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65章 看我如何收拾你们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5:5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


    木香晃着摇椅,看着头顶斑驳的阳光,透过树叶缝隙照下来,“哦……看来蒋荣这次不傻也得疯,你说蒋振庭会不会把这笔账算在我们头上,找我们报仇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,灭了一个刑部,未必能平息他的怒火,这事不怪尚彦,如果我是他,只怕会比他还要狠上好几倍!”严忠可以相像尚彦心中的痛。乐-文-

    这段日子他一直都在军营,在英皇卫队训练,他比任何人都要刻苦,都要用功,常常练到遍体鳞伤还不肯罢休。

    “尚彦的突击训练,如何了,我列举的单子,他可有及格?”尚彦的训练,是木香一手策划的,针对他擅长的,以及他的弱点。

    尚彦的轻功,当初跟他师傅在山上学习时,并没有用心的钻研,以至于他虽拥有极高的天赋,以及很好的方法,却练成了半吊子。

    内力不足,逃脱的法子也不够充份。

    因为他主攻轻功,在武功上,不可能有太大的突破。

    所以木香便让人教他使暗器,他没有太强的内力,发出去的暗器也是棉软无力。

    最好的办法,是让他使用一种可以自主发力,比如类似弓弩这样的,甚至比弓弩还要小巧易于携带的暗器。

    其次,用药用毒,也是很好的法子。

    御林军的造器局,已按照木香的吩咐,造了小型的火药弹丸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技术限制,这种火药弹丸,必须在点上引信之后,才可以炸开,所以这就得需要有人配合。

    木香思来想去,也只有周大憨跟他搭档最合适。

    取长补短,有强有弱,是再好不过的。

    严忠认真向她汇报了每个人的训练成绩,“尚彦很刻苦,每一项都超额完成,但是我觉得他有点太过,有一次,差点把一条腿练废了,长此以往,我担心他撑不了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练废?这可不行,你去告诉他,他现在的命,是我的,要是想死,或者把身子练残了,我定不饶他,挖他祖坟都是有可能的,”那么好的苗子,木香绝对不想把他练废了,但万一他自己不珍惜,别人再说什么都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严忠表情有些怪怪的,挖人家庭祖坟,亏她想的出来,“属下一定将话带到,另外,去女子学院门口闹事的人,属下已经查清了,没什么可疑,就是那位苍澜大皇子,他突然出现在学院的门口,看了好一会,没有说要进去,只在那里站着,足足在门口站了一刻,才离开,属下觉得不太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他?他不去看司空瑾,却跑去看女子学院开学,这人的想法果真跟寻常人不同,你派人盯紧了,别让他耍花样,闹事倒是无防,只要别在咱们的地盘上闹事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苍澜大皇子,倒是喜好风流美色,整日的流连青楼烟花之地,属下打听到,他似乎跟苏秀混在一块了,这几日夜夜留宿苏秀那里,主子,您说苏秀会不会利用他,找你寻仇,”这才是严忠最担心的。

    木香倒不是很担心,“司空拓也就那个德行,就算苏秀想依靠他,干点什么事出来,她也不足为惧,倒是轩辕恒此人,你得多注意,唐墨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五皇子?好像他约了燕太子,在京城醉仙楼喝酒,”严忠不明白她为什么说着说着,突然又把话头转向唐墨,但还是如实回答了。

    木香还是慢悠悠的晃着摇椅,食指轻点椅背,“派人通知唐焱,让他也去醉仙楼,单林渊还在府里吧,你把他叫来,我有事让他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属下这就去办,”严忠看她的眼色,明白了几分。呵呵!他开始同情那几位,不知今天之后,他们会如何捶胸顿足,悔不当初。

    严忠走开后,单林渊很快就来了,手里把玩着一根笔,这是木香为他特别制作的,原理就是转笔,以转笑的速度,练习手指的速度,有助他发挥特长。

    木香看着单林渊那张雌雄莫辩的脸,笑的很狡诈。

    “您又想干嘛?有话就说,没话我得走了,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忙呢,”单林渊一见她这样的笑,就觉得莫名的心惊胆颤,她这样的笑,准没好事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事,你好好打扮一下,我带你去接客!”

    “啥?”单林渊以为自己听错了,又或者是她说错了。总之,不可能是他听到的那样。

    但是木香接下来的话,彻底将他他的怀疑击垮,“你没听错,让你去接客,又不是真的接,等哪天我真的开鸭馆,定让你当头牌,今天你只要好好打扮一下,不用穿女装,就穿这一身男装,不过得涂脂抹粉,弄的漂亮一点,其次再找几个漂亮姑娘……说到这个,我忽然发现咱少了一家青楼,你知道京城有哪家青楼经营不善,要倒闭的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好像有吧,”她说的太快,让单林渊想阻止反驳,都没有机会,直到她忽然问了问题,他习惯性的就回答了。

    木香叹了口气,站了起来,“那咱们就去瞧瞧,找几个人给你做随从。”

    单林渊表情怪怪的,忽然道:“殿下是不是不在府里?”

    木香斜眼看他,“管你屁事!”

    单林渊嘴角狠狠的抽了下,难怪她又要作怪,原来是赫连公子不在。真的是老虎不在家,猴子称霸王。

    单林渊被木香硬押着,带上英杀跟元瞳,木朗想跟来着,但木香不让,怕他看了不干净的东西。

    单林渊觉得他偏心的够可以,元瞳比木朗也大不了几岁,她怎么不担心元瞳被带坏。

    木香却说,带元瞳另有用处,再说元瞳心智比木朗还低,得开窍才行。

    今天周大憨也在,再带上大飞。

    好嘛,这个阵势出门,谁敢惹,谁敢?!

    单林渊说的青楼,就在北门的一角,没有档次可言,都是接待北门这里乱糟糟的男人。

    楼里的姑娘来源也比较杂乱,许多半老徐娘,还有一些从边远地方拐卖来的小姑娘,几乎没有任何的才艺,只知道陪男人睡觉。还有些因身世,或者别的原因,自愿或被迫被进来。

    当然了,大部分都是非自愿。

    木香一行人来到北门,如此招摇的过市,还没有坐马车,吓的那些小混混们,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大飞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您快成过街老鼠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瞄他一眼,冷起了脸,“我要是过街老鼠,那你是什么?”

    过街老鼠身边的跟班,那是一样一样滴!

    周大憨呵呵的笑道:“俺觉得这样出门好威风,跟着主子,果然是俺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选择,以后俺出门都要向主子这样。”

    大飞鄙夷,“没看出来,你还挺会拍马屁。”

    “俺不是拍马屁,俺说的是实话,”周大憨拧着脖子,不服气的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你说的是大实话,哼!”大飞懒得再跟他争辩,因为他跟元瞳的眼睛,都被路边的一处小摊点吸引了。

    路边有人在做肉夹馍,估计是从外边引来的新吃法,当然了,木香是见过的。

    不就是肉夹馍吗?她又不是没吃过。

    可是呢,古代的食材都是原汁原味,从材料做法,都是最原始,最新鲜的。

    面粉里头不加任何的增白剂,吊白块,猪肉也都是选用土生土长,不喂饲料,不打防疫针,催长素的土猪肉,还有那酱料……

    几样加在一起,别说元瞳跟大飞看的眼睛发直,就连木香也犯了馋,“去买吧,多买点,咱们边走边吃。”

    大飞揣着银子,腿脚极快的奔过去,似乎还跟那店家说了什么,再回来的时候,怀里抱着一个大大的油纸包。

    于是片刻过后,这几人走路的气势又变了,一人手里拿着个肉夹馍馍。

    这家伙份量太足了,一只手都握不过来。

    大飞咬了口肉,絮叨着,“这馍真好吃,听那店家说,这馍馍的做法,是从老家的地方学来的,也不是南晋,不是燕国,更不是苍澜跟陇西,是他作卖货郎的时候,走村窜巷,在一个叫庄悬的地方,跟一家姓田的生意人学来的,那家开客栈呢,生意做的可大了,说不定很快就要做到咱们这儿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这些话,木香没听进去,因为他们已经站在这家庭青楼门口了,她吞掉最后一口肉,接过英杀递来的帕子擦干净手,“都闭嘴吧,单林渊,你确定没说错地方吗?”

    透过半遮掩的房门,能看见里面的情景,她可是一点都没看出来这个地方有哪点像青楼,门槛破破烂烂,站在门口,一眼就可以看见里面的大厅,几张桌子铺着红布,几条破凳子,模七竖八的摆着。

    地上脏乱,瓜子壳,水果皮,还有一些乱七八遭,可能是摔烂的碗碟什么的,总之,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   再往里,二楼的地方挂着一排帷幔,大概是为了遮住楼上的房间。

    因为是白天,也看不见有人经过,萧条到几近荒废。

    单林渊拍了下折扇,“是这个地方,我没说错,您看,牌子上写着,春香阁!”

    他不指,木香还真没瞧见门楼上有匾额,因为大门边有棵香樟树,树叶发了新芽,长势正好,遮住大半个匾额。

    “名字倒是不错,就是可惜了,地段不好,又搞成这个样子,没生意也属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,”单林渊给她解释道:“咱京城最大的红楼,除了醉仙楼之外,就属天仙楼现在最火爆,也就是这个月火起来的,喏,站在这里还可以看见天仙楼的一角呢!”

    顺着单林渊手指的方向,木香只看了一眼,商业竞争嘛,没有对错,只看你能不能战胜别人,如果很不幸的,你失败了,那么只能说明你经营不善。

    木香直皱眉,“既然这里都破成这样了,你干啥还让我来,估计这里也没什么好姑娘,还是走吧!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单林渊急着拉住她,“此地虽然破了点,可是里面的姑娘都漂亮着呢,不信您进去瞧瞧,这家老鸨头几天刚病死,要不咱会破败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木香狐疑,显然还是不太相信,她对大飞使了个眼色,大飞卷起袖子,掐着腰,迈着大阔步,当先走了进去,“人呢,有没有人,哎,都死哪去了!”

    他嗓门大,直把楼板都震的直晃悠。

    英杀也在前面开路,用脚大致清理了地上的碎片,以防止主子滑倒。

    单林渊腆着笑脸,弓着腰,将手背伸到木香面前,让她扶着,“主子,请吧!”

    木香目光慵懒的白了他一眼,不客气的扶住他,走了进去,“你们两个就站在门外,注意观察四周,若有情况,随时通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周大憨立即收起平日里嘻嘻哈哈的笑脸,背着对着春香阁的门口站着。

    元瞳一声不吭,也觉着他的样子,跟他并排站着,一边还咬着手里的馍馍,现在差不多饱了,所以他吃的很慢,纯属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大飞这一吆喝,楼上垂着的帷幔被人一只嫩白的手臂拉开了。

    这女子似乎还没睡醒,揉着眼睛,含糊不清的嘟囔道:“谁啊?天还没黑呢,来这么早做啥!”

    单林渊快步走了上去,“早什么早,赶紧叫她们都穿好衣服下来,别磨叽,动作快点!”

    单林渊这么一嚷嚷,那女子终于清醒了一些,眨着眼睛看着站在楼下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她年纪应该不大,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,但脸上已经有了风尘的味道。

    意识到来的人不简单,她赶紧缩了回去,开始每间屋子的去敲门。

    于是乎,因为木香等人的到来,楼上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大飞跟英杀清理出一块干净的地方,单林渊还脱了外衣,铺在凳子上,好让木香舒服的坐着。

    坐下之后,木香问了单林渊,关于他是如何清楚明白的知道春香阁的情况。

    单林渊不好意思的回答,一切都源于那天主子放他假,准许他玩女人,他又舍不得大笔的银子,忽然想起这里有家庭便宜的青楼,所以就一路找过来。认识了几个投缘的姑娘,虽然最后还是睡了人家,但身心都是快活的,于是他也就一直惦记着此事。

    楼上一阵咚咚的下楼声,期间还穿插着有人摔倒,有人挤着对方,或者谁扯了谁的头发,以及一连窜骂骂咧咧的声音,实在是太热闹了。

    英杀依旧漫无表情,木香神情淡淡的,大飞嘴角抽着,单林渊则是一脸的笑意。

    等到她们慌慌乱乱的奔到楼下,有人鞋子只穿了一只,有人竟只穿着里衣……大飞赶紧转开头去,可疑的半边脸已经红了。

    “呀,单公子,竟然是你啊,这大白天的,您也有兴趣光顾我们姐妹吗?”之前头一个醒来的女子,瞧见单林渊,就跟瞧见外违不见的熟人似的,热情万分。

    单林渊不自在的咳了声,“小翠,注意一下场合,没看见我家主子来了吗?”

    他这么拼命的使眼色,这个女人脑筋真是有够笨的。

    “主子?”他这么一说,小翠才看见唯一一个端端正正坐着的人,竟然是个女的,“这位……这位夫人,不知到此有何贵干。”

    不怪她眼神不好,干她们这行的,首先注意到的,当然是男人了。

    就比如她身后这些姑娘,有几个正偷偷瞄着大飞,在他健壮的胸膛上流连。

    木香当然注意那些女人风骚的样子,以及她们冲大飞抛着媚眼,再看看她们的年纪和长相,到也没那么糟糕,或许有她的介入,这家青楼的生意会起死回生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“我来找你们,自然是有我的用意,你挑几个性子活泼的姑娘,随我去一趟醉仙楼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这一章很好看吧?呵呵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5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