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27章 审讯(二更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1:5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吴青紧随而来,端了个板凳,搁在木香身后,对英杀打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英杀会意,从一旁拎起一只水桶,走到丘管家身边,对着他的头,倾倒而下。

    “啊,好冷,谁泼我?是谁?”丘管家被冷水一激,很快便醒了。可能还没意识到自己被绑了,转动着眼珠子,满眼迷茫的四下张望。

    英杀丢掉水桶,冷冷的看着他,“是我泼的你,这里是襄王府的地下刑房,坐在你面前的,是襄王妃,现在搞清楚状况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你?”丘管家一转眼就看见木香,再一动弹,发现自己被绑了,仔细回想。

    他今日下午,原本是不打算出府的。

    但是草儿这该死的丫头,竟然找上了太子府。

    大白天的,她一个襄王府下人的媳妇,来太子府找他,被人看见,成何体统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他将草儿拉进一条小巷子。

    草儿身子抖的厉害,她今天受了丘管家的指使,去小院里查看荷包是否摆好了。因为几日过去了,清风院里没有传出一丁点的动静。

    她担心事情败露,被木香发现。丘管家担心事情败露,没有成功,如果不成功,他没法向太子交待。

    所以去清风院查看,也是草儿心甘情愿的,就是没想到,从清风院出来,会撞上木香,那一刻,她感觉自己都快要死了。

    两人还没讲上几句话,脖子一痛,眼前一黑,压根没看见是谁出手的,人就倒了下去,没了知觉。

    再一睁眼,就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看清楚了吗?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处了吗?要不要我再给你提个醒,这间暴室,有的是能让人开口说话的东西,你都想一一试过吗?”

    木香的声音很轻,但是牢房的回音效果很好,她的声音绕了墙壁几圈,再传进丘管家耳朵里,如鬼魅一般叫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丘管家双手被绑不能动,他挪动了下僵硬的身子,靠在后面的墙壁上,好让自己感觉舒服些。

    随后,神色嘲讽的看向木香,“既然都被你抓来了,说与不说,还不是死路一条,不过,小人还是很佩服王妃的手段,你是不是一早就发现我们的事,就等着我自己上钩呢?”

    木香拢了拢身上的衣服,眯起眼睛,声音阴测测的,“也不算太早,可能就是你俩偷情的时候,估计是你自己太投入了,没有发现自己被监视,但是说句老实话,我一直都很讨厌你,很早就想杀了你,谁叫你长的这么猥琐。”

    在丘管家脸上扯开一个干涩古怪的笑,“那你就杀,现在就一剑杀了我,能死在襄王妃手里,我也不算白活一世。”

    “想痛快的死?世上那有这么便宜的事,告诉我,太子的真实身份,是不是轩辕凌?来自苍润那个人,是不是跟假太子见面了?你好好的回答我这两个问题,兴许我还会让你死个痛快,否则,我想你一定很喜欢了解生不如死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丘管家仰头大笑,笑声尖锐刺耳,“生不如死吗?那我倒想尝尝,不知襄王府的刑法比起太子府来,能有多狠!”

    他不怕死,反正也是贱命一条,落在襄王府的人手里,还能有个好吗?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是铁骨铮铮的汉子,之所以一个字都不肯说,主要还是因为他的反骨,已及几近变态的心态。

    不用木香示意,吴青便已走上前去,揪着丘管家的头发,将他拖上刑床。

    古时的刑床,类似于荆棘榻,上面布满了尖刺,人别说躺在上面了,就是碰一下,也得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“啊!啊!疼……”丘管家身形纤瘦,哪里禁得住荆棘榻这样的刑具。

    吴青抬脚,狠狠的一脚踩在他的背上,将他死死的固定住,殷虹的血,从荆棘榻的下面渗出,“既然知道疼,就把你知道的统统说出来,早点说出来,少受几分罪,死扛着,对你没什么好处!”

    丘管家喘着粗气,最初的剧痛过去了之后,缓过了劲,再往下,身子也麻了,失了知觉,反倒没那么疼了,“就这点小把戏,你们也配做襄王府的狗?哼,是听说襄王妃对待敌人,有千百种折磨的手法,怎么,现在都使不出来了吗?就用这些,给爷挠痒痒吗?”

    吴青脚下再度用力,暴室内可以清晰的听见木刺穿破皮肉的声音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受刑的,不是丘管家,而是一位慷慨有气节的英雄,木香兴许就放过他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暴室中的刑罚,不是人人都能受得了的。

    可是丘管家此人,心理变态已经到了某种程度,他不肯说实话,不是因为效忠,也不是因为他有骨气,他也许就是单纯的不想让木香得逞。

    木香挥手,让吴青闪开,轻柔的对他笑着,“你想试试我的手段?可不要后悔哟,现在即便做不了人,死后兴许还能做鬼,但是待会,你只怕连鬼都做不成,只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!”

    “呸,爷可不是被吓大的,落你手里,怎么着都是个死,但是你别妄想从我嘴里知道什么,”丘管家吐出一口血沫子。

    吴青先前就松了脚,不再踩他。

    但是丘管家身上已经有了伤口,即使不再用力压他,身子底下的血还是流个不停,只是片刻的功夫,那张床榻就已经被鲜血染透。

    “吴青,去将我最新研制的东西拿来,正好没人试用,给他用刚好,”木香道。

    “是,属下这就去!”吴青身影一闪,便出了牢房。

    英杀走过去,将丘管家提了起,扔到暴室的一角。

    丘管家在英杀靠近之时,神情猥琐的将她上上下下瞄了一遍,喘着粗气调笑道:“这位姑娘好手段,爷佩服,就是不知姑娘床上功夫如何?会伺候人吗?”

    英杀眼中杀意顿现,但也只是一闪而过,很快又消失不见,等也再抬头面对丘管家时,神情冷然,没有半分情绪。

    木香一直都在观察英杀的表现,自然也听见丘管家的挑衅之言。故意激怒英杀,想借英杀的手,让她杀了自己,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天底下,怎会有这样的好事,他做梦去吧!

    木香阴笑一声,“想死可没那么容易,本夫人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,不信的话,咱们就拭目以待!”

    吴青去的快,来的也快。

    从外面回来的时候,怀里抱着一个包袱。

    丘管家在看见吴青抱着个大包袱回来时,打开之后,竟然只是些瓶瓶罐罐的东西,“襄王妃只会用这些东西给犯人逼供吗?如果你不会,不访谦虚些,向我讨教几招,哈哈!”

    他笑声尖锐古怪,回荡在暴室里,如在夜间嘶吼的野兽。

    木香不理会他的嘲笑,神色平静极了,“将他吊起来,手跟腿都栓紧了,皮开肉绽的场面,本夫人不喜欢,咱们来玩点高雅的,至于是什么,待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吴青动作奇快的将丘管家吊起来,绑成了大字型。

    两只手分别吊在两人边的柱子上,双脚不沾地,分开绑住,却又没有扯的太紧,有一点的活动范围。

    英杀面无表情的从包袱里拿出一具小瓶,走到丘管家面前,打开瓶子,将药粉灌进他嘴里。

    “咳咳,这是什么东西?你们给我吃了什么?毒药?”

    英杀一言不发的扔掉瓶了,走回木香身边。

    木香笑的非常和蔼可亲,“怎会是毒药呢?毒药太贵了,你不配用,这些只是开胃小菜,等着,过会你就会知道那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丘管家一直都知道木香这个女人是个心狠手辣的,从她对待唐昊,对待皇后,以及在京城中灭掉的那些人。都可见,她是有多狠。

    但是丘管家此人,有自虐的倾向,对自己也下得去狠手,所以皮肉之苦,对他来说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从前在太子府,也没少用残忍的手法对待关进大牢的下人,或者哪个得罪他的婢女,无一都死在他的摧残之下。

    暴室这种地方,他是再熟悉不过,暴室里的刑具,他更是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但是吴青搞来的这些东西,他却摸不着头脑,不过就是绳子跟毒药而已,难道别有用意?

    就在他胡思乱想之迹,忽然一丝骚痒的感觉,从脚底,慢慢的往上爬。

    起初还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,但是渐渐的,这种从皮肉之下,连着筋骨的骚痒之感,变的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人的神经感识,都是出自本能。

    身子痒,自然就想挠,可是他双手被绑,挠不到。

    木香轻飘飘的声音响起,“痒啊?可惜你抓不到,这才刚刚开始呢,没到*,别急哦!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丘管家只觉得身体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啃咬,那股子骚痒的感觉,令他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“好痒啊!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,太痒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痛苦的扭动着身体,可是四肢都被绑着,他再怎么使劲挣,也根本挣不开。

    这样一挣扎,身上的痒不仅没得到缓解解,反而越来越痒了,痒的钻心嗜骨。

    让他恨不得现在就能伸手去抓,哪怕抓的皮开肉绽,血肉横飞,也再所不惜。

    而具,他越是挣扎,越是扭动,四肢绑着的绳子,竟在慢慢的收缩,原本绳子还很松,但是在他剧烈挣扎之后,绳子竟然自行绷紧,拉扯着他的四肢,几乎快要扯断,“啊!我的手脚,这……这到底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跟你说了吗,这是我刚刚研究出来的刑罚,好玩吗?奉劝你一句,最好别再扭动了,否则绳子越收越紧,手脚活生生的,慢慢的,被自己扯下来的滋味,可不好受哦!”木香的语气,云淡风轻,好像在跟人聊天似的轻松。

    俗话说,快刀斩乱麻,长痛不如短痛,这两句话,充分应证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那就是一刀砍了,不如慢慢的撕扯,来的痛。

    过程比结果来的重要,也来的刺激。

    刚才吴青系上的绳子,那是特制的,越挣越紧,而且这绳子质量超级好,完全不必担心绳子中途用断开。

    可以说,即使丘管家扭动之中,将自己的手脚硬生生的从身上扯下,那绳子也不会断。

    木香似乎还没说够,又继续说道:“吃过手撕鸡吗?大概的意思就是这样,等你将四肢扯下,我会让人给你上药,给你止血,一时半会,你也死不了,然后你就在这里待着,每日痛苦煎熬的活着,怎么样,我给你安排的后事,还不错吧?”

    丘管家已经奄奄一息了,却还是死不了,浑身的痒,加上四肢被撕扯的痛,让他一张还周正的脸,变的扭曲,双目圆瞪,看着木香的眼神,如同看见世上最凶恶的厉鬼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究竟是有多狠,竟然要让他自己将自己四肢,活生生的撕扯下来,还不准他死,让他日日夜夜的活在生不如死的剧痛中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预估错误,今晚亲们就能看见丘管家的死,妞们猜猜,他到底死在谁的手里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1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