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42章 开超市?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3:3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拉开门,又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,前院的响声也更多了,还有不少人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木香问道:“康伯他们都忙起来了吗?厨房的活没有问题吧?”

    喜鹊笑着道:“您就放心吧,殿下说了,府里的事,您今儿都不用管,只要好好的坐着就成了,来参加定亲审的人也不会太多,康伯算了下,中顶多不过四桌客人,多是朝中的官员,按着您之前的吩咐,没有拦下他们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抓住司空瑾,木香连朝中官员都不会请。这些人无事就喜欢攀关系,尤其是朝中六部的那几位尚书,一品官职,除了兵部的人,对赫连晟是完全忠心之外,其他的几个,都是老谋深算,一个比一个猴精。

    与其听他们说那些虚伪的话,倒还不如自己家人关起来门,好好热闹热闹。

    喜鹊递给她热毛巾跟漱口水,一边去铺床上,一边对她细细禀告,“皇上从宫里调了几位御厨,帮着陈妈一起准备午膳,哦对了,皇上还让御膳房赐了菜送出来,不仅如此,皇上还让王海送了不少赏赐给彩云小姐,有金首饰,还有一柄玉如意,那玉如意奴婢瞧见了,好漂亮,对着太阳看,竟是透亮透亮的。”

    木香一言不发,静静的听着喜鹊说话。

    唐皇不可能知道今日他们要干什么,他能得到的消息,莫过于司空瑾的动向,至于赫连晟要利用他,抓捕司空瑾一事,唐皇怕是做梦都想不到。竟有人如此大胆,敢拿他的性命做诱饵。

    “桌椅板凳都备好了吗?若是有什么不够的,就去五皇子府借,上次修院墙的时候,不是让他们留了个暗门吗?不必跟他客气,他日后的富贵还大着呢,哪用得着在意这些小东西,”木香坐在铜镜前,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着长发。

    “嗳,我知道了,不过看样子是够的,您跟殿下成亲的时候,好多东西都是齐全的,”喜鹊走过来,接过她手里的梳子,帮她梳头。

    赫连晟不在的时候,木香的长发都是她来梳的,否则木香自己懒得弄那么复杂,时常是扎个马尾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今儿不一样,更得梳个好看的头型。

    木香看着镜子里的这张脸,皮肤好到没话说,即便对着阳光看,也不见半点瑕疵,“木朗呢?他今日没去学堂吧?”

    何安从外面进来,正好回了她的问话,“木朗跟在刘晨身边,像个跟屁虫似的,撵都撵不走。”

    何安送来早膳,木香的早膳,都是另外做的,跟其他人吃的不一样。这是赫连晟吩咐的,他只说,孕妇就该有个孕妇的样,不能跟寻常吃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跟屁虫,以后不许再说了,”木香余光扫过来,“早上吃什么?我可不想再吃油腻的东西,有清淡的吗?”

    “早膳是包子,泡菜馅的,陈妈早上现包的,都是按着您吃饭的习惯,另外还有糯米粥,陈妈说,上午要忙的事情太多,午膳怕是要等很晚,所以弄了糯米粥,管饿,”何安揭开食盒盖子,里面摆着五个小包子,很是精巧玲珑的样式。

    木香一听说是泡菜馅的,就直咽口水,最近油的吃多了,只想吃酸的,而且是越酸越好,她催着喜鹊,赶紧整理好。

    头发已经弄的差不多了,喜鹊从首饰盒里挑了根碎玉簪子,插在头上,还有耳环,项链,最后又配了个在碧绿的抹额,又对着镜子瞧了瞧,“夫人这样一打扮,倒是有几分异域风情呢,殿下看了肯定喜欢。”

    她觉得好看,木香却是唉声叹气,“我怎么觉得跟只花孔雀似的,而且真的很重,要不还是去掉两样吧?”

    喜鹊难得固执己见,“不能去,这些都是京城贵妇人必带的首饰,今天的场合不同,您想想看,再怎么着,也不能给二小姐丢面子不是?”

    喜鹊是知道她性子的,所以最管用的办法,是把彩云抬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,一提到彩云,木香也不坚持了,叹了口气,任由喜鹊摆弄。

    最后又套上一副金玉镯子,腰间还别了一块玉佩,衣裳是赫连晟亲自选的,他眼光好,没有选那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料子,只是轻便的绸布,淡紫的颜色,上面绣着几朵祥云,看上去,还是很应景的。

    当喜鹊收拾好,站到一边,木香慢慢转过身来的时候,就连何安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从外面迈进来,一只脚刚踏进门里,看见端坐在梳妆台前的女子,心都跟着漏掉一拍。

    记得上回她盛装打扮,还是他们成亲那日,不过那日穿的是吉服,妆容化的比较浓。

    不像今儿,一身淡紫衣裙,衬的她整个人,如沐浴在紫色霞光中的仙子一样,美的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何安听见脚步声,回头见是主子来了,忙弯腰行礼,“殿下,您怎么过来了,夫人就快要收拾好了,等会就去前院。”

    他一出声,赫连晟才回神,迈进屋来,“你们都出去吧,去前面招呼客人。”

    喜鹊跟何安相视一笑,知趣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俩离开,房门没关,但会人都在前面,清风院里也没旁人。

    木香被他灼灼的眼神看着,觉得十分不自在,站起身,有些别扭的摸着头,“喜鹊那丫头,非得让我戴那么些东西,重死了,还有这身上的,弄的跟个花蝴蝶一样,好别扭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走到她身边,固定住她乱晃的身子,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拿下她头的发簪,去掉一些,又从盒子里挑出一样,重新插上,这是一根白珍珠步摇,坠在脑侧,使得她整个人多了点俏皮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吗?”木香看不见,便用手摸了下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,就这样好了,”赫连晟抓住她的手,带着她回到桌边用早膳。

    又亲手给她盛了碗稀饭,夹了个包子,放到她嘴边,语气带了点命令,“张嘴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着,我自己吃,这样好别扭,”她又不是没长手,这样被她喂饭,感觉怪怪的。

    赫连晟倒也没坚持,只把包子搁在她面前的小碗里,“那便自己吃,记得要都吃光,不许剩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,”木香哪敢不从,拼命点头,大口大口的咬着包子。

    陈妈的和的面团,很劲道,面皮吃在嘴里,不粘牙,很有弹性,馅料也足,泡菜加了一点肥肉末,不然只用泡菜的话,馅会比较干,没有油份。

    吃在嘴里,满口都是酸香味。

    “吃慢些,又没人跟你抢,”赫连晟见她吃的狼吞虎咽,有些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木香不管他怎么说,该怎么吃,还怎么吃,“对了,你吃过没有?”

    “吃了,在前厅陪着几位老人家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皇上呢?他也在吗?”

    “皇上不在,朝中有紧急公文送到,他在殿中,跟几位大人商议正事,不到用午膳的时候怕是出不来,”赫连晟专注的看她吃饭,语气平静极了。

    他的平静,在木香听来,可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,“皇上紧急公文是你让人呈上去的吧?”除了他,只怕也没人敢如此做。

    赫连晟扬唇一笑,“还是你最了解,紧急公文一直都有,之前有太子跟六皇子协同处理,他们二人处理不了的,才呈交皇上,他们二人今天都受到邀请,来了襄王府,紧急公文自然就不能处理了,理所当然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如何找出司空瑾,他肯定是混在人群中,想找到他,不可能检查每一个的脸,”木香皱眉。

    她皱眉,赫连晟却丝毫都不担心,“脸可以戴面具,身材可以通过缩骨,变的跟平时不一样,甚至连习惯也可以改,但唯有一样,他改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想不出,除了长相身高习惯,还能从什么方面,分辩出司空瑾。

    赫连晟笑的神秘,并未直接回答,“到时你就知道了,快吃吧,包子都要凉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不满的撇撇嘴,这家伙是故意的吊她胃口。

    喜鹊过了一会又回来了,同来的,还有红叶。

    两人就在院里站着,没好意思进去,

    彩云在这里房里待着,现在还不能出来,红叶派了巧儿去陪她。

    巧儿在襄王府住了几天,跟彩云关系处的不错,对府里的人也熟悉。

    赫连晟看了眼外面站着的人,伸手拿了温热的湿毛巾,给木香擦嘴,“既然她们来了,那我先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点点头,目送他离开屋子。

    喜鹊是等到主子走了,才一脸笑意的走进来收拾碗筷。

    红叶眉眼间都染着笑意,调侃她道:“这天底下只怕也找不出比襄王更疼媳妇的男人了,我说妹妹,你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,可以嫁给这么好的男人,旁人羡慕都羡慕不来呢!”

    “红叶姐,你现在莫要说我,你自己还不是一样,卫曾不好吗?据我所知,他对你也是无微不至,你走哪他便跟到哪,寸步不离,这一次从泉城回来,他可有对你说什么?”木香也不放过调侃她的机会,别看红叶在外面,一副雷厉风行的女强人模样,骨子里也是很小女人的。

    红叶脸红的低头,“我跟你咋能一样,我一个和离的女人,门前事非多,卫曾也就图一时新鲜罢了,唉,他这样对我,我便这样接受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,但是成亲这种事,我觉得还是得慢慢来,反正现在是不会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多给他一些考验总是好的,最重要的是你们二人能够情投意合,”木香给她倒了杯茶水,想起分店的事,“你之前不是说店铺盘的顺利吗?既是如此,这分店的事,宜早不宜迟,这个月我又新招了一批熟练女工,服装产量比之前又多了一倍,分销的事,耽搁不得,泉城位置好,比京城更便利,到时候,除了霍售之外,再做一点批发吧,另外你在泉城再替我谋一个大店的店铺,我想做杂货生意,大量批发,比如农具,生活用品,小到针头线脑,大到桌椅板凳,棉被布料,吃的,用的,喝的,哪怕是穿的,都可以放在杂货铺子里,还有玉河村生产的香肠,之前我也跟你说过,以后就不在周边贩卖,到时统一收购到杂货铺,再统一销售。”

    红叶原本过来找她,是要跟她一起去前院的,但是这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听不得谈生意,一说起生意,便走不动道了。

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,这杂货铺子,经营范围可真是太广了,那得需要多大的店面,多少的伙计才看管的过来?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了,还不如分类开店售卖,布料店只卖布料,杂铺子只卖杂货,家具坊只卖家具,这样不好吗?”木香这样的想法,红叶想都不敢想,先不说场地得多大,就是雇佣十几个伙计,那也是看管不过来的,再说了,那得多乱啊。

    木香自然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,她笑了笑,想着前世的大型超市。

    古代虽然没有监控,但只要把伙计培训好了,分门别类的看着东西,要防止客人偷东西,以及正确的摆放货品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她整理了下语言,继续说动红叶,“各家店只卖一样东西,固然是好管理,但我问你,当你想买很多样东西的时候,是不是得跑很多店,从这一家买完一样,再去另一家,大大小小的东西,拎都拎不下,逛了一下午,腿都能逛酸了,从街头逛到街尾,有时候,还可能买不全,你想想,是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红叶还真的认真回想了,“好像是,可这跟你的大型杂货铺,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木香一拍桌子,“当然有关系了,你再想想,如果给你这样一家铺子,东西分门别类的摆放好,一排一排的摆放好,所有货品一应俱全,连价钱都标上了,一目了然,并且旁人店里买不到的稀罕物品,这里都有,一家店铺,随你挑,随你选,从价格再到物品都可以任意对比,等到最后再统一结账,你好好幻想一下,是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现代超市的理念,就是为了让顾客更方便,更便捷的购物,她相信古代也是,尤其是稍微普通的平民百姓。

    他们希望买到更便宜更好的东西,明码标价,对于他们来说,心中也更有底气。

    红叶的眼神本来是没什么光芒的,但在木香说到最后时,她的眼睛,刷一下就亮了,有些激动的放下茶杯,“你……你停一下,让我好好想想,这个……你是说,咱们什么货都收,收过了,再按照类别摆放整齐,还得把价格标上,再让客人看清东西,也看清价格,可是万一他们觉得贵了,看完又不买,这可咋办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担心的,咱们收货的时候,别挑那些次品,标价的时候,也别把价格标的太高,像这种生意,客源流动大,走的是薄利多销的路子,东西卖的越多,赚的就越多,不是非得把价格标的高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,咱们得培养一批态度好,服务热情,男女都得有的伙计,以后就是店员了,然后分片管理,一个人管一个类别,从上货到摆货,再到向顾客推荐引导,他们得做到尽心尽力,不得端架子,不得看人摆脸色,只要是进店的客人,无论男女老幼,无论富贵盆贱,都是一样的待遇!”

    “你想啊,刚开始,大家可能还不习惯,但是时间久了,他们会越来越习惯进咱们的大杂货铺子买东西,方便!快捷!价格公道,有目共睹,这样好的店铺,谁不想进来逛逛,就是不买东西,他们也会进来瞧瞧,见识见识,时间久了,习惯成自然,生意就会越来越好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不好意思,今天晚了些,睡觉睡过了,以后尽量早更,祝妞们节日快乐,轻烟宅家里码字,哪也不去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3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