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12章 木有章 节名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0:3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


    他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,塞进草儿手里。% し最新章节全文阅读

    草儿就着微亮的光线仔细一瞧,顿时又惊又喜。丘管家塞给她的,竟是一只金子打造的步摇,连流苏也是金片子打的,金光闪闪,这得值多少钱哪!

    丘管家见她眼睛死死盯着金步摇看,就知她心里的贪念又递增了几分,“好看吧?这是我赏你的,足金打的,份量十足,你家那个,只怕打死他也舍不得买这么贵重的东西给你吧?”

    草儿捧着那步摇来来回回的翻看,嘴里还不时的发出啧啧惊叹声。

    听见丘管的问话,她晃着脖子,故作不屑的道:“谁说我家长生抠门了,他对我可好呢!”

    丘总管眼睛一眯,突然一把将那步摇抢了过来,“既然他对你好,那就让他给你买去!”

    “哎,”金光闪闪的东西突然从手上抽离,草儿只觉得心都跟着一块被抽空了,那个心疼的啊,都快滴血了。

    丘管家把那东西放在手心里把玩着,时刻不忘观察草儿的表情,“其实我还买了一对金耳环,若是配上这个步摇,肯定是好看的,比往你们府里送猪肉家的婆娘,还贵重。”

    草儿的神色变了又变。她记得每日往襄王府送猪肉的那个粗鄙屠夫,长成那样德行。可他却是个疼婆娘的男人。

    自己一年四季都是那身衣裳,却把省下来的钱,给他媳妇打了一整套金首饰。

    有时那屠夫来送菜,他婆娘也跟着。

    总喜欢把她那套金首饰戴着,在她面前晃来晃去,故意炫耀给她看。

    草儿每次都只看了一眼,便气呼呼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而她每次跟长生提出要打金首饰,长生都说那东西,不当吃不当喝,倒不如多存些家当,就算以后不在襄王府做工了,也可以置办个小店,自己开店做生意。

    再过一年,他想要个娃,不能总这样防着不生,从前日子过的不稳定,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现在襄王妃对他们这样好,管吃管住,还给他开工钱,这样好的机会,他当然想把握住了。

    草儿却想不了那么远,她只知道,旁人有漂亮的首饰戴,而她却没有,心里咋能平衡。

    上一次,她帮着木月岚逃跑,后来夜里发生的事,的确把她吓的不轻。

    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那份害怕渐渐消散了,她心里的骚动又慢慢浮到了表面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丘管家有意无意的拿着好东西,勾引她,这一来二去的,她便投了他,起初她也拒绝过,可是禁不住好东西的诱惑,没能把持的住,一步步走下了丘管家设下的泥潭。

    丘管家为人谨慎多疑,每回约她见面,都是事先踩好了点,他在京中有两处小院,位置偏僻,平时除了他,没有人会去。头几回两人厮混,都是去的小院,事成之后,他都要送一样好东西给草儿,否则草儿肯定也是不干的。

    唯独这一回不同,约在了外面。草儿有点心虚,生怕被人瞧见,更怕襄王府里的撞见。

    所以,拿了东西就要走人。

    丘管家怎肯就这么放了她,本就是心理有些扭曲的人,瞧见四下无人,位置偏僻,他拖着草儿,躲到凉亭的一处角落,一手捂着草儿的嘴,一手麻溜的扯了她的裤子。

    草儿大惊,使劲掰掉他的手,压着声音惊呼道:“你干什么?会被人看见的,大不了,我下午去你的小院就是,可不能在这儿,我家长生去木工坊,是要从这里经过的!”

    本来在她挣扎的时候,丘管家都已不准备在这里要她。可是当听见长生有可能从这里经过时,他眼神一变,不由分说,迅速除了两人的衣物,没有任何缓冲,就着凉亭的边缘,压到了草儿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老男人也不知是怎么了,就跟饿了好几年似的,贪婪的要命。

    草儿身子瘦弱,哪禁得起他的折腾,再一想到长生有可能会经过,她不敢发出声,只能死死咬住手背,缓解身上心里的伤痛。

    丘管家似乎很喜欢她这个样子,眼睛在充血,成了血红色,如一只半人的恶鬼,丑陋的叫人恶心,像非要把她折磨死不可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有脚步声传来,还有两个人的说话声,听着声音是往这边来的。

    草儿吓了一跳,因为太过害怕,身子紧紧的绷着。

    丘管家因她的紧绷,脸上露出似欢愉,似痛苦的表情,他这个心理扭曲的人,可不会因为有人走过来了,就退缩,就饶了她。

    那两人越走越近,是两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嗳,长生,作坊里的木料只够今天用的,你看,是不是要去找康伯,让他再批些木料进来,咱们的订单都排到下个月了,要是木料供应不急,那可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木料确实不能断,那我晌午的时候回来一趟,不光要多备木料,这熟练的木工师傅,也得带着寻摸,咱们的作坊还得扩建,”这声音就是长生的,他是个勤快的人,也是个老实的人。

    木香把木工作坊交给他打理,给他开的工钱也变成了管事应得的那一份。但是只要他有空,就会跟着工人们一起干活,从不因为身份变了,就学会拿乔。

    先头说话的那人,吃惊不小,“还要扩建哪?虽说这圆桌的生意很好做,可也总有做完的时候,万一以后京城的人都有了,那这生意可就得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瞎担心个啥,咱们王妃聪明着呢,就算京城的生意做完了,那还有别处的生意呢,南晋这样大,做圆桌的,又只有咱们一家,做上十年也做不完的,再说了,王妃还会让咱们打些别的家具,她说到时画了图纸,再交给我们,”长生语调轻快,对前景期望满满。

    但是他打死也想不到,他那样拼命的挣钱,抠着省着过日子,就是为了给娘子跟以后的娃儿创造更好的日子。可他的媳妇却在这里跟一个老男人偷情,就在离他十几步远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她祈祷着,长生千万不要注意到这边,千万不要因为好奇,跑进来看,千万不要。

    寂静的清晨,哪怕她再忍,可是丘管家粗重的喘息声,还是能被人听到。

    走在长生旁边的男人,听到了凉亭里的异样,拐了下长生的胳膊,“你快听,这是什么声音?好怪啊!”他没成亲,自然不晓得男人发出这样的声音代表着什么。

    草儿的心停滞了,这一刻,她脑子里面片空白,身子也僵硬的跟石头一样。

    她这样的反应,却正对丘管家的胃口,有什么能比这种情景更刺激的了。不过草儿这丫头,太瘦了,哪有青楼的姑娘抱着舒坦,等他完成了夙昱交待的任务,得了银子跟官职,到时候,一定要置办一所大宅子,养一屋子的姬妾,看看到时候,还有哪个人敢笑话他。

    “你管那么多干啥,快走了,别耽误开工,”他不懂,可长生懂啊,他脸一红,拖着那人,急匆匆的走了。

    听见脚步远去,草儿呼出憋在肺里的一口气,整个人瘫软在凉亭的栏杆上。还好还好,没有被发现,她是何其的走运。

    她泄了气,兵管家也失了兴致,脸色阴阴的收拾好自己。

    心里的不爽发泄完了,丘管家还是那副叫人作呕的表情,好像刚才的一切对他有多大的伤害似的。

    他将袖中一物,丢给草儿,“这个东西,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都要带进清风院,哪怕是埋在土里,或是藏在床底下,都要带进去,这事办好了,我再给你打一套首饰,以后都不再找你,咱们就算断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草儿身子疼的很,心里还有气,但一听他这样说,心中一动。丘管家说的,都是她最想的,梦寐以求的。

    她既想要东西,又不想再跟他牵扯。她又不傻,知道这样的关系,再发展下去,即便他们谁都不说,也会被发现。

    可是丘管家不提,她哪敢提出来,万一这个阴险的人,背后捅她一刀,她可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看向丘管家扔在旁边的荷包,她忍着腿间的疼,拿起来看了,“这里头装的是什么?不会出什么问题吧?”

    丘管家阴恶一笑,“怎么会有问题,就是个普通的香囊而已,听人说襄王妃的八字很旺,我想沾点她的旺气,你把这东西放在她的房中,七天之后,拿给我,这期间,我不会再来找你,七天之后,一手交香囊,一手交好东西给你,这买卖,你可是一点都不亏啊!”

    草儿内心斗争的厉害,想来想去,犹豫的也不过片刻而已,随后她将东西往怀里一揣,“知道了,这事我会办好的,希望七天之后,你会信守承诺!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好好去办吧,”丘管家目送她离开,走远,又在亭子里站了会,才整了整衣裳,步出了亭子,离开的方向,却是与草儿相反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小院的草儿,眼见四下无人,赶忙闪进自己的屋,关上大门。

    腿间传来的疼痛,让她不适的皱眉,藏好了东西,她拿了木盆去院里的小厨房,这是平常他们自己烧水用水的地方,比如洗澡洗衣服,总不能去跟主子们抢锅用。

    锅里有温热的水,她舀了半盆,急急的端回了屋,关上门,脱了裤子,慢慢的把身子清洗干净。

    那个恶心的老家伙留在她身上的东西,非要除掉不可以,太恶心了。

    “草儿,你一大早的去哪了?”陈妈走到屋外,猛响了一阵门,“夫人屋里的换洗衣裳,你拿了没?夫人说今儿天气好,让你把屋里的被褥都翻出来晒一晒,过几日可能要下雨,现在晒一晒正好。”

    草儿握着粗布巾的手一顿,高声应道:“知道了,我待会就过去。”嘴上虽是这么应,可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等到听不见陈妈的脚步声,她不满的嘀咕道:“天天晒被子,有什么可晒可洗的,就会折腾人!”

    洗了温水,感觉身子好多了。收拾好衣服,倒了水,这才准备往清风院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想起丘管家交给她的东西,犹豫了片刻,她又折了回来,从床底下,翻出一个破旧箱子,将藏在最底下的东西拿了出来,揣进自己怀里,之后,才去了清风院。

    昨儿彩云陪着木香看好一个宅子,傍晚的时候,又将木老爷子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反正襄王府地方大,再收拾一个院落出来就是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见木老爷子来了,虽然看他哪哪都不顺眼,但是看在他刚死了儿子的份上,勉勉强强同意他住下了。

    可这两个人,一见面还是吵吵。

    木香把后院的菜地,分给他俩种了,让府里的下人,帮着他们一起种,看看到时谁种的蔬菜最好,谁没种出来。

    这俩老头平时也就是闲的,一旦有活干了,立马就不吵了,拖着个人便问;你会种菜吗?

    府里找不到,就去附近城外的农家去请教。

    又是撒菜种,又是施肥,木老爷子还突发奇想,弄了几只小山羊,整日在后院里咩咩的叫唤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见他搞出新花样了,不甘示弱,立马找人弄来一只小猪,也不关猪圈,他走哪,就把这猪带哪。

    说来也稀奇,这小猪竟也不像普通的笨猪,走哪都得洒一泡尿,或者到处翻拱,把那花啊草啊的,拱的不像样子。

    它除了吃以外,大部分的时间,就是跟着赫连明德,他坐,猪也坐,落趴在那晒太阳,他走,笨猪立马跳起来,跟他前后脚。出了门,也不乱跑。

    问起赫连明德如何驯养的,这老头骄傲的宣称,旁的没有,就带它看了一回杀猪,打那之后,这猪儿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见他养的猪,这样听话,顿时又不服气了。

    也试着把那两只羊放养,这一放不要紧,襄王府院里的花花草草可就遭了大殃了。

    两只小羊,走哪咬哪,所过之处,草叶都被啃的参差不齐。

    还不止这些,羊比猪还喜欢随地大小遍,边走边吃,边吃边从屁股里蹦里一堆羊屎豆子。

    这可把老爷子给急坏了,拿着根竹竿在后面追赶。他从老宅带来的老仆,帮着他一块撵。

    可他忘了自己买的是纯种山羊,这是南晋特有的品种,最善于跳跃。

    整到最后,何安、喜鹊、石头、加上府里其他几个下人,都帮着他一起追。

    下了学堂的刘晨跟木朗,推开襄王府的大门,见此情景,张着嘴巴,半天都合不上。

    在这一片混乱之中,唯独木香坐的最安稳。

    怀里捧着剥好壳的核桃仁,边看着他们抓羊,边笑的花枝乱颤。

    刘晨转身将大门插好,这几日,那位小水瑶的疯女人,天天来敲襄王府的大门,轰都轰不走,实在叫人厌烦的很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她还在京城里散播谣言。

    无非就是宣称襄王妃的位子,本该是她的,是木香这个女人,横刀夺爱,把她心爱的男子给抢走了。

    但令水瑶没想到的事,她费尽了口水,散播这些谣言,挽来的,却是全京城人的鄙视,连乞丐都鄙视她。

    只用了一天的时间,她的样貌,就被全京城的人记住了,然后在她走过之时,纷纷指着她的背影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还能说啥,无非是骂她不知廉耻,外加不知死活,蠢哪!还不是一般的蠢。

    女子学堂的事敲定下了,看完了府里闹的这一出,木香拍拍手上的碎渣子,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才三个月,她怎么就觉得很大了呢!

    何安好不容易抓住一只羊,刚栓上绳子,把羊交给老仆,见她站起来,赶忙气喘吁吁的跑过来,“您这是要出去吗?是去宫里,还是去宫外?要不要备车?”

    木香看了看天色,发现天色还早,“不用备车了,我得多走动走动,不然再这么吃下去,等你家殿下从边关回来,该不认得我了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日中午十二点,还有一更,妞们要关注哦,轻烟其实是没写完,不是加更哦,最近状态不好,写的慢,需要灵感,慢慢来,让轻烟缓一缓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60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