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74章 第一眼(一更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6:4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在孩子出生的那一刹那,木香忽觉眼前有金光闪过,如烟花似的,在眼前炸开。

    坐在前厅,一样焦急等待的人,忽然发现今晚虽然不是月中,月亮也是一弯月牙,可是遮住月牙的乌云,全都散了去,异常的明亮。

    一声响亮的婴儿蹄哭,从清风院的方向传来,冲破黑夜的禁锢,似要冲到天际。

    何安一拍掌,“生了生了,小主子的哭声可真响亮,以后也定然是个厉害的主。”

    唐墨跟唐焱皆松了口气,直到这会,他们才发现,掌心里全是汗。

    虽说那天被她害的掉进湖里,弄的一身都是淤泥味。

    可是过了几天,心里的愤怒,已经转化成了无奈的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女子,他们可能几辈子也碰不到。既然碰到了,是祸也是福,是苦也是甜。

    木清扬呵笑了声,那丫头福大命大,阎罗王都不敢收,更何况是生个娃,还真没什么可担心的。

    一阵蹄哭过后,却没有了第二声。

    何安觉着不对,“夫人怀的是双生子,怎么就只有一个娃儿哭?”

    他担心极了,也不管厅里的这几位,急忙朝清风院跑去。

    唐焱几人刚刚放下去的心,突然又提了上来。

    是啊!的确只有一个娃的哭声,那么另一个呢?

    三人顾不得多想,全都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恐怕是唐焱这辈子走的,最快的步子了,连心口疼都忘了,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而此时清风院的厢房里,赫连晟动作僵硬的怀着这位不会哭的娃儿,他们家的老二,不晓得怎么回事,从娘亲肚子里滚出来,只哼了哼,之后就再没哭过了。

    三个接生婆,将他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,也没发现他有不对劲的地方,很正常,也很健康。

    等陈妈接过来,将他放在赫连晟怀里时,小家伙睁眼,表情很淡定的看了看抱着他的亲爹。

    赫连晟一度以为自己看错了,这家伙的眼神,怎么像是很受伤似的,只是眨着眼睛看他,看了好一会,才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赫连晟看了熟睡的娘子,又将视线放在怀中小小的娃儿身上,“你娘亲很累了,别再吵着她,否则老子打你屁股!”

    闭着眼的婴儿,又慢慢的瞪开眼,粉红的小脸蛋,粉粉的小嘴巴,动了动。

    切!谁乐意哭,爱哭的是那家伙。

    陈妈乐呵呵的把另一个也抱过来,“殿下,老爷子都在外面等着呢,抱出去叫他们瞧瞧吧!”

    一说抱出去,赫连晟立马将怀里的这个,也塞给了她,“都抱出去,夫人没醒之前,不要抱进来,你们收拾好了,也全都出去。”

    三个接生婆已经倒了脏水,收拾了弄脏的血布。

    听见这位爷赶人,众人笑着拿上东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到房门关上,赫连晟走到木香面前,抬手摸着她汗湿的额头,手指顺着她的脸颊,滑到干裂的嘴唇。

    产床睡着不舒服,他们的床榻早就铺好了。

    他便将木香轻轻的抱起,走向床榻。

    每一步都又稳又轻,连一丝震动,也不敢有。

    到了床边,又轻柔的将她放下,随后自己也躺了上去,拉起被子,拥着她,长长的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提着几个月的心,直到此刻,才放下,他也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。

    他俩倒是可以睡安稳,可抱出去的那两个,就不那么舒坦了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跟赫连明德,老眼含泪,抖着手,摸着小娃的抱被,只会说一个字,“好!好!好!”

    除了这个字,好像就再说不出别的了。

    彩云抢过去一个,激动的抱在怀里,“好小啊,好可爱,你们快瞧,他睁开眼睛看着我呢,红扑扑的小脸蛋,萌死了。”她抱着的是老二。

    而另一个,就在木朗怀里,他将老大也凑过去,“他俩长的一模一样,一样的可爱,我都分不清谁是老大,谁是老二,不会搞混了吧!”

    陈妈笑着解释道:“你们仔细看,老大的头顶旋窝,是斜着长的,老二的,是长在正中间,他俩就差了一会,老大前脚刚出来,还没等剪断脐带,老二就出来了,虽然只是差了一会,但是老大始终都是老大,一辈子都改不了喽!”

    说者无心,听者有心,那位面无表情的小老二,忽然睁大了眼睛,视线正好瞪着被木朗抱在怀里的老大。

    他是面无表情,可是老大却是闪着亮晶晶的眼睛。

    要不是现在太小,还笑不出来,他非得拍着大腿,当着自家兄弟的面,仰天狂笑几声不可。

    彩云一脸惊奇的道:“你们快看,他俩表情很不一样,一个好像很高兴的样子,眼睛好亮,可是这个居然还会皱眉头。”

    她一叫,所有人都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陈妈道:“老二出世的时候,屁股上的青胎很大一块,估计以后也消不了,你们要是分不清哪个是老大,哪个是老二,扒他裤子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唐墨三人,刚进屋,就听见那句扒裤子的话,脚步硬生生顿住了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个情况,没有出事?

    三人对望了一眼,心想着,既然来都来了,顺便也去看看吧!

    不知是心理作用,还是这两个小娃真有那么可爱。

    三人一看之下,只觉得心都跟着融化了。

    那么小的一个人,裹在被子里,只露了个头。

    五官都是那么小,眼睛却那么亮,特别是那小眼神,还有脸上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……

    “长的像赫连晟,两个都像,好好玩,”唐墨忍不住伸手去逗弄,连自己的身份啥的,都抛到了脑后,什么皇权,什么地位,在这两个萌娃面前,似乎都不重要了。他脑子还突然蹦出个突兀的想法,要是这两个娃儿是……

    唐焱以手帕捂着嘴,因为害怕把病气传去孩子,他离的最远,透着一点空隙,也看到了孩子的样子,苍白的脸,因此而多了几丝红光,“他俩取名字了没有?”

    彩云一脸笑意的说道:“一直都有取,可是我姐不满意,而且好取的还是女孩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一说,众人才想起来。木香一直以为生的是女孩,瞧这两个小娃身上裹着的小被子,全都是粉色的,要不就是带绣花的。

    陈妈惊呼道:“哎呀,早知道就该两样都准备些。”

    赫连明德不在意的道:“没事,娃儿还小,穿什么不是穿,你再准备冬衣,就按男娃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木老爷子也不在意,“小娃,不分男女,等他们长大了,你们也不要说,得瞒着才好。”

    没瞒着,估计他俩得气坏。

    何安担心道:“夫人要是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所有人都担心了,那丫头的脾气,太暴躁了。

    不过应该问题不大,毕竟都是她的娃,看久了,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这一夜,襄王府的灯笼点了一夜。

    木香一直睡到快近晌午时分,才慢慢醒来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不是她自己要醒的,而是被娃儿的哭声吵醒的。

    睁开眼,还有些搞不清状况,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,发现她的大肚子没有了,肚子瘪下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听见男人轻声哄孩子的声音,这个声音……

    她转头看去,隔着屏风,隐约能看见屏风后,有个人影坐在那,晃着摇篮车。

    有些笨拙的哼着曲调,可惜他哼的调子,完全不在一个调上,中间还夹杂着威胁跟恐吓,大致是威胁他们,不要吵着娘亲睡觉。

    可是他俩饿了嘛!

    既然是饿了,怎么能不叫唤。他俩真怀疑,这家伙是不是他们的亲爹,太吭儿子了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这样的幕,却让木香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赫连晟不善于表白,可他却用自己的方式,爱着她,宠着她,惯着她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她的目光,赫连晟转过头,也透过屏风,迎上她的水盈盈的目光。

    然后他站了起来,推着摇篮车就过来了,“睡了这么久,身子还疼吗?”

    木香摇摇头,“还好,不怎么疼了,快让我看看闺女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推车的手一顿,站在那,也不继续往前走了,“那个……夫人哪,他俩其实不是闺女!”

    木香举起的手,停在半空,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你开什么玩笑,怎么可能不是闺女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一说,赫连晟心里更忐忑了,“没有骗你,两个都是儿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摇篮送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两个婴儿的小脸蛋呈现在木香眼前,可能是母子连心,又或者是他俩饿了,闻见属于娘亲的味道,兴奋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木香忽忙解开他们的抱被,掀开尿片。

    呵呵!悲剧了……

    “啊?怎么可能,那个老郎中骗我,我要找他算账,明明我怀的女儿,为什么会变成这两个臭小子!”

    说是这样说,可是心底的母爱还是泛了上来,充斥着她的心,将她的心填的满满的。

    赫连晟坐到她身边,陪她一起看着两个并排躺着的娃儿,“你想要女儿,咱们以后再生就是,你想啊,等他们长大了,把弟弟妹妹全丢给他们二人,以泄你心头之愤,如何?”

    他这样一说,木香心里稍稍平衡了一些,“这还差不多,反正他俩以后倒霉了,嘿嘿!”一想到日后可以看他俩抓狂,木香暗爽不已。

    两个娃儿听的小心肝一颤一颤,再次为自己的前路默哀。

    赫连晟见她彻底放开了,便将老二抱起来,放在她怀里,“这是老二,只比老大晚了一会,生下来没有哭,把我们都急坏了,太医也检查了,说他身体好的很,可能是天生的,不喜欢哭,刚才我抱他的时候,他看我的眼神可怪了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有点献宝了,连他自己都没发觉,说起孩子时,他的语速跟表情,同平日里都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我瞧瞧,”木香抱孩子的姿势,还不太熟练,但是调了几个姿势,很快就像模像样了,这或许就是做母亲的天份吧!

    “还真的不会笑,老大呢,”她俯身去看老大,手按在他下巴的被子上,轻轻的戳了下他的脸。

    小家伙不干了,嘴巴张了张,小脑袋扭了扭,断断续续的发出几声蹄哭。

    “声音还挺响的,不急,让他先哭会,我先喂老二,”木香就是要打破那句,会哭的孩子有奶吃。

    怀胎十月,孩子已经很熟悉娘亲的气息,所以当木香掀开衣服时,小家伙的脑袋就开始乱动乱扭,闭着眼,张着嘴巴,嗅着奶香,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木香看着他萌翻天的动作,忍不住笑了,“他可真聪明,知道往哪凑,还真是饿坏了。”

    她无意的动作,却叫某人眼神变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谢谢诸位的大礼,谢了哦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6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