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47章 审问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4: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人的腰部也是最大的软肋,只要袭击的位置准确,是可以在一招之内,将敌人打的没有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司空瑾在靠近她之时,只感觉到一股冷意,像一道剑光,袭向自己的身后。

    但他来不及反应,凌空侧身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想撤回攻击,更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腰部传来一阵剧痛,在剧痛的作用之下,他身子一软,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一招失,全盘尽输,等他再想爬起来时,赫连晟的剑,已经架在他脖子上。

    赫连晟眼中的怒火,堪比火山爆发,敢动他的媳妇,他是嫌命太长了。

    “司空瑾,在今日之前,本王还敬你是条汉子,但是过了今日,本王才看清,以你这等作风,连苍澜中最下等的奴隶都比不上,如何能成为皇子!”

    司空瑾面色阴沉,脸部肌肉扭曲的几近变形,“被你抓到,本王子无话可说,是我准备的不够充份,谋事不如人,可是你们明明都中了毒,为何会没有反应?”

    木香拍掉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,一手护着肚子,走到司空瑾面前,斜着眼睛看他,“哦,你说那个男不男,女不女的家伙,在水井打下了毒是吧?那你又知不知道,我们家这个赤貂,它又跑井边撒了泡尿呢?”

    司空瑾神色一震,不敢置信的瞪着木香,“这怎么可能?一只貂如何能解我下的毒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,你觉得不可能的事,未必不能发生,这小东西,别的本事没有, 唯独就一点,浑身都是宝,血是毒,也是药,尿液也是如此!”

    赤貂终于听见一句夸赞的话,很狗腿的跑过来,抱着木香的腿撒欢。

    赫连晟脚不留情,一脚将它踢飞了出去,没节操的家伙。

    他没反应,距离最近的几个人,听说井水里有赤貂的尿液,便觉得胃里一阵翻滚,一齐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司空瑾没有吃过午膳的任何东西,自然不会有任何感觉。

    但他此时被赫连晟用剑指着,败是败了,却也在想着如何能解决眼前的困境。

    对了,他还有外援,就算此次袭击不成,他还是有逃离的机会。

    木香一拍巴掌,“对了,我刚刚记起,你不是一个人来的,还有那些水瑶姑娘呢!”

    她打了个响指,单林渊身影如鬼魅,只见他在人群中穿来穿去,再回来时,手里拎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木香看着趴在地上的人,啧啧摇头叹息,“司空瑾啊司空瑾,我是说你胆子大呢,还是愚蠢呢?”

    司空瑾神色一变,“我是故意引你上钩?今天一切,都是你们设计好的?”

    赫连晟冷哼,“想主动抓你,也不是什么难事,不过既然你们想自投罗网,本王自然不介意!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送上门的犯人,哪有不收的道理,”木香笑的很奸诈,“不过你也不必丧气,就算你今日没有出现,就算你没有来到京城,我跟我家相公,还是会想办法引你上钩,只是我现在身子不太方便,或者,等我生完了娃,再去找你算账,反正都是早晚会发生的事,你注定是要落在我手里的,不必感觉遗憾!”

    司空瑾气的发抖,手背青筋暴突,“你们好本事,但你们以为这样就能赢我吗?做梦!”

    赫连晟持剑的手不动,“的确是做梦,但不是我们,是你在做梦,你埋伏在襄王府外的人,早已解决掉了,你难道没发现我身边两名统领都不见了吗?即便不去调动,城外的御林军跟皇宫里的禁卫军,本王也一可以拿下你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司空瑾仰天长笑,笑声震的府外林中的鸟儿飞起,“是本王子大意了,没想到你会回来,更没想到你们早已查到本王子的行踪,此局,本王子败了,但事情还没完,你们又能拿本王子如何?换取苍澜退回草原,不得再进犯南晋吗?”

    他还有最后一线希望,赫连晟不敢杀他,一定的。

    杀了他,会激起苍澜人的仇恨,日后就更没太平日子过了,非得战到不死不休的地步。

    水瑶跪在那,蜷缩着身子,当听见司空瑾这样说,急忙爬起来,想要躲到司空瑾身后。只要司空瑾能活,她就能活。

    至于她老爹是不是可以活着走出京城,她不是太关心。

    她早就想过,要是她爹死在京城,无法回到边关,那么,她有没有可能依靠司空瑾的势力,坐上城主的位置呢?

    这个想法,之前只在水瑶脑中闪过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她觉得有必要往这方面想一想了。

    她想靠过来,司空瑾没有阻止,这个女人还有用,不到最后,他不会放弃她。

    司空瑾依旧狂傲的叫嚣着:“你们不就是想抓住我吗?好啊,那就来抓吧,哼,别叫本王子逮到一丝一毫的机会,否则定叫你们死无全尸!”

    赫连晟的剑已经抵近他的脖子,刀口锋利,划出了一道血痕,“杀了你,苍澜灭不了,本王要做的事,就凭你一条性命,就可以阻挡了吗?”

    司空瑾笑的狂傲,“不能,在你襄王的眼里,恐怕也只有这个女人的命最宝贵,除了她之外,整个天下在你眼中,不过就是浮云而已,所以,你说的话,我太相信了,可是你也别忘了,杀了我,苍澜必定起兵,同你殊死一战,到时你分身无术,呵呵,那样的场景,那样的争斗,对襄王来说,想必最喜爱了,哼,我死了,一了百了,可是会有一大堆人因为我的死,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,想想都觉得很值,太值了。”

    水瑶抱着他的胳膊,壮着胆子,冲赫连晟嚷道:“早前听说襄王殿下爱民如子,这样吧,或许你可以杀了这个女人,二王子也可以向你保证从今以后不再与南晋为敌,怎么样,用一个女人的性命,换整个南晋的和平,这笔生意划的来!”

    司空瑾身躯一震,这可不是他的意思,水瑶这个女人疯了吗?

    他正要反驳,水瑶凑到他耳边,解释了一番,终于说动了司空瑾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!”木香从赫连晟身后走出,鼓掌,给他们二人点赞欢呼,“说的好,说的太好了,可是我想你们搞错了,襄王跟皇上,都未曾说过要杀你们,所以你们也不必如此紧张。”

    司空瑾闻言,松了口气。他今日冒的险太大,要是能活着走出去,他一定快马加鞭,回到苍澜,领着大军踩扁南晋的土地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那么早叹气,我话还没说完呢,”木香很慢很慢的笑着,“不会杀,但不代表会放你走,英杀,废了他的武功,再给他喂下这个!”

    木香抛给英杀一个药瓶,英杀面无表情的走上前,在司空瑾惊恐的要退开之前,出手极快的点了他的穴道。

    然后,只见她挥刀两下,司空瑾的手腕跟脚腕,经脉被齐齐挑断。

    疼痛随之才来,司空瑾惨叫一声,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英杀乘此机会,弹了一枚药丸在他嘴里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吃了什么?这是什么东西?”司空瑾一时没防备,中了她的招,再想抠出来,已经不行了,药丸顺着喉咙滚进了肚子,他就算把胃翻过来,也没可能找出来了。

    木香笑容无害,“当然是好东西了,你断了筋脉,又服了软筋散,从今以后,只能端端饭碗,慢慢的走几步,再想跑远路,或者拿剑杀人,那是不可能的了,不过你放心,我们不会让你死,你现在是苍澜的质子,好好的在京城待着,除非死了,否则永远都不准回苍澜!”

    “你!你这个女人好狠毒的心肠!”司空瑾嘶吼着,想抬起手,指着木香,却根本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眼睛都要喷出火来,吼完这一声,他最后的力气也用完了,砰的一声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!啊!”水瑶真的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司空瑾壮的嘴头熊一样,突然倒下,就好像一座山倒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腿一软,跪在赫连晟面前,哭的声嘶力竭,“殿下饶命,殿下饶命啊,水瑶做的这一切,都是被二王子逼的,我若是不从,他便要杀了我,我是被逼无奈,才会做出对殿下跟夫人不利的事,这一切都不关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她求的人是赫连晟,只要赫连晟流露出一丁点对她的怜悯,她就是死,那也值了。

    哪知,赫连晟根本不看她,转身就去拉木香,“这里太脏了,到外面去吧!”

    不用吴青带人维持秩序,单林渊跟英杀,还有王德,就已经做的很好。

    他们处理后续事情,有条不紊,一项一项,都有记录在案。

    水瑶看见赫连晟竟如此对她,眼底深处闪出决绝的神情,她突然站起来,手伸进袖子里,眼睛死死盯着木香的后背。

    只要一击,哪怕杀不死她,也可以让她中毒。

    只要中了毒,赫连晟便不能杀她,因为这毒只有她可以解。

    他想救木香,就非得留着她的命不可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这样,拿捏住这个把柄,说不定她还可以一直在襄王府待下去。

    而那个女人,中了毒,即便不死,她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也保不住。

    水瑶越想越兴奋,伸进怀中的手因为过度兴奋,在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英杀神思敏捷,身为主子身边最得力的护卫,她需要无时无刻注意主子身边人的一举一动,哪怕是条狗,她也得留意。

    就在水瑶从怀里抽出手,还没来得及掷出之时,一道白色的影子急速掠了过来,一对尖利似铁勾的爪子,准确无误的抓在水瑶的脸上。

    白鹰身子重,它是扑的姿势,抓过来。

    水瑶猝不及防,身子毫无防备的往后仰,因为她手里攥着暗器,如此一来,那暗器竟扎破她的衣服,刺进皮肤。

    虽然刺的不深,可是有毒啊!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水瑶,感觉到暗器似乎刺中了自己,慌张失摸的扯着自己的衣服开始找解药。

    “我的解药,我的解药呢?在哪里?究竟在哪里?”

    人在急躁之下,思绪是混乱的。解药虽是她自己亲手藏的,可是此时此刻,她却死也想不起来解药到底在哪。

    身上的衣服都快翻遍了,也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赫连晟拉着木香头也不回的走了,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,是死是活,都跟他没在关系。他也不想木香看太多的死人,胎教啊!虽然现在讲胎教,为时已晚,但亡羊补牢,补一点算一点吧!他可不想孩子生下来,手里攥着刀。

    关于这一点,几年之后,赫连公子深有感触。原来不是胎教不好,而是遗传,天生的,没办法改变了。

    这毒确实是快,还没等水瑶把自己剥个精光之时,毒素就已蔓延到全身,令全身肌肤发黑发肿。

    她大睁着眼睛,在吐出最后一口气的时候,眼中闪过不甘心,哆嗦着手,摸向自己的发间。

    那救命的解药被她藏在了发簪中,就在头上,最短的距离,却没能救回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她心中的悔恨,只怕到了地府都不能平息。

    司空瑾倒在地上,瘫痪着手脚,傻傻的笑着。

    他亲眼看着水瑶断气,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比起水瑶的死,他更担心自己的处境。

    英杀面色清冷,“把他带下去,等主子回禀过皇上,再将他带去行宫,他身边的人,一个都不留,全杀了,伺候他的人,再重新挑选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两个人上前,拖着司空瑾离开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拉着木香去了唐皇住的宫殿,在重新修整过之后,这里改名为:‘乾坤殿’以彰显他的尊贵身份。

    他俩走进殿时,轩辕凌已被扯了人皮面具,佝偻着腰身,站在殿中。

    胳膊似乎也断了,垂在身侧。

    这些都不重要,关键是他的一张脸,大概是撕开的时候,太过用力,血肉模糊,原本烂的地方,烂的更狠,深可见骨,新烂的伤口,嫩红的肉往外翻着,鲜血顺着脸颊的线条,直往下流。

    这种样子,多看一眼,晚上都会做恶梦。

    就连木香,再烂的死尸她都见过,但是,在看见轩辕凌的脸时,还是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赫连晟伸手拉住她,将她的脸按在自己胸前,在木香挣扎之前,小声的对她说道:“别看,影响孩子。”

    他都这样说了,木香就是想看,也得忍下了。

    唐皇一见到赫连晟,怒不可遏的朝他招手,“你快来瞧瞧,这是个什么人,竟敢假扮太子,胆子也太大了,你快说,真正的太子被你藏到哪去了!”

    唐皇此时扮足了一位慈父,好像真的很担心太子似的。

    可是别人不知,他难道不知太子被人调换吗?

    分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演戏给别人看呢!

    不止他知道,除了唐鑫,恐怕所有人都知道了,他这戏也就是做给大臣们看的。

    最慌乱的时候过去了,六部大臣,以及匆匆赶来的护国公,都站在殿里。

    除了唐焱因为身体不适,赐了把椅子坐着之外,其他的皇子大臣,全都是站着的。

    几位朝中阁老大臣,看见唐皇生气了,自然是赶紧附和。

    “此人罪大恶极,太子恐怕早已被他害了,皇上,赶紧将此人押入大牢,严刑拷问,兴许还能问出同党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此人面目可憎,一定是知道事情会败露,所以才事先将自己的样子毁了,好让咱们无从下手,皇上,定不可轻饶他,说不定,他还是别国派来的奸细呢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”这次说话的,是户部的尚书大人,老学究一个,牙齿都快没了,却不肯退位让贤,“刘大人说的对啊,他一定是个奸细,跟苍澜人根本就是同党,皇上,苍澜竟派人刺杀太子,根本是不把我南晋放在眼中,此等……此等大罪,皇上定要派兵剿灭苍澜,以慰太子在天之灵!”

    护国公摸着胡子,老眼深深的凝着自己面前的地板,不附和任何人的话。

    他都不说话,唐焱自然不会吭声。皇上的心思难猜,唐鑫性子急躁,所以他拖着唐鑫站在人群后方。

    经过今日之事,唐墨像是又变了,或者说,他是蜕变了,变的沉稳坦然,遇事不慌不乱,处变不惊,天塌地陷也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唐皇听完诸位大臣的话,也不急于开口,而是若有似无的扫了眼唐墨。

    唐墨会意,走上前来,气度非凡的看着那几个老家伙,面露不悦,“举兵讨伐,岂是随随便便就能说的?此人虽然被抓到,但是尚未审问,你们怎知他就是苍澜的奸细?既然他能假扮太子皇兄,或许太子皇兄还在他手上,你们这般冒失,是要置太子皇兄的安危于不顾,你们就没想过后果吗?”

    大义凛然,绝对是大义凛然。

    说的很好听,但是木香却悄悄的,背对着他,倒竖大母指,给以鄙视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唐昊已死,眼前这个人就是轩辕凌,还要睁眼说瞎话,他这演技堪比影帝啊!

    唐墨这一吼,几个说的最欢快的大臣,再不敢吱声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用余光,也瞄见木香倒竖起的大母指,嘴角狠狠抽了下,转开头去,再不看她。

    冠冕堂皇的话,自然是要说的,难道他要说,太子早死了,是被皇上失手杀死的吗?

    他想隐瞒,轩辕凌却不想,他吐出一口血沫子,嘿嘿的阴笑,“你们的太子唐昊,早就死了,现在你们南晋没有太子,哈哈哈!看见我身后这个男人了吗?只要你们几位皇子都死了,有些人就可以明正言顺的坐上那把龙椅,你们却不懂,却不明白,活该,活该啊!”

    大约是笑的太过,气息不稳,他再也支撑不住,单膝跪在地上,用一柄剑撑着,不让自己倒下去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一席话,却引起不小的骚乱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座的大臣,除了完全忠诚于赫连晟的那些人,还有几个老不死的家伙,他们的存在,好像就是要权势大的人作对似的。

    哪怕赫连功绩再大,胜仗再多,也抵消不了,他功高盖主的威望。

    所以,有人窃窃私语,有人看赫连晟的眼神不同了。

    唐焱抬眸扫了眼赫连晟淡然处之的神态,又看了看唐皇,他没有发怒的迹象,便知道此事不能再提。

    他不急,唐鑫却急了。有很多话,他苦于找不到机会说,现在机会来了,他怎能不把握住,万一失了这个机会,再想提,可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唐焱见他似乎要冲出去,急的伸手想拦,却只抓住他的一截衣角。

    “父皇,此人虽罪大恶极,但他说的,也不无道理,自古以来君臣二字,是君在前,臣在后,无论何时,做臣子的,都不该逾越规矩,襄王有功,这一点朝中上下,乃至南晋上下,都是人人皆知的事,但襄王名声再大,也不该盖过父皇,但是,如今在南晋街头巷尾,在百姓眼中,襄王的功德,比父皇还高,百姓爱戴襄王,崇拜襄王,还声称要给襄王建庙,日日香火供奉,儿臣以为,此事十分不妥!”

    唐皇脸上挂着淡的几乎透明的笑,他不明意味的看着唐鑫,“哦?那以你之见,此事该如何解决呢?”

    赫连晟跟木香皆不动声色,唐墨也不说话,轩辕凌强忍着脸上的痒痛,等着看好戏,这样的好戏,百年不遇,他死也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,要说最紧张的,莫过于唐焱了。

    这个弟弟,急于想扳倒赫连晟。没错,扳倒赫连晟,是非做不可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今日他故意喝下那杯酒,他想看看,赫连晟如何化解此次的危机。

    如果他平安无事,很好,但若是中间出了什么意外,更好。

    唐鑫毕竟是稚子心性,再加上平时唐皇也不怎么过问他,偶然间唐皇用这般慈父的语气同他讲话,他心中自然是激动的。

    “回父皇的话,襄王既然在外征战多年,屡次受伤,险些丧命,长年奔婆,想必也十分辛苦,眼下襄王妃又身怀六甲,父皇何不收了襄王的兵权,让他留在家中,照顾妻小,赡养老人,我南晋的猛将也不少,定可以找到与襄王一样骁勇善战之人!”

    唐鑫此话还是经过斟酌的,并不是冒冒失失就敢说出来。他是想把握今日的时机,但也没有笨到,什么话都敢往外说。

    唐皇半垂着眼睛,神情晦暗不明,因为光线的原因,他的脸,藏在了阴影之下,真实情绪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唐鑫见自己说完了话,却无人应接,顿时心中没底了。他回头看了眼四哥,希望他能给自己一点意见。

    唐焱不得不硬着头皮,站出来,走到皇上身边,“父皇,六弟年幼,或许想法太直接了些,但他是个不懂得隐藏内心想法的人,儿臣敢拿性命做担保,六弟无意冒犯父皇,他说的全是肺腑之言,对与错,全凭父皇裁决!”

    话已经说了,泼出去的水,说出来的话,再无可更改的可能。

    他所能做的,是尽力补救。把裁决的问题抛给皇帝,这是最聪明的做法。

    唐鑫这回也学聪明了,诚然道:“儿臣逾越了,请父皇恕罪!”

    木香终于忍无可忍,在朝堂上与人争辩,一向都不是赫连晟的作风。他话太少,半天挤出一句话,份量虽重,但还是不占优势啊!

    木香推开赫连晟,理了下脸颊边的头发,用嘲讽的笑,望着唐焱,“肺腑之言?说的可真好听,我相公新婚才几天,就去了边关,留下我一个人面对你们一帮子豺狼虎豹,请问尊贵的四皇子殿下,您是会打仗呢,还是会领兵?哦对了,您身子骨不好,需要静心调养,哪里受得了边关苦寒……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气愤,火气蹭蹭的往上涨,赫连晟想阻止,都被她推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想着她是孕妇,不能憋火,憋多了伤身伤肝,还是发泄出来比较好。

    唐焱默不作声,眼底却浮现一丝痛楚。

    唐鑫拳头紧握,恨不得上前将这女人的嘴给堵了。

    而唐墨,就比较淡定多了。再看看唐皇此时的神情,稍微聪明点的人,就该知道,谁才是最像唐皇的皇子。

    木香的眼神似刀,刀刀割在唐焱心窝,“还有这位自侍甚高的六皇子,您说的话,听着可真叫人佩服,不错,南晋不缺良将,随随便便抓个人,都能披甲上战场,可小皇子殿下,您见过几回死人,亲手杀过多少人,别说没人给你机会,现在,我就给你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木香朝殿下招了招手,英杀如一阵风似的,飘进殿里,站于她身后。

    “去,将外面的几个叛党带进来,”她没有回头,眼睛始终盯着唐鑫。

    “是!”英杀又似一阵风,飘了出去。

    唐鑫终于知道什么叫紧张了,他不清楚这个女人要他干什么,但不管干什么,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英杀很快就回来了,一手提着一名犯人,都被绑了双手。

    拎进来之后,踢跪在殿中。

    接着,她又去拎了两个人,其中还有两名女子。

    来来回回,她总共抓了十个人。都以同样的姿势,让他们跪于地上。

    最后,她将一把剑交予木香手中,之后便退到木香身后,做起了隐形人。

    木香把玩着手中的剑,笑着看了眼唐鑫,然后忽然将剑往他面前一抛,“接着!”

    幸好唐鑫还有两下子,不至于失手。

    木香指着跪着的十个人,“他们都是此次抓到的犯人,便是司空瑾的同党,当然,其中或许也有轩辕凌的同党。”

    她提起轩辕凌,朝堂上一片唏嘘之声。

    木香笑了笑,“对哦,我差点忘了给你们介绍,这个被废掉手臂,又毁了脸的的人,正是燕国前太子,轩辕凌,虽然脸被毁了,但还是能看出一点端倪的,你们也不必惊讶,他之所以假扮太子唐昊,想来也是有他的目地,此事现在不谈,咱们来说说如何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什么杀人!”唐鑫握剑的手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当然就是杀人,看看这些跪在你面前的这些人,如果这是在战场上,他们就是你的敌人,随时会要了你的命,现在,你的敌人就跪在你面前,你想证明自己,就杀给我看,将这十个人的人头砍下,我便答应你,让我家相公交出兵权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在场的人,又是一片抽气声。

    他们齐齐看向赫连晟,想着他会不会站出来反对木香的做法。

    杀十个人,就可以让他交出兵权,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。

    唐焱第一时间看向赫连晟,以为他多多少少会露出不赞成,或者担心的目光,可是没有,他连一个眼神都未曾变过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之间的信任吗?不需要解释,就可以心有灵犀。

    唐墨也同时看向赫连晟,原来他对木香的爱,已到了这般地步,他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唐鑫紧握手中的剑,只看木香,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如果我真的杀了这十个人,你真的会让襄王交出兵权?”

    “我说话什么时候不算数了?况且这么多人都听见,我还能耍赖不成?”木香撑着腰,慢慢的在这十个人面前走着,“但是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,”她停住,此时已站在唐鑫面前,“如果你杀不了,烦请你收回之前的话,以后也不要再让我听到,听过一句俗语吗?毛都没长齐,就别充汉子!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敢,不就是杀人吗?你等着,”唐鑫咬牙切齿的吼道。

    他握着剑,走到第一个跟前,眼睛死死盯着那人的后脖颈处。

    木香悄悄的闪到一边,催促道:“开始吧,记得从脖子上砍,你手里剑不怎么锋利,要是一剑砍不掉,要多砍几刀,放心,每一个人穴道点住了,不会乱动,但是会不会在剧痛的作用下痉挛抽搐,这我可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护国公目光深深的盯着唐鑫,见他额上冒着冷汗,握剑的手也在微微颤抖,再看看那跪着的十个人,除了第一个被点了大穴之外,其他十个人,只点腿了的麻穴,也就是说,上半身是可以动的。

    恍然间,他明白了木香这臭丫头的用意。

    不止他明白,赫连晟跟唐皇也明白。

    可怜唐鑫这小子,还不知道,在战场上因保命杀人,和充当刽子手,以绝对的优势主宰别人的生命,绝对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受。

    更何况,木香还很坏心的,给了他一把钝刀,又让他照着脖子砍,而不是对着胸口刺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一刀砍不断脖子,还有再补几刀。

    到时候,喷发的鲜血,会溅到他脸上,分离的骨头与肉,会暴露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或许那人,会挣扎,过很久都死不了。

    其实真实的生命死去,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一剑毙命,纵然是刺中心脉,还是会抽搐抖动痉挛,时间长的,会持续好一会,直到完全丧失生命的迹象。

    果然,唐鑫握着剑,在第一个人的脖子上比划了下,比了好几次,都在快要落下时,中途停住了。

    那人是死士,对生死无感,自然也不会求他饶命。

    可是唐鑫握着刀,却怎么也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唐皇声音低沉着问道:“要是不敢,就算了吧,你还小,再历练几年,也无防!”

    唐焱在一旁快急疯了,见他迟迟不下手,什么也顾不得,小声提醒,“你只管把把他当做给我下毒之人!”

    下毒?

    唐鑫眼中闪过一丝阴限,下毒的是皇后,那个该死的老巫婆,心肠比蛇蝎还要毒。

    对,杀了她,砍死她,亲手砍下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唐鑫的眼神飘了出去,他暴喝一声,抓起长剑,对着那人的脖子剑了下去。

    剑入皮肉,深入脊椎,殿内众人都听见鲜血喷溅的声音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日一更,谢谢送礼物的妞,假期快结束了,妞们要玩的尽兴哦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