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44章 抓捕司空瑾(二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3:4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赫连晟眸光清冷,语气带着警告,“太子殿下还是消消火,我家夫人身子不适,受不得刺激,定亲本是高高兴兴的事,若是因为个别人,搅合了这场定亲宴,不仅本王不高兴,皇上只怕也不会原谅殿下。”

    轩辕凌阴沉着脸,对上赫连晟,他知道赫连晟认出他了,所以对于他,无须再顾及什么,“近日朝中发生了太多的事,本太子心情不好,襄王请见谅吧!”

    他说完,便撇开他们,去了主厅。

    木香略施薄粉的小脸蛋,满是阴沉沉的怒意。她可不是看唐皇的面子,才不跟他计较,若不是顾虑到彩云的感受,她一定放狗,将轩辕凌撵出去。

    赫连晟看她气呼呼的小脸,要不是碍于人多,他定要亲她一口不可,“你的部下,已经混在客人当中,都在离你不远的地方,记着早上答应我的事,抓捕的事,你不必过问,站在一边看好戏就成了,听到没?”

    “听到啦,你已经讲了不下十遍,赫连公子莫不是未老先衰,记忆力减退?”

    赫连晟黑眸颜色愈发暗沉,忽然他凑近木香耳边,小声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只见木香脸蛋爆红,映在暖暖的阳光下,就跟熟透的红苹果一样。

    唐焱虽在病中,但此时他怎能不来,他一来,唐鑫即便再不情愿,还是得过来,他想亲口问问彩云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们之间的事,总是隔了一层什么,就算以前他有跟彩云提过,也说的不明确。

    他虽年少,但也知男女情爱是何种滋味。

    自从知道他们要定亲,他白天看不进公文,夜里睡不着觉,总觉得烦躁莫名。

    赫连晟还有些事情要处理,不能陪着木香。

    红叶在他走了之后,才敢回到木香身边,刚才他们夫妻俩说话,她很识趣的闪到一边,这会走过来,看着木香俏脸的脸蛋,不免调侃道:“这是怎么了?你脸咋这样红,莫不是襄王殿下又对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她这是明知故问,木香太了解她话里话外的意思,“哪有说什么,他就是学会啰嗦了,一件事反反复复的讲半天,把我当小孩子呢!”

    “他那是心疼你,关心你,爱护你,别身在福中不知福,京城多少闺秀羡慕你,嫉妒你,恨不得抢了你的位置取而代之,就连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正要书写礼簿的卫曾,手一停,抬头瞅她,也不避嫌,直言问道:“我不好吗?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红叶脸红了,“我跟木香说话呢,你插什么嘴,我们女人之间讲的话,你是不会懂的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一说,卫曾还就真的不懂了。

    木香肩膀一抖,笑了,“你不是不好,而是她觉着你不好,所以你得表现的更好一些,不止是现在得好好表现,日后修成了正果,更得好好表现!”

    “你想啊,红叶姐冒了多大的风险,下多大的决心,才会心甘情愿的嫁给你,你要是对她不好,辜负了她一番心意,对得起谁啊?我可把丑话说前头,如果将来有一天,你后悔了,觉得从前年少轻狂,做错了,别怪我翻脸无情,要拿走你这颗人头,对我来讲,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,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,也断然逃不出我的手心,所以啊,为了你的脑袋能好好的长在脖子上,你一定得对红叶好,若是你没这个信心,就不要再进一步,听懂我的意思没?”

    “木香,别说了,当着这么多人呢,”红叶拦都没拦住,不想让她说那么些话的。

    不同于红叶的害羞,卫曾却是若有所悟的点点头,“我晓得您说的意思了,我会用行动来证明自己,多余的话就不说了,红叶,我不会叫你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他绽开一个爽朗的笑容,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,看上去有几分可爱。

    红叶瞪了他一眼,可这一眼也没什么威慑力,反倒多了几分含情脉脉的意味在里面。

    木香笑看着他们二人,抬眼瞅见走进来的几人。

    唐焱虽然是一路走来的,可是背已经弯的不成样子,身子骨好像又瘦了些,之前是风一吹就能倒,现在嘛,是风一吹就会飘走了。

    唐鑫虽一种扶着他,可脸色却是阴沉的很,进了院子,就四处搜寻,好像是在找谁。

    木香拉了拉脸上的口罩,待到唐焱走近时,才面向他,见他的确是身体不适,也不忍心糗他了,“你都病成这样了,不在家待着,还出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难得听她不针对自己,唐焱受宠若惊,喘着气,道:“今日肯定很热闹,本王就算病的再重,也得看一看才是。”

    红叶柔声道:“四皇子身子不好,也该早日娶位皇子妃,也好照顾你的生活起居,要是四皇子没有中意的,不如我替你寻摸几位可好?”

    唐焱虚弱一笑,“多谢红老板关心,本王都已经这样了,还是不去连累旁人了,今日来参加襄王妃令妹的定亲宴,也算是沾点喜气,说不定回去之后,身子还会大好呢!”

    木香笑了笑说道:“希望如此吧,只是你带了护心丹没有?最好是随时备着,否则受了什么刺激,可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襄王妃挂念,刘晨兄弟也是好福气,”后面的一句话,他是看着木香身后说的。

    刘晨一整个早上,都跟着康伯在招呼客人。

    按着木香的意思,是想让多多结交朝中大臣,虽然他日后不一定走仕途,但是多条路,多个朋友总归是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唐鑫在看见刘晨时,周身的气息顿时就变了,任谁都能察觉到他心中升腾起的怒意。

    刘晨走到他们二人面前,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,“小民见过四皇子,六皇子殿下,小民代未婚妻,谢过二位殿下百忙之中,抽空参加小民的订亲宴。”

    唐鑫无论如何都是看他不顺眼的,“你不是小民了,听说木老爷子收你做了干孙子,你现在也是半个世家公子,好福气,好运气,一般人可没你这么好的福气,这么好的运气,本王就是好奇,你是如何做到的,可否传授一二?”

    唐焱苍白的脸,更苍白了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整个身子全压在旁边的奴才身上。

    明知唐鑫会针锋相对,他却无力阻止,他也知道,唐鑫已经尽力克制了,否则从一进门开始,就炮轰木香了。

    经过这几日的历练,他总算知道了,哪些人是惹不起的。

    木香并未作声,只是示意何安给唐焱看坐,大喜的日子,这位既然来了,可不能半途昏厥。

    他们坐下之后,红叶仍不遗余力的想给唐焱说媒。

    刘晨淡定自若的站在那,似乎对唐鑫的质问并不恼怒,甚至眼底深处,还有一丝淡淡的笑意,“木爷爷是看我可怜,爹娘都不在身边,所以才认了我,至于算不算半个世家公子,这一点,小民不敢当,依小民看来,世家公子非得有六皇子此等气度的人,才可称之,小民何德何能,敢能六皇子平起平坐!”

    说的好,木香差点起身给他鼓掌了。

    这就叫青出于蓝,胜于蓝啊!

    想不到刘晨平时不吭声,总是站在人后,但是真的站出来,嘴皮子也不输给木香,看唐鑫的脸色就知道,这话对他刺激有多大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谦虚,说的好听,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,不知道你是如何欺骗彩云的,本王很想听听,到底是为了什么,让她放弃本王,选择了你!”

    既然都摊开了,唐鑫也不跟他客气。他今天非要见到彩云不可,谁都别想拦。

    刘晨沉默了片刻,忽然对他做了个请的手势,“彩云在自己屋里,殿下执意要见,小民也不敢拦,请吧!”

    “哼,你带路,”唐鑫不跟他客气,当先大步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说是带路,但他不会让刘晨走在他前头,永远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二人走远了,唐焱咳了几声,虚弱一笑,说道:“刘晨被你教导的不错,胆大心细,将人心拿捏的很准,说话也极有方式方法,我这个弟弟,被我宠坏了,也教坏了。”

    能从他嘴里听到对唐鑫的真实评价,也实属不易。

    他自己都承认了,木香也不会跟他客气,挥手遣散了身边的人,只留红叶一人。

    “你有自知之明就好,孩子不是一味宠着惯着的,唐鑫的脾气定然是从小就有的,你没有及时干预,任由继续发展,到了今时今日,你就是想纠正,也无能为力了。”

    红叶养了两个娃,对教育孩子,她最有发言权,“六皇子性子执拗,有好的地方,但也有不好之处,人得懂得变通,拿得起也得放得下,即便是位高权重的皇上,也有能力不及之事,我家虽是两个女娃,可是该打该教训的时候,我可是不会手软,否则养出了刁蛮任性的脾气,可如何是好!”

    卫曾就在她身边不远的地方写礼簿,红叶说话的时候,他一颗心掰成了两瓣,听见她的教育理论,卫曾不同意了,“人家说,穷养小子,富养闺女,这闺女生下来就是要宠着惯着的,真犯了什么错,也该跟她们讲道理,不能动不动就教训。”

    红叶见被他拆台,又好笑又好气,“写你的礼单,我自己的娃,我知道该怎么教育,不用你操心!”

    卫曾本来不想较真的,可听她这么一说,还非得较真不可了,“怎么不用我操心,是你的,便是我的,有区别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木香听到这二人的对话,没不住,隔着口罩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红叶回头白了她一眼,责怪她还笑呢,没瞧见她在生气吗?

    唐焱惨然一笑,“想不到卫画师也落入情丝网,世间的事,果真是奇妙。”

    木香收了笑,“这有什么可奇怪的,说不定你找个人冲喜,病就好了呢?今日来了不少官员的家眷,你瞧那位户部上书的千金,也是个美人坯子,身材也不错,那个那个,是吏部尚书家的二小姐,虽是二小姐,但听说也是正房所出的嫡女,嗯,穿着一身骑装,倒也是个善武的姑娘,四皇子看上哪个?”

    唐焱满脸黑线,无语极了。

    红叶却十分高兴,或许每个女人骨子里都有那么一点点做红娘的癖好,“户部尚书家的千金虽然是个美人坯子,但我之前看她又是咳嗽,又是脸色苍白的,听说也是个药罐子,四皇子肯定看不上,至于那位二小姐,听说脾气挺坏的,家里的奴才时常受她的虐打,若是四皇子娶了她,不被她打死,也得被她气死。”

    木香深觉她说的有理,“那还有吗?你认识的人多,她们经常到店里做衣服,你肯定了解,”说着,她又回头对唐焱道:“红叶路子广,只要是京城的在姑娘,没几个是她不知道的,你放心,有他给你把关,若是选好了,我去替你向皇上求旨,你要是担心万一你死了,人家要当寡妇,可以再请一道旨,在你死了以后,四皇子妃可以再嫁人,不受守寡的影响,而且她还能得到你的产业,所以这事,无论是你还是她,都不吃亏。”

    不等唐焱做出反应呢,红叶忽然又拉住木香的手,“嗳嗳,你快瞧这一个,她是京刑部侍郎唯一的嫡女,生在阳历二月,正是立春的时候,算命的说,她是个命硬的,阳气也重,是不是跟四皇子最合适?”

    木香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,她家的梅花树边,搭了个简易的凉亭子,以供女客闲坐。

    红叶指的那位姑娘,就在其中,而且很好认。

    旁的没看到,光是那一对肥屁股,就够抢人眼球的,这个……

    木香又回头看向唐焱,指着那一对肥屁肥,“呃……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唐焱没法回答她,因为他已经咳的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一张惹人怜爱的俊脸,硬是憋成了绯红色,因为咳的太狠,身子也蜷缩成一团,看上去也不可怜。

    红叶看着他叹气,“好好的一位贵公子,怎么就病成这样,宫中的御医,也太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心想,哪是御医无用,分明皇后太狠心,手段太残忍。

    就在她们二人叹气之时,那对肥屁股,竟带着婢女走过来了。

    模样倒是挺好看,就是身材太丰满了,人未到,胸先到,就是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“小女子宋雨竹见过四皇子,襄王妃!”

    唐焱讲不出话,木香就代劳了,“不必客气,你是宋侍郎家的嫡女?家中还有什么人?”

    宋雨竹小脸红红的,略带羞涩的回话道:“小女子家中还有一位老祖母,家母去世的早,我是跟爹爹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木香点点头,“倒是简单的人家,这是四皇子,你之前见过的吧,他还未娶四皇子妃……”

    “襄王妃!”唐焱再说不得话,也不得不出声制止了。越说越没谱,他唐焱何时缺过女人,四皇子府从不缺美貌的女子,甘愿嫁给他,不在乎他病重的女子也多的是,若他真有此意,哪用得着她插手。

    木香呵呵的笑了笑,“他这是害羞了,别理他,就是这个臭脾气,虽然他身子有病,但一时半会还死不了,听说皇上要给他选妃呢,不知哪家的小姐愿意嫁他。”

    她又将唐皇拖下水,反正也没人敢向唐皇求证,说了又如何。

    她在说这话时,似是无意的看了眼宋雨竹身后的婢女,视线又在院里厅里走动的人里头在搜寻一番。

    虽然她很闲,但也没闲到去关心唐焱的婚事,说到底,他是否成亲,跟她没半毛钱的关系。

    之所以在这里,拉着红叶东扯西扯,不过是想借她的口,梳理一番进来的客人。

    既然司空瑾来了,她不相信水瑶不乘此机会混进来。

    水瑶恨她恨的入骨,有这样的大好机会,她又怎会放过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们猜猜这两人究竟在哪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3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