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76章 腹黑再腹黑(一更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6:5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香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,自打她醒来之后,这个男人就没一刻老实过,估计也是被逼急了,所以才这么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于是,她揽着赫连晟的脖子,故意问道:“那您要不要纳个妾回来,以消减您的寂寞呢?”

    赫连晟伸手掐着她的下巴,但并不重,只是捏着让她不能动弹,“夫人,你一人身兼数职,肯定要劳累一番,这几日暂且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话,颇有意犹未尽的感觉,热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最终,只在她唇上亲了又亲,便将她放开了。

    不能再亲下去了,否则他这身上的异常可就再也消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木香刚生过孩子,即使现在看着没什么大碍,可毕竟伤着根本了,还是得调养一番才行。

    头三天,襄王府里每天都是人头攒动,红叶急急忙忙的赶回来,看见两个小模一样的小帅哥,喜欢的,抱着就不想松手了。

    还有唐墨、唐焱、木清扬,也是隔一天来一次。

    从前他们还会关心木香,现在嘛,全部心神都在两个萌娃身上。

    就连远在一方的安平钰跟苗玉轩,也不知从哪里得知了消息,紧赶慢赶的来了京城。

    苗玉轩离的远些,居然就没耽误多少时间,跟安平钰一起,只用了三天就奔到襄王府了。

    虽说他俩从前心怀不轨来着,赫连公子也是个很记仇的人,从前一直防着他俩,现在也还是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,这几日,他哪也没去,就在家里守着。

    摆着一副得意的神情,接待来客。

    能不得意嘛,看着那几位,羡慕、憋屈、惋惜,以及各种情绪夹杂在一起的时候,他万分的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。

    木香要做月子,不宜出门,除了红叶之外,其他人来见,都被一脸寒意的英杀挡在外面。

    苗玉轩很狡猾,故意让人拖着赫连晟,然后自己悄悄的跑到清风院。

    他前脚刚走,安平钰也难得耍一次心机,急忙也溜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在风院外面碰见,彼此都愣了下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就达成一致,一起走了进去。因为耽搁时间,就很有可能被赫连晟那家庭伙发现。

    虽然苗玉轩之前,跟木香有很多的不愉快,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分离,不管是好的,还是坏的,抑或者痛的,想念的,忘不掉的,都化成数不清道不明东西。

    藏在他心里的某个地方,平时不会轻易碰触到,但是每当偶尔碰到时,还是会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安平钰的心里想法跟他差不多,只不过,他保持着爱她就要让她幸福的理念,祝福她,难道不好吗?

    两人进了院子,一眼就看见清风院里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类似巾帕棉块。

    安平钰认得,但苗玉轩却不认得,甚至还上前,伸手摸了摸,颠倒众生的俊颜上,浮现在一抹疑惑,“这些都是干什么的?怎么晒了这么多!”

    安平钰见他是真的不懂,于是笑意融融的建议他,“你闻闻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苗玉轩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,居然真的将鼻子凑上去闻了。

    安平钰笑笑,抬步走了。

    英杀提剑站在门口,当看见苗玉轩将鼻子凑到在尿片上,反复的嗅,她嘴角狠狠的抽了抽。

    当然了,苗玉轩不会闻到什么异味,毕竟这些都是才用不久,在尿了拉了之后,全都用开水烫过,还加了除异味的草药,洗完之后,有股淡淡的余香。

    安平钰站在门口,看着紧闭的房门,再看看拿着剑,一脸寒霜的侍女,正要开口 询问她,是否可以放他们进去,就听见屋里传来一个女子着急忙慌的惊叫声。

    “哎呀,喜鹊,葫芦又尿在我身上了,快点把他抱走,换尿片,我进去换身衣裳!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,不正是木香那个女人吗?之后还听见她跟婢女嘀咕了什么。

    安平钰想着,她既然要换衣服,这位佩剑的侍女,肯定不会让他进去,正要往后退呢,苗玉轩闻够了尿片,也走了过来,带着疑惑问他,“你怎么不进去?”

    安平钰退了几步,直退到廊下,转开视线,“再等等吧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等的,小爷揣着礼物呢,”他也不说等什么,苗玉轩才不管他,上去就要敲门。

    英杀冷着脸,面无表情的闪身挡住他,当然,剑是抽出一半,横在身前,“阁下请留步,殿下说过,任何男人不得踏进屋子里。”

    对!没错,赫连公子下的正是这样的一个命令。

    废话,他家小娘子,正在哺乳期,浑身上下对他来说,都是诱人的香味,他们的厢房也是充满了母乳的味道,他怎么会让雄性,轻易的踏足那个专属于他的地盘。

    安平钰跟苗玉轩都无语极了,赫连晟的占有欲还是那么可怕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想,一个生过孩子,还在哺乳期的女人,一身肥肉,容貌憔悴,有什么可看的。

    可是就这样等着,他们又不甘心,于是苗玉轩冲着屋里大声喊道:“臭丫头,赶紧从屋里出来,小爷不远千里跑来看你,路上连个觉都顾不得睡,你还窝在里头干什么!”

    他吼的声不小,刚吼完,只听一声清脆的婴儿蹄哭从里面传出来。

    接着,门开了,还没等他俩看清什么,一块白色的物体朝着苗玉轩迎面就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飞来异物,苗玉轩当然得伸手抓住。

    这个布,跟院子里挂着的一样,但是这一个,有点异味。

    安平钰神色古怪的看他,“你不会连尿味都闻不出来吧!”

    “尿?”苗玉轩乍一听见这个词,反射性的就将帕子扔了。

    再一抬眼,开着的房门口,站着双手掐腰的女子,长发不似那些成过亲的妇人,梳着老气横秋的妇人髻。

    而是像她从前一样,喜欢扎着简简单单的马尾。

    虽然配上她身上的长裙,有些奇怪,但是整体的去看,至少在他们俩人看来,多了丝俏皮活泼与可爱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可爱的女子,此刻正一脸怒容的看着他俩,“你吼什么吼,把糖糖都吓哭了!”

    然而,她突然转身奔了进去,眨眼间又跑了回来,只是这次怀里多了个抱被。

    木香奔出去,将老大往苗玉轩怀里一塞,然后一脸寒霜的又奔回去,几秒钟之后,又抱着一个一模一样的抱被出来,丢进,注意用词,是丢进安平钰怀里,然后不耐烦的挥手,“抱走抱走,统统抱走,老娘要睡个安稳觉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以风速奔回屋里,当着他们二人的面,砰的一声,将房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还有个婢女,也被关在外面。

    一切发生的太快,各种各样的情绪交缠,令苗玉轩跟安平钰,都觉得脑子有些发蒙。

    当然了,苗玉轩更蒙的是,刚才他闻的那块尿布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他没有多少恶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安平钰一心都只在手上捧着的小家伙身上,小小圆圆的脸蛋,被裹在粉色的小被 子里,黑眼珠子,睁的大大的,正一个劲的瞪着他,眼睛里似乎闪着浓浓的笑意,并不明显,但的确是有的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安平钰在看见这个孩子的时候,心里的某个地方也跟着化了。

    他在侯王府也不是没有见过刚出世的小娃,可从来都是远远的看一眼,便移开视线,从来不会想过去抱一抱,完全是没感觉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个,他抱在怀里,就不想松手了。

    看着酷似木香的小脸蛋,至少在他看来,是酷似木香,而不是酷似赫连晟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可说的,他想,他这一生,恐怕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时刻。

    与他相比,苗玉轩可就直接多了,凑上去闻了他怀里的小老二,婴儿的身上,总是透着一股淡淡的奶香。

    当他凑上来闻的时候,小葫芦隐隐的露出鄙夷的神色,小脸皱巴巴的,眉头也微微蹙着。

    苗玉轩脸上也有了平常见不到的柔暖笑意,“原来这就是她的孩子,好小,好弱,好……”

    安玉钰不理他,抱着孩子,坐在院里凳子上,开始细细打量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五官长的有点像赫连晟,但是这眼睛,这嘴巴,分明就是木香的翻版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他也是幻想过的。时光倒流,那些不可能发生的事,如果发生了。

    假如他跟木香才是一对,假如是他先遇见他的,假如他那个时候,也像赫连晟一样,赖在她家里不走,那么是不是也有可能,他现在抱着的,就是他们的孩子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不可能。

    不是不可能,而是错过了就是错过。

    苗玉轩新奇的将两个孩子凑在一起,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“双生子可真好玩,但他们谁是老大,谁是老二呢?”

    喜鹊微笑着走过去,指了指两个小娃的头顶,“两位小世子的发旋位置不一样,还有一个呢,也是最容易分辩的,这位高高兴兴,整天乐呵呵的,肯定是老大,乳名叫糖糖,这位不怎么笑,没什么表情的,便是老二了,夫人给他取了叫小葫芦,一生下来,就是这副表情!”

    安平钰好笑的道:“我怎么看他,就好像很委屈似的,这分明就是一副哀怨的表情嘛!”

    早在喜鹊提到老二这个称呼时,小葫芦粉嫩的小嘴巴,微不可见的抽动了下。

    喜鹊笑着解释道:“兴许是因为晚出世了吧,他俩就差了一点点,二世子从出世到现在都没有哭过呢,夫人担心他总是不哭,对发育不好,说是孩子多哭,肺活量才大,有利于成长。”

    安平钰听着好笑不已,“不会哭?可是孩子不都喜欢哭的吗?我听我娘说过,我刚生下来的时候,哭声震的整个侯府都在晃动,一连哭了一个时辰,嗓子都震哑了,吵的我娘恨不能将我塞丢出去,没想到,还真有不会哭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苗玉轩也凑过来,看着小葫芦皱在一起的五官,以及微微撅着的小嘴巴,逗他玩,“小老二,小老二,你怎么不会哭呢,你没听说,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吗?”

    他接连叫了两声小老二,小葫芦突然睁开半眯着的眼睛,黑眼珠子,直直的盯着他,与其说是盯,倒不如说是瞪,真的就是瞪。

    而另一位,糖糖小朋友,也很不高兴听见这话,缩在抱袍里的小手,晃啊晃,要不是他现在还太小,不能抓握,他一定狠狠给这个漂亮男人,那张漂亮的脸抓花。

    他会哭,也不见得有奶吃。每当,他要吃饭吃,那家伙就会抽抽噎噎,睁着饱含泪珠大眼睛看着娘亲,然后娘亲立马就将他抱了过去,饱饱的喂了他一餐。

    可是再轮到他时……就剩那么一点,害他每回都只能吃个七分饱。

    这个可恶的家伙,居然还懂得以柔克刚,卑鄙无耻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下午还有一更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6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