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80章 对峙(一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7:1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满月之后,两位小世子的名字也确定下了,都是由赫连明德根据族谱,找人算过的。

    糖糖的大名叫赫连昕,小葫芦的大名,取做赫连舒,这两个字都另类的用意,字的含义倒还不错。

    木香是无所谓,不是女娃,叫什么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一个月之后,赫连晟开始处理军中事务,也开始处理苍澜余下的事务。

    就在半个月之前,有人帮助司空拓从京城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既然有人逃,自然也是有人追,这个表面功夫,还是做足的,绝对能让司空拓平平安安的逃回苍澜,在司空拓回到苍澜之后,还会遇到一系列的变故,但他会潜伏下来,藏在暗处跟司空瑾为敌。

    在他们二人互不相让的争夺下,苍澜会陷入前所未有的夺位之争。

    她生了孩子,自然就有人坐不住了,赫连一族的那些长老们。

    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,他们都不想木香一直待在襄王府,这个女人经商手段太可怕了,已经在潜移默化中,挖掉他们不少的墙角,吞掉他们不少的生意。

    几个老头商议了一番,乘着范老太子去庙里上香,赫连晟有事不在京中,几个老头风风火火的赶到襄王府,知道那女人脾气不小,所以这回他们带了帮手,除了武力的,还有专跟她练嘴皮子的,甚至连族规都抱来了,看这架势,是非得将她赶出京城不可的。

    酒楼的生意已经在筹备之中,地方选好了,装修的材料也都备下了,所有的内部活,都交给长生了,他有技术,也有头脑,再加上卫曾的提点,给他画了不少的图纸,现在长生的手艺京城,已经是无人能比了。

    想求他做一套家具,都得拖很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日木香哄睡了两个小娃,正准备去酒楼瞧瞧的,顺道再去看看春香阁看看,先前她写了不少的剧本,以供她们排练。不卖身,只卖艺,她们挣的也不会少,这等好事,打着灯笼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她出门呢,府门外就涌进来一批人,领头的正是赫连家的四位长老,后面还呼啦啦的跟着一大堆人,看样子,像是来打群架的。

    石头眼见形势不对,扔了笤帚,就往后面跑,主子不在,他得赶紧去找老爷子才行。

    康伯也收到消息了,跟陈妈两人急急忙忙的就从厨房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元瞳跟着赫连晟去办事了,也是有意要磨练他,大飞,王德,单林渊,也都有各自的任务,木香管理属下,喜欢物尽其用,他们既是金子,就该讣他们去发光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留在府里护卫的,只有周大憨跟英杀。

    这两人木香用着也挺习惯,英杀只要在府里,大部分时间都在清风院保护孩子,跟两个娃相处的时间久了,在面对孩子的时候,她脸上的冷意淡去很多,可是一旦离开孩子,她又恢复那副冰冷姿态。

    至于周大憨,他是个勤快,又知道干活的人,有他在,府里的杂事,都被他承包了,所以府里的人都很喜欢他。

    瞧着府里突然涌进来这么多人,英杀还是留在后院,周大憨气势汹汹,架着两只比铁柱还粗的胳膊,站在木香身后。

    木香看着来人的阵势,这才想起,赫连一族好像是有个规矩,叫什么留子去母的,难不成他们是来搅合这个的?

    想着他的来意,木香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但在想到当年赫连晟的生母也曾被他们如此逼迫时,她心里升起一股怒火,隐有越涨越汹的势头。同样生为母亲,她太了解一个母亲被逼着离开自己的亲生骨肉,会有多少的痛。

    慢慢的,她不笑了,脸色也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里头,就属方坤最凶,但是他也有顾及,想着这段日子,这丫头,把京城的乌烟瘴气,连护国公都被她压了一头,太子跟四皇子,虽然时不时跟她做对,但关键的时候,这俩人还是会在似有似无的偏向她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还是得掂量下措辞,收敛了几分桀骜,多了几分仁慈,是他自以为的仁慈,“听说王妃诞下麟儿,我等一直未能来恭贺,实在是不应该,今日带着族里人,一起来给小世子贺喜!”

    范老也站出来,笑眯眯的附和道:“主要是因为我等不敢来,以前得罪过王妃,但是想必经过这么些日子,王妃的气消了些,所以才敢登门哪!”

    赫连守城老兄弟二人也不甘落后,也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想必王妃不是那么小气的人,何必跟我们这些老头子一般计较呢!”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早听说襄王妃胆量大,福气也大,一胎生下两位小世子,这是我们赫连一族的荣耀,也是你的功德,只希望两位小世子能一路平平安安的长大才好!”

    这时,后面几个穿着打扮很富态的中年妇人,一扭一扭的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很胖的妇人,看着木香的眼神,有几分轻蔑,“王妃恐怕还不知道,所谓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赫连一族自然也有我们的规矩,要知道您生的两位小世子, 就是将来殿下的继承人,也是咱们赫连家的家主,要是跟那些京城公子哥,纨绔子弟一样,从小沾染了什么不良喜好,或者不学无术,荒淫无道,那咱们这一脉可就要毁在他手里了,我们猜想,王妃也不愿意看见这一幕吧!”

    另一个大脸妇女也连忙附和她的话,“都说慈母多败儿,咱们一族就出过这样的事,差点断送祖宗的基业,我看夫人面善心慈,想必也是贤妻良母一个,恐怕您也疼孩子吧,俗话说,孩子不能溺爱着,王妃要是真为他们好,就该离远远的,没了母亲的溺爱,想必他们日后定会有一番大作为。”

    木香明白了几分,当年他们也是如此逼迫婆婆的吧!

    先是威胁,后是规劝,要是她还不理,估计就得来硬的了。

    木香觉得他们唱作俱佳,她听的津津有味,于是示意下人给她端来藤椅,然后她坐下了,接过陈妈递来的杯子,喝着刚温热的鲜奶,忽然听不见他们讲话了,于是示意他们继续。

    冯坤对身后的人使个眼色,刚才那俩婆子再接再厉,继续说道:“王妃或许要担心,孩子在府里无人照料,这好办,咱们族里多的是温柔贤淑的姑娘,您可以让襄王纳了做妾,这样孩子就有人看管了,以后等孩子长大了,有出息,做了家主,他们再想去认您,到那时,我们是不会反对的。”

    大脸盆也乘热打铁,语重心肠的道:“我们都知道王妃跟殿下感情很好,有了孩子感情肯定也会更好,但说句心里话,咱们都是女人,这男人就是天,你不可能让他只守着你一个人,就算你愿意,男人也未必肯,多找几个族里的姐妹陪你一起伺候相公,会让他觉得你大方懂事,做事考虑周全,哪怕日后你离开京城了,殿下也不会把你忘了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说了一大堆,却发现这个女人还是一副淡淡的神色,甚至没有发火,也没有把他们赶出去,始终是一副淡淡的表情,看不出喜怒,也不接他们话茬。

    毕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,范老几人也学精了,他看了其他三人一眼,最后叹了口气,好像做了多大的牺牲似的,“王妃要是实在不愿意分开,还有个折中的法子,必须得让家主纳妾,做出这个决定,不是非要有什么结果,我们只是不想让赫连一族百年的基业,全都被一个人攥在手里!”

    冯坤讲话就直接多了,“此事容不得你拒绝,上次我们念你跟家主新婚,所以才没有坚持,不是我们放弃了,自古以来男子纳妾就是天经地义的事,身为赫连一族的继承人,子嗣单薄绝不行,也不能只有你一个人生下的孩子,否则这赫连家的产业还不得都落在你一个人身上!”

    赫连明德手里还拿着铁锹呢,听见石头的禀报,拖着铁锹就追出来了,刚到前院,就听见冯坤说那番话,他心里咯噔一下,有种不详的预感,“你们……你们这是要干嘛!”

    冯坤几人对他还是很失望的,丝毫作用都没起到,反而还住进襄王府,被那个女人呼来喝去,现在在竟又一副农民的打扮,简直丢尽了他们赫连家的脸,但考虑到他始终是族中的长辈,也不好太驳了他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老太爷,我们是来执行族规的,考虑到王妃刚生完孩子,我们已经推迟了,但是现在,不得不过来请她尊守族规!”说这话的是赫连守城,他是一个姓的父兄辈,自然好说话一些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瞄一眼木香那一脸意味不明的笑意,只感觉要坏事,她要是一脸怒意,兴许他还觉着正常一些,可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事,日后再议,现在孩子还小,再说了,木香这丫头厉害着呢,赫连家的产业在她手里,只会发扬光大,不会走向衰败,你们还是别操这份心了,赶紧回去吧!”

    他是发自内心的劝他们,是为了他们好,可是在冯坤等人听来,简直是对他们的侮辱,他们几个加起来,好几百岁了,岂能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片子吓唬住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”冯坤阴沉着脸,厉声驳斥回去,“今日她必须做出一个选择,否则主母这个位置,她就不配做,也请你们,将族里的产业交出来!”

    除了其他三位长老,同行的其他人,在听见他这话时,全都怔住了,显然这事他们不清楚。

    木香在心里冷笑,原来还有第三条路。

    主意可真多啊!算盘打的可真精啊!目地够明确啊!

    她还是没说话,赫连明德也听出了其中的意思,“冯坤,你这是要夺权?是不是还要我们这一脉让出家主的位置!”

    冯坤冷冷的笑,“既然老爷子提出来了,我们也觉得可行,毕竟你们这一脉也久了家主的位置,现在襄王殿下有诸多要事忙,族里的事,他已经许久不管不问了,我们也很为难,希望老爷子可以谅解!”

    木香在心里狠狠骂了一通,谅解你个头,登门夺权,还好意思叫人家谅解,要不是靠着赫连晟的威望,他们这些旁支能活的这样好吗?要不是看在同族同脉的份上,好多生意她都不会手下留情。现在他们居然蠢到要分家,实在是太可笑了。

    因为好笑,她没忍住,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本是凝固的气氛,被她这一笑,给彻底打破了,冯坤等人的脸色可想而知,得有多看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晚上还有一更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7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