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85章 后续(四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7:4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两个小娃正在院里,非得要把晾上去的衣服给扯下来。

    陈妈在一旁,又爱又急,“世子啊,这个不能拽,还没干呢,等晒干了再拽好不好?”

    然而,她的肯求,没人理她,小糖糖甚至还挑衅的扯下一条裤子,貌似是他老娘的,随后,他对着陈妈咧嘴一笑,那小模样,别提有多神气。

    陈妈被他这个眼神逗的乐了,真是气也不是,笑也不是。

    小葫芦一声不吭,遇到一件挂着的衣服,顺手就是一扯,他走过的地方,后面落了一排衣服。

    木香抱着双臂,慢慢的走了过来,微微弯腰,看着他俩,笑着问道:“好玩吗?”

    糖糖以为她问的是真话,很高兴的点点头,就是还不会说话,否则一定嚷嚷开了。

    小葫芦这时已经走到他身后,手里握的是他俩穿的袜子,闻言,手一扬,对着他的后胸勺就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真是不怕虎狼一样的娘亲,就怕猪一样的兄弟。

    木香笑的更和蔼了,然后在停了十几秒之后,突然暴喝一声,“再扔衣服,老娘就把你俩扔井里去!”

    两个小娃在愣了几秒钟之后,扔掉手里的东西,扭头就跑。那个速度,那个利落劲,跟百米赛跑有的一拼。

    中途,糖糖还摔了一跤,连哼唧都没有,麻溜的爬起来,继续再跑。

    偶尔他俩也会抗议头上的小辫,身上的小花衣。

    每每清晨穿衣的时候,还会争抢那唯一的男装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他们的老娘太抠门了,还在纠结他们不是闺女这个问题,至今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赫连晟军中的事务也越来越繁忙,南晋的军权有一大半都被他抓在手里,他与唐墨保持着军政分开的传统,唐墨只需将朝中事务打理好,军中的事,还轮不到他插手。

    快近年关的时候,木香手边的事特多,加上还得筹备酒楼的事,另外,她还得抽空去一趟泉城。

    红叶虽是她的合伙人,但说到底,她才是最大的股东,怎么能不去看看呢!

    赫连晟不放心她一个人去,两个孩子也放不下,索性大家都去。

    备了三辆马车,陈妈跟喜鹊整整收拾了一个上午,差不多够他们用十天的。

    临走时,木香叮嘱陈妈,可以准备年货了。

    今年时间充足,也是她在这里过的第一个年,也是糖糖跟小葫芦出生的第一年,这个年非得热热闹闹的过一次不可。

    襄王府的人加上木老爷子,还有红叶一家,木香准备让府里的下人们,也一起过年,这样一来,主厅至少得摆上四五桌,不过这样也好,人多热闹。

    既然时间充足,很多东西,都可以自己准备。

    木香让陈妈腌了不少的咸货,之前在玉河村的时候,吃习惯了。还有风干羊肉,脱水牛肉,以及大量的猪肉,新鲜的蔬菜。

    与其他的食物比起来,蔬菜显的尤为重要。

    在实行木香的方法,采用大棚种植之后,襄王府里的蔬菜供应倒是从没缺过,两位老人家一面忙着逗两个重孙子,一边忙着种菜,忙的是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此次去泉城,两位老人家庭舍不得府里的菜园,因为大棚搭的较大,他俩有时干脆搬了棋盘,到大棚里头下棋去。

    偶尔带一壶酒,两斤卤牛肉,还有府里自己卤的花生,边喝边吃,小日子过的,那叫一个惬意。

    从京城出发的时候,木香跟赫连晟,还有两个小娃,都坐在同一辆马车里,走在车队的最前面。

    何安带着衣服,还有许多杂物,坐在后面的一辆。

    最后一辆,装的是顺道带去泉城的货物。

    从工厂往泉城发货,是每七天一次。

    一来一去,往返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因为有赫连晟的陪伴,再漫长的旅途也不觉得寂寞。

    糖糖跟小葫芦第一次出远门,虽然是下午出发,按着他们平时的规律,这个时间都是要睡午觉的。

    马车里放着一张足够他们睡觉的小床,可是他们不睡啊,异常兴奋的在赫连晟腿上爬来爬去,根本不管自家老爹是否高兴。

    木香靠在赫连晟怀里,赫连晟用一只胳膊揽着她,好让她靠的舒服些。

    当然,在两个娃看不到的时候,某人的手还是会很不规矩的在木香的腰上反复占着她的便宜。

    摸着摸着,他的手渐渐就不听话了,顺着腰际的线条,慢慢的往下,再往下。

    赫连晟已禁了多日,还不是这两个不听话的家伙闹的,这会好不容易温香软玉在怀,闻着熟悉的甜香气息,感受到手下软滑的触感,他要是还能把持的住,那才怪呢!

    眼看着就要钻入裙摆底下,木香忽然转过头,狠狠的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赫连晟勾唇一笑,笑的肆意荡漾,该死的迷人,该死的性感,木香觉得心里有一只猫爪,似有似无的挠着她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无声,看了一会,赫连晟眼角瞄见儿子自顾自玩的开心,陡然低头吻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原本就是要浅尝辄止,一碰就走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唇这样软,这样的香甜,这样的令他回味,令他恋恋不舍,他哪里舍得离开,于是这位饥渴已久的男人,一个翻身,将怀里的人儿压在了自己的胸膛与车厢避之间。

    男人的唇,薄厚适中,带着微微的冷意,覆在她的唇上,她便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一丝丝的凉,透过相触的唇,传到身体的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鼻是还有属于他的男性气息,醇厚如窖藏百年的名酒,轻嗅一下,即可使人沉醉。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”木香起先还没太在意,以为只是一个吻,便顺从了他,可是一看他突然紧绷的身子,以及眼中压制不住的火焰,她不得不反抗,将双手挤进二人中间,推搡着他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正在玩耍的两个萌娃,忽然停了手里的动作,目光呆呆的看着自顾自亲热的爹娘。

    糖糖手里还拿着拨浪鼓呢,小葫芦也正咬着一只彩云给他做的棉布小人,口水哈喇子顺着下巴,拖了老长。

    糖糖才不管爹娘在干什么,只以为爹爹又欺负娘亲了。

    尽管老娘平时总是凶巴巴,一点都不温柔,可是做为男子汉,他们理

    奋力的爬起来,拨浪鼓在手里摇的咚咚作响。

    也是这两位亲的太投入了,竟然连儿子靠近都不知道,木香的嘴唇都被蹂躏红肿了。

    糖糖着急忙慌的爬过去,却正好看见爹爹松开娘亲,而娘亲的嘴也被亲肿了,他眨着大眼睛,疑惑的视线在两人身上穿梭。

    赫连晟黑了脸,“回去玩你的拨浪鼓去!”

    虽然他很凶,可是糖糖才不怕他的黑脸,用空出来的手指着他,“嗯嗯……嘴嘴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晟脸依旧黑,却少了平日里的凛冽,“你想说什么?你娘亲的嘴肿了,关你什么事,非礼勿视,非礼勿看,明白了没?”

    “嘴嘴……嘴嘴……”糖糖才不管他说什么,只是一个劲的强调这两个字,说了半天,见老爹还是不动,他急了,一把扔掉拨浪鼓,飞扑进娘亲的怀里,对着她的嘴,打了个响亮的啵。

    赫连晟的脸色刷一下黑的完完全全,彻彻底底,他一把将糖糖提溜起来,放到三步之外,郑重其事的告诉他,“你娘亲的嘴,只能我亲,你不能,弟弟也不能,听见了没?”

    糖糖皱着眉,也不知是听不懂,还是不愿意听懂,总之,小脸都撮在一起,小小的五官,也缩成一团。这个表情,显示了,他有多么多么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伦家已经在发怒的边缘了,亲爱的老爹,你确定还要占着娘亲不放吗?

    木香还愣在那个突如其来的亲亲上,再一看他们爷俩对峙的模样,实在忍不住,抱着肚子,笑的直不起腰来。

    小葫芦默默的在后面看着,除了黑如珍珠的眼睛里闪过浓浓的不悦,其他的倒没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有人冲当先锋,他才不会傻到去撞老爹的枪口呢!让那小子吃瘪去吧!

    赫连晟像是知道他心里是咋想的,忽然他咧嘴一笑,笑的十分猖狂不羁,“反对无效,以后你想亲,找你未来娘子去!”

    糖糖还没反应,木香转头掐了他一下,“他才多大,老娘还没玩够呢,等哪天老娘被你俩缠烦了,就给你俩定个娃娃亲,找个漂亮的小女娃,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糖糖这个时候,哪懂得娘子是个什么东西,直到有一天,他看见小安叔家生的小女娃,那么小,还在襁褓里,那时他才只有三岁,扒在摇篮边上,怔怔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脑子里唯一闪过的念头就是,‘好丑啊!’

    那时,小葫芦就站在他身后,瞄了他一眼,然后乘他不备,忽然将他的头按进摇篮里。

    于是乎,这位绝世美男子人生的初吻,就这么没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不生气,亲了下,他觉得这个丑丑的小东西,身上好香呢,像娘亲身上的奶香,为了确定自己没有闻错,他又亲了亲。

    这一亲可不得了,从那之后,就没有停止过,从两岁亲到三岁,又从三岁亲到八岁,到了十岁以后,他忽然发现,这小胖丫头不让他亲了。

    可是多年养成的习惯,哪能说改就改,就好像有了烟瘾的人,一旦断了他的烟,心痒难耐,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所以在十岁之后,这两人的风格变了。

    从前是小胖丫头缠着他,十岁之后,是他缠着小胖丫头。

    当然了,小胖丫头也没有太胖,综合了爹娘的特质,不胖,顶多……也就是丰满了些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后话,此时此刻,赫连晟如暗夜般的黑眸中,已不再暗沉,而是染了点点的笑意,“今晚你们跟何安睡,不许闹腾,否则别怪老爹不客气!”

    糖糖还在傻傻的瞪着他,大大的眼睛还是一眨不眨的盯着他,过了许久,后面的小葫芦拽了他一下,他似乎这才反应过来,呆呆的摇了摇头,手臂一张,又要扑进娘亲怀里。

    在他还没够到时,身子又被老爹拦住了。

    这回他不依了,耍起无赖,横着不能钻,便趴下来,从底下钻。

    赫连晟腿一压,又挡住了。

    糖糖不气馁,低着头四处找缝,这边不成,再换另一边,同时嘴里还哼哼着,借以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他才不要跟何安睡,又臭又脏的家伙,哪有娘亲的床榻香。

    小葫芦也不慢,其他的都好说,就是关于跟谁睡这个事,他绝对跟自家庭兄弟站在一块。

    很快,两个小萌娃,就将老爹压在下面,赫连晟玩性也起来了,任他俩推挤,甚至还伸出条腿,给他俩当木马骑。

    有这么好的马,他俩当然不会放过,抢着骑。

    木香原本就被赫连晟抱在怀里,刚才又被他压着,一直就没离开这个角落,这会两个娃又挤了过来,简直快将她压扁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昨天不好意思,后台打不开,一号轻烟就请假了,写大结局,到时可能要离开大家几天,表要太想我哦!

    顺便推荐友友的文,很好看滴的种田文!

    好友简寻欢重生宅斗女强爽文《重生嫡妃宠翻天》

    携恨重生,素手抄刀,斗继母,惩嫡妹,灭渣男,溜王爷,手到擒来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7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