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67章 破窗露风流(二更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6: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元瞳没有搭理他,而是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,吃起了刚才还剩的半个鸡腿。

    对面醉仙楼里一片混乱之后,因为窗子被利箭撞破,弄的烟尘四飞。

    等到灰尘散去,雅间里头,竟然多了几个人。

    而且是以怪异的姿势多出来的,就连他们三人的随从都没能阻挡。

    于是楼底下看热闹的浩浩荡荡的一群人,睁大了眼睛,一眨不眨的看着站在几个皇族贵公子中间的单林渊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,原来如此啊!

    一个人恍然大悟,然后就有第二个,接着第三个,再接着围观的人群,全都恍然大悟,齐刷刷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声音不大,一群人的声音足够传遍小半个京城,还有那听见动静,往这边赶的。一时间,醉仙楼外,可热闹了。

    单林渊出手快,在唐焱还来不及躲开的时候,乘他不备,在他脸上摸了一把,顺便娇滴滴的说道:“四皇子殿下,小生来晚了,你莫不是急成这个样子吧!五皇子……燕太子……”

    单林渊用了个含差带怯的眼神,看了他们几人,又一一点名,摆明了是谁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唐焱狠狠抖了下肩膀,感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他跟唐墨对望一眼,彼皮心知肚明,一定是那女人搞的鬼。

    给他们几个人冠上龙阳之癖的污名,这招够损的啊!

    与他们表情不同的是,轩辕恒毫无预警的笑了,不是轻笑,而是笑出了声.

    这位襄王妃可真是太逗了,竟然连这种损招都想的出来,也够毒的,至少他们几个人的名声是毁了。

    唐墨猛的使劲,一把将单林渊推开,“你滚一边去,本王可没有召你,一定是又是木香那个女人搞的鬼,她人在哪里!”

    “您说我家主子啊,她这会指不定躲在哪看戏呢,您要找她的话,只能从这里出去,但就怕你们几位出不去,因为这醉仙楼里里外外,都被人围上了,”单林渊幸灾乐祸的说道。

    唐墨气结,“这个女人真够记仇的,本王那天也没说什么,她至于这般记仇吗?还用如此下作的招数,本王的名声都叫他给毁了。”

    唐焱无奈又无力的笑着,“你早就知道,她是睚眦必报,还有什么可说的,反正本王的名声也不剩什么,现在又成了这个样子,以后……唉!”

    以会是什么样子,他能相像得到,忒可怕了。

    轩辕恒笑的很前欠扁,“嗯,此话不假,今天之后,南晋百姓看咱们的眼神,绝对如同看待怪物一般,更甚至,咱们几个人喜好男风的名声,不出两日,就能到三国各个角落!”

    他开始另眼看待这位出身贫寒的女子,此招虽然没什么技术含量,可是它够黑啊!而且是黑的彻底,几乎是不可能洗白的。

    哪怕他们日后规规矩矩的娶妻生子,也会被人当做为了掩饰某些不可告人的癖好。

    单林渊默默的笑着,走到窗口,看了眼下面黑压压的人群,当看见坐在对面厅里的主子时,忽然他笑了,紧接着,他变了脸,惊叫了一声,回过头用惊恐惧怕的眼神看着唐墨等人。

    “三位皇子手下留情,小生不能一人伺候你们三个,小生只有一副身体,还想活命呢,要不你们一个个来,让小生轮流着伺候可好?否则小生这条性命,非得留在这里不可,啊!不行?你们别杀小生,放过小生吧……救命啊!”

    唐墨几人目瞪口口呆的看着单林渊在那里自编自演,每个人的脸色都黑成锅底,内心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,恨不能上前一掌拍死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可是因为角度的关系,他们几人虽然站的位置,底下的人是看不见的。

    围观的百姓只看见单林渊背靠着栏杆,好像被人压着,又见着衣服碎片翻飞,这样的场景,怎能不叫人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还没等有人阻止单林渊的自说自演,这人居然自己飞了出去,像一片落叶,跌入了人群中。

    百姓们麻溜的闪开,给单林渊挪了个地方,他便重重的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众人定睛一看,这位浓妆艳抹的小哥,衣衫破烂,脸蛋羞红,媚眼如丝,实在是惹人遐想,像极了被人强迫蹂躏的娇弱小花朵。

    单林渊不好意思的捂脸,再羞愤的爬起来,屁股一扭一扭的,似乎在隐忍着什么,推开人群,头也不回的就跑了。

    稍懂夫妻事的人,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一看他扭着屁股的样,就立马明白了。

    再抬头往上面看,只见唐墨追到栏杆边,于是他们就更明白了。

    唐墨用手捂着额头,气的要杀人,让他的淡定从容都见鬼去吧!

    这回就连唐焱也生了怒意,这女人是不是玩的太过份了,不行,他也得去找她算账,否则……天哪!今天之后的情景,他连相像都不敢。

    轩辕恒在透过缝隙看见单林渊扭着屁股的动作时,脸色也不好看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断袖之癖,可是也晓得单林渊扭着的什么意思,旁的他可以不管,但是这名声……可是会影响到他的前程。

    于是,三人都气冲冲的奔下楼,一名侍从指着对面,示意他们要找的罪魁祸首,就在那里面。

    木香知道他们一定会找过来,于是不慌不忙的吹了声口哨。

    哨声刚响,一群原本散在各处,各忙各的乞丐,忽然动了起来,朝唐墨等人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乞丐手无寸铁,唐墨几人的随从,是不可能在大街上对他们动手的。

    他们不敢动手,乞丐们看似杂乱无章,却极有规律的移动着,将他们几人朝着路的那一边推搡。

    同时,木香之前雇佣的小翠等人,也参与进来,整个现场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醉仙楼这样的风雪场所,肯定少不了有湖或者是池塘围在四周。

    乞丐们推搡的方向,正是醉仙楼后面的湖泊。

    唐墨被推的烦不胜烦,可是每当他的护卫拼命想将他拉出来时,就会很奇怪的,被什么东西打了手。唐焱的护卫更惨,被几个女子围着,拿巨大的胸器顶着他们,令他们束手束脚,想打不能打,想推不能推。

    就连三人藏在暗卫的隐卫跟暗卫,也被人缠住了,分身乏术。

    轩辕恒的境处也不好,这一切变故来的太快,而且周围人又多,他有武功也使不出来,也不能用内力震开他们,那样的话场面更混乱,甚至还有可能引发更大的骚乱。

    再说了,他看这些人也没有恶意,唐墨跟唐焱都没有动作,他不能冒然行事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唐墨跟唐焱二人,不是不想有所动作,而是根本啥也不能做。

    木香跟英杀,已经奔到了更高的楼上,这样视野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周大憨很快也上来了,大飞带着元瞳紧随而至。

    木香指着人群后面五十米之外的栏杆,对他们几人道:“你们谁能将那栏杆推倒?”

    为了防止百姓掉进湖里,周边都用木栏杆围着。虽然是木质,但也有大腿粗细。

    “我去!”周大憨自告奋勇,第一个举手。

    也不必走下楼梯,顺着三楼的楼阁,攀爬着顺势而下。

    这一手的绝活,得益于他们在军营训练的攀岩。不止他一个人会,包括刘晨在内,所有英皇卫队的人都精通。

    但英杀跟王德练的最好,英杀可在上百米的悬崖攀爬,不用绳索,也可来去自如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你们怎么看,哪些地方还不够完善,都说说看,多提些意见,”木香询问他们几人。

    元瞳是不会说话的,英杀只在问到她时,她才会说。

    “属下觉得丐帮的人,虽然能听懂您的口哨声,但他们之前的位置站的不怎么好,有待改进,今日如果换成其他人,未必能围得住。”

    木香微微点头,“你说的对,平时觉得没有大问题,今日一试,方知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他们的动动一向散乱,就算经过调教,也还是达不到我们的要求,这个事,单林渊!你死哪去了!”

    “在这儿呢,来了来了,”单林渊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接着是他的头跟手。前面不好走,他爬墙进来的。

    他从窗外跳进来,脸上的脂粉已经洗了,就是衣服还没换,依旧是破破烂烂的。

    他舔着笑脸,奔到木香面前讨赏,“主子,您是不是觉得属下这事办的不错,所以决定要犒赏我了?”

    木香微眯起眼,“犒赏待会再说,你过来看看。”她之所以做这么大一个局,报复唐墨等人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,是为了检验她训练出来的人,实践才是检验的唯一标准。

    丐帮的这一批人,训练完了,是要派遣他们去各个地方担任分帮主的,所以马虎不得。

    单林渊一直分管着京城的丐帮,此事,他一肩挑着。

    “呀,那几位皇子掉水里了,”他惊呼。

    木香等人定睛一看,还真是。

    周大憨已经扛着老长的一截栏杆往回走了,没有了栏杆的阻挡,又是故意而为之,唐墨等人,呼啦啦都被推进水里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有那不小心的作乱乞丐,也一并掉进水里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片浅湖,跟下饺子似的,沸腾一片。

    不过湖水不深,成年人站在湖里,水也就齐大腿深,但是湖底的淤泥却很多,众人一扑腾,把底下的泥都搅了上来。

    原来鲜艳俊美的几位皇子,像被埋进的黄泥堆里,从头到脚,尤其是腰部以下,全都沾上了黄泥水。

    轩辕恒也很狼狈,但好在他也是心性很坦然的,除了苦笑之外,再没有旁的表情了。他在心里暗暗发誓,再不会招惹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很替赫连晟担心,真不晓得,他是如何度过每一天的。

    木香站在三楼上,看着底下面目全非的几个人,肚子都快笑疼了。

    这几日,因为肚子太大生出的郁闷心情,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笑的太狠,肚子一抽一抽,她赶紧捂着肚子,想要扶着谁,好稳住身子,忽然她的手,被一双温热熟悉的大手握住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站到她身后,一手抓着她的手,一手握着她的腰,想板起脸斥责她,可在瞄见她的肚子时,斥责的话,又给咽了回去,最后只说了两个字,“胡闹!”

    木香讨好的笑,“哪有,是他们之前惹到我,相公,你又不是不知道,最近我心情都不好,这口气若是不出,我非得憋屈死不可!”

    赫连晟哪会不知道她最近郁闷,可她郁闷的原因绝不是因为唐墨等人。

    郎中说了,她因为怀的是双生子,五脏六腑都被胎儿顶着,所以总是感觉不舒服,胸口憋闷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5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