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十六章 同床共枕(一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9:3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他俩踩的石头,高度差不多,所以他俩现在可谓面对面站着。

    这时,小桃才真正的感叹起,男人跟女人的差别,宏毅那样的高度,她永远也长不到啊!

    宏毅见她走过来,两人的脸凑的那样近,他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小桃的五官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双眼睛,黑白分明,漂亮极了。

    他收回专注的视线,提醒她道:“脚下要站稳,否则容易摔倒,看准了再下手,在没下手之前,一定要保持安静,一动不动,否则鱼就会被惊跑了。”

    他以为小桃肯定没干过这事,所以对她又叮咛又嘱咐。

    却不知,季小桃这样的穷孩子,下河摸鱼,上山掏鸟窝,只要是能吃的东西,她都抓过,捉鱼而已,别说手里还有个竹篓,就是没有竹篓,她也能看抓到。

    “宏大哥,你可别太小看人了,不信咱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小桃笑的自信,腰身沿着站立的位置,慢慢的挪动寻找着。

    他们站着的这一处,是溪水的缓冲区,水深些,从上游冲下来的鱼儿,都被留在了这里reads;田园闺秀。

    宏毅看她专注的模样,也笑了。不再言语,就等她出手。

    小桃就是小桃,针线女红她不行,做饭洗衣都是凑合,可是男娃会干的事,她干起来一点都不含糊。

    不多时,就见她身子一僵,出手快如闪电,竹篓快速对着溪水罩了下去。

    宏毅出手也快,手伸进篓子里,只那么一抓,一条滑不溜丢的鱼儿,就被他抓在手里。

    小桃抬头冲着宏毅挑眉,那小模样,别提有多得意了。

    宏毅也笑,俊挺的脸庞,笑容真诚。

    有了第一次的默契,接下来二人配合的更好了。

    宏毅腰上挂着的鱼篓很快就装满了,少说也二十几条鱼,有大有小。

    看着时辰差不多了,大胖在岸上叫他们回家。

    孟杨树跟猴子先前也去收了些猎物,这会都挂在腰上,有的背在身后。

    宏毅一手提着腰上的篓子,一手拿过小桃手里的竹篓,“这些东西我拿着就好,你先走!”

    小桃落的两手空空,站在溪里也不好跟他客气,笑了笑,便脚步轻盈的跳上了岸。

    回程的路,很热闹。

    猴子跟大胖走在最前面,唱着山歌,说是唱,其实跟吼差不多。

    孟杨树跟小桃并排走着,他转头看小桃走路的样子,歪歪扭扭,蹦蹦跳跳,时不时的还附和着猴子他们唱歌。

    他故意走慢,跟宏毅并排,看着宏毅肩上挂的,手上提的东西,他神色怪异的调侃道:“你咋不帮我拿东西,还把你的猎物都给我拿着,难道我就不累吗?”

    宏毅微笑着,“他不是客人吗?跟咱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孟杨树哼了声,“最好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清冷的冬日傍晚,因为在他们的喧闹,小小的村庄,才像是有了生机。

    几人在村口分手,宏毅捉的鱼,其他人都不肯要,他们只拿了自己收到的猎物,便走了。

    宏毅也不绳求,拎着鱼篓,带着小桃便回去了。

    打开大门,就见昏暗的廊檐下,季郎中坐在那,好像是等着他们回来。

    小桃一见师傅坐在这,赶忙跑了过来,“师傅,你怎么不去屋里待着,外面多冷哪!”

    宏毅放下鱼篓,也道:“是我们回来的晚了,叫您担心了,外面是挺冷的,让小桃扶您先进屋,我这就做饭去,今晚咱们喝鱼汤。”

    季郎中笑笑,就着小桃扶他的手站起来,“我就是在屋里躺的久了,出来走走,看来你们收获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岂止是收获不小,简直是大丰收,您看,我们采了好多草药,还有几味贵重的草药,这些鱼跟野味,都是靠宏大哥,我早说宏大哥能干,您看,一点不假,”小桃还挺佩服宏毅的,这个男人很懂得生活,也很会生活,就像她师傅说的,哪个女人嫁给他,都会过上好日子。

    宏毅有些害羞的低下头,好在天色渐暗,不怎么看得见,“我们这么人口少,山里的好东西多,所以只要肯干,肯努力,就饿不着,但是今儿运气好,往常可是捉产到这么多鱼的reads;读者,你躺下!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进屋去了个大木盆,从院子的井里打了水倒在盆里,然后将竹篓里的鱼都倒进去,再挑几个不怎么精神的捞出来,晚上好做菜。

    小挑扶着季郎中进屋,摸了摸炕还是热的,便替他脱了鞋子,扶他上炕,“师傅,那些草药明天再挑捡,今儿您就好好休息,您也别为欠人情担心,不都说了吗?咱们为村里人看病,而且我发现这附近草药很多,常见的草药,更是遍地都是,就是现在入冬了,都枯死了,不过没关系,挑着能用的挖,这样就可以给村里人送免费心的药了。”

    季郎中叹息道:“师傅帮不上你的忙,草药的事,就得你自己跑,但是把脉的的法,你还得得多学,以后都会用到。”

    小桃拖过炕上的小桌,替他披好棉袄,“知道啦师傅,我一定会好好学的,您老现在就不要操心那么多了,等明天身子好些了,去村里转转,我去看看宏大哥要不要帮忙,哦对了,我们还逮了个活的兔子回来,就在院子里,希望它不要跑掉才好。”

    她笑笑,甩着胳膊,推了门出去。

    季郎中却看着自己坐着的土炕,这几晚,都要睡一个炕呢!希望那个宏毅不会有什么怪异的癖好,比如脱裤子睡觉……

    小桃从屋里出来,去看了盆里游的欢快的鱼,又进厨房,蹲下来逗弄缩在稻草堆里的小兔子,它现在受伤了,就算不栓着它,它也跑不掉。

    宏毅真是能干,他们才回来多久,他就已经点上火,并将几条鱼刮洗干净,并且还赶着去小菜园拔了葱,这会鱼已经在锅里炖煮了。

    咕嘟咕嘟的冒着泡,同时,鱼肉的鲜香,也飘满了整个厨房。

    小桃拖过一个小马扎,坐在一边,看他有条不紊的忙碌着。

    宏毅从她一走进来时,就察觉到了,这会见她盯着自己看,握着勺子的手一顿,转头看了她一下,笑着问:“怎么了?是不是饿坏了,别急,很快就做好了,锅里贴了玉米饼子,你要是饿的话,先吃一个。”

    小桃一手抽着下巴,另一手挠着小兔子柔软的皮毛,带着笑意的眼睛依旧盯着他,“不用,我不是饿坏了,我就是在想,以后哪个女人要是嫁给你,得幸福一辈子呢!”

    宏毅的动作又停了下,便恢复如常,“我可没你说的那么好,会做饭也不是啥优点,猴子他们都说这样不好,会叫人看不起,丢了男人的脸。”话虽是这样说,可他脸上却没有羞愧的神情。

    小桃嗤之以鼻,“你听他们胡说,他们那是嫉妒你,因为他们不会做饭,看你多会忙,还知道心疼人,可惜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想说可惜是我是男的,但话到嘴边,觉着不对,可惜什么,再可惜她也不可能从女的变成男的。

    “可惜什么?”宏毅忽然就搁下勾子,看着她问。

    小桃眼珠子一转,“可惜咱们没缘份,否则生在一个家里,我有你这么一个大哥,还不得幸福死。”

    宏毅笑了,“不可惜,你现在就是我弟弟,只要你留下,我就会一直照顾,将来……将来还给你取亲。”

    小桃真的想爆笑,她相像不到宏毅真给自己取亲,自己取个女娃回来,会是个什么情景。

    宏毅见她笑,以为她是不相信自己,他急了,“你别笑,我说的是真的,我第一眼看你,就觉着好亲切,反正我也是一个人,季师傅身子又不好,你不防考虑留下。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想小桃再出去奔波流浪,特别是听到她今天说的采药。

    山里的条件有多苦,他最清楚不过,小桃这样瘦弱的身子,他真担心遇上猛兽,一口就给吞了reads;[k]花火。

    他的这个提议,小桃还真考虑了,“宏大哥,我们这样的人注定没有根,能不能留下,能留多久,都不是我说了算的,一切还得看天意,就目前来说,不等于明年春暖时节,我们是不会走的,所以你可千万不要烦我们哦!”

    宏毅缓慢的笑了,“我咋会烦你们,你们能留下,今年过年就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小桃张狂的性子,到了宏毅跟前,便怎么也使不出来,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小了不少。

    晚饭很快就做好了,前后用不到地半个时辰,所以说,宏毅真不是一般的能干。

    晚上能喝到热乎乎,鲜美无比的鱼汤,三个人都很感叹。

    季郎中还不断的夸赞宏毅烧菜手艺好,简单的鱼汤也能做的如此美味。

    宏毅见他们吃的高兴,他自己也高兴,并想着明天去镇上买坛酒回来。

    以后吃饭不是他一个人了,还是应该置办点东西才行。

    一锅鱼汤,被吃了干干净净,小桃也不闲着,非要抢着服从刷碗,这回宏毅抢不过她,便由着她去了。

    小桃刷碗,他也没闲着,又去打了水,给季郎中洗漱。

    端着盆去厨房的时候,看着小桃卷着袖子,站在锅台边洗碗的模样,他心里升起一股暖意。原来这才是家,而不是冷冰冰的房子。

    小桃把厨房收拾好了之后,先去屋里看了师傅,见他老人家已经睡下,便吹了油灯走出来。

    灯油可是很贵的,她虽然不在意,但她不想宏毅破费。

    宏毅收拾了院子,此时外面已经黑透了,就着一点微弱的光线,他看见走出来的小桃,疑惑的问道:“你怎么出来了?还不去洗洗睡觉吗?”

    小桃是要去茅房的,憋了好久,一直耽搁着,没能去,这会天黑了,她才有空。

    见他问,她也没觉着有啥不好意思说的,人要吃饭,要喝水,当然也要上茅房,否则光吃不拉,还不得憋死,便如实对他道:“我想去茅房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不用到外面去,隔壁屋毅有尿壶,我刷的很干净,可以用的,”宏毅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小桃干干的笑了两声,“那个我不习惯,我还是去外面的茅房吧!”男人的尿壶,哪怕她再神经大条,也万万不想用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去,外面黑的很,你别走错了,”宏毅不等她拒绝,便走到大门边,拉开原本已经插上的门栓,回头看她还站在原地,“怎么不走了?放心吧,茅房也很干净,一点不脏。”

    小桃当然不是担心干不干净的问题,她虽然女扮男装,虽然可以偷看男人洗澡,可以无所谓看他们的光屁股,哪怕在温泉山庄,跟轩辕恒坐在一个池子里洗澡,她也就是脸蛋稍微有点红。

    但是要她在一个男人守着的茅房里嘘嘘,那她还能嘘的出来吗?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要不你就站在这里好了,我自己去,我自己真的可以去,”小桃走到他身边,快速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同床喽,有没有很期待,可惜不会发生什么……

    但是当某一天……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9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