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十四章 命定之人(四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9:2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.


    宏毅像是知道她的疑惑似的,腼腆的解释道:“这是我用猎物换的,就在前几天,有个老大爷抱着木盆去换东西,我便用三只野鸡,跟他买下了。》し”

    他说的轻描淡定,但在小桃听来,肯定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哪有人只抱着一只木盆去卖的,肯定是活不下去了,想用家里仅有的东西换点吃的。

    而据她所知,野鸡的毛,特别是公鸡的毛,可以换不少钱,绝对不止一只木盆的价格。因为在乡下,最廉价的就是手艺。

    季郎中笑着点点头,“你做的对,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帮助别人,也许这三只野鸡,救了一家的性命也说不定,所以你这是做善事。”

    看来,这宏毅跟他也是一路人。要不然,以他的医术,找个落脚的地方,开间药铺,也不至于过的如此之差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没想那么多,就是看他一个老人家,大冬天的还在外面卖东西,看到他,就想到我爹,您说我能不帮吗?”

    他走过去,将木盆搁在桌上。小桃原本要去拧巾布,好给师傅洗脸。宏毅却抢先一步,将拧干的毛巾,递给了季良平,又对小桃说,“锅里还有好多水呢,等师傅洗完了,我再给你端水去。”

    小桃真被他的‘贤惠’打败了,“宏大哥,既然要住在一起,你呢,就别像对待客人一样对我,我需要什么自己去弄就好了,你看,我有手有脚,如果什么都要你伺候,那我不成了废人。”

    宏毅看她认真反驳的小脸,傻傻的笑了,“嗯,那你自己去弄,收拾好了,我带你去村里跟附近转转!”他不是要对她像对客人,他只是起照顾她。因为这位小兄弟看起来,很需要别人的照顾,他看别人家,有弟弟妹妹,做哥哥的,不是一样得照顾吗?

    宏毅的想法很简单,但是既然她不愿意,他自然也不会勉强,随着他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村庄真的很小,站在村子的这一头,就能看见另一头。

    背靠着山,却不是绵延的大山,更像是连成片的丘陵。

    小桃知道,这样的地方,会在丘陵的山凹间,长出很多珍惜草药。

    宏毅经常上山,对山里的情况了解,出门前准备的也很充份。

    农家人穿的,要么是布鞋,要么是草鞋。

    宏毅是个单身男人,没有娘,也没有媳妇,他穿的布鞋少之又少,仅有的向双,都是村里阿婆过年的时候送的,他自己也从来不舍得买。

    所以,出门时,他换下脚上已经磨烂的旧布鞋,套上自己编的草鞋。

    虽说是草鞋,但他手巧,草鞋的样式很好看,就是不保暖。

    “小桃兄弟,你要不要换上草鞋,山里湿气重,别把你的鞋子弄脏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实话,小桃也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。

    她脚上穿的是靴子,用兽皮的皮革制成。

    她这个人,对穿的不讲究,但是这鞋子,却不能马虎。

    女娃的脚小,她若是穿普通的布鞋,那得塞多少碎布,才能穿上大鞋。

    穿靴子就会好一点,不怎么看的出来,所以,这双靴子算得上是她身上最贵的一件东西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宏毅让她换鞋,她怎么能换,一旦脱了鞋子,他一看自己嫩白小巧的脚丫子,还不得惊呆。

    小桃咬着唇,“要不你找双大些草鞋,我套在外面,这样既不会弄脏鞋子,还能防潮。”

    宏毅点头,“这个办法好,也不用特地去找,我家哪双鞋子都比你的脚大。”

    小桃尴尬的笑笑,“天生的,我也不想。”知道他是看出自己的脚小了,没想到这人看似木讷,实际上却一点都不木讷。

    宏毅又给小桃找了布裹脚小腿,他自己则带上砍刀,弓箭,还有一把短铁锹。小桃管他要了把小锄头,拿上背篓。

    两人准备好,都要出门了。

    小桃忽然问他有没有绳子,于是宏毅又回去拿了一截麻绳。

    两人叮嘱季郎中在家里好好休息,便带上门,走了。

    经过村子时,碰上村里的年青人。

    宏毅笑呵呵的跟他们打招呼,都是清一色的男娃,大家也就不拘束。

    宏毅很认真的给他们介绍小桃,然后又一一给她介绍,给她做介绍的时候,尤其仔细,“这个是孟军,你就叫他猴子就好了,谁叫他长那么瘦,跟你一样,这是孟杨树,他俩是堂兄弟,住的不远,”

    的确是人如其名,那个外号叫猴子的,长的确实尖嘴猴腮,眼睛特别小,一笑起来,眼睛就眯成一条缝,看着小桃的时候,眼睛眯的更厉害,搞不清状况的,还以他睡着了呢!

    至于孟杨树,个子比宏毅矮半个头,身材笔直,站的也笔直,五官还算端正,唯独右脸上的大黑痣,看上去有点怪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不是每个脸上长大黑痣的都是坏人,至少这个孟杨树,看着小桃的眼神,就很友善。

    宏毅继续介绍,“还有这一个,你就叫他大胖好了。”

    宏毅最后指着的一个人,个子不高,胖乎乎的脸蛋,胖乎乎的身材,一直对着小憨厚的笑。说是小胖子,其实也不是属于特胖的那种,就是很圆,哪里都是圆圆的。

    小桃冲他们一一点头,然后很爽快的拍拍他们的肩,“既然我还要在村子里多住些日子,以后就得仰仗几位的照顾!”她双手拳,做了个男子见礼。

    猴子眯眼一笑,“你长的可真清秀,若是穿上女娃的衣服,恐怕没人会觉得你 男娃。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,”孟杨树皱眉呵斥他,“小桃兄弟,你别介意,他就是嘴欠,没旁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大胖也笑呵呵的附和道:“猴子的意思,是说你长的好看,比他好看多了,他那是妒忌,因为以后再没姑娘喜欢他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说完,三人哈哈大笑。宏毅脸上也有淡淡的笑,他转头看着小桃,真心喜欢他,当然了,他喜欢的是小桃的性格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男娃之间的相处方式,小桃最擅长了,只见她一手勾着宏毅的胳膊,一手搭在大胖的肩膀上,粗声嬉笑着道:“本小爷别的本事没有,就这一张脸还过的去,以后还指着这张脸讨个如花似玉的媳妇,可惜现在不行,我还没安顿下来,不然的话,一定找你们牵线搭桥,早日过上婆娘孩子热炕头的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大胖一听这话,豪气的道:“咋不能安顿了,我们村就挺好,空地也多,等有了钱,在空地上盖两间房子,听村长说,你师傅会看病,那不是正好吗?”

    猴子也道:“没有钱也没啥,村里人帮着一起干,你管两顿饭,挖黄泥,做土坯,也就半个月的事,再从山上砍几棵树,这不就搞定了!”

    宏毅其实也有这个想法,但他想的,跟猴子他样想的不同,“要真盖的话,就在我家院墙边上盖,有个睡觉的地方,以后我们还能互相照应,这样最好。”他看着小桃脸上灿烂的笑容,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小桃没有立马给他们答复,“再说吧,咱们先去采药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带头跑在前面,又是跑又是跳,完全就是个男娃样子。

    大胖受她的感染,也嗷嗷叫着跑在后面,猴子紧随其后,跟大胖打闹嬉戏。

    只有孟杨树跟宏毅走在后面,看着前面跳动的身影,孟杨树感叹道:“这位小桃兄弟,性子可真活泼,就是这名字听着怪怪的,跟她的人,可一点都不配。”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她加入大胖跟猴子的打闹,她使坏,把大胖绊倒了,大胖爬起来,不服气的要跟她比摔跤。

    小桃也不示弱,正要放下背篓,姿势摆好,就要跟他摔跤。

    当然不是真的打架,就是玩闹。

    这样一看,小桃还真是个十足的野小子。

    宏毅也年看着小桃,看她调皮,古灵精怪,看她使了坏,害的大胖扑了个空,脸朝地摔在地上,而她自己就双手掐着腰,站在那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宏毅被她的笑感染,俊脸上笑容更柔和了,“听说她是孤儿,是季郎中捡到的,捡来的孩子哪有名字,不都是随便取的吗?走了,她去采药,咱们去看看昨儿设的陷阱套,要是能套个大的,晚上给他跟季师傅接风。”

    他快一步走了,孟杨树追上他,刚才的话却没有说完,“你到底是咋想的,我妹妹今儿又拖我来问了,她一个女娃主动成这样,你也好意思无动于衷。”

    宏毅脚步未停,甚至连停顿都没有,“我没有无动于衷啊,我一早不就跟你说了,不想耽误燕子,而且你看看我现在,啥也没有,成亲的事,暂时不想去考虑。”

    因为他跟孟杨树关系好,所以才解释这么说,孟燕是个好姑娘,但是他不想将就,就这么简单。再说,他讲的也是实情,他一个人的日子,过的够苦,实在不想再拖累旁人。

    孟杨树笔直的走在他身边,宏毅会拒绝,这是他一早就想到的事。

    虽说宏毅这人老实本份,对谁都好,村里人,邻里人,哪怕是过路的要饭人,他都对人家很好。

    可他这人也有个最大的毛病,那就是固执,只要是他认定的事,十头牛都拉不回来。

    就像他跟孟燕的事,说的再多,他不愿意,就是不愿意,不是孟燕不好,也不是他眼光高,没什么原因的。

    孟杨树看他这副倔模样,心里就有气,“真不晓得我妹妹看上你什么,十八岁的大姑娘,还不肯相婆家,你也是,我妹妹又不是势利的人,她不就是看上你的人吗?你有啥不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宏毅并不因他的话生气,正好他俩走到小桃他们身边。

    孟燕的事,猴子他们都知道,猴子笑着打趣道:“宏毅那是等着天女下凡呢,杨树,叫你家燕子也看看我,我哪点比宏毅差了。”

    大胖也不跟小桃打架了,凑到杨树跟前,笑呵呵的说道:“我就是胖点,其他的也不比宏毅差,也叫你家燕子相相我呗!”

    这就是僧多粥少的局面,就因为这样,孟杨树才会对宏毅的做法更生气,“要相你们自己去我家说,看看燕子会不会理你们,走了,天气不早,再磨蹭,可就啥也捞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小桃重新背好背篓,追上已经走远的宏毅,“哎哎,宏大哥,看不出来你桃花运这样旺,那个孟燕是不是长的不好看,所以你才不喜欢哪!”

    宏毅放慢脚步,微微转头看她,却不是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伸手去拿她的背篓,“给我吧,山路难走,你背着它,更不好走。”

    小桃身子一扭,躲开他的手,“我又不是没上过山,没采过药,头几年师傅带着我,后来这一两年,师傅身子不好,近的地方,他跟着,远的地方,比如深山老林什么的,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去,一去就是好几天,吃住都在山上,背篓满了,我才下山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天下午还有一章,时间不定,轻烟想给小桃安定的生活,当然了,恒太子跟她的事,还有待续……

    小说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9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