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53章 贼心不改(二更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4:3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切,他要娶妃,我非得备一份大礼送给他不可,绿帽子之前送给木清扬了,送给唐墨的话,我得仔细想想,要不……送他一套美人春画图,以备他洞房之需?”

    赫连晟好看的眉挑的老高,“你还有这种东西?为什么我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木香暗骂自己蠢,居然在赫连晟面前说出自己的私藏,完了完了,她今晚要不要跟彩云睡?

    “我就是随便说说,哪会有这种东西,相公,咱们再到别处去看看,”木香默默的走在前面,虽然看不见赫连晟的表情,但也知道,他肯定正盯着她看。し

    他们猜想的不假,在园子的一角,一个单独开辟出来的院子,改成了一座坟墓。没什么荒草,应该时常有人打理。

    墓碑没有刻字,写了两个字‘莹宛’

    “莹宛,名字蛮好听的,原来真有这么个人,看来这里看宅子的人,其实是专门照看这座坟的,”真的亲眼看见别人口中传说之人,木香也不是那么高兴。

    无论生前如何,死后都是一样化做一缕香魂。

    赫连晟看了看四周的环境,拉住她,没让她再继续往前走,“这里不简单,你看那最里面,连杂草都不长,也没有鸟叫,可能有机关。”

    木香也注意到了,坟地旁边种着两棵松柏,这种天气,居然连只麻雀都没有,实在不寻常。

    远远的,似乎有人过来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揽着木香飞身而走,既是悄悄的来,自然不能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此时,京城也是异常的热闹。今日一早,京城里,下至乞丐,上至达官贵人。

    不管是早起喝茶的,还是早起下地干活,又或者卖菜的,卖肉的,哪怕是走路的,都在议论蒋荣跟蒋振庭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,少林寺的老方丈,突然被爆出来有私生子,这样的消息,能不劲爆吗?

    蒋荣因为那日被骗了地契,被蒋振庭惩罚,抽了十鞭,又在祠堂跪了三天。

    本来是要跪三天的,可是他身边的奴才,给他出主意,让他装病,才跪了一天,就晕倒了。

    人都晕了,蒋振庭也就没再追究,只让他闭门思过,不许再出来捣乱。

    今日一早,蒋振庭进了宫,他逮到机会,肯定是要出来耍耍。

    “少爷,您好几天没出来了,宜红苑的牡丹姑娘,想您想的眼睛都哭肿了,您要再不去,她非得寻死觅活不可呢!”

    蒋振庭近身的小厮,在一旁拍着马屁,笑的一脸奸相,整个就是一马屁精,可偏偏蒋荣还很吃他这一套,受用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那个骚娘们,爷不在的时候,她不晓得陪过多少男人,爷就是陪她玩玩,她要是当真了,爷会恶心的,算了,还是找个干净的小丫头玩玩,爷最近觉得身子不爽,宜红苑的姑娘,还是留给你那些三教九流的粗人吧!”蒋荣抖着肩膀,笑的好不淫荡。

    “那是,她们那种身份哪配得上爷,对了爷,小的这两天都给您瞄着呢,昨儿我在街上看见个小丫头,不知是哪个府里的,长的那叫一个水灵,脸蛋嫩的,给掐出水来,模样也好看,小腰细的,您两只手都能掐住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这样的女子?你在哪瞧见的,快带爷去瞧瞧,”蒋荣本来没什么心情,但是听他这么一说,心里就跟一万只蚂蚁爬过似的,痒痒的,麻麻的。

    “在那边,爷,我带你过去!”

    “快点,马上走!”

    也亏得蒋荣心思粗,压根没注意到路人看他的眼神不一样,甚至还对着他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他是无所谓的,反正从前路人也这样看他。

    没干过什么好事,尽干坏事了,能不招人白眼嘛!

    不过他不在乎,有护国公做靠山,他还不是想干嘛就干嘛。

    小厮领着他七拐八绕的,进了一条巷子,站在拐弯处,他指着巷子里的一户人家,对蒋荣道:“少爷,就是那户,那个女主人带着两个小女娃,就住在这儿,小的说那漂亮女娃,就是这家的丫头,她每天早上都要出来买菜,都得从这儿过,嗳,来了来了。”

    蒋荣本来还不高兴的,以他的身份,怎么着也能混个有钱人家的小姐玩玩,但是当他看见走出来的女子时,一双贼眼,立刻亮了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挺有眼光,这货不错,正合爷的胃口,”蒋荣乐的口水都快下来了。  “爷,您喜欢的,小的自然要给您弄到手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小爷喜欢是她的福气,你可千万别跟爷说,她许配过人家这种话,爷不爱听这种话,爷不管她是哪家的婢女,爷看上她,那是她的福气,”蒋荣心里憋屈的要命,根本听不得‘只是’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银虫上脑,他也顾不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小厮滚到嘴边的话,眼见主子这么高兴,也不敢扫了他的兴,只得忍了下去。

    说话间,提着篮子的婢女已经走近。

    蒋荣整理了下衣服,自认为很帅的笑了,抬步挡在巧儿面前,“这位姑娘,一大清早的,是要去买菜吗?”

    巧儿不认得蒋荣,但是看他一脸的痞相,再瞧他花里胡哨的穿着,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她冷着脸,想要绕开他。

    蒋荣却不肯放她走,她往左,他便往左,她往右,他也拦到右边。

    巧儿憋着一肚子的气,咬牙切齿的瞪他,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我还要去买菜呢,麻烦你让让可以吗?”

    蒋荣一挥扇子,“嗳,遇上本少爷,你还买什么菜呀,你知道本少爷是谁吗?你知道护国公是谁吗?本少爷可是护国公的亲外甥,小美人,你对本少爷这么凶,要是惹怒了本少爷,后果你是知道的,不过没关系,本少爷大人有大量,你给我道个歉,少爷我,就不生气了,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他伸出手,想要搂住巧儿的肩膀。

    巧儿本来以为他只是嘴上调戏而已,没想到,他竟然敢动起手来了,顿时气的不行,“我才不管你是谁,你生不生气,跟我也没关系,你若再纠缠下去,我可要叫人了,我后面就是主家,只要我一叫,立即就会有人冲出来,到时候,准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,心里可没底了。护国公她是知道的,纵然她家小姐跟襄王妃要好,那也未必能救得了她,一个小婢女,无足轻重,主子怎么可能为了她,得罪护国公呢!

    蒋荣听了她的话,哈哈大笑,小厮跟着他一起笑,顺便朝巧儿挤眉弄眼,“我早查看过了这个时辰,除了你会出来买菜,别人不会从这里经过,我看你还乖乖跟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少爷要开荤,他这个做下人的,自然得替少爷鞍前马后。

    所以,不等少爷开口,他就要上去拖拽巧儿,同时嘴里还说着不干净的话,“你 躲什么,跟了我家少爷,保你以后穿金戴银,我家少爷可是很会怜香惜玉的,保证不会把你弄疼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放手,光天化日,你们竟然敢这样,就不怕被人抓着吗?你知道我家夫人是谁吗?她可是摩登一品的老板,襄王妃的朋友,你们……啊!”

    巧儿没办了,只能搬出主子跟襄王妃的关系,希望他们知道害怕,能放了她。

    可是却招来蒋荣一记狠狠的耳光,“他娘的,怎么到哪都是她的熟人,本少爷今天还就不信了,一个小丫鬟,本少爷玩的多了,还没遇上敢找我算账的呢,三子,把她带走,找个没人的地方,爷非把她办了不可!”

    “得令,”这个叫三子的小厮,屁颠屁颠的乐着,见巧儿不肯依,干脆一手捂着她的嘴巴,另一只手抱着她的腰,拖着她就要往胡同里去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巧儿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蒋荣,快等不及了,催着小厮动作快点。

    这条巷子虽然没什么人,但万一碰上个人,他们也不好交待,这里是京城,不是他老家。

    但是,只要生米煮成熟饭,等他办了这丫头,好好快活一番,再想跟他翻旧账,可就没那个机会了。

    蒋荣心里这么想着,脚步更快了。

    突然,他一时不查,撞到了一堵墙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这里哪来的墙,”他捂着头,抬眼去看,这才恍然发现,原来堵路的不是墙,而是人,而且还是个他之前见过的人,那个襄王妃身边的随从。

    “把人放下!”严忠的声单冷如寒冰,眼睛只盯着蒋荣,那眼神,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断似的。

    巧儿凝着含泪的眼睛,望着严忠,双手都被绑了,她只能拼命的踢着腿,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。

    蒋荣乍一看见他,还是有点怕的,但是往他身后一看,并没看见襄王妃那个女子,他心安不少。

    这个严忠,就算本事再大,他也大不过护国公,他就不信,这小子能把他怎么着。

    “本少爷不放,干啥?你想比打架?本少爷虽然武功不如你,可是本少爷就敢跟你叫板,有种的,你动本少爷一下试试,”蒋荣歪着下巴,一副地痞无赖的样子。

    严忠脸色阴沉,眼神如刀,一字一句的再道:“我再说一遍,把人放下,我饶你不死!”这回他举高了并未出鞘的宝剑,慢慢靠近蒋荣。

    蒋荣表面没什么,心肝还是颤了下,“哟,口气不小,爷就是不放,你能怎么滴!三子,把人带走,爷就站在这!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爷,”三子当然是听他的,转个身,抱着巧儿就要往另一边跑去。

    巧儿快绝望了,严忠会不会冒着得罪护国公的危险救她呢?

    她不敢确定,所以她害怕。

    严忠眼中闪过一抹狠厉,握剑的手突然袭向蒋荣,剑未出鞘,他只要剑柄击向蒋荣的胸口。

    可即便没有出鞘,蒋荣还是结结实实了中了他一招。

    被剑柄打中胸口,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三子听见主子真被打了,一时拿不定主意是丢下少爷,自己跑路,还是留下来。

    在他犹豫的时候,严忠飞踢地上的石块,正中三子的膝盖。

    三子腿一弯,不受力,手也松了,巧儿滚到地上。

    大好的机会,巧儿挣扎着爬起来,拼了命的朝严忠跑去,一头扎进严忠怀里。

    严忠有些意外她突然投怀送抱,但想着人家姑娘刚刚脱离险境,或许是因为太恐惧了,才会如此,所他没有推开巧儿。

    蒋荣揉着发疼的胸口,再看看自己的猎物跑到对方怀里去了,顿时气的快冒烟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看上这小妞了,故意拦着本少爷,想看着本少爷出丑是吧,哼,世上可没这么便宜的事,三子,还不快上!”他此时万分的后悔,为什么出门没多带几个人,国公府里多的是高手,随便带一两个,今天也不会吃这么大的亏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,”三子硬着头皮,挥着拳头,朝严忠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严忠拉开怀里的巧儿,将她拉到身后,接着飞起一脚,揣在三子的胸口,同时,以手作钳状,突然袭向蒋荣的脖子。

    蒋荣吓了一跳,万万没想到他会突然对自己出手,慌忙之间,他往后面退,不知踩到什么东西,一屁股摔会在地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严忠的手在半空中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不是他自己想停,而是有人凭空插进来,挡住了他的攻势。

    “请阁下停手,你不能杀他,此事就当作没发生,你们走吧!”凭空插进来的人,裹着一身黑色披风,脸上戴着面具,看不清长相,但从他出手的招式,以及爆发的内力看,不是一般的小角色。

    严忠忽然记起昨天夫人说过的话,她说如果蒋荣跟蒋振庭关系非同一般,那么蒋荣身边肯定有他派来暗中保护蒋荣的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,轻易不会出手,只在蒋荣性命有危险之时,才会跳出来。

    严忠当然不会在这里跟他殊死搏斗,所以他收回了手,讥讽的笑道:“我不杀他,总有人会杀了他,像他这样的人,也配得到你的保护,不知是他的幸运,还是你的不幸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拉着巧儿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蒋荣看见情势逆转,也想到了这个身披黑衣的人,可能是舅舅派来保护他的,于是,他的胆气又回来了,叫嚣着:“你怎么能放他走,你没看见他刚才要杀我吗?你是舅舅派来的,怎么能不替我报仇,快杀了他,你快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少爷息怒,此人杀不得,国公现在举步维艰,少爷该体谅国公才是!”

    蒋荣见此人不听他的话,平时他又被小厮惯坏了,当即变了脸色,狠声道:“一个奴才而已,怎么就杀不得了,我看你分明是想包庇他,你说,你跟他是不是一伙的?”

    黑衣人的脸色隐在面具下,看不真切,但语气更冷了,“少爷自重!”

    争无可争,他脚步一退,黑色的身影在空中一闪,便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三子一瘸一拐的走过来,“少爷,您别生气了,他们是国公的人,肯定得听国公的话,哪会听您的,只有三子才是您最忠实的奴才。”

    “你忠实?你他妈的最没用,”蒋荣一怒之下,狠狠的一脚,又踢在三子的腿上,随后甩头一走。

    三子不敢反驳,也不叫叫屈,一瘸一拐的跟了上去,“少爷,您打的对,您骂的也对,小的没学过武功,不能保护少爷,是小人没用,少爷,您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到处转转,好好的心情都被搅合没了,本少爷现在心情很不好!”到手的鸭子没了,还被人用剑柄打了一下,他这会还疼着呢。

    蒋荣心里那个憋屈,那个郁闷。

    就顺着这条小巷子走着,遇着阿猫阿狗,全都一脚踢开,听见它们的惨叫声,他才觉得气顺多了。

    三子不敢再吱声,也不敢再劝说什么,只能老老实实,一声不吭的跟在他后面。

    这条巷子越走越荒废,蒋荣感觉应该是穷人住的,瞧瞧这些人家的大门,破破烂烂,还有这里进出的人,没一个体面的,不是穷人是什么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月票及评价票

    13108661718cxl19860518谢谢你来过0413hwjzyyzyt13108661718七色光彩虹子寒102jykjl0330adminrealhanyan733102书迷s123456不左不右1316739174泪凝hwjzyyzyt李素娟lisujuanjerzheng洛凝儿hwjzyyzytlingzi135xin子寒102lronahwjzyyzyt聆听心婷nanxiaoshu

    谢谢妞们,截止九号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4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