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61章 谁的心动了?(二更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5:3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她俩都属于,骨头够硬,嘴巴够毒,且身上有股子傲气,叫人见之不忘的类型。小说

    轩辕恒不知为何,想的入了神,冷不防一张放大的脸,很突兀的出现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木香曲起胳膊,半趴在他桌子上,盯着他的脸看。

    她这一举动,不止轩辕恒怔住了。

    连司空拓以及唐墨,唐焱还有赫连公子,全都黑了脸。

    其中最为愤怒的要属赫连晟,看来他家小娘子没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,这是要造反哪!

    轩辕恒在怔愣片刻之后,很淡定的笑了,“不知襄王妃有何事?”

    木香摇摇头,“没什么事,就是想看看,你是不是戴了面具,为什么我觉得你笑起来很假呢?”

    轩辕恒表情没什么变化,“这里谁又不是戴了面具呢,除了襄王妃,快人快语,真性情!”

    拍马屁,不是因为要奉承她,而是他不清楚这个女人的目地。

    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,他习惯这样做。

    木香直起腰,抱拳供手,“承让承认!”

    “客气客气!”轩辕恒接着她的话,接的半分不差。

    木香开始重新审视轩辕恒了,小样,比她想的要不简单哪,“听说你是燕国的大皇子,那你知道轩辕凌现在是个什么模样吗?你一个现在任太子,千里迢迢的赶过来救前任太子,请问你做何感想?”

    旁边的唐焱有点担心,担心轩辕恒会抓猜,可是没有,轩辕恒依旧很温和的笑着,“听说您是襄王的夫人,久仰大名,我与襄王殿下有过几面之缘,点头之交, 没想到他现在成家立业,有了夫人,很快就要当爹,世事难料,就像皇兄与我,也是世事难料,谁又知道十年后是个什么情景,身居此位,我深感不安,襄王妃还是放过我吧,莫要拿在下寻开心了。”他自称是我,可见谦卑程度。

    唐焱跟唐墨皆侧目看他,原来这才是‘你怒我不怒,你气我不气’的最高境界。

    木香怔了下,接着呵呵一笑,“你说错了哦,你的三十年河东已经过去了,现在在的河西也是你的,不得不说,燕太子手段高明,忍辱负重多年,堪当大任,可是话又说回来,我要是你,绝不会带轩辕凌回燕国,他若是死了,比活着好,其实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,只不过没找到个合适的时机,那要不要我送个机会给你啊?”

    唐墨脸黑的彻彻底底,“木香,注意你的用词,父皇还在呢,别胡说八道!”他直咚木香的名字,其中的含义可就多了,是提醒她,也是不想跟她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一个称呼也能被他弄出这么多事,果然他最适合做皇帝。

    唐焱挑眉,余光瞄见唐墨脸上的神情,收回视线,他浅浅的笑了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轩辕恒依旧微微的笑着,语气谦恭的道:“皇兄是我的手足,我当然希望皇兄好好的活着,至于襄王妃为什么误会在下,实在是叫人费解,在下的太子之位,也是父皇临危受命,在下也是深感不安,襄王妃若有异议,在下可代为转告父皇,让他老人家斟酌再定夺。”

    听听人家这话说的,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,可偏偏又有哪里透着怪异。

    “噗!”唐墨没忍住笑,一口茶含在嘴里,差点喷了出来。这丫头终于也是遇上对手了,轩辕恒再说下去,不知道她会不会抓狂。

    唐焱俊脸肌肉也微微抽动着,强忍着笑,插进话道:“听说燕皇身子不好,襄王妃这样的人,他还是不见的好,以免被刺激到,气大伤身。”

    木香可是一点都笑不出来,不悦的拧着眉,瞄了眼唐焱,“你被我气的也不少,怎么没见你伤身毙命,你不是还好好的活着吗?哦,不对,你是半死不活,关于伤身,你得向五皇子学习,一次娶仨,一般人可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带上两个人,她说的痛快,那两人听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。

    就连轩辕恒也不禁有些许的诧异,也渐渐明白了,赫连晟为何非她不可。

    这丫头真是个活宝,放眼天下间,能像她一样真实说话,不藏不掖的人,恐怕也没有了吧!

    不对,还有一个。

    唐墨身边的五皇子妃,是个腼腆害羞的女子,哪能听得这等粗俗的话,当即红了脸,用手帕遮住脸,不敢看人。

    她是大家闺秀,长到这么大,只有临出嫁前,娘亲拉着她,给她说了些男女之间的事,让她务必要伺候好五皇子,在房事上,得让男人满足,该放开的时候,不要太过拘谨。她因为过份的害羞,没怎么听进去。

    成亲之后,只知道要脱了衣服跟夫君睡在一起,至于睡了以后,该干什么,她是一点都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以至于到现在,唐墨没有破了她的身子,她也没有觉得有何不妥。

    唐墨手握拳,放在嘴边,重重的咳了几声,“没什么事,你就赶紧回自己的位子去,再不回去,赫连要过来抓人了。”

    唐焱也乘此机会,道:“看他的脸色,恐怕不止是抓人那么简单了,要不要给你准备些金创药,以防不测?”他纯粹是为了缓解心中莫名的郁闷,所以才会跟着唐墨一起,顺道埋汰她几句。

    说完了,有那么一点点后悔,怕她算旧账,可是再仔细一想,就算找旧账,也该先找唐墨才对。这么一想,他安心多了。

    轩辕恒经不住他们恶趣的逗乐,轻笑了几声,“本太子今日大开眼界,佩服,太佩服了!”

    他没有来过南晋,也没有正式见过唐墨与唐焱,很多关于他们的情况,都是听来的。

    他到时才明白那句: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。

    唐焱不似传言中的寡言少语,对什么事都不甚大意。唐墨也不是那么的嘴硬心冷,对人三分客气,七分虚伪,至少他对这位襄王妃就很特别,虽然说出来的话,好像是故意挤兑她,眼里秀出的关心,是真的。

    木香心中那个气,怒火从心里,一直窜到头顶,再喷发而出,快赶上火山爆发了。

    可是越是生气,她越是冷静,头脑也越是清醒。

    忽然,在极致的怒过之后,她忽然笑了,笑的叫人看了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唐墨跟唐焱都太了解她了,她这样的笑,准没好事。

    至于轩辕恒,因为还没领教过她睚眦必报的小气性子,所以暂时还没啥感觉。

    “多谢四皇子跟五皇子的提醒,本夫人这就回去了,”她笑的一脸无害,带笑的视线在他们几人脸上一一扫过,接着潇洒的一转身,竟然真的走了。

    唐墨看的呆了,这不像她的风格啊。

    唐焱也不敢相信她没有任何动作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你说她会不会再找后账?我总觉得刚才她临走时露出的笑容,很诡异,”唐墨不放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唐焱收回视线,斜瞄他一眼,“你觉得呢?”他就多余问这句话,那个女人什么时候肯吃亏了。

    唐墨哑然了,“说的也是,看来得好好防着她才行。”

    唐焱不再说话,但心里想的跟唐墨想的一样,得睁大了眼睛提防。他能想到的,就是宋雨竹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皇子府经过修缮,又有重兵把守,都是他的心腹。

    可是木香这个女人,不知从哪搜罗来的奇形怪状的人。据他所知,上次暗杀她跟赫连晟的那小子,叫什么元瞳的,差不多被她完全收服,并且经过一个月的训练,那小子的箭法,又精进很多。

    还有上次在刑部大牢碰见的,他轻功极高,已练到真正的无身无形的境界,他要是想潜入府里,只怕连他最得力的暗卫也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万一她真的乘夜黑风高之迹,将宋雨竹送到他的榻上……

    天哪!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性,唐焱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唐墨,他能想到的就更多了,真是越想越后怕,越后怕,越觉得此地不宜久留。要不是唐皇还端坐着,他真想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轩辕恒看着他俩那一脸的忐忑不安,好奇极了,“她真有那么可怕吗?我看也未必吧,也就是嘴巴毒了点,脾气坏了点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唐墨听见这话,失声笑了,“嗯,那是你还没见她狠毒的时候,不急,燕太子要在京城待上几日,一定会有机会可以看见的。”

    木香走回赫连晟身边,一屁股坐下,然后撅着嘴巴,俏脸上写满了不高兴。

    赫连晟原本因她凑到对面几个男子跟前,心中不悦,可是一看她气成这个样子,心疼大过不悦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是不是他们几个说话,惹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木香猛然抬头,用满含泪光的美眸楚楚可怜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样的眼神,赫连公子哪里受得住,一颗心都快要化成水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揽住木香的腰,靠近她耳边,用性感低沉的声音安慰着她。

    对面的唐墨,唐焱,因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,只看见两人依的那么近,脸贴着脸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也看见木香含泪的眼神,当时各自心里是什么感觉,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。

    但是当赫连晟将她搂在怀里,轻哄着安慰时。

    有人眼神黯然,有人眼中闪过一丝伤痛。

    轩辕恒纯粹以看热闹的心态注视着对面那二人,旁若无人的亲近。

    坐在唐皇身边的木凤亭又怎会看不见他们二人亲密的相拥,手中的酒杯被狠狠的攥紧,连身边唐皇说的话,她都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这场宫宴的最后时间,她沉静在自己的愤怒中,尤其是在看到木香的肚子时。

    皇后死的这段日子,她过的也不好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不在管她,木清扬自身难保。要不是因为进宫多年,唐皇的宠爱还在,她如今的日子,定然凄惨极了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她隐瞒未报。

    她怀了身孕,原本应该是件高兴的事,可是不到一个月,孩子就没了,她小产。

    此事关系太大,她谁也没敢告诉。只请了宫中信任的御医开了方子。

    但因为不敢告诉唐皇,所以只调理了几天,皇唐召她去侍寝,她推脱不掉。

    身子未愈,与男人同房之后,她感觉身子越来越不对,下身的血一直都没能止住,今天坐在这里,她用了很大的忍耐力,否则根本就坐不住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她看见赫连晟抱着木香的样子。

    让她想起,前几日在宫里。

    她在唐皇的宫殿门外,偶然遇见前来觐见的赫连晟。

    他身着紫金的袍子,从朝阳下走过来,面如冠玉,傲然清冷,风姿卓卓,姿态楚楚。

    不止是她,就连她身边的小宫女都看呆了,一个劲的嘀咕,那位襄王妃不知几辈子修来的福,竟得了他的垂青。

    木凤亭每天面对唐皇,一个迟暮的老头,就算偶有同床的时候,她也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快乐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上一章有重复的,轻烟已经补上了,手机的亲们可重新下载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5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