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十三章 命定之人(三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9:2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马车里的东西,被陆陆续续的搬下来,清空的马车,宏毅将它拖到院墙边,还很细心的收拾好了。。しw0。

    做完了这些,他想起厨房里的饭菜,清俊的脸有些红,“那个……不知道晌午会来客人,我只煮了些地瓜,你等着,我再去炒几个鸡蛋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就要再去厨房。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我们带着干粮,随便热一热就可以吃了,你不用管我们的,”小桃追着他去了厨房,看见他揭开锅盖,竹笼屉上果然躺着几个地瓜,看来他的日子也不富裕。

    可是不应该啊,按说他有的是力气,爹娘去的又早,日子不该过的这般拮据。

    宏毅不管她的反对,走到菜柜,拿了五个鸡蛋,又从挂在房梁的篮子里拿了些晒干的红辣椒,“怎么能让你们吃干粮,你别担心,我家就我一个,就是我平时懒得烧,你等等,很快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桃站在厨房门口,看着他手脚麻利的拿着碗,将鸡蛋打散进碗里,干红辣椒切碎了,搁在一旁。

    说实话,小桃长这么大,还是头一次看,除了酒楼的大师傅之外,第一个做饭的男人,而且动作这样熟练。

    小桃搓着手,觉着光站着,怪不好意思的,便道:“要不我帮你烧火吧!我旁的不会,烧火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宏毅一边搅着鸡蛋,一边回头看她,然后冲他咧嘴一笑,“那就劳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冬天烧火,是件很舒服的差事,旁边锅洞里本来就有暗火,只要拿过来,放到隔壁的小锅洞里,再添些稻草跟小柴,引燃了之后,再放两个劈好的大柴,之后就不用管了。

    “哇,好暖和,”添好了柴,小桃伸出手,凑近火堆。

    宏毅站在锅台边,看她一脸舒服的烤着火,清俊的脸,缓缓的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站在那里不动,未必是最好的,哪有坐在后面烧柴火舒服。

    铁锅里飘出菜油的香味,等到油烧热了,宏毅先将干辣椒撒上去,然后飞快的倒上鸡蛋。

    不多时,辣香裹着鸡蛋的香味,溢满了小厨房。

    小桃已经很久没吃过热腾腾的农家菜,这会只觉是肚子饿的咕咕叫。

    她搓着手,从锅洞后面探出头来,就见宏毅炒菜的动作流畅,跟行云流水似的,肯定是很早就学会做菜了。

    原来男人不止是看书,写字,练剑的时候,很帅很有魅力。

    她觉得宏毅现在的样子,都不能用帅来形容了,在小桃眼里,宏毅快成了她的偶像。

    因为她这个人,啥都好,就是不会做饭,勉强能做的,就是逮野鸡,剥洗干净架在火上烤,结果时常烤的外焦里也焦,害的师傅差点把他崩掉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,问道:“宏大哥,你这厨艺是跟谁学的,虽然没尝你的菜,但也知道,肯定很好吃。”瞧他炒出来的鸡蛋,金黄软嫩,颜色好看极了,而且从头到尾,他都没有尝过味道,全凭经验撒盐。

    宏毅闻声抬头看她,在他以为小桃是男人的前提下,他觉得这小兄弟的五官长的真好看,火光映在她的脸上,把小脸都照红了,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“我爹娘身子一直都不好,没法照顾我,从十岁起,我就学着做饭了,刚开始做的也不好,不是糊了,就是没烧熟,后来我娘一点一点的教我,就成了现在这样。”

    小桃听着他的话,想着十岁的男孩,就开始挑起家里的重担,围着锅台,手忙脚乱的忙碌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她觉得心热热的。

    虽然她喜欢打架,一直都不安份,但不知为何,在宏毅面前,她那股子痞劲,消失的无影无踪,“你爹娘一定很疼你,是不是也因为这样,你欠下很多债?”

    宏毅脸上的笑容没了,拿了个小盆,装上锅里的地瓜,“还好了,再还几年,毅可以还完了,虽然我们这儿耕地不多,但是靠着山,总是饿不死了。”

    只要勤快,就饿不死。

    “对,饿不死,”小桃相信,像宏毅这样能干又勤奋的男人,以后的日子一定会过的好。

    宏毅脸上又恢复之前的笑容,“过去吃饭吧,锅里已经上了火,剩下的火星,可以温些热水,你们待会洗洗。”

    小桃从小矮凳上站起来,拍拍身上的尘土,“嗯,填饱了肚子,才有力气干别的事。”

    本来以为中午的主食,就几个地瓜,却没想到,钱村长捧着大碗,赶了过来,里面是几个还在热乎的窝窝头,他说,是村里人凑的,知道村里来了老郎中,都高兴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季郎中说什么也不肯收,钱村长又哪里肯拿回去。

    小桃挡下师傅,“没关系的,下午我上山去采药,咱们给村里人看病送药,算是对他们的感谢。”

    季郎中也知道村民朴实,又听小桃这么说了,便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钱村长送了东西,就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小桃将窝窝头,拿出来,塞给宏毅两个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,你跟师傅吃就好了,我吃地也习惯了,”宏毅直摆手,还伸手拿了地瓜,直接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这一顿,能有人陪着他,一起坐在炕上吃,他便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小桃却不顾他的反对,硬是将地瓜从他手里抢了过来,并将窝窝头塞给他,又拿了另一个,递给师傅,“你要不吃,我们也就不吃,再说了,下午我还要请你带我上山呢,这里地势我不熟,你不吃饱了,哪有力气给我领路。”

    季郎中也慈爱的笑道:“小桃说的没错,你收留我们住下,我们师徒俩感激不尽,既然要住在一起,就不必那么客气生疏,否则我们都觉着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住在别人家里,最怕的就是对方把自己当客人看,总觉着不自在。

    宏毅犹豫了下,便不再推辞,点了点头。其实他也好喜欢随意温馨的相处,从前爹娘还活着时,就是这样一起坐在炕上吃饭了。他没想到,几年之后,他还有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乘着吃饭的功夫,季郎中迫不及待的打听起宏毅的私事。

    “我也叫你宏毅吧,看你年纪也不小了,成亲了没?或者有定下的婚事?”

    宏毅扒饭的手一顿,又脸红了,“我这样一个人,哪有女娃愿意嫁给我的,不想,这些事,我从来都不想。”

    小桃见他俊脸红红的,觉得好玩,便逗他道:“你是什么样的人啊?我觉得宏大哥是个顶好的男人,只要是有眼光的女娃,就一定会喜欢你,该不是你眼光太挑了,看不上人家吧?”

    她这话没有恭维的意思,宏毅的相貌虽算不上一等一,但骨子里的男子气概,已及高大健硕的身材,五官长的也不错,虽然背着一身债,可他能干啊!这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宏毅脸更红了,说话都有些结巴,“没……没有,真的没有,小桃,你就别笑话我了,你们吃完了吧?那我收拾碗筷。”

    他匆匆的端了碗碟离开,一点都不想说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其实是他谦虚了,就像小桃说的,宏毅虽是孤身一人,但是人长的俊俏,又能干,村里倾慕他的女娃,多着呢!还有那外村的,想招他做上门女婿,可都被他拒绝了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眼光高,也不是看不上,就是面对那些女娃,他觉着好别扭,从来没有过的别扭,哪怕只是单独坐在屋里,也会叫他紧张无措,急着想要逃离。

    去年还有个媒婆,非要给他说亲,还硬拖着他偷偷去看了女娃,说只要他愿意,聘礼都省了。

    在没办法拒绝之下,他去看了,可是看过之后,就一个劲的摇头。

    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他曾经答应过爹娘,说无论如何,都要按着自己的心意去生活。

    这不,他遵从自己的心意,一直是一个人生活。

    在宏毅走了之后,季郎中把小桃拉过来,小声的说道:“宏毅这小子真不错,再观察观察两天,你呢,再跟他相处相处,师傅就想在临走之前,看到你有个好归宿。”

    季郎中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,能熬过这个冬天,就已是万幸。

    如果小桃还是一个人,叫他怎能不担心。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相处什么呀,他把我当男人看,咋可能有感情嘛,”说到感情,小桃脑子里浮现轩辕恒的那张脸,那张足以教人神魂颠倒,心醉神迷的脸。

    季郎中才不理她的抗议,催着她离开,“你不是要跟他上山采药吗?那就快去准备准备,今天只有半天,就去附近转转,别走太远,明天一早再去山上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季大神医,”小桃无可奈何的笑笑,知道师傅的脾气,说来就来,也不跟他计较。

    将炕上的桌子搬到一边,又将从马车上搬下来的被褥铺上去。

    炕已经烧热了,睡上去暖烘烘的,很舒服。

    “先等一下,我去打水给您洗脸,泡脚,”她忽然想起宏毅在吃饭之前,温的那锅水,正准备去打水呢,就见门帘掀开了,宏毅端着一个新木盆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小桃首先注意到的,当然是他手里的木盆。

    这个家里,所有的东西都是旧的,唯独这木盆是新的,这叫她如何不感到奇怪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9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