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35章 你侬我侬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2:4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那两名小厮心里都清楚,自己肯定不是那人的对手,但是没办法,主子下了死令,他们不得不从。

    于是,他们抄起剑,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,冲着木香身边的黑袍人扑过去。

    未见黑袍子如何动作,也未见他出手,看见的只是,他挥了挥衣袍,那两人扑过去的势子,硬生生的被打了回去,而这打回去的势头又太强劲了,如同撞上一面铁墙,他们猝不及防,毫无招架之力,更加心惧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何人,京城何时有了这等功力深后之人,除了……除了……,还会有谁?

    他们二人撞的五脏俱碎,摔在地上吐了口血沫子,便昏死了。

    围观的百姓,见此情景,虽然没有大吼大叫,但还是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蒋荣瞪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的看着发生的一切,然后他指着黑袍人,哆哆嗦嗦的道:“你,你杀了人,你当街杀人,你究竟是何人!”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蒋振庭,他是护国公,不是唐皇,在这京城之内,他还没有猖狂的资本,还包括你,”最后这一句,他的语气,就好似蒋荣是个,从什么犄角旮旯窜出来的蟑鼠似的,鄙夷又嫌弃。

    黑袍人说完之后,再不看旁人,而是霸道的揽起木香的腰,足下一点,便旋转身进了马车。

    留下一脸的激动不能自已的何安,以及站在远处,仍是一脸担心的牛子衿,还有还有,站在拐角处,偷偷望着这一切的水鸿安,以及刚刚找到他的水瑶。

    就在茶楼里赌的正欢快之时,水鸿安偷偷摸摸的潜了过来。因为他得到消息,襄王妃在此出现,他自然得赶过来。

    找不到女儿,襄王府他又进不去,身上带的银子也没了,这几日他连身上的衣服跟所有的配饰都当了,换了几两银子,找了一个小客栈,条件差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只勉强够住,吃的东西,一日也就几个包子而已。

    本想找几个相熟的京官,接济他一二,可是谁成想,相熟的那几个人,不是推脱不在家,就是压根不在家,或者离京办事,他竟一个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如果再找不到水瑶,他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。

    瞄着襄王妃待的方向,没成想,襄王妃没堵到,竟碰到了女儿,还好,总算捞了一头。

    水瑶装扮成一个老妇人,将水鸿安带走了,当然,她也没有放松警惕,一直小心的注意着有没有人跟踪。

    有些人跟踪,她能发现,而另一些人的跟踪,以她的实力,是根本发现不了的。

    行到一处偏僻,无人居住的屋子,她将水鸿安推了进去,自己走在后头,四下看了看无人,这才也一并走进去。

    水鸿安看见女儿,哭的那叫一个惨,一把鼻涕,一把泪,“女儿啊,你怎么敢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,惹怒了襄王殿下不说,还连累了为父,你可知为父这几日是怎么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水鸿安哭的更厉害了。没吃没喝,他都瘦了好几圈,能不哭嘛!

    水瑶撕下脸上的装扮,冷着脸安慰道:“别哭了,我既然找到了你,便不会再让你受委屈,我这里有两百银子,待会给你雇辆马车,你回边关去吧,记着要悄悄的回去,不可让旁人知道,否则难保不会有人找你的麻烦!”

    水鸿安一听说女儿要送他走,立马就不哭了,“你不跟爹回去吗?京城不是久留之地,你就跟爹回去吧,爹算是看出来了,襄王妃那个人,不好相与,心肠狠毒着呢,你不是她的对手,继续留下,是会吃亏的,瑶儿,跟爹回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哼,她当然是心肠狠毒,而且还能方善辩,要不然怎么把赫连大哥哄的神魂颠倒呢,我知道赫连大哥回来京城了,我等了这么久,就是为了见他一面,当着他的面,拆穿那个女人的假面具,看她还有何脸面,再留在京城,留在襄王府!”

    “女儿,你,你还不死心?襄王府不好去的,跟铜墙铁壁一样,就连府里的下人,都不把爹当一回事,你去了,他们能理踩你吗?想想当初,你每年从边关给襄王府寄那么多的好东西,真是白瞎了我的貂皮狐皮,”水鸿安懊悔的想撞墙。

    “爹,现在说这些干什么,现在最重要的,是要揭开那个女人的真面目,好让赫连大哥看清,她是怎样的歹毒心肠,我就不信了,赫连大哥在知道她的真面目之后,还会喜欢她,”水瑶现在恨木香,恨到入骨,她做梦都想看到木香被赫连晟丢弃的一幕。

    水鸿安冒了一身的冷汗,他这个女儿,啥时候执念变的这样深,非赫连晟不可,他之前怎么就没注意到呢?

    水鸿安当然在意不到,谁让他府里那么多小妾,生了一窝小娃,他能注意到才怪呢!

    水瑶幻想完了,正了脸色道:“爹,你找个地方躲起来,今日傍晚,我想办法混进去,只要能见到赫连大哥,一切都好说!”

    她还有更毒的心思。如果赫连晟不允她,她还有个大大的把柄呢,没有皇上诏令,私自回京,可以谋逆罪论处。

    水鸿安看女儿怨毒的眼神,心里一阵发慌。此事,他怎么觉着不妥呢?

    **

    回襄王府的马车里,木香静静的靠在黑袍人的身上,背对着他,抬手揭下黑袍人的黑纱。

    身后的人将头静静的依在她肩上,略带寒气的呼吸,喷洒在她颈间粉嫩皮肤间。

    木香的心在颤抖,闻着熟悉的气息,熟悉的怀抱,熟悉的温度。

    身后的人呼吸似乎沉重了不少,靠在她肩上的脑袋也渐渐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木香猛然睁大眼睛,刚才不觉得,现在细细去闻,似乎有血腥气。

    难道他受伤了?

    想到这个可能,她身子突然僵住,急忙要回身查看。

    可身后的从却箍着她的身子,不让她动。

    沁凉的呼吸已经渐渐有了热度,身后那人用沙哑的嗓音,说了句,令木香热泪盈眶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没有问,‘你可有想念我,又或者是,你过的还好吗?为夫想你了,’之类的甜言蜜语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一向都是如此少言寡语,可他说的每句话,却又能让人感动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木香握住他揽着自己的那只手,热热的泪滴落在他手背上。

    赫连晟却像是毫无所觉,呼吸沉稳,竟还有隐约的鼾声。

    木香失笑,嗔怒道:“你个笨蛋!”

    虽然她没亲眼看到,可也知道,这人究竟赶了多少的路,累垮了多少匹马,中途遇到过多少的危险,才在这短短的时间内,回到京城,为的什么?

    不过是为了看她一眼而已:人说相思苦,离人心上苦缠绵。谁说相思难,山高路远难相见。一点愁,感概万千,红豆应无言。

    赶车的是严一,也是一身黑衣,头上罩着面纱,同样是一身冷洌。

    何安甩旁人,追着马车回到襄王府。

    等他气喘吁吁的赶回来时,马车早已安安稳稳的停到了后院。

    严一也不见了,唯有严忠站在马厩里,给两匹面黄肌瘦的黑马喂食草料。

    何安抓着严忠,便问:“那……那个,主子呢?”他生怕是自己的幻觉,可千万别是他看错了。

    严忠看了眼前厅的方向,狠狠给了何安一记冷眼。

    何安一拍脑门,他怎么把这岔给忘了,襄王府里头还住着一位老皇帝呢!

    严忠随后又道:“主子到了后门,抱着王妃,也没有走正门,直接进了清风院,此事,你不要张扬,谁都不要告诉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主子累坏了,该怎么做,等主子休息过了,再去询问,吴青已经去清风院里烧水,给主子沐浴,你也快去厨房,端些饭菜,就说是王妃饿了,旁的一句都不要多说。”

    何安点头,表示知道了,“你放心吧,跟着主子这么多年,这点道理我还能不懂吗?你还是喂好你的马吧!”

    清风院里,此刻是安静的,即便已经到中午了,到了用午膳的时间,也没有人过来打扰。

    吴青烧了一锅水,又将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之后,就在院外站着,拦着所有想进去的人。

    严一自行去休息了,他也受伤了,就在严忠房间里藏着。

    清风院的寝室里,窗户半掩着,窗帘被风吹动,飘然飞舞着。

    室里没有点任何的熏香,只有彩云从河边采回来的野花,还有插了一整瓶的刚开的梅花跟桃花,里面还夹杂着几朵蔷薇花。

    清雅淡冷的香气,袅袅飞旋着,吹过床榻上安静睡着的人儿。

    说来也稀奇,赫连晟在马车,貌似睡的很沉,可是马车一到襄王府后门,他立马就醒了,啥话也不说,抱着木香飞身进了清风院,扯了披风,脱了外衣,仍旧啥话也不说,抱着木香,将她轻柔的放在榻上,自己随即也躺了上去。

    木香想要开口说什么,他一个吻压下来,浅尝辄止,堵了她的想说的话,便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粉唇,闭上眼睛,头依在她的颈间,将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,然后沉沉的睡去。

    他睡着了,木香可睡不着,挪了下合适的位置,就这样静静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瞧着他的眉眼,他的唇,和他脸上的每一处细节。

    这样躺在他怀里,是她每夜做梦,都会梦到的情景,没想到,在一睁眼的时候,竟然实现了。

    会不会是梦呢?

    她试着闭上眼睛,再睁开,眼前的这个人还在,搭在她腰上,厚实的手掌,依旧温热。

    手心紧贴的心脏,还在有规律的跳动着。

    木香甜甜一笑,心里像灌了密一样,身子又往他怀里依了依,紧紧的贴着,不想留下一丝缝隙,最好是能跟他合二为一,再也不分开。

    肚里小娃儿,也不知是感应到亲爹回来了,还是被这对无良父母挤着了,在木香肚子里翻腾的快活,一会翻个身,一会儿伸个腿。

    因为木香把他抱的实在太紧了,以至于在隔着单薄的衣服,就连赫连晟都感觉到了娃儿的动静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醒,但微启轻缓呼吸的唇,还是勾起了一抹久违的弧度。

    搂着赫连晟的腰,闭着眼睛,可是怎么也睡不着,又不敢吵醒,于是作乱的小手,就在他身上来回点火。

    从上到下,先是摸着他的眼,再往下,是他坚挺的鼻梁,性感的唇瓣,看着那唇,木香觉得心有些痒痒的,似是有蚂蚁爬过似的。

    好些日子分离,她也很想念他,想念他的亲吻,他的拥抱,他的温柔对待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她慢慢靠了过去,最怀念他唇间的气息了,偷偷尝一下,总可以吧!

    唇与唇相碰,有点凉,又有些莫名的热。

    木香的脸蛋儿,在这一瞬间爆红。

    靠着他的唇,盯着他紧闭的眼睛,木香痴痴笑着,缩在被子下的手,握住赫连晟的手,慢慢的放在自己的小腹上。

    调皮的娃儿,虽然还没出生,但也知道这手与平常娘亲的手不同,在静默了片刻之后,他忽然就动了,顶着赫连晟的手,像是在跟他玩耍似的。

    木香因为按着赫连晟的手,因此没注意到赫连晟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,正目光炙热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那凝滞的目光,似是定格了一般,地动山摇,都无法让他移开。

    半响,赫连晟轻轻的叹息一声,反手将她拥入怀中。

    木香惊觉他醒了,想到自己刚才对他做的事,脸蛋比花瓶里的蔷薇花还要红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还要继续睡吗?吴青备了热水,饭菜肯定也端来了,要不要先用饭,洗过澡,再休息?”木香温柔的声线,是从来没有过的柔,听的赫连晟心中一阵荡漾。

    他欠起身,在木香的唇上轻咬了下,哑着声音道:“为夫最想吃的是你,不过还得等一会,你先睡着,我去去就来,今日哪也不许去,留在这里陪我。”略显粗糙的手指,滑过木香的额头,轻柔的抚过她的发。

    木香半是含羞,半是带怯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赫连晟万分不舍的从床榻上起身,快步走门前,打开门,依旧俊逸风华,萧疏轩举,湛然有神。

    吴青耳朵尖着呢,一听见房门有响动,立马回头来看,见主子出来了,急忙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回,他又没能跟随主子出征杀场,放着主子一人去冒险,他心中愧疚万分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吴青跪在地上,眼眶有些发热。

    赫连晟只着单衣,定定的立在那,眸光清漠的看了眼吴青,“不必请罪,她好,本王自然就好,去备热水吧,本王要沐浴,饭菜送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这儿呢,殿下,奴才在这儿呢,”何安一直就拎着分盒,候在外面,凉了又去换,不敢耽搁一秒钟。

    “饭菜送进去,热水备好,你们都退下吧,没有本王的命令,谁也不准进来,”赫连晟声音虽清淡,却也是不容质疑的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吴青动作快,几个来回,就将所有的东西都备好了。

    然后拖着仍然不想走的何安,离开了清风院,顺便将院门带上,然后就像一尊门神似的,站在那守着。

    木香没能在榻上睡的安稳,索性披衣起床,从梳妆盒上拿了一个小瓶,走到屏后,却正巧撞见赫连晟脱的只剩一条短裤。

    好吧,她得承认,这个男人的身材,还是一样的好,只是一段时日不见,身上背上多了几道伤疤。

    赫连晟也短暂的愣了下,不过很快他就笑了,“香儿想看为地,为何不早说,为夫在外面便可以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要看你了,又不是没看过,这里面是花密提炼出来的香精,有助于缓解疲劳,”木香嗔怒的瞪他一眼,从他的背上收回目光,走上前去,倒了些香精油在水里。

    赫连晟笑的肆意,也不避着她,直接抽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妞们在今日二点之后加群(53223077)

    会有福利送上!

    今日这一更,接着看才是福利,顺序不要弄倒哦!

    妞们中秋快乐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2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