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70章 安胎(一更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6:2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他朝身后招了下手,元瞳的弓弦拉了起来,发出绳子紧绷的声音,听的人头皮直发麻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一声利箭破空的声音,司空拓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,只觉得耳边有阵寒风吹过,接着就是一声巨响,是他身后的一腰粗的树。

    竟然被那小子的箭撞断了。若是仔细去看,就会发现,元瞳的箭头不是尖的。

    所以它才能撞断树干,而这样的箭头扎进树干的难度也更大。

    司空拓摸了下耳朵,温热的血,沾了一手。

    这是警告的一箭,若刚才他的箭尖再偏几分,那么现在断掉的,就不是那棵树,而是他的人头。

    “哼,今日算本王准备不足,改天本王定要亲自去襄王府一趟,后会有期!”司空拓愤然离去。

    他走的又急又狼狈,都忘了蒋荣还跟他一起来了。

    蒋荣被晾在原地,至始至终,他都是一声不吭,但是在他微垂下的神情

    何安见他终于肯走了,不禁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刘晨并未受伤,他走到何安面前,面露担忧,“我们今日得罪了他,恐怕他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何安冷呵了声,“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不过没关系,主子暂时不会去边关,有主子在,他就是有天大的能耐,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。”

    彩云也走了过来,“我大姐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了,她怀的是双生子,得十分小心,姐夫都不许他出府,我看咱们还是想办法解决了这个人才好,免得惊了大姐。” 刘晨很赞同她的说法,“不错,咱们不能什么事都依靠大姐,这个事,我去殿下一说,尽量别让他去襄王府,私下里把他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何安抓着脑袋,冥思苦想,“我看这事,最好是有人告到皇上那里,司空拓作为为一个他国使臣,擅闯女子学院,做出这等龌龊之事,怎么能不禀报到皇上那儿,只是……他没有真的闯进去,这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事情没有发生,就算上报了,唐皇也不会理,但是他们又不可能让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一旦司空拓真的闯进凤知堂,他们这招牌还不得砸了。

    巧儿脑筋转的快,“要不这样好了,咱们设个圈套,引他劫了送女学生回家的马车,在外面劫了马车,就不算闯进凤知堂,一样能定他的罪名。”

    何安乐的直拍掌,“这个主意好,巧儿,你行啊,难怪红老板要把你留下,我看哪,以后你也跟了我家主子,她特会用人,你瞧胖妞,现在也能独挡一面了。”

    巧儿忍俊不禁,“何安哥,你这嘴皮子够溜的,变着法的夸你家未婚妻,我看不如你们早日成亲算了,我家小姐从前就说过,胖妞是个能生养的,到时给你生上十个八个,还不把你乐坏。”

    何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“不急不急,夫人快要生娃了,现在府里的气氛可紧张了,这种时候,我跟胖妞的事,还是先放一放。”

    巧儿也笑着道:“这倒是,你家夫人现在肯定很辛苦,那天我瞧着,腿都肿了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彩云也很心疼,“不光是腿,现在脸也肿了,看着好像是胖了点,其实根本就不是,除了中午吃的多些之外,一天之中,吃的都很少,夜里要吃宵夜,姐夫特意让人在清风院弄了个小厨房,夜里起来给姐姐做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襄王殿下还会做饭?”巧儿瞪大了眼睛惊呼,几乎要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刚开始不会,还把面做成面糊了,陈妈就说不让他做了,以后她跟哑婆轮流值夜班,可是姐夫不同意,非要自己做饭,做了几次,也像模像样了,现在会的就更多了,做包子,下饺子,还会包馄饨呢!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,襄王不愧是襄王,学什么都快,襄王妃真有福气,”巧儿羡慕的说道。

    彩云嬉笑道:“你也可以很有福气啊,我们府里还有很多好男人,像吴大哥,严大哥,还有大飞,他们都是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巧儿脸红的很,有些害羞的低下头,“我……我还不急。”

    刘晨看她俩说的投机,就跟何安两人走了,元瞳当然是跟他们一起。

    最近,他跟木朗的关系处的不错,两人经常凑在一起玩,好事没干多少,坏事干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木朗也不笨了,知道元瞳武功厉害,不像他,只会些招式简单的拳脚,他当然得傍大腿,跟着元瞳混。

    他们走了,彩云跟巧儿便转身进了学堂,大门在身后合上,好似之前的骚乱,没有发生过似的。

    彩云掰着手指头算日子,“说起来,还有两个月,可为什么我觉得时间过的好慢,好想看看大姐生下来的娃儿长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巧儿笑道:“襄王跟襄王妃长的都好看,娃儿一定也漂亮,到时你就升格做小姨了,你想好了给他们备什么生辰礼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想了,我跟刘晨商量了,准备去打一对金手镯,样式都选好了,等过几日就去下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选的一定很好看,可是我送什么呢,我没有钱定贵重的东西,便宜的又拿 不出手,”巧儿这几日一直在为这个事烦恼。

    “不如你亲手做些衣裳小鞋啥的,他俩出事的时候,都入秋了,衣裳换的多,而且又是两个,再多都不嫌多,”彩云拉着她走进女红教室,巧儿是这里女夫子,她跟着红叶,学了一手好绣工,来这里教女红,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“照这样说,那我做这两套新衣服吧,要是襄王妃不嫌弃,别的衣裳我也可以帮着做,反正我下了学堂,大部分时间都在闲着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啊,好多东西都要准备,府里陈妈她们都忙起来了,怕到了日子忙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说的热闹。而此时,被她们讨论的主角,正坐在厢房里,对着镜子照来照去。

    每照一下,她就得唉声叹气。一会的功夫,叹了不下十几遍。

    赫连公子卷着袖子从外面进来,见她又在照镜子,不免觉得好笑,“脸上没长麻点,脸蛋还比以前白了,也嫩了,还是一样的好看。”

    木香把镜子往桌上重重一搁,撅嘴瞪他,“你又在哄我了,你瞧瞧我这脸,都快赶上胖妞了,还有两个月哪,再这样下去,我非得胖成球不可,到时候,你肯定会嫌弃我,嫌我变丑了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也着叹气,走到桌边,给她倒了杯温水,“怎么会,不管是胖是瘦,你都是我娘子,孩子他娘,再说了,根本没胖多少,要非说有胖的地方,那就只有这里了!”

    他走到木香面前,忽然伸手触上她的胸。

    “讨厌,大白天的,不要耍流氓,”木香佯怒,拍掉他的手。不过他说的也是实话,最近她的胸部,总是感觉涨涨的,也大了很多,问了陈妈,她说这是正常的,不然娃儿生下来,哪会有奶水。

    赫连晟微微笑着,在她身边坐下,抬起她的腿,放在自己腿上,然后,一下一下,轻轻的柔着。

    她怀双生子确实很辛苦,最近夜里腿抽筋抽的厉害,夜里总是会因为太疼,醒来好几次。

    到了后期,补再多的钙也不顶用。

    抽筋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,尤其是频繁的抽筋,搞的她夜里都睡不好,白天就更没精神了。

    现在晌午都要睡好久,总也醒不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的状态,可把府里的人给愁坏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也在数着日子,可惜不能代她受过,只能看着心疼着。

    木香晃着自己的腿,“相公,我的腿好像又肿了些,你按一下试试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依言掀起她的小腿,轻轻的按了下,再抬起时,手指按下去的地方,出现一个小窝,“以后睡觉的时候,把腿垫高些,或许情况会改善。”

    木香又得叹气了,最近总觉得胸口有叹不完的气,“没用的,我还得再熬着,等熬到生的时候,一切就都好了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看她怀的这么辛苦,心中也不好受,“生过这两个,以后咱们再不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什么话?为嘛不生了,”木香闻言不悦了,“这叫先苦后甜,一想到日后在有两个小娃供我差遣,听我使唤,受的这些罪,也值了,咱们说好了,如果是男孩,就当下人用,家里的一切大小事,都交给他们,如果是女孩,就当公主宠着,我的女儿,走到哪,都得是万众瞩目!”

    “是,都听你的,你想怎么管,就怎么管,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,都由你决定!”

    此刻窝在狭小空间里的两个小娃儿,在听见他老爹说的这段话时,一齐为自己的将来的苦逼日子默哀。

    陈妈端了洗脚水,每天这个时辰,木香都会泡脚。

    当然了,她是够不到擦脚,按说这擦脚的活,应该是喜鹊的事,但赫连公子哪肯让别人碰她的娘子。

    所以,从洗脸到洗脚,再到洗澡,都是他一手承包了。

    当然,洗澡的时候,木香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脱衣裳,赫连晟又不放心她自己进去洗,只能想了个折中的法子。

    木香坐在水桶里,将湿衣服扔出去,有花瓣的遮掩,倒还是可以藏住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,每回洗到一半,某人的手就不规矩了,乘机吃她的豆腐。

    陈妈送了水,没急着走,天气不错,她得将夫人的被褥抱出去晒晒,最近总是阴雨不断,被褥容易发潮。

    赫连晟给她洗的很认真,这个男人,用他曾经拿剑杀人的手,如对待珍宝似的,替她洗着脚。

    木香靠在美人榻上,出神的盯着他认真的样子,心也被塞的满满的。

    有他这样宠着,就是受再大的罪,吃再多的苦,也值了。

    陈妈晒过被子走进来,看见这一幕,只是笑了笑,每天都能看见,起初还会夸上几句,但是到后来,她也发现了。

    如果把这样的事,当做跟吃饭喝水一样的寻常事,就真没什么可说的。

    “夫人,中午你想吃什么,两位老爷子园子的菜,都长出来了,黄瓜,西红柿,豇豆,还有很多小辣椒,夫人是想吃素一点,还是全荤的?”

    “园子结这么多的菜了吗?那我得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她已经很好几天没去后院了,还真不知道那俩老头把她的菜园子折腾成什么样了。

    她说走,就急着要起身,赫连晟连忙按住她,“别动,还没擦脚呢!”

    他拿过桌上搁着的干净棉布,无比仔细的将她的脚擦干净。

    木香的脚,本来是很好看的,但最近因为水肿,脚变的白白胖胖,圆滚滚,倒是更可爱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就喜欢看她的脚,每次给她洗脚时,总要多看上几眼。

    穿好鞋袜,简单的收拾了一番,便在赫连晟的亲自护送下,去了后院。

    刚一跨进后院的拱门,就瞧见满眼的绿色,有高的,如丝瓜,黄瓜秧,都做了竹架子。

    矮的,长成片的,如辣椒秧,韭菜,小白菜,还有挂着青红果实的番茄。

    茄子也结了,长长的豇豆,垂在秧苗上,跟一串绿色翡翠似的好看。

    菜园中间,一左一右,分别有两个老头,戴着草帽,穿着粗布短褂,手里正拿着铁锹或是锄头,弯着腰,如农家老汉似的,在那拾掇地呢!

    自打开春之后,这两位老人家可是把全部心思都放在种菜上了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种出来的菜,上了餐桌,俩老头别提有多高兴,整天就泡在菜园子里,不是喂鸡鸭,就是亲自动手捉虫,或者跟附近的农户凑在一块讨些种菜的经验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他们过的可快活了。

    因为每天风吹日晒,干体力活,生活习惯又保持的好,俩老头精神气,也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特别是木老爷子,现在走路都不用拿拐棍,比以前利落多了。

    看见他们过来,赫连明德急忙扔了锄头跑过来,“丫头,你怎么来了,菜园这里土疙瘩太多,你可别崴着脚。”

    木老爷子也扛着铁锹,赶过来,“就是呢,菜园里坑坑洼洼,你就站在那儿,别再往前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不以为意的笑笑,“我又不是纸糊的,那有那么容易摔倒,听说园子里黄瓜跟西红柿都结了,我要尝鲜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吃,那还不容易,等着!”

    “对,等着,爷爷去经你摘!”

    两位老人家庭又急急忙忙的奔回去,没多久,再回来时,手里捧着刚摘下来的蔬菜。

    新鲜的蔬菜看着就不一样,颜色鲜亮,黄瓜上面还裹着一层小毛刺,西红柿的根蒂还连在上面,红艳艳的颜色,叫人看着就有食欲。

    她伸手想拿一个尝尝,赫连晟却比她还快,“你在这儿等着,我去给你洗洗。”

    他将两位老人手上捧着的蔬菜,一一拿走,“我没回来之前,不许她乱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赫连明德笑呵呵的点头,“知道了,你把东西都收走了,她还能生吃辣椒不成!”

    赫连晟去洗蔬菜了,木香终于逮到一个他不在的空档,急着凑到两位老人家跟前,压低了声,问道:“你俩可不可以带我出去转转?这些天,我在家都快闷死了。”

    木老爷子疑惑了,“不是你自己说,不想出去的吗?怎么忽然又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贼贼一笑,“那是我编瞎话骗他的,这人寸步不离的跟着我,抛了军中跟朝中的事务,要是让他陪我出去,肯定连马车都不让下,我就想去街上走走,看看人群,听听热闹,要不你俩带我从后门溜出去,在附近转一转,我们就回来,成吗?”

    她故意拖长了尾音,撒起娇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俩老头为难了。

    带她出去,本身就有问题。万一被赫连晟知道,还不得飞疯了,这小子疯起来,还是挺可怕的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6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