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75章 坑儿子的娘亲(二更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6:5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香是被他灼灼的目光扯回视线的,她的胸部因为怀孕的缘故,比从前大了好几圈。赫连晟也因为她身子不适,禁御了好些天,此刻看见这等美景,他怎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终于木香被她看的不耐烦了,将衣服放下来一点,挡住另一边,“别看了,再看也没你的份,我的娃儿,是不可能请奶娘的,以后让他们每天都送些新鲜的牛奶过来,记得叮嘱他们一定得消毒。”

    刚挤下来的牛奶,不能直接饮用,可是这是古代,也没有专用的消毒器皿。

    只能用烧煮的方法,进行简单的消毒。

    “这事你放心,陈妈他们一早就想到了,我将之前皇上住过的宫殿,改了做养牛的地方,圈起来,修了个院门,选了两头健康的奶牛,足够喂饱他俩,”赫连晟艰难的收回视线,一转眼,却瞧见老大,不知何时,小脑袋是对着娘亲的方向,盯的方向跟他一样,也一样是目光灼灼。

    赫连公子心里郁闷极了,本来都是他的福利,现在以后都要被这俩小子给霸占了。

    不行,等他俩稍微大些,就让他俩都去喝牛奶,他的娘子,只能是他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赫连晟忽然想起一事,需要汇报,“他俩的名字还没取呢,之前起的都是女孩名字,肯定不适合,要不你再想想?”

    这乳名,肯定得是她来取,这是他对娘子的尊重。

    又提起这事,木香那个郁闷的心情,又浮了上来,“先前说好的,一个叫糖糖,一个叫葫芦,连起来,就是糖葫芦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她怀孕后期,每天要吃不下十串糖葫芦,一顿不吃,吃饭就没胃口。

    导致后来,家里的下人,怕她吃外面的不干净,于是自己收购山楂,自己熬糖浆,自己做糖葫芦。

    说实话,自己做的,虽然不及外面的百年老店好吃,可是吃着放心。

    她就想啊,既然自己这么能吃糖葫芦,说明肚子里的这两个肯定也喜欢吃,既然这样,就给她俩取个跟糖葫芦相关的乳名好了,哪知现在生下来的是儿子。

    “要不叫一个叫小火,一个叫小锅,怎么样?”吃火锅的时候生的,当然叫这个名字才更贴切。

    赫连晟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,“娘子,他们长大了以后会恨你的。”

    木香一听他这样说,非常非常的不高兴,“他们敢,老娘十月怀胎,辛辛苦苦的把他们生下来,还将他们养大,敢恨我,老娘就把他们塞回去。”

    小老二还是那副不声不响,不笑不哭的表情,但是听到娘亲这句话,他竟然翻了个白眼,还好,他老娘正一肚子怒火,没注意到他这个天才的异样。

    老大却不管,一个劲的扭着脖子,朝着娘亲胸口蹭。

    内心崩溃无比:老娘哎,你别只记得给老二喂奶,还有我呢!

    赫连晟虽然很不想驳了夫人给娃起的名字,可也不能真的叫火锅,于是讨好的冲她笑着道:“塞回去就免了,暴打一顿倒是可以,到时候为夫给你多准备几个鸡毛掸子,随时备用。”

    正找饭吃的老大,忽然停了动作,眨着朦胧的小眼睛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老二吃饱喝足,闭上眼睛睡觉,他决定了,以后吃饭,都得抢在第一个,让那家庭伙饿着去吧!

    最好饿的又瘦又小,那样的话,以后谁见了他们,肯定都会误以为他是老二。

    可是要怎么样,才能捕获娘亲的青睐呢?

    这是个值得思考,深究的问题。

    哭闹是不成的,还会适得其反,以他家老娘的脾气,搞不好还会让他暴打一顿再丢出去。

    那么,就用可怜巴巴,委屈凄惨的眼神看着她。不都说女人的心是很软的吗?这样攻克,肯定能攻下来。

    烦恼的事搞定,小老二,安安稳稳的闭上眼睛,睡大觉去也。

    这边,赫连晟还在小心翼翼跟夫人商讨乳名的事,不过还好,总算她还记着给老大喂奶,只是她刚刚醒来,奶水不充足,所以轮到他的时候,其实没多少了。

    老大嘬了半天,发现他还是没吃饱,不高兴了,哼哼几声,就要哭。

    木香听见他哭,低头看过来,戳了戳他的小脸,“哭什么呀,等老娘养好了身子,一定把你们喂个饱,现在呢,你就先凑合着,喝点红糖水。”

    “红糖水?这个也行吗?府里有牛奶,要不现在就给他喂点,”赫连晟虽然还不太搞清父爱是什么,但他凭着本能,一听见孩子哭,心便跟着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行,他还太小,短时间内,还不能直接喂牛奶,你听我的,快去弄些红糖水来,要不去把喜鹊叫来,让她弄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吴青抱着一个瓦罐,喜鹊捧着一个食盒,跟在后头,“夫人,陈妈知道您醒了,特意让我们来给您送吃的,她说您现在需要补气,还不能吃饭,只能喝些汤,吃点面食。”

    “嗯,拿过来吧,”赫连晟起身去接过那他俩手上的东西,“你们要外面等着,夫人吃完了,我会叫你们。”

    这么明显的赶人,喜鹊跟吴青哪会不明白,于是都笑嘻嘻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木香看了眼桌上的食盒,当然知道他为什么要赶人,可是喜鹊走了,谁给孩子喂糖水,谁给她哄孩子。

    赫连晟不理她的哀怨,卷了袖子,又去洗了手,接着走到桌上,拿起一只空碗,跟一只勺子,然后去清风院的小厨房,拿了糖罐子,一并放在桌子上,然后站在桌子前,转头问她,“是先放糖还是先放水,放多少红糖?”

    木香看他认真思索的样子,不禁好笑,“随便,别和的太浓,否则他喜欢上甜甜 的味道,以后就不喜欢母乳了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依着她的话,真的随意舀了两勺子,忽然又停下动作,眼神疑惑又邪魅看她,“你的不甜吗?”

    木香足足愣了好一会,接着脸蛋爆红,心想这个男人莫不是被压抑的太久,连这种荤段子都能信心拈来。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呢,赶紧和你的糖水!”她红着脸斥责道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赫连晟好像完全不担心饿着他儿子似的,慢条斯理的搅动着糖水,然后又问道:“要不今晚我试试?”

    木香差点要把头埋进被子里,又羞又气又怒,咬着唇,好半天也没接上话,最后只骂他一句,“老流氓!”

    这俩人只顾着打情骂俏,愣是把悲催的老大忘在一边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满心满肚子的都是委屈,嘴巴张了张,拼了老命,哇一声,就哭出来。

    旁边的小老二,睡的可香了,中途还打了个饱嗝,丝毫不受他的哭闹影响。

    婴儿的蹄哭,清脆而悠扬。

    赫连晟端着碗走过去,舀了一勺糖水,本想直接喂的,想了想,或许是怕娘子骂,还是乖乖的吹凉,然后才喂进老大嘴里。

    老大的哭声戛然而止,吧唧了下嘴,婴儿天生就喜欢甜味,因为母乳就是甜的。

    可是糖水再甜,还是不能跟娘亲自带的粮食相比,所以他还是不高兴。

    可是不吃这个,肯定就得饿肚子,所以小家伙抽抽噎噎的喝着亲老爹送到嘴边的粮水,那小模样,别提有多可怜了。

    木香看着他的样,忍不住在他的小脸上亲了口,“虽然现在还不是太可爱,但作做为亲娘,我是不会嫌弃你俩的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忽然挑眉,“三岁之后,就不许亲了,否则以后他们的媳妇会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时,眼中带了点笑意,但是又有那么点幸灾乐祸,那表情好像就是在说:你现在只能亲我一个,除我之外的男人,都不是你的,当然,你也不能亲。

    木香已经对他免疫,甩给他一个白眼之后,掀开被子就要下床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她这一动作,可把赫连晟吓坏了。

    给儿子喂到一半的勺子看也不看的丢进碗里,伸手就拦下她下床的动作。

    因为他丢的太用力,糖水溅到老大脸上,他正为吃不到糖水而郁闷呢,忽觉嘴角有甜香味,于是吐着小舌头,想把那甜味勾回到嘴里。

    赫连晟哪里还管他,按着木香的肩,给她披了件外衣,接着弯腰抱起她,将她放到美人榻上,又拿了件薄被子,给她盖着,“我把桌子推过来,你千万不要动,大夫叮嘱过了,头三天,你要少动!”

    木香看着他,将食盒跟瓦罐一起摆到桌子上,又徒手将桌子搬到她面前,揭开瓦罐的盖子,一股浓郁的鲜香味飘了出来,里面还夹杂着少量的药材味道,但是不重,是她可以接受的范围。

    这家伙对她,有用不完的耐心,细心和体贴,对孩子,却没什么耐心,瞧他刚才喂孩子的姿势,可是够生硬的,但是再看看现在,给她挑面,都是一根一根的挑着。

    赫连晟仔细的给她盛汤,挑了些面条出来,然后盖上盖子,将碗推到她面前,“吃完再盛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快去照顾儿子吧,”木香冲他甜甜一笑,端着碗,咕嘟咕嘟就喝了半碗汤。

    鲜鸡汤味道太美了,面条软硬度刚好,都是她最喜欢吃的宽边面,和的也很有韧性,泡在汤里这么久,也没有化开。

    只用了几口,一碗汤面就见底了,不等赫连晟过来,她自己就又盛了一碗。她觉得自己像是饿了很久很久,饥肠辘辘呢!

    赫连晟看她吃的这么香,当然是万分高分,顺带着看这两个臭小子也格外顺眼。

    他将摇篮车推到一边,两个都睡着了,虽然有一个眼角边还挂着泪花,但总算是睡着。

    木香一口气吃了三碗,觉得不能吃了,搁下碗,漱了口,擦了嘴,郑重其事的对对襄王殿下说道:“相公,我决定了,老大就叫糖糖,老二叫葫芦,哼,谁让他俩带把了,先前准备的衣裳也不准换,哼!”

    她接连哼了两声,哼的这边爷三,心肝直颤。

    俩小子睡的正熟,显然不知道自己将会有怎样一个悲催的乳名,而这个乳名将伴随他们,直到成年。

    等到他俩长成翩翩美少年,出去溜达一圈,足以迷死无数少女之时,一听见有人喊,“糖糖,葫芦!”总会有暴走的冲动,坑儿子的亲娘,还有坑儿子的老爹,都被他俩赶上了,不是悲剧是什么?

    赫连晟走到她身边,拥着她坐着,“你说叫什么就叫什么,现在吃饱了吗?可是为夫还饿着,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一下说这么多话,弄的木香,脸蛋儿红红,“这里还有很多面,要不你也吃些?”

    赫连晟很慢很慢的摇头,答非所问,“他们说,三个月不能同房,怎么办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对不住了亲们,因为写到后期,灵感有些少了,所以写的慢,轻烟要捋结尾,亲们别介意,轻烟会尽量的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6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