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41章 伏击前夕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3:2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


    然后一个健步,便迈到床榻边,利落的脱掉鞋子,钻进了被窝中。 首发哦亲

    再扯过彩云盖的被子,往身上裹了裹。使劲一嗅,一股扑鼻的香气,沁人心脾,真是太好闻了。

    他是这样想的,也是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被子好香,不像我的被子,要是能天天睡在这里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被子可不好闻,一股子汗味,虽然彩云时常帮他拆洗,可还是没有这被子好闻。

    彩云瞧着他的举动,再听到他说的话,便知这人刚才是装的,顿时就有些恼了,上前要把他拽起来,“你还敢胡说,什么叫天天睡这里,我才不要跟你睡,以后成亲了,也不跟你睡,既然你不是真的受伤,就赶紧起来,回你的屋子去,不然叫陈妈看见你赖着不走,又要罗嗦了。”

    她当然是拽不动刘晨的,这小子就跟身子长到榻上似的,任她怎么扯,就是纹丝不动,脸上还笑嘻嘻的,“陈妈这会在厨房忙的热火朝天,哪里还会回来,再说,我是真的受伤了,不信你瞧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就要伸手去解衣服,受伤是真的,就是没他自己说的那么严重。

    “哎,你快住手,别在我这里脱衣服,万一叫人看见怎么!”彩云急着去拦他,不让他解开衣服。

    刘晨也不是真的要解衣服,就逗逗她而已,想看她着急慌乱的样子。

    所以还是故意说道:“谁叫你不相信的,我被人打了好几拳,那家伙的拳头跟铁锤似的,打的我都快吐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这样严重?”彩云看他说话的样子,也不像说慌,所以又信了,甚至还亲手解开了刘晨的衣服。

    记得小的时候,那年夏天很热,傍晚时分,她到河边打水。

    听见玉带河里有人在玩水,定睛一瞧,原来是刘二蛋跟几个村里的小娃,在河里游水。

    那会,刘二蛋也不过七八岁的样子,脱的精光,撅着两人瓣屁股,跟人打水仗。

    浑身瘦的跟竹竿一样,活脱脱的一只剥了光的猴子。

    那会她也小,啥都不懂,觉得好奇,于是就站在河边看。

    玩耍的几个小娃当中,有人无意间回头,一下就瞧见站在河边的小彩云,吓的高声惊呼。

    当时,他们几个人之中,只有刘二蛋是站着的。

    旁人惊呼,刘二蛋第一个反应,肯定是回头去看,这一看不紧,小男孩还没长全的瘦弱身子,也落进了彩云眼中。

    刘二蛋啊啊直叫唤,两只手慌忙捂住自己的重要部位,一屁股坐进水里,因为坐的太急,还呛了几口水来着。

    大约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开始欺负彩云,欺负木朗,反正就是看他们一家子都不顺眼。

    彩云盯着刘晨的小腹,思绪却已经飘远,想着小时候的事,还忍不住发笑。

    刘晨瞧出她的眼神不对,问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不问还好,他一问,彩云笑容更大了,甚至还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刘晨见她不回答,有些急了,索性起身,掐着她的腰,挠她的痒穴。

    “哎哎,你……你别哈我痒痒,绕命……绕命……”彩云最怕痒的,稍微碰一下,也会痒的受不了。

    挣扎间,她倒在榻上,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刘晨趴在她身上,脸上也尽是笑意,“你不笑,我便不挠了。”

    彩云撅嘴,瞪他,“我笑我的,管你什么事,有人小的时候,光着屁股的模样都被我瞧过了,这难道不好笑吗?”

    刘晨身子一僵,动作一顿,这才想起夏夜河边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虽然当时他还是小男娃,但是自己最宝贵的东西,被一个小丫头瞧见了,心里的羞愤可想而知,所以后来,他总是看她们几人不顺眼。

    即便是现在想来,还是会脸红。

    彩云看见他呆呆的样子,觉得十分可爱,于是就故意逗他,“我记得那会你瘦的跟猴似的,全身上下也没几两肉,两条腿像极了细筷子……”

    彩云没有说完的半句话,全都被刘晨吞进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这是个惩罚的吻,动作有些粗鲁,唇与唇之间的碰撞,嗑到了牙齿,惹的彩云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刘晨重重的咬了下她的唇,然后才将她放开,目光焦灼的看着她,“早已不是竹竿了,等到成亲那日,叫你看个够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忽然起身,一边往外走,一边整理衣裳。

    奔到外面,又倒回来,将房门关好,这才疾步离开。

    彩云被他弄的莫名其妙,还在想着,是不是自己说的话过了,触到人家的自尊。

    其实不是,刘晨从彩云房里出来之后,回了自己的屋子,脱了外衣,趴在地上,一口气做了一百个俯卧撑,又加做了一百个仰卧起坐。

    这才将体内燃起的火苗,灭了下去。

    火灭了,他却还是不肯停手。

    屋里有自制的哑铃,在成亲之前,他得将身上的肌肉练出来,再不能让彩云说他是瘦猴子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在清风院里。

    一向冷静自持,天蹦地陷也面不改色的赫连公子。

    此时正跪在床榻边,将耳朵贴在木香的肚子上,听着从肚里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木香靠在床头,一手托着腮,看着他专注的模样,好笑不已,“咋样,听出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像是有人在敲小鼓,一声一声,有节奏,有力度,”赫连晟一脸认真的回答,丝毫没意到人家是在故意套他的话。

    木笑失笑,“那是心跳,什么敲小鼓,你以为奏乐呢!”

    赫连晟抬头看她,那眼神能溺死人,“这可比奏乐还要好听。”

    他靠过去,伸手揽过木香的肩,将她的头,依靠在自己肩上,扯过被子,将两人盖住,声音有些低沉,“明天的事情要是顺利,我就得即刻起程回边关,不过你放心,此次有了司空瑾在手,定要让他们不敢再进犯南晋。”

    木香靠在他怀里,眉头深皱,而后摇摇头,“既然抓了,就别把他放回去,有人质在手,他们才有所顾及,听说这个司空瑾很得苍澜大王的器重,只要他一日不离开南晋,苍澜人就一日不敢来犯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将他留在京城做质子?”

    “不错,留下他在京城,赐给他一座府邸,再派重兵看守,另一方面,还得帮助他跟苍澜的联系,质子当然得有他的利用价值,只要别让苍澜大王失去对他的器重,那么,南晋的边境,就多一日的宁静。”

    木香只需开个头,赫连晟便明白了她的意思,“这个办法虽不能一劳永逸,却是制约苍澜人最好的法宝,司空大王虽然有不少儿子,但因为司空瑾是他爱妾所生,所以一向十分得宠,若不是碍于上面还有个大皇子,也是正王妃所生,早已立他做太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让他们去争去夺,任由司空瑾去发展他的势力,只要将他困在京城,就算就要在翻苍澜的天,也随他去,咱们只要隔岸观火就好了,为了保险起见,还得栓住他的手脚,让他想走也走不了,”木香眼珠子转的飞快,一条毒计在心中酝酿而出。

    赫连晟眼神晃了下,瞄到她的肚子,“此事明日再议,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睡觉,抓对付司空瑾的事,只交给我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刻意的封锁消息,就是为了引司空瑾上钩。

    此人刚愎自用,极其狂傲,得到襄王已回京的消息,这场较量,他肯定誓要亲自动手不可。

    木香知道赫连晟的顾虑,无所谓的拍拍自己的肚子,“你别担心,我的娃儿,得从胎教开始,教他防人杀人谋人之道,这样他日后长大了,才不会被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下,“他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,你还怕他被人欺负?”

    木香嘟着嘴,一脸的不赞同,“这可说不准,总之,多学些生存之道,总归是没有坏处的,嗳,相公,忘记跟你说件事,大夫说,把不出这脉是男娃还是女娃,他说脉象不好拿捏,这话我琢磨了许久,难不成这娃不男不女?”

    赫连晟急忙伸手打了下她的嘴,打的不重,还没拍死一只蚊子下手重呢。

    “竟胡说八道,这样的话,以后莫要乱说,是那个大夫无能,以后大夫说的话,只挑能听的听,不能的,就当他们放屁!”

    心急之下,他也讲起了脏话。不男不女?亏她讲的出来。

    木香拍掉他的手,白了他一眼,“我不过就是说说,你干啥着急成这样,这才四个月,脉象测不出来那也正常,五个月才分男女呢,b超也才照的出来,古往今来,号脉的失误率都是很高的。”

    “b超?什么是b超?”赫连晟敏锐的抓住了这个关键之点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木香哑然了,又说漏嘴了,“b超就是一种更高明的检测手段,相当于 于开了天眼,嗯,就是那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开天眼?世上还有这样能人?你从哪听来的,若真有此人,我去找来,让他帮你瞧瞧可好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就不必了,隔着肚皮,再高明的方法也瞧不准确的,还是等生出来,生出来了,不就都晓得了吗?”木香觉得自己快被他逼疯了,这家伙咋也学会刨根问底了呢!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”赫连晟轻轻抚着在她的肚子,目光柔和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在乎她生的是男是女,只要是她生的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他再追问,木香干脆闭上眼睛装睡。

    本是装睡,谁知闭上眼睛不过片刻,竟真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果然,做孕妇,跟做猪差不多,能吃能睡,不长肉才怪。

    赫连晟听到她均匀的呼吸,转头瞧见她酣睡的模样,刚毅如刀削似的脸庞,满含温柔的笑。

    轻手轻脚的将她睡觉的姿势挪好,自己也随之躺了下去,拉过被子,盖住两人。

    刚一躺下,怀里的人儿,便自动在他怀里拱了拱,似乎是在找她最熟悉的位置,那是他的胸口,心脏的位置。

    木香睡着的时候,最喜欢听他心脏的跳动声,强而有力。

    小手也探入赫连晟的里衣内,搜寻着那一层软硬适中,如裹在上好丝绸里的钢铁皮肤。

    赫连晟也不去阻止那作乱的小手,眼睛望着帐顶,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甜蜜又痛苦的折磨,莫过于此。

    此日一早,木香是在一阵嘈杂声中醒来的,身边已经没了赫连晟的身影,但她的被子好好的盖着,要穿的衣服整整齐齐的摆在床头。

    外面的嘈杂声,有点远,似乎是在前院。

    她披衣下床,还没打开门,外面就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夫人,是您醒了吗?”这是喜鹊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醒了,你再等一下,我马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屋里的东西,好像是赫连晟收拾过,干净整齐,窗子也开着,暖暖的阳光从外面透进来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们,轻烟回了趟老家,耽误了更新,不过中午一点之前,还有一章。

    铺垫完毕,温暖完了,咱们走剧情,下一章,很好看的哦!

    且看司空瑾如何落网!

    票票要投给轻烟哦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3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