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36章 情浓之时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2:5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整整一个下午,木香都被赫连晟困在床榻上,起不来。

    赫连晟自然会顾着未出世的娃儿,所以大部分时候,只是爱抚跟亲妮的依偎多一些。

    吴青一直守在院外,对里面的声音,闭耳不听。

    好在他训练有素,可以管好自己五识,否则这会非得喷鼻血而亡不可。

    康伯跟赫连明德先后都过来了一趟,无非是询问些事情。

    晚些的时候,康伯跑了好几趟,要找木香,为了彩云定亲的事,也把他累的够呛。

    可他不知道赫连晟回来了,只以为木香在里面休息,否则打死他也不来。

    刚刚下过雨,天气还是阴沉沉的,天黑的也早,眼见着木香还没从清风院出来,不止康伯跟赫连明德担心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也拄着拐棍,过来看了两趟。

    就连唐皇也惊动了,怕她有个闪失,张罗着要派御医过来瞧瞧。

    这些人里头,唯有吴青跟何安,以及严忠,他们三人最为淡定从容,不动声色的,该干嘛干嘛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吃晚膳的时候,木香才懒洋洋的从赫连晟怀中醒来。

    身旁的男人,终于是消停了,她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饿极了的男人,喂起来,可真是不容易,她猜想,若不是看在她怀了孕的份上,只怕还得再折腾一夜呢。

    她一动,赫连晟便醒了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的男人,就连声线都性感的要命,木香只听他嗯了一声,腰就软了。

    “你再多睡会,我出去瞧瞧,一个下午都没出去,他们该担心了,我很快就回来,”木香声音也格外的轻柔,这个男人好不容易从战场上回来,带着一身的疲惫,只为了见她一面,让她怎能不触动。

    赫连晟撑起身子,光果着上半身,靠在床榻上,伸手又将她抱在怀里,亲了亲她的额头,“别急,等我穿上衣服,跟你一起出去。”

    木香从他怀里退出一些,挑眉回望他,“你不打算隐瞒了?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隐瞒?本王回来看自己的娘子,皇上敢说什么?”赫连晟的语气,仍是一贯的张扬与自信。

    其实也没必要隐瞒,因为他的猜想跟木香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唐皇的情报网可不是虚的,即便回京一事,隐藏的再好,以唐皇爱猜忌的性格,不可能没所察觉。

    既然他有了察觉,若是此事再瞒着他,倒显的别有居心了。

    木香见赫连晟都这么说了,她正好也有此意,“那就大大方方的出去见他,怕什么,他的玉玺跟圣旨还在我手上呢,把我逼急了,翻脸就翻脸,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!”

    赫连晟见她气鼓鼓的小脸,甚是好笑,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,俊逸的眉角微微的挑着,“你不是说那两样东西都是假的吗?既是假的,又怎能制约唐皇呢?”

    这事,木香通过暗语跟他说过了,也包括府里发生的那些大事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是假的,他也知道是假的,可是别人不知道啊,只要真的不见了,假的就成真的了,好比轩辕凌,真的唐昊死了,他虽是假的,可也是真的,我这个主意如何?”木香冲他俏皮的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主意不错,想必唐皇老儿也找不到真的了,”赫连晟觉得她脸上的表情太诱人了,忍不住就要去吻她,被木香一巴掌推开。再给他亲下去,还能起得来床吗?

    “你会这么说,是不是表示,真的已经被你给藏起来了?”她刚刚的想法,也就是刚刚而已,还没有来得及实施。

    “夫人的烦恼,自然也是我的,为夫怎能不替夫人早做谋划。”

    那日唐皇将东西交给她时,其中的含意,他便猜到了。宫中禁军中,有的是他的人,想做到这一点,虽然不容易,但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木香感动的心儿满满的都是甜蜜,果然,有人爱护的感觉真是好。

    两人又在榻上厮磨了好一会,才下了地。

    赫连晟仔细的替她穿衣,他执意如此,木香躲都躲不掉。

    当他的手滑过木香小腹时,微微停顿了,反复又摸了几次,“他可有闹你,可有不听话?”

    这是生命的奇迹,直到现在赫连晟都不敢相信,她的肚子里,装了个小娃娃,若是生出来,该是什么模样呢?

    赫连晟还从没在意过别人家的小娃是什么模样,印象中,小娃都是能跑能跳,会调皮捣蛋,总是不安份的四处乱窜。

    他印象中的小娃,就是如此,再小一些,即便偶尔看过,也早给忘了。

    木香拍掉他的手,“哪有小娃不闹人的,听陈妈说的情况,这娃儿还算乖的,只有白天翻腾,夜里乖的很,只是,我这肚子比一般的大,真担心生产的时候,发不出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未说完,嘴就被他的唇堵住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的这个吻,带着些许的惩罚,咬的微重。

    半响,撤离之后,木香的唇,红的似血。

    “以后这种话不许胡说,他要是敢赖在你肚子里不出来,看我以后如果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木香失声笑了。

    这人,啥时候也变的如些幼稚,竟也学会跟未出世的娃儿计较。

    赫连晟亲昵的刮了下她的俏鼻,终于正经了几分,“快穿好衣服,别再让他们等急了,那几个老头倒也好意思,赖在这里就不走了,本王也该去会会他们,若是他们敢让你操心,便早些送回去!”

    木香任由他替自己着装,就连头发也是赫连晟梳的。

    两人携手从清风院里出来,正赶上康伯又一次不放心之下,跑过来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“殿……殿下,您回来了?”康伯激动的舌头都捋不直了,眼眶也红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哪回上战场,府里的这些老人,都是在提心吊胆的中度过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们都辛苦了,”赫连晟眸光虽然淡淡的,但只这一句,却已足够让康伯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“不辛苦,老奴不辛苦,只要殿下能平安归来,一切就都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急着找我,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?”木香知道这老头,若不是碰上什么为难的事,也不会如此着急。

    康伯本以为只有木香在,是打算找她的,可这儿瞧见赫连晟回来了,倒有些难以开口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见他吞吞吐吐的样子,目光微凝,“什么事不能说?本王既已回来,就无防让人知道!”

    “是,殿下说的是,是老奴愚钝了,外面来的,还是之前的水瑶姑娘,老奴本可以拒绝的,可是谁知,这一次陪她一同来的,竟是太子妃,老奴推脱不掉,只好来请夫人,”康伯被赫连晟的眼神紧盯,身上汗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木香安抚的反握住赫连晟的手,“太子妃?她怎么会来,其他人呢?只有她们二人来吗?”

    她要见的人,可不是水瑶,而是另一条大鱼,但是通过水瑶,找到司空瑾,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康伯想了想,摇头,“只有太子妃带了两个婢女,水姑娘只她一个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先退下吧,”木香遣退了康伯,吴青跟何安也远远的站着。

    木香不会因为水瑶的到来,吃暗醋,这个女人还没资格,惹她生气。

    可是赫连晟看她的眼神,就有些不对了。

    这个能在千军万马中杀出一条血路来的男人,在却在自己娘子面前怯懦了。

    “娘子,我可是不认得她,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,要不,让吴青将她们扔出去,可好?”

    他不提这茬,木香倒还忘了,他这一提,倒叫她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木香用审视的目光望着他,“听说你曾经还抱过她,就因为抱过了,所以人家才要非你不嫁,我竟不知,南晋国还有这样的习俗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心里咯噔一下,预感到情形不对,赶忙跟她讨饶,“子虚乌有的事,怎能当真,起因是救人,情急之下,礼节这东西,怎能有人命重要呢!”

    看着木香还是一副神情古怪的模样,赫连晟干脆在走进正厅之前,拦住了她,“香儿若是不信,可以问吴青,本王若没记错,他当时也在,是不是,吴青?”

    “啊?主子有何吩咐?”还在后面走着的吴青,没想到主子会突然叫他。

    “那个姓水的事,你不也瞧见的吗?你倒是说说,当时是怎样个情况?”才回来一半日,娘子刚刚抱进怀里呢,怎能得罪了。

    吴青汗颜,一向英明神武的主子,怎么到了夫人面前,就成了居家男人的模样,还如此惧内。

    “是,当时……当时,主子救了她,便把她扔给属下了,所以一路抱着她回城的人,是属下,”吴青硬着头皮回完了话。

    “你瞧,为夫没有骗你对不对?”

    木香被他一副讨好的模样给逗乐了,“行啦,我没有不相信你,不过是逗你的而已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俊脸黑了,旋即凑到她耳边,“戏弄为夫的代价,你可要想好了?”

    “想好了如何,没想好又如何,你能拿我如何?”木香故意摸了下肚子,有这个球在中间挡着,他就是想如何,又能如何?

    水瑶本是听到赫连晟的声音,才从主厅里跑出来,没想到,竟看见他们二人亲亲热热,你侬我侬的情景,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指甲都掐进肉里了,一双怨毒的眼睛,死死盯着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就在赫连晟快要转头望向这边时,水瑶的脸色骤然一变,瞬间换上天真无邪的笑脸,“赫连大哥,你可算回来了,水瑶等了你好久呢!”

    她这样亲亲热热的叫着,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他们二人关系有多好呢。

    赫连晟的眉峰深深皱起,瞪着水瑶的眼神也冷的跟冰渣子似的,“这位姑娘,我认识你吗?胡乱在这里攀咬,你当自己是谁?康伯,以后这种闲杂人等,再放进府,便是你的失职!”

    “是,殿下教训的是,是老奴的错,”康伯暗想,主子这话可真够狠的,杀人不见血啊,随后他又转向水瑶,“水姑娘请出府吧,别让老奴为难。”

    水瑶气的小脸都紫了,眼中含泪的怨声道:“赫连大哥,你怎能这样说,当初在边关之时,你可不是这样说的,从前的情意,你忘记也就罢了,水瑶也不求别的,只求能留在大哥身边,哪怕为奴为婢,都是心甘情愿,水瑶也不会破坏你跟大嫂的好姻缘,水瑶只想报恩而已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番话说的,太有技术了。

    将旁人都划到了薄情寡义的一类,把她自己捧的又高又伟大,实在是高手中的高手。

    木香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两下,这女人可真用装啊,而且还极为的聪明,知道说什么话,对她最有利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从主厅里走出来,还是那副柔柔弱弱的样子,一阵风就能吹倒了似的.

    她对着赫连晟盈盈一拜,“见过襄王殿下,没想到殿下竟在此时回来了,皇上就住在襄王府,不知殿下可去拜见过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们,今天轻烟累了,中午再补上一章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2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