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24章 无题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1:4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轩辕凌来迟一步,只见到唐焱一人,“他们人呢?”

    “在里面,太子皇兄也要进去吗?”唐焱笑意盈盈的转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轩辕凌原本是不放心的,正要追进去,忽然觉得脸上刺痒难耐,“本王还有事,先回府了,有什么动静,你第一时间支会我,你府上的事,我会再派人盯着!”

    他走的很匆忙,甚至可以说是狼狈。

    唐焱奇怪的看了眼他离开的方向,有几分不解。

    轩辕凌回到太子府,脚步不停,径直走回自己的寝殿,打发了跟在身后的下人,推门而入,关上门之后,对着黑暗之处吩咐道:“快去给本王打一盆温水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黑暗中有人应声,一个黑影闪出屋子,不过眨眼的功夫,便又退到了黑暗处。

    他是轩辕凌的影卫,也就是这两天,才敢进府,守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殿下,是您回来了吗?”上官芸儿的声音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轩辕凌此刻顾不上她,洗净了手,对着铜镜,一点一点的揭下人皮面具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才撕开一个角,面具粘连皮肉,便疼的他直抽气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算是最亲近他的人,听见屋里的声音,就知道他在干什么。急忙驱散身边的婢女,一个人推门进来了,“殿下,是不是伤口又溃烂了!”

    轩辕凌面色阴沉,并不回头看她,盯着铜镜,一点一点的将人皮面具往下撕,“哼,果真被木香那个贱人猜中了,这面具戴久了,就会跟真正的皮肉粘连,我的脸,已经不适合再戴这个鬼东西了,这几日,我不能再出府,你去替我看着,别人问起来,就说我旧疾复发,病倒了,需要几日的时间卧床休息!”

    他需要趁这几日的时间,让脸上的皮肤尽量好起来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心中微惊,有些迟疑的道:“我代替你?”

    轩辕凌已经咬着牙,将面撕完了,猛的扔了面具在水盆里,鲜血立刻将水盆染红了,“为什么你不能去!那个女人顶着襄王妃的身份,今日接连坑了唐墨跟唐焱,你不是号称京城第一才女吗?为什么赢不了她!”

    上官芸儿的眼中浮现点点水光,“夙昱,你这是怎么了?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,我很怕!”

    自从知道这个男人是夙昱,这还是他头一次冲她发火。上官芸儿的小心脏,伤的那叫一个狠哪!

    轩辕凌在她的哭声中,反应过来,收起了怒意,叹着气道:“我心情不好,脸弄成这个样子,今日又受了她的羞辱,芸儿,我只怕拖不到离开的那一天,我就会被她整死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芸儿见他又恢复了以往的温柔,这才放了心,走上前抱住他的腰,脸靠在他后背,轻声道:“你放心,你的事,便是我的事,一切都听你的,这几日你就在府里好好养着,饮食起居,只有我跟丘管家经手,不会有旁人看见,外面的事,我也会帮你分担,所有伤害你的人,我定不会放过她!”

    轩辕凌转回身,抱住上官芸儿瘦弱的身子,“谢谢芸儿,咱们现在举步维艰,每走一步都要小心谨慎,不然的话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你在外面,更要多加小心,襄王妃此人,诡计多端,千万别让她从你嘴里诈出什么来,既然她怀孕了,此时是最脆弱的时候,如果咱们想打击她,必然要除掉她怀里的孩子,如此一来,赫连晟必定会回京,到时咱们才有机会!”

    只要赫连晟回京,在焦急之下,他必然不会带很多人,到时等他经过燕国边境时,再派人截杀,只要杀了赫连晟,南晋的半壁江山就倒了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心中一颤,下意识的抚着自己的肚子,“妾身知道了,妾身一定会好好做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一点都不喜欢外面的尔虞我诈,明争暗斗。从前,她要的是太子唐昊的宠爱,唐昊要坐上龙椅,她便帮他,帮他去筹谋,帮他去算计。

    如今,唐昊死了,夙昱才是她的依靠,况且……况且……上官芸儿不知想到了什么,微微侧头,把脸埋进唐昊怀里。

    太子府外,此时正是热闹非凡的时候。

    唐墨追在木香身后,防着她顺手牵羊。

    防是防了,可惜没防住。

    木香在他的内殿中,发现了一面镜子,好大的一面镜子,有一人高,半米宽,清晰度超高。

    “嚯,这是个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紧随跟来的严忠跟喜鹊,因为一时没察觉,一直奔到镜子前才停下。

    再一抬眼,看见对面有人,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喜鹊睁大了眼睛,盯着镜里的人看,“这……这个人我看着咋那么面熟?夫人,夫人,咦,这里头也有你呢,还有严大哥,嚯,好清楚啊!”

    她屋里也有一面铜镜,但是铜镜再怎么磨的光滑,照的时候,也还是很妞曲的,很模糊的。

    哪有玻璃镜子,看的清楚,甚至连眼睫毛有几根,都能数的清楚。

    唐墨奔进来时,瞧见他们三人站在镜子前左瞧右瞧,但唯有木香眼睛里,闪现的不是好奇与惊讶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过滤了下措词,说道:“呃……这个东西是用来镇宅的,可不是把玩的东西,你瞧,上面还刻着符咒,真的是辟邪用的。”

    除了木香之外的两人,顺着他手指的方向,看向镜框顶部,的确是刻了些东西,但怎么看,都像是花瓣的形状,。

    木香不再看镜子,转过身,似笑非笑的盯着唐墨,“没事,我府里最近也有妖孽出没,正好借了你的镜子,回去镇宅,你也知道,皇上住在我家呢,那妖孽惊了我们不要紧,这万一惊到了皇上,你比我更清楚皇上的身体,万一惊出个好歹来……当然了,只要皇上回宫,这镜子,我立马给你送回来,就算是我借的,这总成了吧?”

    她说的倒是言辞灼灼,表情也十分认真,就像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可唐墨还是不信,借给她容易,再想拿回来,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见她在屋子里转悠,唐墨紧紧的跟在她身后,“那个,如果你宅子里有妖孽,不如我派人去请个道士回来,帮你驱邪避祸?”

    “道士?”木香嗤笑,“宫里那个老道?画几张连自己都看不懂的纸,就说是符咒了,真要是鬼来了,他第一个跑路,你好意思请他驱邪?只怕邪没驱除,倒把鬼招来了,你不想借就算了,大不了皇上问起来的时候,我如实回答,小气不是你的错,抠门也不是你的错,呵呵,你说对吧?”

    唐墨额上表筋突突的跳动,他现在真的很怀疑,赫连晟是如何受得了她的,整个一个鸡贼祖宗。

    也不对,她的鸡贼贪婪,都是对外人的,而他就是外人。对自己身边亲近的人,她一向是很大方的,看她府里下人的穿着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,既然这样,那你给我写个收据,注明皇上回宫之后,你会将东西还回来,”唐墨毕竟是生意人,这点常识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木香斜了他一眼,“小气巴拉的,你自己写,写完了我署名,可是既然写了收据,就不能只拿一样,我再转转!”

    噗!唐墨快吐血了,这女人真是天生克他的。

    最终,木香又挑了个漂亮的八仙桌,注明一下,这桌子女可不是普通的材料,而是大理石的。

    没错,真正纯天然大理石,后期经过很常时间的打磨加工,才制成了这么一个桌子。

    既然是大理石的材质,其重量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唐墨已经无语中吐槽了,这桌子,十个壮汉也抬不动,看她要如何搬回去。

    除了大理石的桌子,还有一扇绣着双面美人图的屏风,木香之所以要把它搬走,不是因为绣的有多好看,绣工有多精湛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原因,是屏上的珍珠。

    此美人图,衣上,头上的配饰,都是真金白银做的。

    不只是贵重,更是好看的不得了,简直就是鬼斧神工的艺术品。

    木香在瞄上这扇屏风时,用怪异的眼神看了眼唐墨。

    感情这小子,是个闷*,出了门,装的人五人六,斯文有礼,关上了门,对着这样一个屏风,夜里肯定不会寂寞,指定没少用她们来解馋。

    唐墨从她的眼神中,读到了她心底的想法,顿时一张俊,红的能滴下血来,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不过是件摆设,不是谁都跟你一样,思想龌龊!”

    “哦!原来是我想多了啊,可是我什么也没说啊,你紧张什么,这叫欲盖弥彰,心里没鬼,自然不必急于解释,既然你都说了,就是件摆设而已,为了以证你的清白,这个东西,我替你保存,这几日你就好好反省反省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她一招手,喜鹊卷着袖子,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女汉子就是女汉子,都不用严忠帮忙,一个人就将屏风搬走了。

    一柱香之后,唐墨站在空荡荡的内殿,真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从来都不是真正在意这些身外之物,即便是送给她也无防,只要是她喜欢,开口问他要,他都会给。

    但是以这样的方式,被她拐骗去,却是截然不同的结果,除了无奈的接受,似乎也没别的法子。

    屏风跟镜子都搬走了,那张大理石桌子。

    让严忠跟闻讯赶来的吴青,都犯了难。

    这样重,硬抬走吗?

    吴青在心里腹诽,府里又不缺桌子,干嘛要搬这个。

    木香像是知道他心中所以想一样,微怒道:“你们懂个屁,大理石的桌面,结实耐用,夏天清凉,咱们把它摆在院子里,再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要怎么搬走?”这回连严忠都对她无语了,说的轻巧,可是要怎么搬?

    木香微微一笑,“找几根粗壮的木头,用滚的啊,也没多远,一会就滚完了吗?”

    她一说完,就属吴青反应最快,立刻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转头就去找木头,好在刚刚送来的材料里头,有木头,现成的工具。

    严忠反应迟了些,直到看见吴青扛着木香头回来,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木香戏谑道:“他就比你聪明,多学着点吧!”

    严忠嘴角抽了抽,好吧,他得承认,吴青确实比他聪明,“那咱们这东西,过些日子真的要还回去吗?”

    说实话,她是不相信木香会还的,但他又是亲眼见她写了收据。

    木香呵呵一笑,“谁说要还了?”

    “不还?可是那个收据……?”

    “收据啊,的确是写了不假,他有胆量,可以在到期之后,来收东西,我不拦着,只要他敢,”木香笑的奸诈无比,“你记着,等日期快到的时候,买几条最凶,最没有人性的大狼狗回来,就栓在大门口,懂了没?”

    木香冲严忠眨眨眼睛,虽然她是笑着说的,可严忠却感觉心底升腾一阵寒意。

    难怪人家说最毒妇人心,他家主子的心,岂止是毒,那是剧毒好不好!

    当这几样东西摆到襄王府的主厅,唐皇、赫连明德、木老爷子都在厅里,看见下人搬进来的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唐皇嘴角抽搐的厉害,当着他的面,诓骗他儿子的产业,她就不怕他这个做亲爹的,找她算账吗?

    木香走回椅子上,舒舒服服的坐下,一看唐皇的眼神,便知这老家伙肯定在心里骂她呢!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,东西弄到手就好了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站在落地大镜子前,一会摸摸自个儿的胡子,一会揪一下自己的头发,喃喃自语道:“什么时候我的白发这样多了,这脸上的皱纹……哎呀呀,这么一看,怪吓人的!”

    太过清晰的镜子,如果光线再强的话,连毛孔都能照出来。

    这老头在此之前,可能还觉着自己年轻,现在被这镜子一照,与想像的差别太大,肯定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闻言也凑过来瞧,当然,他首先瞧见的是赫连明德,“知道自己吓人,就别总摆出一副要吃人的样子,门神都不用摆了,用你就够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头,怎么不看看你们自己,老的脸皮都皱成一团了,还好意思说我,咱俩要是比一比,你脸上的皱纹,绝对比我的多,”赫连明德不服气的反驳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这死老头,眼睛没问题吧,明明是你的比我多,瞧瞧你额上的抬头纹,都快赶上老树皮了!”

    赫连明德忽然冷笑,“那也比不了你这驼背,整日背个老乌龟壳子,你怎么不会缩头呢?”赫连明德是受了木香的影响,也学会嘴巴毒了,终日以毒舌为乐,几句话把别人气个半死,那得多痛快啊,还不会见血,就叫杀人不见血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在这方面,还差了点,没法子,说他说不过,一低头,又看见那只趴在地上打瞌睡的小猪,“听说烤乳猪很不好错,明日把这小猪宰了,架个柴禾堆,烤乳猪吃!”

    小笨猪可听不懂这样的话,哼哼唧唧的翻了个身,继续睡去了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看了看猪,又看了看木老头,“老夫养的猪,就算要烤,也是老夫自己烤,轮不着你呢!”

    眼见这两个老头吵吵个没完,唐皇不仅没生气,反而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吵架。木香撇嘴,忽然高声说道:“听说最近有不少媒婆盯上你们俩,要给你俩续弦,我看这事有搞头,谁不闭嘴,明日就给谁相个新媳妇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俩老头同时闭嘴了。

    睁大眼睛,不敢置信的看着木香,这丫头什么时候琢磨出的新点子,用来整蛊他们,她说的该不会是真的吧?

    唐皇看戏看的更高兴了,瞧瞧,宫里哪有这么好看的对战戏码。一个王海,半天打不出一个屁来。

    木香轻咳了声,喜鹊立即反应过来,挺着胸脯,认真禀报道:“确有此事,之前都来过好几个,奴婢奉了主子的命令,都赶走了,不过若是两位老主子有意愿,还是可以再将他们招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唐皇急吼吼的插嘴,“对,朕也这么觉得,你们两个跟朕相识已久,要是确有此意,朕倒是可以成全你们,朝中似乎有几个老寡妇,朕给你们作媒如何?”

    赫连明德跟木老爷子真的是傻眼了,一个木香胡闹,再加一个皇上,他们以后的日子,该怎么过哟?

    赫连明德生怕在唐皇一时心血来潮,真的下命令,赶紧表态,“皇上,您就别拿老臣玩笑了,就老臣这脾气,没人能受得了,老臣一个人过着挺好,实在不需要再续弦!”

    他都表态了,木老头当然不能落后,“小民也是,身子骨不好,就别给人家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唐皇转头看了看木香,见她只是笑着,并不说话,于是,他也微笑,“既然两位都不乐意,那此事,暂时搁置,改天再议!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的很有技术含量,不愧是皇帝。

    木香悄悄对他竖起大母指,唐皇乐坏了。可怜两位老人家,年纪一大把了,还被他们算计,不过虽是算计,可他们心底却没有多少愤怒。

    这面大镜子就摆在主厅,至于那个屏风,肯定是搬她自己屋里去。

    吴青跟严忠,还有康伯,都在外面监工。

    唐皇不能过度劳累,陈妈收拾出一间厢房,王海陪着他去午睡了。

    木香站在门口,看着几十人的队伍,干的这么卖命,木香心里有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今儿在宫里一耽搁,回来之后,午膳随便用了些,算着时辰,这些士兵肯定都是吃过午膳来的,但是干这么一下午的活,也一定饿坏了。

    “陈妈,哑婆,石头,你们几个快去厨房准备,给将士们做一顿饭,让人再去采购两百斤牛肉,这样,多搬几口大锅,就在厨房外面的院子里煮,人手不够的话,叫蛋糕坊的人过来帮忙,用大锅煮米饭,大锅烧肉,一口锅不够,就架五口,牛肉全部红烧,加些豆腐,一起炖,酱料就用之前我给你们配的那些,快去准备吧!”

    现发酵面团做馍馍,时间肯定不够,只能做米饭,人太多,得煮三口大锅的米饭,估计才够,菜也得准备两锅。

    这三人听的眼睛都不会眨了,陈妈壮着胆子,问道:“夫人,您真的要管将士们吃饭吗?其实他们也可以回营吃饭,咱们把肉给他们送去也一样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,他们在我这里干活,自然就是要管饭的,何安那小子死哪去了,等他回来,让他赶紧去最近的包子铺,多买些馒头包子回来,有多少买多少,本夫人最不喜欢亏待给咱干活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几人见她说的认真,也不敢反驳,领了命令,匆匆忙忙的,就去各干各的。

    陈妈还让草儿去木工作坊,把长生也叫了回来,足足有十个有,在厨房里忙活开了。

    京城不愧是京城,都这个点了,说要牛肉,半个时辰没要,宰牛的屠户就用板车就牛肉拉了过来,都是早上现宰的牛,听说襄王府要,那屠户想也没想,就给运来了。

    材料准备的快,就是几口大锅同时做米饭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之前主子大喜的时候,备下的碗筷都还在,只是当时走的是流水席,吃过了再烧,不像今天这样,一下子做几十人的饭菜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主子只要求烧一个菜,总算不用再准备其他的蔬菜。

    大米用大铁锅装上,搁多少水,全在陈妈的经验,添上柴以后,派石头专门看着,以防火过了,再给烧糊了。

    支大锅的架子,都是府里原先用过的,不能添柴,可以加木炭,用来炖牛肉是再好不过的。

    何安去哪了?

    呵呵,这个问题比较难以言说。总之,等他再回襄王府的时候,脸上的愁云已经消失不见,听说府里要管几十人的饭,他二话没说,拎着几个菜篮子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乘着他们做饭的时间,木香回清风院补了个觉,路上遇见行色有些匆忙的草儿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从哪来?陈妈不是说了,让你去前院帮忙吗?长生呢,他回来没有,”木香叫住她。

    草儿也不知是不是正想心事呢,被她一叫,吓了一大跳,“奴,奴婢这就去的厨房帮忙,我刚才去作坊叫长生了,所以回来的晚了些!”

    木香双手抱臂,眸光深沉的看着她,“你还没回答我第一个问题,还要我再说一遍吗?你这是从哪来?清风院吗?”

    草儿跑出来的方向,正是清风院。

    眼见躲不开这个问题,草儿想了想,小心翼翼的回道:“奴婢,奴婢是去收换洗的衣物,原来夫人昨儿没换衣服,我给搞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的眸光又深了几分,似乎并不打算放过她,“哦?换洗的衣服?你早上不是收过了吗?还是跟喜鹊一起进来收的,顺便把屋子打扫了一遍,是本夫人记错了,还是你健忘?”

    头一次被她如此严厉的逼问,草儿吓的腿发软,跪在了地上,“是奴婢记错了,奴婢最近精神不大好,总是做错事,娘都骂过我了,夫人您就饶了奴婢这一回吧!”

    她是哭着说完的,这哭里头,还的确有几分真实。

    木香定定的看着她,在草儿紧张的快窒息的时候,才忽然松了口风,“你知道自己错了就好,本夫人不喜欢撒谎贪婪的奴才,如果你做不到这两点,还是乘早离开的好,免得到了最后,把小命搭进去,长生是个好男人,你可别拖累了他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头也不回的走了,压根不等草儿的回答。

    在她走了许久之后,草儿才像忽然缓过劲来似的,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过了半响,觉得腿有力气了,才慢慢的爬起来,随后,身影消失在小路的尽头。

    木香回了清风院,进了门之后,屋门却没关上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道黑影如一缕烟,飘落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见过主子!”英杀跪在地上,一袭紧身黑衣,将她的身影衬托的玲珑有致。可惜从她身上散发出的寒意,也足以将距她两米之内的人冻死。

    “去跟着她,如果她与那人见面,一并带回来,不要让旁人看见,去吧!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经过这些日子的训练,英杀的行动力更快了,更方面能力也得到大幅度提升。

    比如攀爬、潜伏、伏击、刺杀。

    这些项目,以前她也会做,就是做不到最好。

    现在嘛,可以说,以上技能,无人能跟她相比。就算是吴青与严忠,也得自叹不如。

    木香之所以将英杀带出来,一来是想让她锻炼锻炼,二来,她身边缺只属于她的人。除了英杀之外,其他人,还需多练些时日,才能达到她的要求。

    喜鹊乘着有空,端了盆热水给她泡泡脚,缓解下她的疲劳。

    这一天跑下来,她看着都心疼。

    “夫人,水温合适吗?待会泡过了,您去床上睡一会,被子都给您铺好了,可惜您睡的不是炕,否则奴婢一定给您把炕烧上,这样钻进去就是暖和被窝了,”喜鹊站起来,替她解了外套。

    木香疲惫靠在椅背上,任喜鹊替她宽衣。真是累了,在外面的时候还不觉得,跟那几个人斗来斗去,她倒也不觉着疲惫。

    但是一回到自己的屋,连眼皮都不想抬一下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的肚子好像又大了一圈,”喜鹊在抱着她的衣服,盯着她的肚子惊呼道。

    平常她穿着棉袄,不大看的出来,现在脱了外衣,只着两件单衣,自然就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木香闻言,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,她还真没有在意,除了每晚,都得摸着肚子睡觉以外,其他的时间,她几乎把肚里的娃给遗忘了。

    现在认真的一看,似乎真的大了不少,“还没到四个月,这娃也太能长了吧?”

    盯着肚子,木香心肝儿颤颤,可千万别生个大头娃娃,她受点罪不要紧。万一头太大,卡在宫颈口,那可就遭了。

    喜鹊完全没有她的担心,高兴着道:“长的快,说明小王爷长的好,生下来,肯定是个健壮的小王爷,您怎么还担心呢?”

    木香干笑两声,“生的下来再说吧!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担心,前世曾经看过医院里难产而死的母子,那样的场面,她一辈子都不想看。

    “您尽胡说,这话可不能乱说,不吉利,水要凉了,奴婢帮您擦脚,”喜鹊放下衣服,蹲着身子。

    在怀孕之前,木香是不用她伺候擦脚的,但是怀孕之后,特别是赫连晟走了之后,喜鹊说什么也不让她自己擦脚,硬是将这活给抢了过来。

    泡过脚,疲惫的感觉缓解了不少。

    喜鹊看着她睡觉,又替她整理好了被子,才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木香闭着眼,一只手摸着肚子,一只手摸着赫连晟睡过的地方,半响,悠悠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几日她没有让白鹰再去传信,知道他驻军艰难,眼下确保他在边关有粮草,才是重中之重,儿女私情,暂时放一边吧。

    木香这一觉,睡了一个时辰,等她醒的时候,空气中飘着浓浓的秘制牛肉的香气。

    喜鹊估摸着时间,觉得她差不多醒了,便从厨房跑过来,候在门外,听见屋里有起床的声音,这才敲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醒了啊,这一觉睡的可好?老爷子刚刚还担心砌墙的动静惊到您睡觉,让他们轻点,没想到您就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的活干的怎样了?”木香下了床榻,自己动手穿衣服。

    喜鹊笑着回禀道:“将士们知道夫人要请他们吃饭,个个都卯足了劲,只差一点了,很快就能完事,厨房的活忙的也差不多了,等他们干完就能开饭。”

    木香轻轻点头,跟着喜鹊一道去看了院墙的进度,的确是很快。

    回到主厅,见唐皇又坐在那儿了,一直瞅着厨房的方向,手里端着的茶杯,半天都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王海瞧见木香来了,如同见到救星,急忙将她拉到一边,向她求救,“您快去劝劝皇上吧,白粥说什么也不喝,药也不喝,非要吃厨房烧的牛肉,可是太医说了,荤腥都不能沾的。”

    木香看了眼,对厨房望眼欲穿的唐皇,心里有几分好笑,“吃些牛肉没事的,牛肉不比猪肉,没什么油,你去忙吧,我进去跟唐皇谈谈。”

    王海还指望她劝呢,没想到她竟同意了,但听说她要找唐皇谈谈话,他很识趣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唐皇见她进来,又见王海急于逃走的身影,怒从心中来,“那个老奴才,又跟你说什么?臭丫头,你得搞清楚,朕住在这里,是你们的荣幸,你敢怠慢朕,当心朕会治你的罪!”

    皇帝就是皇帝,即便馋的要命,可还是得保持他的天子之风。

    木香睡了一觉,精神好多了,微笔着走过去,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,“我哪敢怠慢您,就怕府里的粗食,不合皇上您的胃口,反正宫里的百菜全席,我们是做不出来的,府里头能吃的,就是寻常食物,您真的要试吗?”

    唐皇一听她这意思,像是有戏,但又不好将心思外露,便依旧端着架子,不仅不慢的道:“就当朕体察明情,厨房不是做好了吗?快让人端来,王海那老奴才,中午只能朕送了一碗粥,等朕身子好了些,非得治他的罪不可!”

    木香不理会他的催促,“您先别急,咱们来谈谈条件。”

    唐皇一听有条件,立即进入防备状态,“什么条件?臭丫关,你还敢跟朕谈条件?”

    “您别紧张嘛,也不是什么苛刻的条件,我是为了您好,如果您想每天能吃上新鲜美味的菜,那就得必须得听我的,积极接受治疗,进行康复训练,虽然您现在半边身子坏了,但是坏的时间不常,经脉还没废掉,只要施救得法,还是有希望康复的,您也不希望今后的日子,都这样过吧?”木香的目光放在他抖个不停的手上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15078801441(谢谢妞儿的花)

    jyy0226(谢谢妞儿的钻石)20颗,好大呢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1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