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72章 要生了(一更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6:3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司空瑾是如何出来的,这谁都不知道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他能从囚禁的地方出来,也就能平平安安的回苍澜去,因为他不会让司空拓顺顺当当的回去,他们二人,必须得有一个留下来。

    能回去的那个,自然就是下一任的草原之王,这是他们二人达成的共识,彼此心里都清楚的很,所以在看到司空瑾站到面前时,司空拓的心里全面升起警惕。

    木香撑着腰,比府尹大人还要幸灾乐祸,“他不是来救你,他是想踩你一脚,我说你们既然都是兄弟,就不能说白话吗?绕来绕去的,真不好玩!”

    司空拓腿一歪,差点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就算他本意确实如此,可是也不能都讲出来吧!这女人莫不是脑子有毛病。

    司空瑾一听见木香的声音,脸上的笑容就没了,如利箭一般的目光直指向她。

    都是这个女人,如果不是她的突然出现,他又怎会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赫连晟身子微微一侧,挡住司空瑾阴狠的眼神,“这是你们的家事,要解决回你的去驿馆,严忠,送两位殿下去驿馆,没有本王的命令,谁也不准踏出驿馆半步!”

    说是送,其实是押解,严忠领着一队士兵,将他们几人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司空拓根本没想到赫连晟敢囚禁他,当即狂吼道:“赫连晟!你凭什么囚禁本王,本王要去见唐皇,你如此苛待本王,咱们两国之间的协议,就此作废!”

    府尹大人就等着他这句话呢,“大王子殿下,微臣正是奉了皇上的命令,请您移驾驿馆,那里备好了美酒佳肴,不愧慢待您,正好,瑾王子也在,你们二位长久不见,还可以叙叙旧呢!”

    司空瑾先前是愣了下,但很快就释然了,“既然连唐皇都这么说了,王弟也有很多话想跟王兄说,驿馆已经收拾好了,王兄请吧!”

    司空拓哪肯跟他走,他来的这些天,虽然去见过司空瑾,但每次都是匆匆见过,就赶紧走了。

    司空瑾此人,跟他只差了两个月,从年纪上来说,其实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他从小就一直很忌惮他,这个人,在五岁的时候,就已经练就了一手的好骑术。

    六岁时,第一次跟随王父外出打猎,竟猎一头比他还大的野狼。

    当时,王父就重赏了,对他的器重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一点一点累积起来。

    在草原上,没有立长之说,能不能坐上王的位置,全凭自己的本事。

    司空拓无数次巴望着司空瑾死于非命,可是很不巧,每回有险有难,他都能死里逃生。就像这一次,潜入南晋绑架襄王妃。

    这是多么危险的事,当初他知道时,并没有劝解,反而还鼓励他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竟然又没死,还通知了王父,将他派来议和。

    去他娘的!

    这是当时司空拓内心真实的写照。

    现在,事情走到了这一步,他居然还跟跟司空瑾同处一个地方。这怎么可能嘛!

    “不行!本王不去驿馆,本王还去之前住的地方!”

    严忠上前几步拦在司空拓面前,“这恐怕不行,命令是皇上下的,属下等只能执行,不能违抗!”

    府尹大人笑的十分得意,他年纪不大,大概三十五左右,长的还算周正,但是一笑起来,画面还是有些莫名其妙,“皇上说了,殿下在京城的行为有些不端,所以请殿下入住驿馆,不得宣诏,不能出府。”

    他急匆匆的赶来,就是为了传达皇上的口头意思,报一拳之仇。

    刚才他得到消息,赶去阻止司空拓劫人时,被他打了一拳,司空拓那拳头,差点没把他打到吐血。

    这一拳之仇,现在终于报了。

    司空拓纵然有百般的不情愿,可是抵不过对方人多势众。

    如果他坚决不肯,赫连晟肯定会动用武力,只要不把他打死,就如了司空瑾的意。

    哼!当他傻吗?

    虽然他大字不识几个,可是也懂得好汉不吃眼前亏。

    司空瑾走在最后,看了眼赫连晟,“襄王真是好福气!”

    赫连晟没有说话,也不再看他,拉着木香就朝府里走去。一场喧闹就此落幕,真是有人欢喜,有人忧啊!

    木香吃着最后一根黄瓜,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赫连晟铁青的脸色,没话找话,“相公,你说他们俩谁能回去,要是司空瑾回去了,那司空拓肯定得疯,你决定怎么办了吗?”

    赫连晟一声不吭,但也没有走的太快,迁就着她的脚步,等进了襄王府的大门,才在木香忐忑不安的心情中,叹了口气,对她说道:“回去的人,肯定是司空瑾,但经过此次的事情,我想到了另一个牵制苍澜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,停了下。木香很认真的听着,恍然大悟,“我明白了,你想让司空拓也回去,但不是明着回去,而是鼓动他偷着回去,再扶植他的势力,让他跟司空瑾对掐,苍澜内部越乱,咱们就越省心!”

    赫连晟笑着捏了她的鼻子,“就你聪明,我想到的,你都想到了。”他的确有此意,与其他们费力去攻打苍澜,倒不如让他们内讧。

    “那是,咱们夫更妻同心,还怕整不倒一个小小的苍澜吗?”木香很乐意接受这个夸赞。

    正说的兴起呢,她忽然停了脚步,捂着肚子,叫了一声,眉头死死的皱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她这一叫,可把赫连晟紧张坏了。

    木香摆了下手,手扶着他,撑了撑腿,“没事,又抽筋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白天也抽筋,一般不都是晚上吗?”她这样一说,赫连晟更紧张了。

    康伯跟喜鹊都在前厅,一见她这个样子,也一样紧张的要命,急匆匆的就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还好吧,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“夫人,要不要去给你找郎中?”

    木香站着缓了好一会劲,才长长的舒了口气,“我没事,缓缓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喜鹊担心的道:“怎么还抽筋呢,总这样下去,可怎么行。”还有两个月要熬呢,再抽下去,身子会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没事,肯定是肚子里的两个,太会长了,吸收好,所以我才缺钙的严重,会熬过去的,”她就不信了,自己的身子又不差,不可能连一对双胞胎都孕育不了吧!

    回清风院,是赫连晟抱着的,一路上,他黑着个脸。进了屋之后,她将木香放在美人榻上,然后用凶狠的眼神瞪着她的肚子,“臭小子,再敢让你们的娘亲受罪,等你们生下来,老子非狠狠的收拾你们一顿不可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木香被他逗的咯咯直笑,没笑几声,气又不顺了,只得憋着笑,“隔着肚子,你以为他们能听得见啊,再说了,他们长的好,我生的时候,才能更顺畅,懂不懂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,”赫连公子还真不懂,“那该怎么办?你这样下去,太受罪了!”

    木香叹气,“这能有什么办法,一天一天的熬着呗,孕妇不都这么过来的嘛,都是必须得经过的过程,没你想的那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说是这样说,可真的一天一天的熬着,肚子一天一天的大了,就算她是铁打的,也会撑不住。

    这两个娃儿长的又好,怀一个就已经比别人大了,更何况是两个。

    彩云每回看见她的肚子,都很担心,胎儿会不会把肚子撑破。

    木香也有担心,可她担心的是,肚皮撑那么大,生完了,还能不能恢复,要是恢复不过来,皱皱巴巴的,那得多难看呀!

    这个问题,赫连公子懒得回答。

    需要回答吗?在他看来,这就是个无聊透顶的问题。

    相比她的肚皮,赫连公子更在意她是否能平安生产。

    在离她的产期还有半个月的时候,襄王府上上下下,可紧张了。

    红叶定了时间,准备过几日就回来。

    京城里有名的产婆,全都接进府里,以防她夜里突然生了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跟木老爷子更是每日要去清风院走三趟,夜里也不敢睡的太死。

    总之,所有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陈妈跟哑婆也搬进清风院的侧屋,以方便照顾木香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赫连晟的警告管用了,还是她已经扛过抽筋最厉害的时候,总之,在那之后,她抽筋的情况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就是夜里起夜的次数多了,有时翻来翻去,睡的也不安稳。

    生意上的事,都不用她管。

    她陪养出来的人,个个都能顶上半边天,红叶更是将分店的生意弄的十分红火,摩登一口的服装,已经在泉城,打下了名声。

    红叶准备等她生过娃之后,就去筹建新的厂房,选址就在离泉城的城外。

    木香听说了此事,可激动了,一个劲的催她,先去办正事,生娃的事,她又帮不上忙,来了也没用,到时生了再通知她就是了。

    在离临盆还有三日的时候,木香突发奇想,想吃涮羊肉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,她就要流口水了,分分钟都不想等。

    于是陈妈跟喜鹊,忙着去准备材料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入了秋,但食物还是得用新鲜的,不能用隔夜的。

    她想吃羊肉,就得现去找人宰羊。

    虽然这会已经快到子时了,但她说要吃,谁敢拦。

    于是在忙活了一个时辰之后,终于将泛着辣椒油的汤料摆到桌上。

    羊肉都切成了薄片,按着主子的喜好,用酱料腌过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青菜,豆腐,这个季节能做配菜的不多,又是大晚上的,能搞出这么多来,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不睡觉,张罗着吃火锅。

    旁人哪还能睡着,也都坐在桌边陪着,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。

    赫连晟淡定的坐在一边,给她烫肉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见木香吃的那样快,都顾不得烫嘴,担心的提醒道:“慢点吃,又没人跟你抢,吃那么快,别烫着心。”

    陈妈也在,“也别吃太辣了,不然孩子生下来,会蜕皮。”

    木香咬了口羊肉,再看看碗里红通通的辣椒油,然后对赫连晟道:“那要不先过一遍水吧!”

    赫连晟将烫好的羊肉,搁进她碗里,黑眸凝着她的眼,就一个字,“吃!”

    蜕皮就蜕皮,她现在胃口时好时坏,想吃,当然得多吃。

    他都这么说了,木香当然得听话的继续吃了。

    陈妈看着这两人,直叹气。主子宠媳妇,真的是没底线,只要媳妇高兴,连孩子都可以摆到一边去。

    一锅*香喷喷的涮羊肉,已经被木香吃的见底了,只剩些渣子,火也灭了。

    觉得胃差不多填满了,木香打了个饱嗝,接过陈妈递过来的棉布,擦了擦嘴,再漱漱口,然后看着众人,很平静的,说了句话,“我好像要生了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明天中午还有一更,生喽生喽,亲们准备好见面礼了吗?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6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