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十一章 命定之人(一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9: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她以为轩辕恒会不高兴,但是她想错了,轩辕恒不仅没有生气,反而很高兴的搂住了她,“这个习惯很好,以后继续保持,只除了在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凭……”轩辕恒刚想抵近她,亲一亲,他肖想了好几天的红唇。

    一道不和谐的声音,却很突兀的插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,奴婢有要事禀报,”声音是夏岚的,虽然声音传了过来,但她人,却在挺远的地方,主子的地方,她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轩辕恒的肖想被打断了,他很不悦,声音也难得的冰冷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夏岚心中惊惧,身子微微的颤抖了下,“回禀主子,南晋京城传来急信,请您速速进京。”

    轩辕恒看着离他一臂之远的小桃,看的很专注,“知道了,你先下去。”

    在他靠那样的时候,小桃就想躲了。

    感觉太奇怪,她太心慌慌,心与身,产生了分歧。一个想近,一个想远,她生平头一次害怕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心上的感觉是什么,也不知道身体为何想躲开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她,这个男人很危险,不该离的那么近。

    可是心却不听使唤,总想闻闻这男人身上的气息,很好闻,很醉人。

    还好这时有个突兀的人插进来,她才得已理智的退开,否则她真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。

    会把他扑倒,摸一摸让她幻想了很久的胸肌吗?

    还是会探查一下,男人的生理构造?

    说老实话,这个问题,她曾经探索过。

    小的时候,跟男孩子打架,一直都是她赢,而赢了之后,很多小娃起哄,会将那输掉的男娃裤子扒掉。

    屁点大的小男娃,实在没什么可看的,小小的,耷拉着,她觉得没什么特别。

    长大了,时常也跟人打架,有那么一两次,被打扒下的人,裤子被无意的扯掉了,她发誓,真的是无意,打架嘛,哪里好抓就抓哪里,她就随手抓了人家的腰带。

    十几岁的男娃,那个地方,黑不溜秋,脏不拉几,难看死了。

    她看了之后,直想吐。

    从哪之后,她再不看男人的那玩意,特别他们夏天的时候,跳进河里洗澡,清一色的白屁股黑身子,那鲜明的对比,简直无语了。

    她不看,可是她会干坏事,偷偷的摸上去,把他们放在河边的衣服拿走……

    呵呵,那样的然后,就很值得回味了。

    轩辕恒缓缓的转头,若有所思的看着她,“今日便算了,你再泡一会,我去去就来。”他伸手在小桃脸上摸了一把,算是对自己的补偿。

    小桃撅着嘴哼了声,转开头去,“算你个头,你走你的,我不用你管。”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,心里也是这么想的,他走了正好,没人了,她就可以脱下湿哒哒的衣服,光溜溜的泡个够。

    轩辕恒帅气的扬唇一笑,忽然从水中站起。

    这池水只没到他的腰,嗯……只到腰,而腰部以下,都藏在了泉水之下。

    窄窄的腰,紧实的腹部,小肚子居然连一点赘肉都没有,小桃看着看着,就好想摸一摸,因为她很想知道,那样坚实的肌肉,是什么样的手感,好奇嘛!

    哪知,轩辕像是知道她的想法似的,身子忽然离开很远,完了,还对她邪邪一笑。

    不知是被泉水泡的,还是他的笑容太能蛊惑人,小桃万年增厚的厚脸皮,竟然红了。

    可是让她没想到的事,轩辕恒这一离开,就没有回来了。

    只有那个妒忌的婢女,走过来冷冷的给她传话,“我家主子还有要事去办,吩咐奴婢来告诉姑娘一声,如果洗好了,就自己穿上衣服,自行离开温泉山庄。”

    此时她身上穿的是轩辕恒宽大的衣裳,他的衣裳穿在她身上,就好像小孩穿大人的衣服似的。

    小桃也知道温泉水不能久泡,所以在她走过来之前,她已经穿上衣服,准备离开了,但是这女人的语气,她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!

    她卷着袖子,走到夏岚面前,看着她垂下的脑袋,也是不阴不阳的笑着,“你家主子不是这么说的吧?”

    垂头的人儿,身子一颤,却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小桃心知肚知,“既然不是他说的,如果他真的有事先走一步,不会那么没风度,连个马车都不给准备,那样的话,太不像他的风格,小美人,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啊?”

    夏岚紧紧攥着拳头,踌躇了片刻之后,慢慢抬起头,迎上小桃的目光,“对,你说的没错,我是讨厌你,那又怎么样,你要对主子告状吗?还是要求主子杀了我?哼,别做梦了,主子是不会为了你这样的人,要我性命,你也不配。”

    她虽不知道这个季小桃的身份,看是看她的穿着,看她的言谈举止,夏岚也能猜到她不过是个贫苦出身的女子,没受过管教,所以才会如此的粗俗,这样的女子,凭什么陪在主子身边,还跟主子同池沐浴,凭什么!

    换作一般女子,这会早生气了,一定会狠狠的教训夏岚一番,但是小桃心里却没啥感觉,反而对夏岚绝美的小脸蛋,产生的浓厚的兴趣,她缓缓靠近夏岚,嗅着她身上的气息,以男子的口气调戏她道:“你讨厌我干嘛呢,我又不会跟你抢你家主子,倒是你,整日守在这个冰冷的山庄,会不会很寂寞呢?”

    夏岚虽然知道她是女子,但还是不免因她戏谑的语气,以及洒脱的动作脸红不已,“姑娘休要胡说八道,若是收拾好了,就请离开!”

    “离开就离开,你不给备马车,但至少给我一匹马吧?我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走路上,”她说着,一只胳膊便搭上了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夏岚身子一僵,警惕的避开,“姑娘自重!”她开始有些搞不懂主子带回来的这个女子,明明就是个女的,却偏偏像个男子似的调戏她,这算什么,戏弄她吗?这样一想,夏岚更生气了。要不是主子有令,她非杀了她不可。

    小桃悻悻的摸了摸鼻子,“真是无趣!”

    走下山庄,大概是因为泡了澡的原故,感觉身轻如燕,走起路来,竟有使不完的劲。

    夏岚真的没有准备马,山庄门口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小桃暗骂轩辕恒忒不讲义气,就这么走了。

    骂归骂,他走是他的事,一旦走开了,小桃想着,或许这一生,都没有机会再见了吧!

    三天之后,她跟师傅也离开高塘镇,一路向西边走,离燕国边境越来越远,离南晋京城也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这一走,就走了近两个月,往西边靠近北方走,入冬早了,天气迅速转冷。

    小桃赶着马车,慢悠悠的走在路上。

    冬季就快要来了,她在琢磨着,要不要找个小村庄,租个房子,跟师傅安顿下来,等熬过了冬季,再继续游荡去。

    一个月前,她甩掉了跟踪的人,方法很简单,只需用到师傅做的**烟,乘着夜黑风高,点在他们住房的四周,然后在里面弄出动静,再借机逃走。

    当然了,那种高手,不可能一次性搞定。可是,谁让他们碰上的是季小桃呢,她对于逃跑的本事,钻研的可是很深刻的。

    甩掉那些人,她带着师傅,一路上又是化妆又是藏了身份,为了只是不想再跟那个轩辕恒有一丁点的牵扯。

    贵为燕国的太子,这样的身份,小桃连仰望都不可以,更何况还得跟他有牵扯。

    听说,他在京城传出有好男风的癖好。

    听了这个事,小桃心中很多疑团,似乎都可以解开了。

    难怪,他对自己不一样。

    难怪,他会是那样的眼神,又是那样的暗示。

    难怪,他还要跟她同浴。

    搞了半天,他有那种癖好。

    小桃在心里鄙视,同时也告诫自己,要离他远远的。

    这不,为了远了他,她带着师傅,越走越偏僻。

    马车里传来师傅的咳嗽声,一声接着一声,严重的时候,像是要把肺也给咳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小桃勒紧僵绳,马车停在一处村庄。

    天气冷的好像快要下雪,他们的老马也快走不动了,真的不能再走下去。

    “师傅,您这病得泡泡温泉才好,咱在这里休息两日,我再带着您回高塘镇,那里有温泉,兴许泡泡温泉,能改善您的体质,”小桃拉着僵绳,往村子里走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就在这里租个民房,等熬过了冬天,也就好了,”季郎中苍老无力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。

    小桃本意也是要往回走,去高塘镇,他们之前在那里待过一阵,而且时隔这么久了,轩辕恒早回南晋去了,她只要去温泉山庄跟那几个婢女搞好关系,应该还是有机会的。

    但是她没有回去的路费,这匹老马需要休息,她得先去挣钱才可以。

    好在,他们停留的村子,离县城不远,她可以去附近采药,再卖给镇上的药铺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小桃身上那股子干劲又涌现在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先将马车栓在村中的大树上,随后一路问着,找到村长家。

    这种穷村子,空屋不多,要是有空的,也是家中遭遇变故,有亲人离世。

    老村长姓钱,是个五十左右的老汉,他见小桃长的瘦瘦小小,马车里还有个生病的师傅。农家人心地善良,自然不会推脱。

    “我们村人口少,总共也就二十户,背靠着山,耕地不多,所以穷的很,都住着茅草房,别家都没有空房,只有村东头的宏毅家,他家就他一个人,爹娘都死了,反正你们也没女眷,住进去也没关系,至于他收不收房钱,那就得问他了。”

    小桃一直都穿着男子的衣服,也根本不会在意自己是不是女眷,只要能给师傅有个安稳的地方睡觉就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道:“收房钱也没关系,我们本来就是要住宿的,可是因为我师傅身体不好,而且这天眼看着就要下雪了,我只想找个能叫他休息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钱村长看她被冻的通红的小脸,心生怜悯,“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,快赶上马车,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他们的马车本来也就停在村子东边,小桃跑过去,牵了马车,对马车里的季郎中说道:“师傅,我找着地方了,待会我一定跟房主好好说,今晚让您泡个脚。”

    季郎中掀开帘子,露出颓败充满病气的一张脸,对钱村长道谢,“多谢村长费心了,小桃啊,师傅不碍事,别叫人家麻烦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师傅,您别掀帘子,快放下来,”小桃怕他着凉,赶紧回头将帘子重新放下。

    老马拉着破旧的马车,在钱村长的带领下,他们停在一扇歪扭残旧的木门前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们,真正的男主就要出来了,轻烟一直在想,轩辕恒或许是个好男人,但他不适合小桃,也不该是小桃的归宿,为了这个事,我犹豫了很久,今天终于想通了,后面的故事,亲们一定会喜欢,因为真正的男主,偶还没写,就喜欢上喽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8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