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68章 曲线毕露(一更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6:1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赫连晟对她的解释,哭笑不得,“他们几个就是嘴贱了点,没有恶意,下如此狠手,你就不怕他们也记仇,寻到机会,就来找你报仇吗?”

    木香将全身的重量都压靠在他身上,长长的舒了口气,“做人呢,不能活的太安逸,就得时时刻刻的警醒着,所以我才不怕他们的报复,反正他们今天的窘态我是看到了,够我笑很多天的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其实也想笑,“一年之内,他们都摆脱不了龙阳之癖的帽子,你这一招,折磨的是他们的心,夫人下手够狠的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心疼他们了?”木香挑眉看他,眼角也微微挑着,这小眼神,把赫连晟看的心脏突突的狂跳不止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,他们的死活跟我没有半分关系,我是担心你,别笑坏了,闪着腰,”他说的是真话,她现在真有可能会闪着腰,所谓乐极生悲,说的就是她。

    可是木香听着完全不是那么回事,脸又黑了几分,“不……会……的!”原谅孕妃情绪多变,她现在的脾气,像极了夏天的天气,一会晴,一会阴,一会下暴雨,转个身就可能雨过天晴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,看见唐墨等人一身污泥的从湖里爬上来,她心情舒畅无比,抓着赫连晟,“相公,陪我下去瞧瞧嘛,我得离近了看,否则不过瘾!”

    赫连晟嘴角无奈的摇摇头,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赫连晟一出现,单林渊就自动闪到大飞身后。这位醋坛子,要是看见他衣衫不整的样,搞不好挥一挥衣袖就让他远走高飞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几人走到街上,乞丐们早已散去,小翠几人因为等着收工钱,所以还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唐墨爬上岸,抹了把脸上污泥,可是袖子上的脏污也太多了,他这么一擦,没有擦干净,反倒越擦越脏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脏话滚到嘴边,又吞了回去,再怎么气愤也不能爆粗口。

    唐焱则是一脸的苦笑,远远的看见木香跟赫连晟携手而来,他对轩辕恒道:“燕太子可要去讨个说法?”

    “不了,只当我失足落水,一点小事,难不成真要跟一个女子计较吗?”轩辕恒大度的笑了。他不傻,赫连晟那么宝贝他家庭媳妇。

    不管出于何种原因,欺负了就是欺负了,能怎么滴?那家伙一定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唐墨笑的很有深意,“想不到燕太子这般大度,连这种屈辱都能忍受,真叫人配服。”

    轩辕恒涩然一笑,“不过是到湖里滚了一身泥,实在算不得什么,本王与五皇子的出身不同,自然没那么多讲究。”

    唐墨再不受宠,也是唐皇最关注的一个儿子,纵然多年流放在外,但该有的尊贵与皇子的一切,他可没少过。

    唐墨听明白了他的意思,“这样也好,本王也还担心燕太子会发怒。”

    唐焱提醒他们,“那位王母娘娘来了,你们都小心着说话,别再把她得罪了,我这身子,可没你们的结实。”

    木香正好听见他最后一句,笑眯眯的调侃道:“别拿我们都当傻子,你这副身子,就属于好也不好,再坏也死不了,又不影响成亲生娃,你说说你哪点不结实了?”

    其实她话里潜在的意思是,成亲洞房不成问题,就不算真的有问题,等哪天他连人事都不能了,那才是真正有问题呢!

    唐焱跟她打了那么久的交道,哪里会不知道她的潜台词。当即脸色变的贼难看,一口气呛在嗓子里,捂着嘴直咳嗽,木板似的身子,颤啊颤的。加上衣服被污泥浸湿了,贴裹在身上,真正的曲线毕露。

    呃……曲线毕露的可不止他一个,另外那两个也是。

    刚才只顾着看他们的狼狈样,忘记了,身材也是可以看的。

    只是才看了几眼,眼前忽然就黑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看的,几根枯竹竿而已,你想看的话,我回家脱给你看,”赫连公子傲娇的说道。捂着她眼睛的手,就是不肯放下来。

    听他说的话,让木香心痒痒的。不知是不是到孕中期的原故,她发现自己越好色了。

    每晚都要缠着赫连公子,非得让他脱的只剩一条亵裤,才作罢。

    而且一整晚,小手都得流连在人家的胸膛上,舍不得放开。

    一摸就是一整晚,只有这样她才能睡的好。

    可是她睡好了,赫连公子却只能顶着一对熊猫眼,无声控诉着,她的非人折磨。

    所以这会,他说出这等露骨的情话,饶是木香再厚的脸皮,也得红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相公,我没乱看,他们身上也没几两肉,哪有相公你的身材好看,我看他们就跟看案板上的猪肉差不多,呵呵!”木香怕极了这家伙吃醋,每回把他气狠了,晚上都得受一番求而不得的惩罚。

    (想问什么是求而不得?呵呵!自己琢磨去吧!)

    唐墨等人自然听见了枯竹竿这样比喻,还听他还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材,有突有凹,虽然没赫连晟那样的大肌肉,可是也不差的好吗?

    轩辕恒笑的忒无奈,他打定主意,以后还是离这对夫妇远一点,再远一点,“本王还有事,几位慢慢聊吧,本王先告辞了。”裹着这一身脏衣服,这一点,叫他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慢走不送,”赫连晟面有冷色的目送他离开。他以前怎么不知道轩辕恒这家伙长的这么讨人厌,以后没事,还是让他少来南晋,最好是待在燕国永远不要出来。

    在最后关头,木香想扒开赫连晟的手,偷看一下美男背后的风光。

    都是好看性感的男人,最美的地方,不是胸肌,而是后背,曲线优美,如随笔勾勒出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轩辕恒来一趟不容易,错过这次,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呢!

    可是她掰不开赫连晟的手,这家伙好像早料到她有这个龌龊想法似的,早有防范,索性将她转了个身,硬是将她的脸,按在胸口,以极其巧妙的手法,令她逃脱不了,又不至于将她闷坏。

    唐墨真的看不下去了,接过属下递过来的披风,悻悻的道:“从前还以为你有多么豁达,现在看来,你除了爱吃醋,很小气之外,真的再无其他特质!”

    赫连晟不仅不生气,还是一脸很受用的样子,“多谢五皇子的评价,本王这样的人,五皇子恐怕是一辈子也没法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他要是跟你一样吃醋,干脆在醋坛子里泡着得了,都不用冒头的,”木香揪住空档,硬是扭过头,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唐墨用披风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,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本王在不在醋坛子,跟你没关系,你还是顾好自己吧!”

    唐焱也被自己的随从接走,临转身时,目光深深的看了眼赫连晟。

    他不嫉妒,只是羡慕,此生没有赫连晟这样的身体,给不了她一个安慰的拥抱,也给不了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,此生不能,不知下一世是否可以。

    这一日,京城十分热闹,唐墨跟唐焱二人的风流韵事,传的沸沸扬扬,真的如同轩辕恒猜想的一样,很快就传到了燕国。

    南晋五皇子跟四皇子,以及燕国太子好男风,这样大的爆炸新闻,谁不想看,谁不想知道,谁不想探信究竟。

    这几位的名声,都是众所周知,现在传出他们好男风,还传的有声有色。

    有人激动,有人唏嘘,还有人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这蠢蠢欲动的,自然是那些同样好男风的人。

    半个月之内,从各地飞飘而至的情书,就摆满了这三人的书桌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那为求见唐墨一面的小美男,痴痴的守在五皇子府外,搞的几位皇子妃尴尬万分,再想想成亲许久,唐墨都没入过她们的屋子,起初是半信半疑,后来就完全相信了,哭着跑回娘家,吵闹了一番。

    唐焱知道也此事,他的情况要好一些,甚至可以说因祸得福。那位宋雨竹在听到外面那些传言之后,立刻收拾自己的东西,像遭贼撵似的,飞奔回自己家,再不敢踏进四皇子府。

    所以,唐焱作为唯一的受益者,就劝说唐墨,女人既然都已经娶回府了,不跟她们同房,问题比之前不娶还要严重。

    唐墨为了此事,也是烦恼万分,可他真的有洁癖,有一次试着跟正妃躺在一块,她的手刚摸上来,那种似冰冷毒蛇爬过的感觉,让他觉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而且她们身上的脂粉味,更是令他闻着想作呕,分分钟都待不下去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受影响的人,就是轩辕恒了。

    他的风流消息,都传到南晋某个边远小镇,一位老郎中领着穿着脏兮兮的半大假小子,老者坐着马车,假小子坐在前面赶车,两条腿挂在外面晃呀晃。

    “师傅,刚才他们说的燕太子,是不是就上回咱们遇见的那个,”假小子声音清脆,语调俏皮,脑袋随着马车的晃悠,摇来摇去。几分可爱,几分娇俏。

    举手投足,都像极了男孩子,要不是那张脸,长的秀丽,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,还真认不出她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马车的破帘子里面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,“应该是吧,没想到,他看着挺正常的一个人,还有这等嗜好,小桃啊,以后再遇见这样漂亮的男人,得躲远远的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,漂亮的男人都靠不住,以后我就找个丑的,”小桃郑重的点头,表情一点都不像开玩笑。

    老者呵呵笑道:“怎么能找个丑的,要是让你天天对着丑的,你撑不过三天,就抓狂了,你还是没明白师傅的意思,师傅就想让你找个老实本份的农家汉子,以后师傅不在了,你就留在那里,跟着庄稼汉子,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,等师傅过世了,就把师傅埋在你家田梗上,好让师傅每天都能看见你!”

    小桃抓着缰绳的手一松,气呼呼的回头瞪他,“师傅,你又糊说了,你身子还壮的很,哪有什么过世不过世的,您要真想安顿下来,等到了下个村子,咱们身上还有点钱,买个小院子住下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师傅老了,人老了,就得想着身后世,这是人之常情,你不要难过,也不要伤心,师傅去了天上,是去享福,又不是去受罪,你应该替师傅感到高兴才是,师傅已经把毕生的医术都教给你了,这里还有一本祖传的医书,你拿好了,这是传家宝,可千万别丢了,认真的仔细的,把它看完,你脑子聪明,一定能悟出更精妙的医术来,记住师傅说的话了吗?”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”小桃咧着嘴哭了。

    从京城出来之后,起初师傅身体还好,可是在路上,染了一种疫病,虽然治的差不多了,但还是留下隐患,师傅的身体就这么垮了,加上他年事已高,抵抗力差,就这样一日不如一日。

    “说了叫你别哭,你只要记住师傅说的话就行了,医书收好,以后再遇上燕太子那样的男人,一定得离远远的,你惹不得,也惹不起,”他还是不放心,那位燕太子在,相貌仪表,都是无可挑剔,说话办事,得体有章,相信日后他做了燕国皇帝也一定是个明君。

    可越是这样的人,小桃越不能靠近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想的这么多,是因为那一日,燕太子看小桃的眼神,太不同寻常了,而且这些日子,他总感觉后面有人跟踪,这样的担忧,让他心中不踏实,忐忑不安,死都闭不上眼哪!

    小桃抹去眼泪,稚嫩的小脸,浮现叫做坚定的情绪,“师傅,不管你年纪多大,小桃都不会让你死的,小桃要让你长命百岁,长长久久的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一个地方,听说那里有世上最有益身体的温泉。

    她要带师傅去找那处温泉,找到了,就不走了,住在那里,让师傅每天都可以泡上温泉。

    呵呵!单纯的小桃姑娘,不会想到,她要找的温泉,其实是在……

    南晋京城

    经过半个月的喧闹,女子学院早已步入正规,刚开始收的学员确实不多,主要是不了解,也不晓得是个啥情况。

    可是经过这半个月的实践,效果立马就显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从女夫子到看门的,到杂役,没有一个是男的,里里外外的,都是女子。

    平时到了上课的时间,学院大门紧闭,谁来了也不开,放学的时候,家住远些的姑娘由学院几位婆子亲自护送。

    本来木香是打算修寝室的,但被康伯否决了。

    康伯的意思是,未出阁的女子,是不能夜不归宿的,那样会让别人议论不检点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住校,就得安排人送,后来干脆给配备了两辆马车,由年长健壮的婆子赶上马车,一个一个将她们送回家。

    当然了,费那么大劲,这学费当然是得收。

    也是看情况,有钱交的,那就交钱,没钱交的,可以帮着学院干杂务。木香办的产业越来越多,需要用人的地方也多,绝对能满足她们勤工俭学的目地。

    这样做是双向盈利,女学生们可以得到上学的机会,木香这边呢,还能得到免费的劳力。

    另外,她还逼着唐墨从户部拨了女子学院女夫子们的月钱。

    这一项支出,必须得让朝廷出,跟朝廷绑在一块,以后才不会被他们找麻烦。

    蒋振庭的那处宅子,不枉她费了那么多心血搞来,它绝对是最适合办学堂的地方。

    重新翻修了之后,又重新粉刷的墙面,外墙部分在她的督促下,又改造了一番。

    并且她还给取了个好听大气的名字:凤知堂。

    呵呵!百年之后,她跟身边的人,或许都不在了,但这凤知堂,却可以留存百世,想想还真有些小激动呢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白天还有一更哦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5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