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69章 硬闯(二更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6:1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轩辕凌的事在轩辕恒的协调下,跟唐皇达成了协议,留下他在南晋做质子,反正现在上官芸儿也怀了他的孩子,事情已到了这一步,他无路可退,只能留在南晋京城,没有皇上的特赦,不得离开南晋京城。樂文小說|

    轩辕凌的武功废了,身边的亲信也杀的杀,遣返的遣返,他身边留下的人,有唐墨派出的太监,其次就是上官芸儿带来的人。

    这两人被封在前太子府,没有经过允许,连大门都不能出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司空瑾就大不相同了,他悄悄给赫连晟送去了密信。

    大致的意思,当然是要将自己跟司空拓换掉。

    他俩肯定得有一个留下做质子,如今他俩都是成年人,一旦留下,就有可能永远都回不了苍澜。

    所以,在此情况之下,谁都不想做这个质子。

    司空拓并不笨,他开始跟蒋振庭走的很近,也时常去五皇子府上。

    国不可一日无储君,唐墨的封太子诏书已经拟好了,就是木香怀孕七个月时,诏书通发全国。

    在龙乾殿举行了盛大却不奢华的封礼,封礼过后,唐墨换了太子着装,着玉龙发冠,这是历朝太子的标准装束。

    直到唐墨的着装时,很多大臣才恍然觉得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当初唐昊继位时,似乎没有这些,难怪啊!

    轩辕恒在参加完唐墨的继位礼之后,便起程回燕国。

    司空拓因为没法带走司空瑾,又在京城里待着憋闷,所以就经常在京城里转悠,去的最多的地方,是女子学院。

    那里有很多没出阁的漂亮姑娘,还很干净,都是好人家出身的女儿。

    跟青楼那种地方的姑娘,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司空拓去的次数虽然多,但凤知堂管理严格,不管他是什么身份,只要他是男的,都不可能进入。

    连续几次吃了闭门羹,他开始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不把木香放在眼里,一个大肚婆,有什么可惧怕的。

    这一日,他刚从国公府出来,顺便还带出了恢复一些人气的蒋荣。

    但蒋荣因为水牢里的事,性格完全变了,走路说话都不敢抬头看人,不管啥时候,

    带了十几个侍卫,气势汹汹的杀到女子学院门前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上课时间,彩云也在里面,听见看门的禀报,她也不怕,大着胆子,掐着腰就出来了,“你们是谁,到凤知堂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蒋荣不敢说话,司空拓当仁不让的站出来的,他早就换了苍澜的服装,穿着一身南晋人的常服,大概是觉得这样的衣服穿着更方便。

    “本王子的身份,你一个小丫头片子,还不配知道,现在你赶快让开,本王子要进去瞧瞧,”他实在好奇的紧,想看看一群少女坐在那上课的模样,要是他也能坐在中间,身边一群美人围着,该是多美啊!

    彩云听过他的名字,也知道他是谁,知道这位不好惹,但她不怕,“这里是凤知堂,只有女子才能进,你是女子吗?”

    司空拓气的要喷火,“放肆,你一个贱婢,也敢阻拦本王子,来人,将她绑了!”

    司空拓可不会把她放在眼里,他连木香那个女人都不惧,更何况是她。

    几名侍卫领了他的命令,提着剑就要上前抓人。

    蒋荣抬头瞄了眼上头站着的彩云,自动自发的闪到一边,远离人群,连自己的随从都离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刘晨从摩登一品过来,是想给彩云送饭的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到门口,就瞧见有人闹事,他快步冲了过去,一把抓住已经扑到彩云面前的两个人,提着他们二人的衣领,向后一摔,那两人就被甩的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,”他不看后面的人,紧张的将彩云上上下下都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彩云摇摇头,看见他来了,才算松了口气,“我还好,就是他们,非要闯进凤知堂,姐姐之前定下的规矩,谁来凤知堂都不准开门,连你都不能进去,更何况是他!”

    刘晨每次来,都只在外面敲门,然后请人叫了彩云出来见面说话,他自己是绝对不进去的,任何人都不能破这个例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别担心,交给我,”刘晨将食盒塞给她,随后转身神色冷然的对上司空拓几人,“这里是上学的地方,不知司空皇子想看什么?”

    司空拓同样不会把他放在眼里,“本王看什么,不用你管,识相的你便让开,本王进去瞧瞧而已,光天化日,还能强迫她们不成!”

    他嘴上这么说,心里可不这么想。而且一想到,那些女子着装一样,还捧着书,坐在那听课,他怎么就心生邪念了呢!

    越想越按捺不住,非要进去瞧瞧不可。

    书院里头,已经有人跑去襄王府通知人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认知里,通知襄王府,可比通知京城府尹要管用的多。

    刘晨将彩云推进门里,开始卷袖子,“这里是南晋的京城,不是你们的苍澜草原,你想在这里撒野,可要认准了地方,你难道没听过强龙不压地头蛇吗?就算你在草原是强龙,可是到了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忽然抬头看向司空拓,眼神中威武之色尽显。

    司空拓猖狂大笑,“就凭你也想阻挡本王,自不量力,今日你让也得让,不让也得让!”

    他一挥手,身后的侍从,一窝蜂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刘晨微微的勾唇一笑,不慌不忙的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在英皇卫队训练了这么久,如果连这几个人都打不过,都没脸出现在襄王府。

    就算司空拓的人,武功不错,个顶个的力气大,但是……

    司空拓不敢置信的瞪着自己的站下,一个接着一个的,被一个赤手空拳的小子打倒。

    真的是赤手空拳,如果那小子手上有兵器的话,现场已是血流成河了。

    司空拓气急了,“你敢杀本王的人,本王今日不取你的命,本王就不姓司空!”

    他突然攥紧拳头,手腕上绑着的袖绳,因为他大力的一震,竟被震碎成破布条子。

    刘晨一拳击向面前一个侍从的腰间,那人腰上一软,手上的剑也随之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看见司空拓如闪电般逼近,他不慌不忙的卸掉面前那人的胳膊。

    这是木香教他的格斗术,在不伤人性命的情况下,让对方再没有还击之力。

    学习这项技能,必须熟悉人体的各个关节,其中最实用的,当然就是卸胳膊的关节,这样对方在短时间内,就没法再拿剑杀人。

    司空拓余光看见他卸胳膊的手法,心中有了防备,只以长剑功击刘晨的要害。

    这两人在凤知堂门前打的是不可开交,谁也不管上去阻拦,凤知堂外,巧儿火速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跑到门面,因为门露了一点缝隙。彩云见是她来了,赶忙将她拉进去。

    巧儿喘着气,对彩云道:“我跑到半路,碰见胖妞,她说自己腿脚快,所以代替我去了,这边怎么样了,刘晨还能撑住吗?”

    彩云眼睛流露出担心,“我也不知道,刘晨不让我出去,我也不能出去,免得让他分心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天空传来一声又长又尖锐的鹰啸。

    接着,一道白色的影子,如脱弦的利箭,破空而至。

    经过近两个月,白鹰的样子跟当初已大不相同,雪白的羽毛,特别是头上的,根根冲天,一双鹰眼泛着红光,一看就是凶狠的货。

    张开的翅膀,接近两米。

    它以离弦之势冲着司空拓飞扑而来,这么大的鹰,要是让它看抓一下,还不得活生生的揪下一块肉来。

    司空拓不得不狼狈的躲开,就因为要躲白鹰,他的肩胛处中了刘晨的一拳。

    软肋处受力,令她胳膊突然失了力气,差一点剑就脱落了。

    白鹰一击不中,在空中盘旋一圈,再度朝他俯冲。

    司空拓不得已举剑去挡,突然一个红色的小家伙眨眼间就扑到他的腿上,张嘴就咬。

    上下都遭受了攻击,司空拓只能躲开一个。

    他身子一矮,再次躲开了白鹰的攻击,可是腿上的家伙却甩不掉,结结实实的被它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赤貂嘴里没毒,血液才有毒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咬,也只是将他的腿咬出血来,并没有让他中毒。

    元瞳跟周大憨二人,骑着马疾奔而至。

    后面还跟着何安,木香身子不便,仅让元瞳跟周大憨过来,她又不放心,何安这小子够机灵,能处理得当。

    周大憨奔下马之后,啥话也不说,快走走到凤知堂的门口,将那些受伤躺在地上,或者被打趴下,起不来的司空拓的人,一一提溜起来,再一一扔出去。

    轻松的样子,好像在扔垃圾一样。

    元瞳下了马,也是不慌不忙的拿出自己的弓箭,再抽出一只箭搭上,箭尖直指司空拓。

    只有何安是一脸的笑容,下了马,乐呵呵的奔到司空拓面前,像是才看见他似的,“哟,这不是司空皇子吗?您怎么会在这儿?挺乱的一个地方,不知皇子殿下有何贵干!”

    司空拓不在意自己受伤的腿,他站直了身子,瞄见后面的元瞳,这所有人里头,他最忌讳的就是元瞳的弓箭,关于这小子的臂力以及他精准无误差的箭法,他略有耳闻,所以他必须得时刻提防着元瞳。

    “本王子进京之时,唐皇允了本王子,只要是京城里的地方,都可以随意走动,哪怕是进宫,也毫无阻碍,这里不过是间女子学堂,本王想进去看看,你们就该打开大门,恭恭敬敬的伺候着,难道一间小小的学堂,比皇宫还要森严吗?”

    元瞳握弓箭的手,纹丝不动,像定格了一样,他要是认真起来,哪怕十级大风,也动摇不了他。

    何安微一侧目,扫见元瞳的箭尖,而后他笑了。语气依旧谦卑,但言语之间的恭敬,却少了几分,“殿下恐怕不清楚,所谓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这凤知堂是皇上 特赦的学堂,与普通的私塾不同,早在开办之初就立下了铁纪,只有女子才可以进入,哪怕是皇上或者皇子,也都是一样,这个规矩破不得,还请殿下不要为难我们。”

    何安话里话外,含义可是很多的。比如他对司空拓的尊称,不是大王子殿下,而是称他为皇子殿下,此举就是要提醒司空拓,这里是南晋,不是苍澜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这一步,司空拓若是不进去,他的面子往哪搁?

    所以现在已经不是进不进的问题,而是关乎到他做为苍澜王子的尊严,“那如果本王子非要进呢?你又能如何!”

    何安还是笑着,“那就只能得罪了,奴才过来的时候,主子有吩咐,就是无论如何,都不能让男子进入凤知堂,否则奴才就得提头去见主子。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5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