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63章 蒋荣的下场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5:4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赫连晟看她眼中有疲惫之色,真的是一点都不想理会她。

    木凤亭脚步倒是很快,紧赶慢赶的就追了上来,“木香妹妹,襄王殿下!”她不看木香,只看着赫连晟。

    按说以她的身份,不管是妃是嫔,都不用给赫连晟见礼,但是她这个礼见的十分顺当,就好像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事吗?”赫连晟神色冰冷,他肯站在这里跟木凤亭讲话,已经快要耗尽他的耐心,如果这个女人再讲一堆废话……

    木凤亭装作没有看见他眼里的冰冷,同时,心里也在幻想着他对木香讲话时的情景,这样想着,她心里才舒服些,“哦,是这样的,听说木香妹妹怀孕辛苦,近日从宫外进贡了一颗粉红珍珠,磨碎了,冲粉泡茶,可以安神养胎。”

    她身后的宫女立即递上一个巴掌大的木盒子,木凤亭接过来,当前他们二人的面,将盒子打开了。

    此时天早已黑了,一颗丸子大小的珍珠,突然摆出来,其光芒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十步之内的空间,都被染上淡粉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赫连晟听见木香抽气声,斜了视线问她,“想要?”

    “嗯嗯!”木香头点的跟拨浪鼓似的,眼睛盯着那珍珠,都不晓得转动了。

    木凤亭将木香贪婪的神情看在眼里,她笑的很骄傲,“听说这粉色珍珠,是南海渔夫从深海里打捞上来的,一千个蚌壳里头才能找出一个来,皇上昨儿才赏了本妃,还没捂热呢,本妃就想到妹妹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了!”木香突然伸手,乘木凤亭还在骄傲的笑着之时,将珍珠抢了过来,连盒子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然后赫连晟就转身走了,一句话没有,一个眼神没有,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。

    木凤亭呆住了,这是千年粉珍珠啊,他俩就这样拿去了,连半句感谢的话都没有?这算什么?

    木凤亭不甘心,同样的东西她不想再送一次,所以她又追了上去。她一跑,后面的宫女太监们也跟着跑,场面甚是壮观。

    等她追到宫道外面时,赫连晟已经抱着木香坐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她顾不得喘气,担着裙摆冲上前拦住马车。

    英杀冷着脸,面无表情的问她,“你有事吗?”

    这种时候,木凤亭不会纠结这个婢女怎么能对她一点礼数都没有,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才能亲近赫连晟。

    “木香妹妹,本妃……最近在宫中烦闷,明日正要出宫,可以约木香妹妹一起吗?”

    原本她想说的是,“我可以去襄王府坐坐吗?”可是看见赫连晟冰冷刺骨的眼神,话到嘴边,她只能换了。

    没等木香开口,赫连晟抢先一步道:“她身子不便,贤妃想出宫,再找旁人吧!英杀,你还等什么!”

    英杀手里的鞭子一扬,马儿吃痛,扬起前蹄就朝出宫的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马车轱辘扬起的灰尘,呛的木凤亭直咳嗽,一头一脸的灰。

    后面的宫女奔上来,小心的禀报,“娘娘,皇上派了王公公在四处找您呢,您还是快回去吧,别让皇上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木凤亭凄凉的笑了,“皇上有什么可急的,又不能人事,不过是叫本妃陪他就寝,万一起夜,也好有个人扶着他。”

    唐皇也不是不能人事,只不过最近他喝的药,都是木香那个女人指定的,没了壮阳大补的药,加上唐皇年纪也大了,没那么多需求。他晚上要喝很多汤药,有时得起好几回夜。

    她得扶着唐皇,让他下龙榻,然后再由王海扶着他,去上茅房。

    想起这些事,木凤亭就觉得十分恶心,让她每天都去面对一个快入土,还半身瘫痪的老头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她每天对着镜子,看着自己依旧年轻,富有弹性的脸,这种恨天不公的心态,愈发强烈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这道长长的宫道,凄冷萧条,入了夜,更是鲜少有人走过,只在白天早朝时分,才会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如今她站在这里,觉得自己比这宫道还要凄凉。

    蒋振庭出了皇宫,就直奔刑部。

    他太清楚了,那个女人放了话,此次再进刑部,绝对会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是他预料到的结果,但他万万没想到,还没到刑部大门,远远的,他就瞧见刑部大堂的门口蹲着个人。

    他蹲在那,穿着一身看不出颜色,看不出样式的衣服,长发胡乱的披着,遮住了脸。

    离的近了,蒋振庭渐渐看清。这人身形很瘦小,因为他蹲着的时候,脊椎骨都突出来了。

    在他靠近的时候,那人还在瑟瑟发抖,似乎很害怕,很恐惧。

    蒋振庭心中忽然浮现一种叫做难过的情绪,这样的感觉,只在她死的时候,出现过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他再没有过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活的年头久了,普通人的七情六欲,于他来说,已经不那么明显了。

    可是此时此刻,他清楚明白的感觉到了心底的难过。

    那是骨肉亲情才有的吧!他是这样想的,所以在离那人还有很远的距离时,他下了马,慢慢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似乎用了很久,才走到那人跟前。

    刑部的门楼下挂了灯笼,有风吹过时,灯笼左摇右晃,灯影照在那人的背上,影子也随之一起摆动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他想拍下那人的肩。

    可是手还没挨着,那人突然跳起来,直往后退,因为退的太急,脚后跟绊到身后的台阶,身子就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他跳起来的那一瞬间,蒋荣看见他的脸,“蒋荣!”他伸手想拦住处在惊恐中的蒋荣,可是人处在极度的惊恐与不安之中,他是看不见别人的。

    “不要过来,你们不要过来,离我远点,离我远远的……”

    蒋振庭眼里的痛色更重了,“蒋荣,你好好,看看我是谁,我是你舅舅,你怎么搞成这样,是不是他们对你用刑了?”

    蒋荣眼神还是不清醒,只知道一个劲的摇头,“不知道,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,你们别靠近,别靠近我啊!”

    他胡乱挥着手,像是要驱赶什么。

    蒋振庭站直了身子,不再逼他,看着蒋荣哆哆嗦嗦的样子,“去查查少爷在牢里究竟受了什么刑法,现在水牢的防卫,肯定松懈了,你们去给老夫查清楚,半点都不许遗漏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黑暗中闪过一人,身影一闪,就掠进了刑部。

    另外有人出来,把蒋荣带走了。

    蒋振庭站在那,盯着刑部的匾额看了好久。

    也许在今晚,也许在不久的明天,刑部将人经历一场血雨腥风。

    蒋荣被带了回去,下人放了两大盆水,还没把他洗干净。

    因为他拒洗澡,不是咬人,就是抓人,还不让人碰他的身子。

    没法子,老管家找了两个身强力壮的仆人,硬是压着他,才凑合着把他洗干净。

    洗过澡,蒋振庭也回来了,一起回来的,还有跟他相熟的许太医。

    蒋荣还是不肯说话,老管家熬了碗安神汤,让他小睡了一会,许太医就等在外面。

    他摸着胡子,想着水牢两个字。

    刑部的水牢,他前几年有次进去过,恐怕能进去的人,也没几个。所以很多人只知道刑部水牢可怕,却不知可怕到何等的地步。

    连他都想不明白,蒋荣怎么会关进水牢,那种地方,进去了就没有再出来的。

    因为即使出来了,也不再是人。

    管家从蒋振庭的书房走出来,见许太医在这儿站着,便朝他走过来,“许太医,劳烦你在这儿多等些时候,我家庭少爷情况很不好,老爷心烦,我这个做奴才的,也不敢多嘴,反正您就给少爷看看就是,如果没有外伤内伤,那就给他开些安神调理的草药。”

    许太医重重的叹气,“蒋荣这孩子,从前小的时候,还是很乖的,没想到……算了,不提也罢,但老夫得把丑话说在前头,水牢那个地方,我曾经去过,所以待会我得给蒋少爷检查一下那个地方,你们得配合着我才行,以免他受刺激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地方?”管家没听懂,也不怪他听不懂,换个人恐怕都是不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许太医脸色有些难看,又不好说的太明白,“总之,待会不管老夫做什么,你都让人把他按住了,多找几个人,老夫是怕他染了隐疾,初期的话最好治,拖的时间久了,就会更麻烦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也不确定蒋荣真的被那什么了,但是当初他去水牢的时候,的确看到过有男人被那什么了。

    这叫以防万一,免得日后再发现时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管家盯着他看了许久,在看到许太医难为情的眼神,以及他示意的位置,他才恍然大悟,不敢相信的惊咚道: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,那还是人干的吗?天哪,要是老爷知道了,那……那……”

    蒋振庭知道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,非得血洗水牢不可。

    但这事也瞒不住,早晚他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许太医安慰的拍拍他的肩,“这还没检查呢,有与没有,这都不一定,且等蒋少爷醒来,老夫再给他检查,你也别担心,如今正是多事之秋,国公大人自有他的判断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对不住了,今天有事耽误了,以后尽量不会,明天的还是老时间,亲们别生气哦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5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