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15章 溪边捉鱼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0:4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
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,本王也插到鱼了,”唐鑫一脸欣喜的举着鱼,想要给彩云看,这是他生平第一次,亲手捕获食物,怎能不欣喜。乐-文-

    可是一回头,就见刘晨蹲在彩云身边,跟前已经穿好了几条鱼,每一条都比他这个大,也比他这人肥。

    刘晨似笑非笑的抬起头看他,“六皇帝子英明神武,草民佩服,不过你自己插的鱼,你要自己收拾,我可不会帮你收拾的!”

    唐鑫一怔,这鱼要怎么收拾?他没刀啊,拿什么收拾鱼?

    虽然他每日的餐桌上,都有鱼,可他从没在意过,那鱼是怎么收拾出来的,

    彩云见他愣愣的站在那,想了想,人家毕竟是皇子,她也不是大姐,狠不下那个心,便对他道:“你那条鱼太小了,还是不要了,我这边就快要烤好了。”

    刘晨闻言,忽然转头看她,清俊的脸上,有些不悦,“你烤的鱼,只能缎子我吃,他虽是皇子,可也不是我们请他来的,所以,他想吃鱼,就得自己烤!”

    说罢,他甩了一条叉好的鱼给唐鑫。

    “烤就烤,本王还就不信,烤一鱼还能有多难,”唐鑫因着彩云的话,心里有了一丝甜味。想着也确实不能什么事都靠别人,再说,不就是烤鱼吗?还能难得倒他不成。

    唐鑫握着木棍,时不时的观察彩云烤鱼的手法,将鱼架在火堆上烤。

    见彩云往鱼肉上撒香料,他一把将香料瓶夺了过来,就往鱼身上倒,但是他倒的太猛,香料撒满了鱼肉。

    “你别浪费了,总共就这么些调料,你都洒完了,我们用什么,”刘晨快速将瓶子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唐鑫也不生气,又去鼓捣下一瓶香料,“不就是一瓶香料吗?回去之后,我让下人送你一麻袋,嗳,彩云,这个是什么?”

    彩云看清他拿着的东西,却没有点破,只道:“那个啊,也是香料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香料,便一并倒些,”唐鑫揭了瓶盖子,这回小心了些,没有倒的太多。

    可是刚一洒上,那香料被火苗冲击的,味道四溢。

    “咳咳,好呛人,太呛人了,”唐鑫别开头去,都呛出眼泪来了。

    没有手帕可用,情急之下,他只得扯了袖子,使劲的擦着眼泪。

    彩云看他狼狈的模样,好笑不已,便将他手里的鱼拿了过来,“你去溪边洗洗吧,这里我给给你烤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,”唐鑫实在忍不住了,匆忙站起身,三步半作两步,冲到溪边掬了些水,洗了脸,这才觉得好些。

    刘晨目光深沉的盯着彩云,“他的鱼,我替他烤,你烤的鱼,只能给我吃,喏,这是我给你烤的。”

    刘晨不愧是个能干的男娃,他还是叉了鱼之后过来的,可他手里一条鱼,已经烤熟了,连香料都撒好了,香气扑鼻。

    彩云嗔怒的瞪他一眼,倒也不拒绝,接了过来,嘴上却道:“有什么关系,不都是烤鱼吗?谁烤的,不是吃,二蛋,我发现你今天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听她叫自己二蛋,刘晨顿时觉得一股暖意,从脚底,一直窜升到心里,暖极了。

    心一暖,受伤的地方都不疼了。

    受伤……说到这个受伤,其实他伤的最重的地方,是大腿根,被马鞍磨的。这会虽然坐着不疼了,却有另外股怪异的感觉,慢慢的升腾而志。

    彩云半响没听见他的回答,转头看他,“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“呃,没什么,总之,你就是不许烤鱼给他吃,以后你是我媳妇,你做的饭,也只有我能吃,”这样的话,多说几次,渐渐的,脸皮越练越厚,嘴皮子也越说越麻利。

    彩云俏脸儿一红,在火光的映照下,明媚动人,“就会耍嘴皮子,谁要做你媳妇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她怎么会做你媳妇,刘晨,快打消了你的念头,彩云将来是要做我的王妃,跟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,”唐鑫洗好脸,稍稍整理了下衣服,便走过来了,一听刘晨暧昧不清的话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皇子殿下,您说反了吧,什么叫我跟彩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,明明是跟你没有半分关系,再说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木香大姐的脾气,你以后不管咋样,也不会只娶一位夫人,你觉得这事有回旋的余地吗?”刘晨面色不善的看着他,专注的太认真,忘了手里正烤着鱼呢。

    彩云一把将鱼夺过来,小脸气呼呼的,“你们喜欢吵,就到别处吵去,再不然,去打一架,就是别糟蹋了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从家里出来的时候,正饿着呢,好不容易有了吃的东西,她才不管那两人要怎么闹,反正她是要填饱肚子的。

    唐鑫心里憋着一股气,他很早就想揍刘晨了,苦于没找着机会,今日大好的机会,他怎能放过,“好,刘晨,你敢不敢跟我打一场!”

    刘晨扔了东西,三步便走到他面前,“打一场可以,有本事别叫你的那些暗卫帮忙,是条汉子,咱俩一对一,你若不敢,那便算了,我也不会笑话你!”

    “打就打,本王岂会怕你,”都是心气方刚的少年,唐鑫比起唐焱来,定力跟忍耐力,差的不是一点点。

    唐鑫自小也习武,就是习的不精,他将主要精力,都放在书本上,考个文状元没问题,至于这武功嘛……

    两人说打就打,也不知是谁先出手的。

    起初,还是很有规矩的,一招一式的打,很快的,两人便厮打到一起,一个翻身将另一人压倒,过不了片刻,底下的人又翻上来,把上面的人扑倒。

    这不是拼武功的打架,这完全是乡下农村小娃常用的人肉摔跤啊!

    彩云默默的看着,不声不响,一边看,一边淡定的吃着鱼肉,才不管他们谁占上风,谁占下风。

    刚刚捕捞上来的鱼,新活又美味,她自己调配的香料,撒在鱼肉上,甭提有多香了。正好她也饿了,等他们打完了,这鱼肉她也吃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刘晨虽然才正正规规的学了几天武功,但他底子好,有的是力气,也肯干敢拼。严忠按照木香的吩咐,分类训练,像刘晨这样的,往技巧上靠,是不太可能,但是他可以朝着重量级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所以刘晨的拳头,绝对是又硬又够蛮劲。

    唐鑫吃了一次亏,被他一拳击中胳膊,正打手弯处,疼的他当场胳膊就失了知觉,不用看也知道,这胳膊肯定一片清淤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再被他的拳头打到,不得已之下,采用纠缠的办法,跟他滚到一起,离的近,即便打中,也没那么疼了。

    两人从溪边一路翻滚,谁也没注意到,翻着翻着,竟翻到了小溪里。

    被冰冷的溪水一激,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冷颤,浑身湿漉漉的从水里爬上来,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唐鑫怒不可遏,“你敢将本皇子推下水?我看你是活腻了!”

    刘晨一点都不怕他,抹了把脸上的水,一声不吭的走上岸。

    “喂,你怎么不说话,你别以为不说话就是了能事,此事我跟你没完!”情急之下,唐鑫连自称都变了。

    刘晨还是不理他,径直走到彩云身边,将仅剩的两条鱼,拿了过来,也不管身上是不是还在滴水,坐下就开吃。

    彩云挑着眉梢,见他坐着的一处草地,都快淌成小河了,板起脸瞪他,“衣服都湿透了,还不赶紧脱下来烘干!”

    刘晨停了吃鱼的动作,低头看着自己的衣裳,又看了看已经朝他们走过来的唐鑫。

    若是唐鑫不在,他脱下衣服烘烤倒也没什么,可问题是,如果此时他脱下衣服,唐鑫肯定也有样学样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层,刘晨直摇头,“我底子好,穿一会没事,还是等回家换吧!”

    彩云在说过那话之后,也懊悔了,让一个男娃,当着她的面脱衣服,成个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我再去捡些干柴,尽量把衣服烘干!”

    “别走太远,就在这附近捡就好了,”刘晨不放心的叮嘱她。

    唐鑫一脸凶相的走过来,身上的衣服也湿透了,这会衣服裹在自个儿身上,甭提有多难受,看到彩云走开,他心里那个郁闷。

    但更让他愤怒的事,还在后头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鱼呢?你把鱼都吃了!”不是问句,而是肯定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你的鱼,哦,你是说刚刚你年叉上来的那条鱼啊,不是被你扔了吗?我跟彩云吃的鱼,是我抓的,彩云烤的,怎么成了你的呢?”刘晨晃晃手里的鱼,彩云给他留的两条,都是最大的,每个都有两斤多。

    但他胃口大,三下五除二,就消失了一条。

    现在手里剩的,也是最后一条了。

    唐鑫脸色阴沉的像是快要下暴风雪一样,身形一动,伸手就去抢刘晨手里的鱼。

    或许是刘晨没料到,堂堂的皇子,也会跟人抢鱼吃,也可能是刘晨有意让他抢走,总之,当唐鑫心满意足的坐下吃鱼的时候,刘晨脸上没有愤怒,而是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其实在鱼吃到嘴里以后,唐鑫心中的感慨,绝对比其他各种情绪都要多。

    身后是涓涓流淌的溪流,身前是燃烧的火堆,虽然他身边的这个人很讨厌,但还是有股子不知名的暖流,从他心里底划过。

    多少年了,他没有任性妄为过,多少年,他没有吃到过一顿家常菜。

    唐焱虽然疼他,但他身子不好,平时生活起居,都是府里仆人在照料,他每次去,若是留下吃饭,府里的吃食,基本上跟六皇子府是一样的,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如果不去四皇子府,他便总是一个人吃饭,空荡荡的桌子,空荡荡的椅子。

    桌上摆着山珍海味,美味佳肴,他却只吃两口,便饱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想承认,可他是真的喜欢襄王府的热闹。

    即便是跟他们吵架,或是跟木香斗嘴,再被他们气到几欲吐血。他还是乐此不疲,似乎只有不断的被他们气,才让他觉得自己还是活着的。

    刘晨看着他晦暗莫名的神色,身为同龄人,他自然清楚唐鑫心中所想,“要吃就快点吃,这一身湿衣服,最好还是不要走夜路,我是没问题,就怕你吃不消,回头万一病了,我一个小民,可担待不起。”

    唐鑫哼了声,“本王的身体,强壮着呢,你若没事,我又怎能有事,今天的事不算完,从明天起,你练你的,我练我的,十天之后,咱们再比,只是下回不准再纠缠!”

    “比就比,但是得说好了,如果失手打伤,可千万别搬出身份压人,否则就不公平了,你若敢答应,我一定全力以赴的揍你!”

    彩云在远处听到这话,嘴角狠狠的抽了抽。

    什么叫全力以赴的揍你,难道刚才他没有全力以赴吗?

    唐鑫的嘴角也狠狠的抽动了下,“我能找你麻烦吗?哼,多此一问!”

    当然是多此一问,有木香那个女人在,现在又把控着南晋大权,连他这个皇子,都得看她脸色。

    刘晨忍着笑,忍的好辛苦。这个唐鑫,平时看着,总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,说话也好,做事也好,根本不像同龄人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他也有幼稚的一面。

    彩云抱着柴草过来,没好气的瞪了他们二人,“都别吵了,再吵下去,天都快亮了,这样吧,你们总穿着衣服,也不是个事,赶紧再烤一会,咱们就回去吧!”

    刘晨也有此意,“是该回去了,不然大姐该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唐鑫一听这话不对,“是彩云大姐,又不是你大姐,要我说,你可真不害臊,丢了男人的脸!”

    刘晨挑了挑眉,不怒也不笑,“我乐意,你管得着吗?”

    这话是木香经常爱说的,如今他用起来,也觉得格外畅快。

    唐鑫被气的,差点喷出一口老血,“对,你乐意,最好你送上门去,以后改了木姓算了!”

    在唐鑫看来,男人的尊严,就是男人的尊严,他觉得这话肯定能刺激到刘晨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刘晨还是那副欠扁的笑脸,“小民正有此意,六皇子深知小民的心意,彩云,回去之后,我就去找大姐说,好不好?就算现在不成亲,至少也能先定亲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彩云张着嘴巴,瞪着大眼睛,一脸震惊的看他,“不怎么样!瞎扯什么,赶紧把衣服烘干,还得回家呢,少说那些废话!”

    刘晨看着彩云晶莹剔透的眸子,咧嘴笑了,“是,你说的话,对我来说,可比圣旨还管用。”

    刘晨当真不说话,也不笑了,拿了木柴往里添。彩云脸蛋儿爆红,她真是越来越受不了这家伙了,什么时候练出来的这副嘴皮子,以前她咋就没看出来,刘晨这样能说会道呢?

    彩云不知道的是,单林渊是个情种,当他知道刘晨跟木香的关系之后,就故意的想把他往坏路上引,以宽慰他的报复之心。

    但他没想到的是,刘晨也是个聪明的人,懂得剔除自己不需要的,留下自己需要要的,这叫取长补短。

    唐鑫听了刘晨的话,目瞪口呆,他竟不知,这刘晨到底是真心,还是故意拿话气他,想把他气跑了?

    不明之下,唐鑫忽然不说话了,也不再跟刘晨争执,微微低着头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烧的很旺,唐鑫被身上的衣服,弄的很不舒服,索性先烘烤衣服。

    刘晨拨弄着火堆,身子被火烤的暖暖的,衣服也直冒热气。

    突想想起口袋里还有东西,吓了一跳,摸了摸还在,一颗提着的心才放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丢了?”

    刘晨笑了笑,“没有,时间差不多了,咱们走吧!”他先起身,然后拉着彩云。

    “这个样子怎么能走,再等等,”唐鑫不干,衣服还能拧下水来,这一路走回去,如何能受得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日中午十二点还有一更,亲们要看哦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0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