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13章 初恋的味道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0:3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赫连明德领着他的小猪,原本站在一旁看热闹,见她站起来了,领着小猪,也赶紧走了过来,“这是要去哪?老夫陪你一起,今儿吴青跟严忠都不在府里,也只有老夫有空!”

    主子说话,小猪也跟着哼哼两声,那声音听着好笑极了。:3,你拱我做什么,”赫连明德抬起一腿,本意是不让它再拱了,哪知这小猪,却偏偏不肯放过他,他的很抬多高,他就追多高,追不上,那就是蹦着够。

    彩云几个看的哈哈大笑,刘晨却没有笑,挪动着僵硬的腿,乘着旁人都没注意到,悄悄回了他自己住的小屋。

    彩云虽然在笑,可她敢不忘了观察刘晨,瞧见他不在了,又想起今日他回来时,步子走的很僵硬,不必问也知道他训练的很辛苦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先去了厨房,找哑婆。

    还没进到厨房,就闻见一股冲鼻的中药味,“哑婆,那锅药汤熬好了吗?”

    哑婆端着簸箕走过来,笑着指了指炭炉上搁着一口大沙锅。

    “既然熬好了,那我便拿走了,”彩云卷了袖子,找了两块抹布,就要上前去端。

    哑婆急忙上去拦她,对她摆了摆手,又指了指自己。

    彩云读懂了她的意思,笑眯眯的道:“无妨,我自己端就好了,不用你帮忙,你去忙你的吧,我大姐说晚上要吃锅贴馍,让你一定要将面发好,她说发的面,比死面贴出来的馍好吃。”

    哑婆使劲的点头,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意思是,包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木香这两日又开始挑食了,每日的伙食都得变换着,前几天香辣的东西吃够了,清炖的东西也不想吃了,突发奇想的要做什么披萨。

    陈妈她们起案卷听这名字,还以为又是一道新鲜好吃的美食呢,可谁成想,那什么披萨做出来了,竟然就是馅饼,除了面上菜多些之外,实在没旁的可取之处。

    彩云力气也不小,直接将那沙锅端了起来,腿步不停的往外去了。

    刘晨好不容易才挪回自己的屋,刚一进屋,身子往门上一靠,长长的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这一路回来,都是咬牙挺着,谁都没看出,他身子疼的要命,两条腿就跟不是自己的一样。

    这几日,他兑现自己立下的承诺,上午去学堂,下午去军营。

    严忠给他弄了匹马,以做他的交通工具。

    但是初学骑马,他的两条腿,被磨的好疼,加上训练带来的痛苦,刘二蛋只觉得整个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咬着牙挪到床边,想着待会要泡个热水澡,可能会好些。

    他脱了夹棉袄,脱掉外面的裤子,只着一件米白色的里衣,跟一条只及膝盖的短裤。

    其实他的短裤里面,还穿了一条三角裤。

    是何安送给他的,也都是崭新的内衣。说是摩登一品出的新产品,他过去的时候,牛子衿将他拉到后堂,推荐给他的,说是穿在身上会很舒服,而且清洗什么的也很方便。

    何安想了想,这东西肯定也是木香的杰作,既然是自家主子的创意,哪有不支持的道理,所以买了很多,回来之后,分发给府里的人。

    后来见刘二蛋来了,自然也得给他两条,怎么说这一位也有可能是彩云的相公呢,算起来,也是主子,从现在起就得跟他处好关系,临时抱佛腿可不行。

    刘晨脱的只剩单衣了,可是一动腿,又觉得两腿之间,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想到严忠昨儿给了他一盒膏药,抹上之后,很清凉。既然现在没人,也不会有人来,他索性就把衣服全脱了,只留一条短裤,坐到床上,翻那盒药膏,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抹完了腿间,瞧见肩膀跟腿上也有伤口,便继续涂抹。

    “刘二蛋,你在哪,我给你端药汤来了!”

    彩云因为端的沙锅很重,这一路走来,早已累的气喘吁吁,也没有手敲门,于是直接用脚将门踢开了,接着跟一阵风似的冲进屋。

    进了屋,啥也没看,径直将砂锅搁在桌上,“哎呀,烫死我了,没想到这锅还挺重,你赶紧把鞋脱了,过来泡……”

    彩云笑眯眯的说着,毫无所觉的转头在屋里找寻刘二蛋,却看见一个人站在床榻边,只着一条三脚裤,几乎是光着上身下身的少年男子。

    刘二蛋的确成熟了,也长大了,在家里没少干农活,练出了一身健硕的肌肉,这几日跟着英皇卫队的人一起训练,身上添了不少新伤,可这一点都没有损坏他的成熟男子魅力。

    木彩云定定的看着他,一时之间,不知做何感想,脑子有点蒙,好像灵魂脱壳了,除了眼珠子还能转动,还能看的见之外,旁的,啥也感觉也没了。

    她压根没想到,从前那个瘦骨嶙峋,又黑又瘦,满山遍地撒野,还总爱欺负她的刘二蛋,忽然就变了。

    宽厚的肩膀,略带黝黑的胸膛,像乡下的农田,一块一块的,分割的清清除除。

    再向下看,他腰也很窄,不像京城里那些油光满面,肥肠大耳的老财主,那肚子挺的,特像怀了身孕的妇人。

    刘二蛋的小腹,微微收拢,一点多余的赘肉都没有。

    彩云虽然不晓得啥样的身材,才叫好看,但她就觉得刘二蛋的身材很好看。

    刘二蛋也呆呆的愣在那里,在她推门进来时,他的心就跟停止了跳动一样。

    两人都愣了,直到一阵风,把房门吹的撞在门框上,发出声响,两人同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彩云的小脸蛋瞬间爆红,赶紧转过身去,又羞又恼的吼道:“大白天的,你脱衣服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在擦药……没想到你会来,”刘二蛋也红了脸,他很冤枉的好不好,本想找衣服穿上,可是找来找去,却很悲哀的发现,他进门将衣服都扔在地上了,此时此刻正那衣服正躺要彩云脚边。没办法,他赶紧将床上的被子扯了过来,将身子遮住了。

    彩云越想越羞愤,用手捂着脸,不知是气还是急,使劲跺着脚,“擦药也不能光着衣服啊,哎呀,真是的,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你了半天,她也没你出个下文来。

    羞愤之下,她捂着脸就要往外面跑。

    可是她忘了自己捂着脸,自然也看不见路。

    这一跑,竟撞上了门框,把门框都撞的晃了晃,后劲又很大,惯性之下,她又被弹了回来,疾步退了几步,可她忘了身后有桌子,桌上摆着她刚端来的沙锅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刘二蛋不愧是学了几天武功的,就在彩云快要撞上时,他出手极快的接过了她。

    可是他也忘了,刚才他怀里抱着被子,情急之下,只知道要接住彩云,免得她被烫伤,压根没想到,这样一扑,好吧,被子掉了,他又成了只着一条三角裤的骚年。

    彩云被撞的有些蒙,感觉脚被绊了下,再紧接着,自己身子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。急切之下,出于本能,她还伸手揽住了什么。

    刘二蛋焦急之下,也没顾及男女之防,盯着她额上瞬间鼓起的大包,心疼不已,“头晕吗?要不要去给你请大夫?我给你揉揉吧!”

    他记得老人们说过,头上撞了大包,及时的揉一揉,淤血散的快,包很快就会消。

    “别,别揉,好疼,疼死了,”彩云是真的撞疼了,委屈的扁着嘴,再被他一揉,顿时疼的嗷嗷直叫唤。

    疼过了,又想起是为何事撞的,神智马上又回来了,再一低头,就见刘晨正用一只胳膊,紧紧揽着她的腰,她的一只手,还紧贴着刘二蛋的胸膛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太过直接,引的刘二蛋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来,顿时……

    好吧,他得承认,这几日晚上,他夜夜都会梦到彩云,梦到她的后果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此时,这样的相处方式,让刘二蛋黝黑的一张俊脸,红了又红,连耳根子都红了,身体也渐渐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彩云哪知道男人身上的那些变化,否则一巴掌早扇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还不快放开,赶紧去把衣服穿上,我……”彩云一时语塞,说话都是凌乱的,脑子更是凌乱的要命。

    刘二蛋闻言,手一松,放开了她,转身就去套衣服。

    可是,他越是着急想穿衣服,越是手忙脚乱,不是扣错了扣子,就是找不着腿脚,愣是急出了一身汗。

    彩云跑到屋门口站着,对着冷风,拍拍红扑扑的小脸,脑子里挥也挥不去的是刘二蛋一丝不挂的场面。

    越想脸越红,越想越他好无耻,好坏,好下流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她心里憋着的不知是气是恼,冲上了头顶。一咬牙,她又冲回屋子,“你混蛋!”

    刘晨正要系裤腰带,听到她骂自己,嘴巴张了张,可也没挤出半句话来,他好像是混蛋了,但是他不后悔。彩云早晚是他的媳妇,他只是提前抱了自己的媳妇,有什么错?

    彩云见他不说话,更气了,一跺脚,又骂道:“你无耻,你下流!”

    刘晨忽然停下穿衣服的动作,用黑漆漆的眸子锁着她的目光,紧抿着唇,不说话。

    他想起今日,那个叫单林渊的家伙,跟他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他说对待女孩子,该软的时候软,该硬的时候就要硬。

    事事迁就,事事让着,并非好事。偶尔给她来点强硬的,她虽然嘴上骂,脸上不高兴,可是心里却是乐意的。

    刘晨看着彩云那张,因为害羞而娇艳的小脸,心中荡漾了一下。

    忽然,他站了起来,快步朝着彩云走了过去,二话不说,一手揽着她的腰,不分轻重的一个吻,就落在彩云的唇上。

    他没亲过旁人,自然也不知道亲嘴也有很多技巧。所以,只是单纯的用自己的唇,碰着她的唇。

    当两唇相触的一刻,刘晨心中颤动了下,只觉得彩云的唇好软,好甜,比他吃过任何甜的东西,都要甜入心底。

    彩云呆呆的站在那,任他抱,任他亲,不是她愿意,而是她根本不晓得该怎么办,整个人好像被抽空了,除了还有呼吸之外,她简直就像个木偶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轻烟以后会尽量把两章合在一起,妞们见谅,不许跳订哦,轻烟每章都有好看的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0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