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71章 司空拓的末路(二更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6:2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香咋会轻易放过他俩,“这什么呀,又不是去远的地方,不如你们带我去摩登一品瞧瞧,听说他们新进了一批布料,是用特别的方法染制的,可好看了,再去添置些新棉花,到时候都能用得上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一说,两位老人家动心了,细想一想,也是哈,赫连晟看媳妇看的太紧了,就算是带她出去,也是严严实实的塞进马车里,到了地方抱着她下车。

    现在木香的活动范围只有襄王府巴掌大的地方,要不然就是清风院。

    “好吧,可是你得答应我们,不能乱跑,另外,再带上你的护卫,你训练的那几个人都不错,全都带着,”赫连明德终于肯松口了。

    木香心中暗喜,面上却是很为难的表情,“不必了吧,又不是去很远的地方,再说了,这附近也都是咱们的人,真的没必要那么大惊小怪,走吧,快走吧!”

    两位老人家经不住她的催促,只得放下锄头,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,就这样从后门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赫连公子去洗瓜果,来回也快,可是等他回来时,菜园里哪还有这三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不在这里,他就已经猜到,这三人肯定是背着他出去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不慌不忙的捧着东西,也从后门追了出去,他脚步快,没追多久,就看见他们三个人走在湖边的身影。

    但是他没有追上去,而是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,既能看得见他们,又不至于让他们知道。

    出了家门,路边有很多摆摊的小吃,像什么生姜糖,糖葫芦,糖人,以及杂七杂八的小零嘴。

    木香原本不太饿的,可是不知为啥,看见这些吃的,就觉着馋的很。

    于是,才走了一段,两位老人家手里都捧着大大小小的吃食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再照这么吃下去,肚子会受不了的,你要想买的话,咱们拎着,回家再吃,”木老爷子怕她吃多了,担心的劝说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也连连点头,“就是呢,你瞧瞧这一路走来,你吃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木香摸摸肚子,这会才恍然想起来,好像真的有点撑,“那就不吃了,但是那糖葫芦得给我多买几串,以前咋不知道这东西这么好吃,酸酸甜甜的,好吃极了,还有那风干牛肉,辣辣的,要不晚上咱们吃烤肉如何?”

    赫连明德跟木老爷子都为她的能吃,咋舌不已。

    “丫头,现在还没到中午呢,你都想到晚上了?”

    木香嘿嘿的乐了,“我这是跟你们预定,要不中午吃也行,中午让陈妈做酸菜鱼,多放些泡椒,烧的辣香扑鼻……”

    想着想着,她忽然又觉得饿了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皱眉,“你这么爱吃酸的,连辣的也不放过,有可能是龙凤胎呢!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,不可能,当初那郎中看了,说是两个女娃,我连衣服鞋子都准备好了,全是按着女娃来准备的,为此,我还特意让服装工坊的人挑染的淡粉色的棉衣出来,做了好几套粉色小衬衣,所以,肯定是女娃,你们就别瞎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在后面,听见她提起粉色小衬衣,眉头狠狠的皱了下。

    他已经预感到了,不管生出来的是儿子还是女儿,木香非得把这粉色衣服给他穿上不可。等将来儿子长大,知道自己是穿小粉衣长大的,不知作何感想。

    临近正午时分,京城的街道异常的热闹。

    人来人往的,也很多,两位老爷子尽量带着她往人少的地方走。

    当然了,街上有很多认识她的人,自动避的远远的,不敢招惹她。

    这时,马路的尽头,突然闯过来一队气势汹汹的人马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顿时紧张无比,“丫头,快闪到一边去,别让人碰着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捂着肚子,没有挪步,因为她站的位置已经很偏了,再闪,就得闪湖里去了。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赫连晟也紧张了,顾不得保持距离,快步赶了上来,“站到我身后!”

    他身材高大,挡在木香身前时,就像一座大山,将木香完完全全的遮住。

    两个老头见他来了,都松了口气,否则有一丁点的闪失,他俩非得懊悔死不可。

    木香浅浅一笑,从他手里,将西红柿拿了过去,狠狠的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刚摘的西红柿就是好吃,酸酸的,水份充足,还有些沙沙的口感。

    那一队气势汹汹的人群已经近了,走在最前头的,正是司空拓。

    铁青着一张脸,好像谁欠他十条命似的。看见赫连晟站在那,也没有多理,重重的哼了声,径直就要走开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最看不得他这样的嚣张,气愤的道:“他有什么可嚣张的,年年作乱,年年被驱赶,此次议和,皇上真是糊涂了,像他们这样的狼子野心,如何能安定!”

    司空拓今天一肚子气,早上去闯凤知堂,没闯进去,后来又得知她们每日都会有马车从学堂里使出来,到时在路上拦截,定然很容易。

    他在苍澜,侍妾无数,到了这里,身边一个都没带,去青楼玩了几次,发现那里的女人太无趣,所以他盯上了凤知堂。

    想着可以在路上拦截,到时连马车带人一起截走,寻个无人的地方,好好享乐一番,所以他连半天都等不得,立马就去了。

    哪知,拦是拦了,揭开车帘子,也看见里面坐着五六个美娇娘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他动手呢,这几个女人一阵尖叫,竟然引来京城府尹。

    那家伙带了几十名御林军,将他团团围住,他好不容易脱身出来,就听那老小子嚷嚷着要告到皇上那里去。

    京城府尹也怕出事,要是这几个女子在他的管辖之内,被人奸污了,别说皇上不饶他,就是这京城的百姓,也不能放过他。

    兹事体大,他当然是能捅多大,就捅多大。

    知会了皇上,要是皇上不追究,再出了事,可就不怪他了。

    司空拓没想到他会来那么快,更没想到,这人居然非得闹到皇上那里去不可。

    他是苍澜皇子,来这里是为了议和,以及带回司空瑾,如果被父王知道,他麻烦就大了。

    这正烦恼着呢,又听见赫连明德奚落他的话,属于草原人的爆脾气,蹭一下就上来了,“你这说什么!”

    他突然停下脚步,正好停在赫连明德面前。

    老人家也是久经杀场,又怎会被他吓到,当即上前一步,哼了声,道:“老夫说的就是你,苍澜如何败退,如何掠夺我南晋百姓的,你做为苍澜大王子,你会不知道吗?现在还好意思,在这里嚣张,你当南晋的人,都是好欺辱的吗?”

    老人家说话掷地有声,铿锵有力,听的附近小贩,过路的百姓纷纷朝他投去注目礼。

    可是在司空拓听来,这话就十分刺耳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是受邀来的南晋,难道你们不该以礼相待吗?你说苍澜掠夺,凭什么这样说,你们南晋的土地,不也一样是从他人手里夺过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强词夺理,一派胡言,如果苍澜人都如你这般,我看这议和一事,不提也罢,老夫定要冒死进谏,决不让这议和之事定下,”老爷子也是真动气了,否则他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。

    司空拓等的就是他这句话,“好啊,你这就去向唐皇进言,本王子这就起程回苍澜,等着与你们绝一死战!”

    “哎,等等!”木香啃完一个西红柿,急急的叫住他,“这位殿下,我想你搞错了,我家老爷子说的意思呢,是让司空瑾回去,你留下做质子,这样才是公平的决斗,否则跟你斗,岂不是欺负你无用吗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司空拓突然暴怒,一掌击向木香的面部。

    赫连晟轻而易举的抓住他的手,微一使劲,司空拓脸色大变,隐忍着手腕上如同要断裂的剧痛,他虽不是苍澜的第一勇士,但怎么着也是数一数二的勇者,怎能在这个时候惊呼出声,可是真的很痛,没想到赫连晟的内力如此强悍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?你想死在这里,本王可以成全你,放心!你死了之后,你身后的这些人,一个活口都不会留下,等消息传出京城,传到苍澜,他们只会以为你暴毙而亡,想必司空瑾很乐意看见这一幕,你说呢?”

    赫连晟的声音平静极了,如同在叙述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,连眼神都没有变过。

    可是司空拓却听的心惊肉跳,“你敢!”

    “哦?你还在怀疑我敢不敢?”赫连晟笑的冰冷刺骨,一丝温度都没有,他看司空拓的眼神,就好似在看一个死人,一个不需要顾及他所有想法,任意践踏的死人。

    在司空拓的瞪视下,他慢慢的收紧手上的力度。

    司空拓愤怒之下,另一只手突然袭上他的命门,脚风也紧随而至。

    赫连晟嘲讽的笑了,快速将他的手一掰,只听咔嚓一声,司空拓的手臂竟被硬生生的折断了。不是卸了关节,而是折断。几百丈之外的人,都能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!”这一下,是真的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司空拓发出去的功势,全都半路夭折,抱着已经提不起来胳膊,满头大汗的瞪着赫连晟。

    木香已经啃了一半的黄瓜,又从赫连晟后面探出头来,因为后面是湖,所以她是抱着赫连晟的腰,刚才赫连晟出手擒住司空拓时,她抱着的动作也没变过。

    “司空拓,你今日算走运了,我相公不想让我看见血腥的一幕,所以只是断了你的胳膊,否则断的就是你的脖子了!”

    司空拓愤恨的瞪着他们二人,眼里的愤怒火焰一样,快要喷发而出,“你们如此羞辱本王子,你们等着,咱们找唐皇评理去!”

    “大王子殿下不说,微臣也是要来请一请的,”远处又走来一人,穿着一身官服,正是京城府尹。

    他今天可是忙坏了,跑前跑后,半天之内,就跑了大半个京城。

    司空拓暗道不妙,他这是要落井下石吗?

    随京城府尹而来的,还有另一人,司空拓是之后才看见他了,在只是一瞬,他眼中的神情就变了。

    同行而来的两人,神情却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府尹大人是幸灾乐祸,终于能解决这个大麻烦,他当然高兴坏了。以免哪天这个大麻烦再给他捅个大篓子,到时他的乌纱帽可就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而这个同行的人,正是被关了数日的司空瑾。

    同为苍澜人,相比之下,司空瑾比起司空拓来,好看的不止一点点。

    纵然司空瑾骨子里也是傲慢自大,目空一切,但他的自大傲慢,有一个度,不像司空拓,完全收不住,还搞不清状况。

    司空瑾还是穿着苍澜的衣服,只见他走到司空拓面前,看了眼他的断手,笑容深邃,“大王兄亲自来南晋救王弟,王弟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不好意思,又迟了,妞们的月票呢?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6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