。

    小胡子愣的只是片刻,开店久了,什么样的人都见过,像小桃这样小混混样的人,自然也没少见,他一卷袖子,笑着讽刺道:“哟,你是哪里冒出来的,也敢推我,也是四平村的?以前没见过,怎么,就你这小身板也想给人出头?呵,我跟宏毅谈生意,有你什么事,别以为嗓门大点,别人就怕你,闪一边去!”

    一个小不点,他还不放在眼里,说着也伸手去推她。

    小桃眼睛危险的一眯,一个擒拿手,再一个反剪手,便将王老板的胳膊,折到了后面,疼的他嗷嗷直叫唤。

    小桃恶狠狠的呸了他一口,“没种的货,我再问你一遍,宏大哥的货到底值多少钱,你要是不老实说,我这就到外面嚷嚷你做生意,短斤少量,以次充好,欺客蒙人!”

    宏毅一看她在打人,没等王老板讨饶,便赶紧冲上去,抱着小桃,将她拉开,“小桃兄弟,你别这样,有话好好说,我跟王老板正商量着呢,要是价钱谈不拢,我便换一家就是,不是非要卖他。”

    小桃被抱开,王老板便得已逃脱出来。

    他一边揉着胳膊,一边眼露阴险的瞪着他们,得意的笑着,“上哪卖?镇西头那家?还是街上摆摊的那家?呵,你们尽管去啊,他们两家都不干了,全镇只有我这一家收皮货,你们要是不想卖,就得再跑几十里地的石台城,哼,你们要是不想卖,我还不想收呢,不卖就走,别挡着我做生意!”

    小桃挣开宏毅的手臂,冷呵了声,“我就说你怎么底气这样足,原来你要吃独食,有小爷在,你就做梦去吧!”

    她说完,扭头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宏毅见她神情不对,转身也要往外面走,但是想起自己的皮货,便又折回来,急急忙忙的收拾好,追着她出去。

    刚追到门口,就见她不知从哪抢过一面锣,右手拿着击捶,狠狠的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锣声,刺激的宏毅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这一声足够大,引来不少围观。

    王老板眼皮子一跳,不相信那小子真敢这么干。

    小桃才不管他怎么想,一只踩在店门口的石台上,整个小霸王,只听她高声吆喝道:“乡亲们都快看来,这家皮货铺子的小胡子老板,店大欺客,仗着自己在这乌镇在独一份,就一个劲的压价,三两的东西,只给二两银子,你们倒是说说,世上有这个道理没啊!”

    她高声说话的强调,有点像说书的,大概是以前听说书的听多了,这会把自个儿当成半个说书先生。

    她说的有声有色,让小镇的百姓听着新鲜,有几个好事的,便跟着起哄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对,没有,他就是个奸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起哄的声音一波接着一波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王老板却在里面听的冷汗直冒,对两个伙计合眼色,示意他们出去把那小子拉下来。

    宏毅却在此时,站到了小桃身后,背对着她站着,冷飕飕的瞪着那两个人。即便没说话,那眼神也犀利无比,那两个小伙计在他面前,很显然的气势矮了很多。

    小桃敲了两下锣,越敲越起劲,“王胡子不地道,王胡子不实诚,真丢乌镇的脸,这样的人,谁还进他的店,买他的货,做他的生意哦!”

    王老板听到这,哀嚎一声,奔了出来,“哎哟,小兄弟,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,干啥非在这里闹腾,价钱咱们再商量不成吗?”

    他只差给小桃跪下了,刚才怎么没看出来,这小子是个刺儿头。一笔生意做不成,那没啥,要是把他的名声毁了,以后还怎么在这小小的乌镇混下去。

    小说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9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