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81章 对峙(二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7:2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她笑的太肆意,太狂妄,太不把几个老头子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冯坤等人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,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失策啊失策!当初要不是觉得以赫连晟不近女色的个性,一时半会不会娶妻生子,他们定然要送几个孙女进襄王府的,否则现在也不能让这个乡野村姑占尽了便宜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,连姻亲都不愿意结,历来族里的婚姻都是互通的,如今你们只顾着自己家的产业,对族里的事,不闻不问,这让我们怎么相信你,”这话依旧是冯坤说的,眉头紧皱,眼神凌厉。

    木香再次恍然大悟,敢情又绕回联姻一事上了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这一脉,只有赫连晟一个孙子,一旦赫连守城他们这一辈,不能联姻,亲戚之间的关系也会越来越疏远,没了亲情做为纽带,他们当然不干了。

    她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,“哦,原来你们是给我下最后通牒来了,那么,你们准备好,送哪个孙女进襄王府了吗?”

    冯坤深知她的狡猾,并不直接回答,“是谁,你不必管,早先我就跟你说过,娶或者不娶,对你都没什么影响,过去你非要死撑着,撑到现在,还不是一样的结果,实话告诉你,今天你要么允许赫连晟纳两名小妾,要么就将家主的位置让出来,除此之外,别无他法!”

    听他说的语气,好像给了她天大的优惠似的,木香听着听着,丝毫不生气,只觉得想笑,她要是生气,早把他们撵出去了,然而现在看着冯坤讥讽的脸,再瞧他们带来的一群人,显然都是被蒙蔽来的,根本不知道有分家这一回事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一群人,她真的没法笑出来。

    冯坤说完之后,后面的几个婆娘,也不知抽了什么疯,还真从人群里拉了两个模样清秀的小姑娘出来。

    这两人似乎也不知情,好像也是被拖着来的,看着现场这阵势,两人吓的头也不敢抬,缩着肩膀,站在那,抖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王妃放心,我们早就挑过了,合条件的除了这两个,还有好几个呢,全看王妃是否满意,您要是满意今儿留下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胖女人拖着两个小姑娘,在木香面前转了一圈,“王妃,她俩都是身子好的,既能当小妾,还能当婢女使唤,这俩丫头乖着呢,绝对不敢跟您争宠,也断不敢跟您顶嘴,只要让她俩能伺候上襄王殿下,您该打的打,该骂的骂,该罚的,只管罚,我们绝不干涉!”

    木香不笑了,看向那两个已经被吓哭的女孩,显然她们是不愿意的,她们也不是正宗赫连一族的人,鬼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被揪出来的,目地就是让她俩当这头一枪,只要能顺利进入襄王府,她俩是死是活都不重要,有了这个开头,以后再想往襄王府塞人,就不是什么难事了。

    康伯知道主子肯定不高兴,又见他们欺人太甚,不免要把为主子鸣不平,“几位老太爷,你们……你们这样做,是不是太过份了,我家殿下从前就说过,此生不纳妾,再说了,这是襄王府的家事,似乎跟族里的事没什么关系吧,你们这样咄咄逼人,是非要翻脸不成吗?”

    赫连明德也动怒了,现在家里和和美美,孙子对他的态度也好了不少,木香虽然嘴上不饶人,但却是真心真意对他这个老家伙好的,再加上两个活泼可爱,一见人就乐的重孙子,他只觉得现在幸福的不得了,怎么这些人,就非得上来找茬呢!

    他把脸一板,赶人了,“冯坤!带着你的人,赶紧离开,从今以后,都别踏进 襄王府了,再敢提分家之类的话,即便你是长老,我一样会处置你,滚!都滚!”  冯坤没想到他翻脸翻的这样无情,分明是叫他下不台,当即也怒了,“老爷子,我们是就事论事,联姻有什么不对,你们不联姻,我们如何能放心,不过是塞几个人进襄王府,能碍着你们什么事,就算赫连晟是家主,你们也不能如此独裁!”

    范老站出来,打圆场,“都消消火,都是一家人,又没有外人,你们争个什么劲呢,我看这事也不是不能商量的,别把话说的那么绝,老太爷,我们也有我们的苦衷,冯坤有句话说的还是有道理的,不就是塞几个人吗?王妃要实在不想说是纳妾,那就只当送几个婢女,伺候着主子,这样总成了吧!”

    他们心里也清楚,撵这个女人,那是不可能的事,看看她身后这些人,要真的撕破脸,还不得被她灭口了。

    那两个婆子反应最大,一巴掌打在两个女娃后背上,厉声喝道:“还不快叫王妃,以后你们就是襄王府的人,伺候王妃,也伺候襄王殿下,要是伺候的好了,以后可就享大福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孩子,本来还是怕的,可是这回她们听清杨柳了,这回要伺候的人,是襄王。

    她俩眼中还是慢慢升起了一丝希冀,一丝亮光,点燃了原本快要覆灭的希望。

    于是她俩乖乖的叫了声,“王妃!”

    两个婆子满意了,闹这么大的阵势,要是没点收获,可怎么成。

    几声响亮的巴掌,拍的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木香从椅子上站起来,笑的如三月春风,和煦又温暖,“我得给你们鼓个掌,你们说的太好了,太叫人感动了,四位长老,还有你们这些小喽啰,表演的很精彩哦!”

    她似打趣,似调侃,又似嘲讽的语气,弄的一干人等,都有些不明白其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冯坤冷着脸,厉声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,我们在跟你正正经经的谈论族里的事务,给了你几条路,要怎么选,随便你!”

    木香在他们面前绕了一圈,最后把脚步停在冯坤面前,“要是我一条都不选呢!”

    冯坤脸色变了又变,似乎有隐忍的杀意,竟然蹦出两个字:“你敢!”

    “呵,”木香呵笑了一声,“我为什么不敢,瞧瞧你们这一群人,还有你,冯坤,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,你又有什么资格提那些无理的要求,凭你的身家,还是凭你的威望,又或者,凭你家里几个做官,或者在军中任职的子孙?”

    冯坤眼神也跟着变了,但他没有说话,谋定而后动,这点气,他还是沉得住的。

    他能沉得住,范老,赫连守城与赫连晟守信三人,可就沉不住气了,三人倒吸了口凉气,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,总觉得要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木香又是嘲讽一笑,“冯长老,有些事你得明白,在你眼里,或者是你自以为有利的条件,在别人眼里,也就是在我眼里,不值一提,官职是吗?军职是吗?生意是吗?田产是吗?你觉得我要吞掉你的产业,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停顿了下,然后伸出五根手指,“五天!我只需五天,就能让你倾家荡产!”

    冯坤身子微微的晃了晃,就像一尊原本完美无缝隙的雕塑,在倾刻间,开始有了缝隙,并且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冯坤不知道要怎样反驳她,可是她说的……他又不敢全盘否认,难道这个女人除了他们所知道的产业之外,还有不为人之的东西?

    木香也嚣张了起来,她一直都是嚣张的,从前是,现在被赫连晟宠的,更加嚣张了,“那你看我敢不敢!”

    范老看着他们剑拔弩张的对峙,生怕他们真的掐起来,急忙上去劝阻,“两位有什么好好说,条件是可以谈的,襄王妃也不是不识大体之人,我们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族人,绝没私心!”

    木香忽然收回瞪着冯坤的视线,坏笑的看着范老,“没私心吗?听说你昨晚去了天仙楼,怎样,里面的姑娘漂亮吗?听说你在里面,还有个长久的姘头,叫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范老脸色骤变,上次私生子的事,范老太还没原谅他呢,曾经放话说,他如果再犯,定将他逐出范家,是啥也没有的逐出去。

    一旦……一旦让她知道,天仙楼的事。天哪!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冯坤眼神又冷了几分,范老的眼神,带着恨铁不成钢,就知道早晚有一天,他的好色,是会害死人的。

    范老猛的收了话,疾步退到一边,目光警惕的看向木香,“这事我不参与,也不搅合了,你千万别把天仙楼的事捅出去啊!我还想多活几年呢!”他家老太婆,真的会干出来,将他逐出家门这种事。

    木香笑的诡异,“晚了,我已经通知了,上次的事,没给到你教训,你放心,这一次,你的退种都堵死了,你就等着一把年纪流落街头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……你想赶尽杀绝吗?”范老真的慌了,前所未有的慌乱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逼我在先,我为什么不能反击,除了你,还有你们,今日跑到襄王府闹这一出,你们可想好后果了吗?其中是没想好,我让人给你泼些冷水,让你们好好清醒清醒如何?”木香的声音像是裹着冰渣,又冷又硬,还很扎人。

    她说了这样的一番话,有人已经怕了,在没人注意到的时候,悄悄的往后面退。

    木香给周大憨打了个眼色,周大憨也跟她练出默契来了,点了下头,便绕过众人,走到门口,将那几个要逃跑的人,突然拎了起来,接着,狠狠的甩到了府外。

    这一下闹的,好些胆小的,撒腿就往外面跑,毫无疑问,都被周大憨像狠狠的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冯坤没料想到,她竟然敢动手,“我们赫连一族,那是有族规的,岂容你胡来!”

    赫连守城将厚厚的族谱送上来,“襄王妃心中不满,我们可以理解,但是族有族规,即使是家主,也不能违抗,这去母留子一法,已经延用几百年了,不可废,不信你看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要打开族谱。

    木香身影如鬼魅,忽然提步上前,猛的将手按在族谱上,“你说错了,自古以来,人类所遵守的,是生存法则,弱肉强食,这句话你没听过吗?”

    她的潜在意思是,我现在是强者,而你们,就是我砧板上的肉,想怎么跺,就怎么跺。

    冯坤被她这句弱肉强食给震惊到了,“什么跟什么,我是在跟你说族规!”

    木香眨眨眼睛,“我在跟你说生存法则,你们的那一套已经不实用了,现在,我得遵循我的理论!”

    她突然一把抢过族谱,手一扬,“来人,接住了,拿去烧掉!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7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