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66章 如此诬陷你!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6: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


    领头那个叫小翠的姑娘,一脸震惊,“去醉仙楼?夫人别拿我们姐妹开玩笑了,醉仙楼那样的地方,我们咋能进去,要是真去了,还不得叫人笑话死!”

    站在那儿的姑娘,全都窃窃私语,交头接耳,互相讨论着。

    木香板起脸,冷然之色尽现在,“你们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?让你们去,不过是陪衬一下,主角可不是你们,既然是本夫人叫你们去的,就没人敢笑话,拿出你们本事,不必你们去陪客,但你们得尽展风骚,让本夫人瞧瞧,你们可有大用,如果你们的表现能让本夫人满意的话,这春香楼,我买下了!”

    小翠等人听呆了,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这……这位夫人,您让我们跑外媛,这没问题,我们姐妹本来就是做一行的,就算是出去陪客人,只要价钱合适,那也没什么可说的,但是您可看好了,这春香阁因为位置不好,从前妈妈在的时候,生意就很清淡,我们姐妹的价码都很低,一直火不起来,只能勉强维持生计,现在妈妈死了,加上天仙楼有意打压,眼看着就要经营不下去了,您这个时候要买它,那不是尽等着亏本吗?”

    木香笑了,“就冲你这句实在话,这春香阁本夫人买定了,你们准备准备,挑个俊俏的姑娘,打扮的好看些,随本夫人去唱个大戏,回来之后,定然不会亏待你们,单林渊,赶紧的,你也去换身大红的衣裳,越鲜艳越好,脸上的脂粉多擦一些,你们哪位,再给他找个团扇,没有扇子,怎么能装样子呢!”

    单林渊脸黑的彻底,本来还想着带她到春香阁,说不定会让她改变初衷呢!

    没成想,她压根没动摇过。

    “嗳,那奴家这就去办,”小翠听出了木香话里的意思,可把她乐坏了,要是春香阁真的还有救,让她干什么都成啊!

    大飞这回乐了,一脚踹在单林渊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他力气忒大,抬脚动作又快,单林渊避无可避,直接被踹的飞了,栽进那群女人中间。

    小翠也是个精明的,她们虽然生活在底层,但也能看出木香身份的不同。

    笑着闹着,抓住单林渊就将人带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大飞幸灾乐祸的笑着,跟英杀打趣,“单林渊这小子,要是真的扮起女人来,绝对你比还像女人。”

    英杀侧目看了他一眼,脸上没什么表情,但眼里的冷意又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大飞被她这眼神看的心里升起一股寒意,他耸了耸肩,“当我没说。”嘴贱哪!还不是一般的贱,跟英杀打什么趣,还暗指人家不像女人,她再不像女人,也不能改变她是女人的事实啊!

    春香阁里再次乱作一团,偶有衣服鞋子什么的,从楼上被扔下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四处乱飞的肚兜,幸好他们几个坐的远,否则这些东西就得扔在他们头上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单林渊被几个女子围着推下楼。

    收拾过,上了妆,几个年轻的女子,看上去有了几分姿色。

    她们笑着闹着,将单林渊推到木香面前,一个小脸的女子笑着说道:“夫人请看,单公子这个样子可美。”

    她硬是掰下,单林渊用扇子捂脸的手,单林渊施了脂粉的脸,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眉毛描过了,脸上涂了粉,比之前白了,嘴巴也点了红,眼角用眉笔勾出一个妖娆的影尾。

    稍稍斜着眼睛看人,便是火力十足的电眼。

    再配上一个微微勾起的嘴角,这家伙就是十打十的狐狸精。

    但是见过了尚彦的容貌,说实话,木香对长的漂亮的男人,已经免疫了。

    所以,也就是看了一眼而已,“既然都弄好了,那便走吧!”

    大飞在走过单林渊身边的时候,打了个大大的喷嚏,“亲娘哎,你到底,擦了多少粉,呛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单林渊故意朝他抛了个媚眼,“你闻闻看哪!”

    大飞抖了抖肩膀,只感觉鸡皮疙瘩掉一地,“我滴个乖乖,你这个死人妖,再敢对爷用这种眼神,看爷不把你废掉!”

    他晃了晃手上的剑,可不是说着玩的。

    单林渊抽了抽胳膊,“不看就不看,小爷还不想对你抛媚眼呢,浪费我的表情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又看四处寻找英杀,却发现她早就跟着主子一起走了,连个施舍的眼神都没留给他。

    小翠在后面清点人数,那位夫人说了,不要多,五六个就成,得是会来事的,能放得开的,她得想好了再挑人,免得误了大生意。

    单林渊走到门外,元瞳睁着眼睛看了他好一会,然后恍然大悟,“原来你不是男人!”

    周大憨哈哈大笑,惹的前面走着的大飞也跟着笑。

    大飞戏谑道:“他本来就是女的,只不过没有高山流水,以后你见着他,就叫他单姐姐,知道了没?”

    “去!滚一边去,你才是女的呢,”单林渊扬起手,就要拿扇子砸他,可是一想,他手里拿的是团扇,砸着人也不疼,只得作罢,索性飞奔上前,抬脚就要踢他。刚才被他踢的一脚之仇,还没报呢!

    大飞腿一歪,灵活的躲开,“哈哈,惹急了?单姐姐!”他以前身手不灵活,以力气大填补身手的不足,在英皇卫队训练之后,有一次被木香看见他慢吞吞的动作为,结果那次他可惨了,简直是惨不忍睹啊!

    受了那次的苦,被主子魔鬼训练了半个月,他再不敢懒了,否则这脱几层皮的滋味太不好受了。

    元瞳不在作声,单林渊是男是女,又不关他的事。

    英杀冷着脸回头瞪了大飞三人,“吵闹什么,路上人多眼杂,小心着点!”

    英杀是英皇卫队的队长,虽然她是女子,但不知怎么的,他们几个人,都十分怕她,对她的惧怕,仅次于木香。

    小翠领着五个打扮花枝招展的姑娘,跟在单林渊身后,按着木香事先说的,几人抬了顶轿椅,不重,四个姑娘抬着也不累,反正没多远,走几步到了。

    她们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,单林渊就已经够招摇的了,坐在软椅上,用团扇半遮住脸,只露出半边。

    不时对路过的人,抛几个媚眼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打扮,任谁猜的出来,肯定是男倌无疑。

    加上他身边还跟着几个漂亮,穿着清凉的姑娘,一时间街道两边就被人围满了。

    有些认得小翠她们几个的男人,跟在轿椅后面,追问她们这是干嘛,唱的哪出戏。

    小翠等人按着木香之前的吩咐,含羞带笑的对路人解释,她们是送自家庭公子,去醉仙楼接客。

    等到客人再追问,接客的人是谁时,她们就不肯说了。

    于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不少男人跟闲着没事干的婆娘,都跟在队伍后面。

    木香带着英杀几人,远离人群走着,在快要到醉仙楼时,她招来大飞,让他带着元瞳,去干一件好玩的事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走后,木香身边就只有周大憨跟英杀。

    周大憨用他膀大腰圆的优势,走在前面给木香开路,他这样的人,谁看见了,不得绕着走,否则被他扇一下,那还了得。

    单林渊跟小翠的队伍,渐渐被好事的人群围上了,好在小翠这丫头机灵,还能应付自如,一边跟身旁的男人们**,一边还能稳稳的指挥身后的姐妹,抬软椅。

    路过天仙楼的时候,小翠挑衅的看了眼站在门口的几个女子。

    终于有一天,能让她扬眉吐气了,看见她们气的铁青的脸,她觉得过瘾极了,哪怕今天她一分钱挣不到,也认了。

    这一整条街,因为单林渊等人,沸腾了。

    跟逛庙会的时候,有的一拼。

    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醉仙楼去了,而此时,唐焱收到某人的邀请,确切的说,是以威胁的手段逼了他前来醉仙楼。当然,还有唐墨跟轩辕恒的原因,他不得不来这一趟。

    刚下轿子,就看见远处高高坐在轿椅上了的单林渊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他认识,是木香招来的部下,可是他怎么搞成这个样子,还如此招摇过市?

    眼前发生的事,让聪明过人的四皇子也陷入深深的不解。

    这时酸仙楼的老板娘云姐,已经笑着迎上来,“这不是四皇子殿下吗?您难得来一次醉仙楼,可要好好尽兴才是,青栾姑娘可是天天都盼着殿下能来呢,今儿她终于如愿,怕是要乐晕了。”

    唐焱收回视线,浅浅的笑着,“不必了,本王今日是来见几位朋友,带我去见五皇子吧!”

    “哎,成成成,几位殿下都在楼上雅间呢!”云娘是个风韵犹存的妇人,身材丰满挺翘,年轻的时候,也是风靡一时的大美人,只不过现在老了,改行做了老板。

    唐焱上了楼,自有美人替他开了雅间的门。

    门一推开,清脆悠扬的琴音便流泻出来。

    在看见唐焱出现的一瞬间,那琴音戛然而止,似乎受到了惊吓。

    唐墨见是他来了,笑着冲他招手,“四哥怎么才来,酒都喝没了,来人啊,再上几坛酒来。”

    侍女低头领了命令出去,顺便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轩辕恒优雅的品着酒,也微笑着说道:“唐焱兄,果真非凡一般,瞧瞧,你一来,这位青栾姑娘,连琴都弹不好了,一双眼睛只顾盯着唐焱兄,将我等都抛在脑后了。”

    唐焱没什么多余的表情,只抬头对青栾礼貌性的笑了笑,随后便走空着位置上,姿态随意却又不失贵气的坐下。

    他是礼貌的一笑,对青栾来说,却是天大的恩赐,以至于这位小女子,匆忙的低下头,一双含羞带怯的眼睛,只敢盯着自己手里的琴,看都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唐焱坐下之后,才道:“切莫拿本王开玩笑,醉仙楼本王也只来过两次而已,这一点,五皇弟是再清楚不过的。”

    唐墨笑道:“这是真的,四哥身子不好,待在府里修养的时间最多,想必今日是看在燕太子的面上,才勉强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唐焱适时的咳了两声,“老毛病了,养与不养都是一样的结果,无碍。”

    轩辕恒也笑道:“那叫人上杯热茶,四皇子身子不好,还是不要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郎中说偶尔喝些酒,对身子也是有好处的,多谢燕太子关心,本王心领了。”

    青栾见他虚弱的样子,面露担心,又碍于自己的身份,不敢上前,只能用饱含关切的眼睛凝视着他。

    婢女很快就捧着酒壶进来了,跪在给他们倒酒。

    唐焱收起帕子,端起酒杯,“本王打扰了两位喝酒,先敬二位一杯,当是陪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仰头,喝的到是很干脆。

    可把青栾姑娘担心坏了,这位美人,皱着秀眉,一双泛着水光雾气的眼儿,担忧的看向唐焱。那眼神,恨不得冲上去代他喝似的。

    唐墨跟轩辕恒二人啥话也没说,各自喝了杯中的酒。

    放下酒杯,唐墨疑惑道:“怎么,不是你请我们来的?”

    唐焱放酒杯的手一顿,脑筋转的飞快,“正是本王请你们来的,燕太子不远万里而来,本王理当款待,只是府里刚刚修葺完毕,怕怠慢燕太子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防,四皇子的心意,本太子心领了,前些日子,本王的皇兄在京城,也给你们添了不少的麻烦,应该是我给你们陪不是才对,”轩辕恒相当谦虚,时不时就用‘我’,而不是本太子,可见他为人处事有多么低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雅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,冲进来的,是唐墨的侍从。

    “殿下,不好了,楼下来了好多人,莫名其妙的说要上来找殿下,云娘正在下面拦着,让我传话进来,让你们赶紧从后面离开!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莫名其妙的人?你说清楚了!”唐墨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,这下是要坏事啊!

    那人也急了,“奴……奴才也不知道,就见着几个青楼打扮的女子,用软椅抬着一个涂脂抹粉的男人,到了醉仙楼门口,就说他们是奉了您的命令,前来陪客的,而且……”他说不下去了,生怕主子暴怒。

    唐墨额上青筋直跳,咬牙切齿的问道:“而且什么!”

    侍从吓的瘫跪在地,“回……回殿下的话,他们还说,您指定了那位单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唐墨手里的茶杯被捏碎了。

    不止是他,轩辕恒跟唐焱表情也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要是说他们流连烟花之地,倒还好听些,可是……怎么能说他们好单林渊那样的男色呢?这不是要毁他们的声誉吗?

    唐焱想起来的路上,远远的看见单林渊那货坐在轿椅上,敢情他的目地就是醉仙楼?

    既然是他执行,那么主谋者肯定是木香。

    既然有了这一招,那么必然也有后招,这后招……

    他忽然转头,看向雅间的窗子。

    这窗子跟普通的小窗不同,足足占了大半个墙璧,只要推开窗子,站在窗边,下边的一切,就能看的清楚。

    同样的,站在楼下,也能看见窗子里面的一切,谁让这里视野太好了。

    唐焱刚这样想着,还没等他准备好应急之策呢!就听一声好像利箭破空的声音,嗖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“太子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窗子被炸开,同一时间,从暗处扑出几个人影。

    分别扑向唐墨、唐焱跟轩辕恒。

    窗子被炸开,街道上吵嚷的声音,接踵而至,以及对面阁楼上,握着巨大弓箭的小孩。

    元瞳握着弓,还觉着不过瘾,距离太近了,他都不敢使力,否则那箭就得在在撞碎窗子之后,再穿过那间屋子,射到更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大飞看呆了,直拍元瞳的肩膀,“好小子,真有你的,我跟周大憨两人的臂力都不及你,你这小小年纪就有此成就,日后还得了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一更,白天还有一更,大概在中午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5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