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11章 暗涌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0:2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朗忽然指着水瑶,莫名其妙的说道:“大姐,之前得罪你的,一个断了腿,一个丧了命,还有一个变的人不人,鬼不鬼,她是不是下一个?你准备怎么对她?”

    水瑶面色一凝,心里咯噔一下。但是很快又否定,一个小娃说的话,怎么能当真,这个女子看着也不像凶神恶煞,不把别人性命当命的那种人。

    他肯定是故意这么说,好把她吓跑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说那些没用的,本姑娘既然来了,就不打算走,春燕,把本小姐的东西搬进来,我就在这儿等着,等到赫连大哥回来为止,我就不信等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可她心里却飘乎乎的,又很不甘,怎么会跟他错过呢?她收到的消息,明明是赫连晟就在京城,他什么时候去的边关?

    要是早知他去了边关,她也不必千里迢迢的跑来。

    木香等人快被她厚脸皮的行劲给雷倒了,果然,没有最极品,只有更极品。

    这一顿饭吃的她很不高兴,“你愿意等,没人管你,但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,严忠,把她扔出去,还有她摆下的那些东西,看着就碍眼!”

    跑了一上午,木香乏的很,懒得再应付她,就算要应付,那也得等她睡醒了再说。

    “是,属下这就将人清理出去,”严忠早就恨不得把她们扔出去,得了主子的命令,自然也不含糊,跟何安还有石头几个人,三下五除二,就将吵吵嚷嚷的水瑶等人,丢出了府外。

    康伯不关心那两个叫嚷的人,他知道木香心情肯定不好,赶紧跟她解释,“夫人莫要跟她一般见识,主子如今在边关,保卫的是边关一方百姓,跟这个女子半分钱关系都没有,您千万莫要为了不相干的人,气伤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彩云担心的也是这个,“就是呢,我看那个女人八成是个疯子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我姐夫才不会跟那样的女人有瓜葛,姐,我听旁人说,红叶姐的服装走秀办的很好呢,下午还有一场,要不我陪你去看看吧?”

    木香知道彩云是为了带她散心,可是人多的地方她不想去,“服装走秀也没什么好看的,下午若是有空,你陪我去瞧个地方,红叶找到一处适合做学堂的地方,可她这两日忙的很,没顾得上,咱们去瞧瞧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女子学堂的事,红叶跑了很多天,一直都没找着合适的地方。

    因为按她们的要求,这女子学堂的位置,既不能太偏僻,也不能太过喧闹,那样不利于学习。

    当然,为了女娃们的安全,所处的位置也不能太偏远,最好是在外城中心,一条安静的巷子,到时可以找几个年轻力壮的妇人,做女子学院的看门加护卫。

    “真的啊,那也就是说,用不了多久,我就能上学堂了?”彩云一听说女子学院有着落了,高兴坏了,这几日她们把老夫教的东西,来来回回看了好多遍,都记的滚瓜烂熟。每天木朗下学回来,她都要翻看木朗的书本,看看夫子又教了哪些东西。

    木香笑了笑,“是呢,只要地方找好了,再找几个手脚麻利的人,简单修整一下,学堂的桌子椅子,我已命木工坊的人加紧赶工,希望可以预先做来一批。”

    她想的还有很多,如果地方定下来,那么从今儿开始,就得预先招女夫人。

    不是单纯的只教识字写字,四书五经那些东西,还有琴棋书画,针织女红,以及一此特色的才艺。

    反正不管别人怎么看,她得把彩云培养成全方面的人才,而不是男子后院养的一只只会下蛋,孵蛋的小母鸡。

    “那你快去午睡,等睡好了,咱们立刻就去,”彩云急急的推着她去后院。

    两人说说笑笑,把水瑶的事抛在脑后。

    她可以抛到脑后,木香却不能。

    回了屋子,关上门,她脸上的笑容突然就冷了下来,“白鹰,你跑哪去了!”

    白鹰绝对有顺风耳,她一喊,不出五秒钟,白鹰就落在窗台上,盯着她气呼呼的小脸,白鹰心中悲哀万分,又得长途跋涉了。

    木香撅着嘴,快步走到桌前,提笔,不用想的就写道:“亲爱的相公,您在边关的相好,水家二小姐带着人,要入住襄王府呢,跟她一比,为妻实在羞愧,不如就听了她的意见,做一个小小的侍妾算了,不知相公意下如何?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心里有气,木香洋洋洒洒写满了一整张纸。

    等赫连晟读到这封信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了。

    原本看见娘子又给他来信,他是欣赏加激动的,但是刚看一个开头,笑容瞬间在他脸上凝结,再慢慢的,那笑容变成了阴鸷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属下在!”

    赫连晟的眸光冷的似冰块,眼底的阴鸷之色更重了,“去把水鸿安给本王带来!”

    不过两刻之后,一脸福态的水鸿安被两名侍卫压进营帐,“跪下!”

    侍卫一脚踢在水鸿安的腿上,硬是将他压跪下了。惹了主子不快,没有杀他,就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水鸿安原本正在家逗鸟呢,冷不防被两个侍卫架走,又跪在赫连晟面前,他吓的全身都在哆嗦,“下官……下官不知哪里得罪殿下了,还请殿下明示,下官一定改正!”

    他也糊涂啊,根本没闹清赫连晟是要搞哪样。

    但是从赫连晟身上散发出的冷意,把他冻的不轻,那股寒意,从脚底直冲头顶,能冻死个人

    赫连晟冷着脸,突然抬手挥掉桌上的砚台,刚刚磨过的砚台连同墨汁,全都砸在水鸿安的头上。

    砚台是多硬的东西啊,当场就给水鸿安头砸开花了,血混着墨汁,从他额上一直往下流。

    但即使被砸了,水鸿安也还是不敢动,甚至他更怕了。到底是什么事,能将襄王气成这样?他的小命可否保得住啊!

    赫连晟冷冷的看着他,“水鸿安,你胆子够大,本王的家事,竟也轮到你做主了,本王看你是活够了,想去见阎罗王是吗?”

    水鸿安听到这,简直要瘫软在地,他连忙磕头,重重的磕,“殿下息怒,殿下恕罪,下官真的不知犯了何错?还请殿下明示!”

    他是一头雾水,把家中的人,一个一个过了一遍,突然,他想到离城大半月的二女儿,难道……难道是她惹了事?

    想到水瑶那丫头,水鸿安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水瑶喜欢襄王,这事他知道,暗地里也是支持加鼓励的。

    毕竟能攀上襄王,对他们水家来说,绝对是前途无量,以后这边关之地,就是他水鸿安的天下。

    就算做不了正妃,做个侧妃,他也是不介意的。

    水瑶去京城的时候,他还嘱咐她,一定要将赫连晟拿下,若是能拿下赫连晟,她就是水家的功臣。

    赫连晟冷哼,想到木香怀着娃,还要受一份子虚乌有的气,他真恨不得将水鸿安撕了,“你自己的女儿做了什么,你比谁都清楚,少在这里跟本王装糊涂,现在本王给你两条路,一,你快马加鞭,三天之内,赶去京城,跪在襄王府门前认错,否则本王要你们全家陪葬!二,本王亲自下令,诛杀你的女儿,两条路,你自己选!”

    水鸿安吓的面如死灰,这两条路,哪一条都惊险无比。

    此地距京城上千里路,他就是不吃不喝,日夜兼程,不停的换马车,那也到不了啊!

    虽然明知不可能,但水鸿安却丝毫不敢担出异议,如此已是开恩了,他哪敢再求情,“殿下息怒,下官这就赶去京城,一定在三日之内赶到!”

    赫连晟一甩衣袖,“还不快滚!”

    水鸿安连滚带爬的出了营帐,寒风一吹,这才惊觉身上的里衣都温透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的威严,他一直都有领教,但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襄王发这么大的火,此时他站在外面,有种劫后余生的错觉。

    但这还不够,他深知襄王说一不二的性子,他得即刻起程去京城,他三日,那就是三日,还好还好,多了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明白,襄王何以发这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襄王府又没有女主人,就算水瑶去了,也顶多得罪了府里的管家仆人,如何能惹得襄王发这么大的火?

    水鸿安百思不得其解,直到快走出大营时,忽然听见两个干兵在议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看见那只白鸟又飞来了,肯定又给咱殿下带来了夫人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上回殿下收到夫人的信,第二天脸上的笑容,止都止不住,连着好几天,都不发火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殿下的王妃,也是个人物,听说咱们吃的军粮,都是王妃筹集来的,还有这油纸大棚,我听小道消息说,都是王妃给殿下出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得意的笑道:“那是,咱们殿下挑的王妃,能差的了吗?我觉得她说的最有用的一句话,是自力更生,咱们这儿离京城上千里路,虽说这里风沙大,冬季又漫长,可那也不表示,这里就不能种出粮食,边关城里的百姓,不是也种出粮食来了吗?”

    两人讲话,又引来几个小兵上来凑热闹,有人说襄王妃稍了种子给军中,都是耐寒耐旱的粗粮,不像水稻难栽培,都很好活。

    还有人提议说种棉花,因为襄王妃送来好多棉花种子,也把种植方法告诉了他们。

    军中的队伍,除了前卫营,中锋营,后卫营,这些需要打仗的士兵之外,其实还有不少负责后勤,或者在养伤期间的士兵,都可以利用起来。

    几个人越说越热闹,渐渐走远了。

    水鸿安站在那,如同被人当头捶了一棍,敲的脑门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没错了,原来襄王最近刚刚成亲。

    人家新婚燕尔,他的女儿却跑去插一脚,不惹来人家的暴怒才怪呢!

    水鸿安后悔的捶胸顿足,可是再悔也没用,他还是得赶紧去京城,半刻都耽搁不得。

    水鸿安走后,赫连晟看着蹲在桌上闭着眼睛打盹的白鹰,绞尽脑汁的想着该如何安慰他的小娘子。

    几番落地,几番迟疑,写了撕,撕了再写。

    如此整整折腾了一个时辰,总算写到差不多了,这才恋恋舍的招来白鹰,绑到它的爪子上。

    白鹰用怜悯的眼神看了他一眼,随后蹦出了营账,朝着京城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子夜时分,京城里四处寂静的,连只狗叫都听不见。

    太子府的后门,却在此时,悄悄打开,三个黑影闪进太子府院内。

    开门的人,不是别人,正是太子府的管家老丘。

    三个黑影入府之后,直奔太子的书房。

    丘管家喘着粗气,紧赶慢赶的,都追不上他们,这几人走的实在是太快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追到了书房门外,“几,几位稍等,小人进去通报。”

    走在最前头的男子,陡然抬手制止,“不必了,我自己进去就好,你们都在外面等着!”

    书房门打开,再关上,丘管家站在外头,转动着眼珠子,时不时的瞄向剩下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这差距不是一般的大,丘管家站在这二人旁边,矮了一个头都不止。

    不光是矮,还很瘦小,丘管家跟他俩一比在,简直是大人跟小孩的差别。

    而那两个人看丘管家的眼神,也是鄙视的。

    同样的,站在书房里的夙昱,在面对面与来人站着,心里的不爽达到了一定的极限。

    为毛苍澜的男子都要生的如此高大,简直壮的跟头牛似的。

    夙昱轻咳了声,掩去面上的尴尬,朝他一抬手,“大王子请坐!”

    来人也不跟他客气,潇洒的一撩袍子,端坐于夙昱正对面。在坐下之后,顺手揭去了脸上的黑巾,露出一张黝黑粗犷的脸。

    剑眉星目,脸部的轮廓,如刀削似的有棱有型,薄唇微微抿着,看的出,他是个很谨慎之人。

    “阁下这个位置坐的可还稳当?在自己国中当不成太子,就想到了偷天换日这一招,轩辕皇子不愧是聪明绝顶之人,小王佩服!”

    夙昱,呃不,应该叫他轩辕凌。没错,他就是轩辕凌,就因为当初与赫连晟一战,后院着火,被人放了冷箭,加上赫连晟的助攻,他这个太子位能坐的稳才怪。

    被贬幽州之后,他成了整个燕国最大的笑柄,也因此更加不得老皇帝喜爱。

    偏巧他那个二皇弟,是个够聪明,又够有城府的,同轩辕凌的浮躁比起来,二皇子轩辕恒比起来,完全不占优势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有得罪赫连晟,或许这个太子之位,还能做几年,可惜啊,他脑子犯了蠢。

    夙昱确有此人,也确实钟情着上官芸儿,只可惜此人早已化成黄土,死于非命了。

    他脸上戴着唐昊的人皮面具,在这张人皮面具之下,是他真实的脸,只可惜上官芸儿没有见过轩辕凌本人,也根本不记得原本的夙昱长什么样。

    轩辕凌见身份被点破,也恢复了他该有的姿态,身子往后面一靠,眯起眼,看着坐在对面的健壮男子,“本王一直盼着大王子会来京城,虽然这里不是燕国,但本王现在的身份,还是南晋太子,大王子有话就说吧,本王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来人语气嚣张傲慢,“呵,你这个南晋太子也是假的,你的敌人就住在对面,这般近的距离,你居然任由一个女人踩在你的头上,这可真是天下奇闻,小王甚是佩服!”

    轩辕凌是何人,骨子里他也是个自视甚高的人,所以在听见对方如此说,他眼中闪过阴鸷的光芒,杀意顿现。

    只是他眼中迸发的杀意,在司空瑾看来却如同一只无聊的苍蝇,毫无威胁可言,他继续道:“你我目地相同,我苍澜大国,将士骁勇善战,我们缺的是一条直通南晋的路,只要让我们的人潜入南晋,直逼京城,这里昏庸的老匹夫们还不吓的尿裤子,拿下这座城,吞下整个南晋,你我各分一半,到时候,一个燕国皇储之位,你还会看在眼里吗?哼,只要你助我,到那时,出兵帮你将那老皇帝赶下皇位,这天下便是你我二人的!”

    司空瑾根本不避讳什么,边说边比划,动作豪迈不羁。

    草原人不善于功心,他们要的,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争,而不是唯唯诺诺的在边境小偷小摸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他已经过够了,尤其是此次他亲自潜伏在水瑶进京的队伍中,一路走来,看见一眼望不到头的良田、水渠、山川、河流,心潮澎湃的无法用言语形容。

    轩辕凌没有马上接他的话,平分山河,他不可能不动心,可他也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整个南晋虽没有大用之才,但不是还有一个赫连晟吗?南晋虽然看似弱不禁风,但军力强大,赫连晟治军非常严格,手底下能征善战的勇士,多不胜数。

    老皇帝对赫连晟信任无比,把军权都交给了他,据调查,老皇帝手中剩下的军权也就这京城的几万御林军。

    太子唐昊的亲信军队,不过一万人,还都分散在他属地,离京城有几百里之远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旦调动,肯定会引来旁人的警觉,轩辕凌可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所以他没有正面回应司空瑾,只道:“此事动静太大,你的人又怎么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,潜入京城,这不太可能,别说我能查觉,就是远在千里之外的赫连晟也会察觉到,此法不妥。”

    司空瑾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,“你怕,我们可不怕,只要你同意,我有的是法子把人弄进来,我部族五千精骑兵,足以抵得上你们南晋两万兵马,到时只需你配合,赫连晟鞭长莫及,就是想回缓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轩辕凌陡然坐直了身子,“你们打算以何种名义进京?商旅走客都不可能,你们苍澜人身形高大,走在一起,人太多,很容易叫人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名义嘛,议和怎样?我们打够了,不想打了,想跟你父皇议和,边关滋扰多年,他们打也不打不死,我们依然能顽强的活下来,所以议和,是唯一的出路,咱们议了和,互通商旅,想必你们唐皇也乐于看见这一幕,”司空瑾眉宇之间全是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轩辕凌皱眉沉思,却又忽然想到,有某个地方似乎不太对劲,“议和的条件?”

    司空瑾呵笑了一声,“这条件自然是有的,没有条件唐皇也不可能相信,但我的条件并不过份,每年供我苍澜千旦粮草,两千匹绸布,另外还有一批金银,数量不多,到时候都会写在册子上,都在南晋可承受范围之内,想必你们唐皇也不会反对,毕竟牺牲这些东西,换来两国长久的和平,也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轩辕凌暗叹,幸亏他不是真正的南晋太子,否则非得被这人气死不可。

    还说都在可承受范围之内,要了这么多东西,他可真敢意思说。

    司空瑾虽然粗枝大叶,但也能读懂轩辕凌眼神当中的意思,“你心疼什么,又不是拿你家东西,武器会另外再运,只要我的五千勇士能进京,任他是铜墙铁壁,也定叫他倾刻颠覆。”

    轩辕凌还是不说话,拧着眉,在书房里晃来晃去。

    司空瑾本就是暴躁的性子,几次三番说不动他,当下就恼羞成怒了,狠重的一掌拍在桌子上,那桌子顷刻间,碎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太子府内,自然藏着不少暗卫,听见这一动静,瞬间就将书房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轩辕凌在怔愣片刻之后,淡淡一笑,打了个暗号,遣退了外面的人,“大王子急什么,好端端的,坏了一张桌子,本王也没说不跟你合作,只是这事还需从长计议,再说了,襄王不是正在边关清剿吗?你就不怕,调了五千精兵,他会借此空挡,直捣你的大账?”

    司空瑾面色有一丝狰狞,“大丈夫,有所为,有所不为,这不是你们中原圣人经常说的吗?怎么,到了此时你却畏缩不敢了?”

    轩辕凌还在笑,“既然大王子,心意已决,那便议和吧,过两日,你派人递上降书,但时机得选好,不能显的太突兀,另外还得让你的,假装不敌赫连晟的进攻,不得不投降,既是演戏,咱们就得做的像一点,否则如何能让人信服!”

    司空瑾傲慢一哼,“我的事,就不必你操心了,你只管说服南晋朝中的那些大臣,别让他们搅黄了计划,你这个太子,也就是临时的,做不长远,所以,此事宜早不宜迟。”

    他抬步就要走,轩辕凌忍着满心的愤慨叫住他,“还有一事,我得提醒你,议和期间,最好能派人拖住襄王妃,那个女人,不是一般的黑心狡诈,咱们都得提防着她,可别叫她趁机看出什么来!”

    “哼,不过是个女人,就把你吓成这样,再怎么说你曾是燕国太子,该有的气节,可千万别丢了!”司空瑾傲慢异常,恨不得拿鼻孔看人。

    轩辕凌气的,恨不能上去砍了他,但此时,他知道自己不能发怒,必须得忍。

    都已经做了旁人的替身,还有什么是不能忍的。

    在司空瑾走后,他招了外面候着的丘管家。

    “叫你办的事,办的如何了?”轩辕凌站长在窗边,看着天边黑沉沉的乌云,心里烦闷极了。

    丘管家已投靠了他,却不知他的真实身份,只以为他真是夙昱,真是上官家的人。

    “殿下请放心,明日奴才就跟那丫头约好了地方,到时候,奴才一定按着殿下说的去办。”

    轩辕凌敛去眼里的一抹厌恶,转回身,从书桌底下,抽出几张银票,“这些拿着去花,只要事情办成,以后有本王的,就有你的,一个太子府的总管之位,实在是屈才,总有更好的位置在等着你!”

    丘管家在看见那几张银票时,眼睛都绿了,再一听对方给的承诺,赶紧跪下谢恩,“小的领命,一定会为殿下鞠躬尽瘁!”

    “这个香包你拿着,明日把这个东西,交给她,叮嘱她,一定要把这个东西挂好了,只有挂的好,才能发挥作用,懂了吗?”轩辕扔给丘管家一伸绣着牡丹的荷包,做工倒也精细,还有一股淡淡的药香。

    “小人明白,小人懂了,”丘管家何等精明,又岂能听不懂他话里话外的意思。

    接了命令,丘管家很快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上官芸儿的贴身婢女,站在外边禀报,“殿下,夫人问您何时回院子休息,若是殿下处理正事,需要很晚的话,夫人让小厨房给您做些点心。”

    轩辕凌紧绷的神情,有那么一刻刻的纾解,“知道了,告诉夫人,不会准备夜宵,本王很快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芸儿对他的真心,再真不过,痴情又贤惠。每回轩辕凌想起自个儿府中那些个美人,竟没有一个人比得上上官芸儿对他的真心。

    那么些个女人,他们爱慕的,不过是他的身份,他的财钱,千方百计的想吸引他的注意力,想爬上他的床,还不是为了自己的地位吗!

    揉了揉发疼的额角,就着屋里的凉水,洗去脸上的人皮面具,露出属于轩辕凌的一张脸。

    最近几个晚上,他都以真面目对着上官芸儿。

    既然是他睡过的女人,又是睡的最多的,他自然不想他的女人,将他当做旁人看待,无关情爱,纯粹是男人的骄傲。

    轩辕凌还没出门,书房再度响了,这回,是舒良娣的侍女。

    “殿下,主子让奴婢问问您,可要去偏殿歇息?主子知道殿下这几日辛苦,说要亲自殿下缓解疲劳呢!”

    舒良娣让侍女这样说,无非是为了引轩辕凌过去。

    在这深宅内院之中,一个女人,一个妾室,如果得不到夫君的宠爱,那她的漫漫长夜将会更长,更寂寞。

    所以,在有了一次机会之后,舒良娣的胆子越发的大了。

    她有兴趣,轩辕凌却玩腻了,果然,如舒良娣那样有胸无脑的女人,只配暖床,暖的多了,还会叫人反感,实在没什么可取之处。

    轩辕凌流连花丛这么多年,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,什么样的女人没玩过,这个舒良娣吃过一次,就没了新鲜感。

    接二连三被催了几次,轩辕凌就已十分厌烦,“回了你家主子,本王今日只在太子妃宫中歇息,让她没事别来打扰,本王乏了!”

    那侍女望着书房的门,心知回去之后,免不了又是一顿责罚,同时,她心里也纳闷了。

    太子从宫里回来之后,似乎变的不一样了,具体哪里不同,她也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回到舒良娣所在的清院,那侍女如实将太子的话复述给主子听。

    果然,舒良娣听后,勃然大怒,二话不说,狠狠的一巴掌,甩在那丫头脸上,“没用的东西,说了让你务必要把殿下请来,你却连个话都传不好,如此没用,倒不如把你卖了,哼!”

    她也不是非要跟唐昊同寝,只是那几个臭女人,笑话她失了宠,有事没事就拿话来挤兑她,亏得她还能太子怀过小皇子呢,虽然那个孩子……不提也罢。

    侍女跪在地上,动都不敢动,连头都不敢抬,就怕说错一个字,招来主子的责打。

    舒良娣在屋子里踱步,想到上官芸儿的争宠,想到她夜夜侍寝,万一哪天真叫她撞了好运,怀了皇嗣,这……

    想到此处,舒良娣突然停住了步子,“太子妃院里的花没有去年开的好看,得找人重新栽培才是,明日你出府一趟,回我娘家,就说要给太子妃送几盆好看的牡丹来,一定得是最好的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知道了!”

    舒良娣瞪着摇曳的烛火,眼睛微微眯起。她没了孩子,谁也别想怀上!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一夜,木香睡的很晚。

    知道白鹰去给她传信了,如果快的话,明日一早就该回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夜,她总是睡一会,便会惊醒。

    听见树枝摇动,偶尔的沙沙声,都会以为是白鹰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直到后半夜,她才沉沉的睡着。

    凌晨时分,天还未亮,襄王府的后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。

    草儿并不是每日清晨都要去早集的,襄王府里采卖的事,自然有专人去做,她每日主要的工作,就是洗洗刷刷。

    相比较外面的工作,她在襄王府里,总体来说,过的还是很舒服的。

    但是人心不足蛇吞角象啊,总有那么一些人,她耐不住平凡的日子,非要搞点事情出来。

    凌晨的小河道边上,几处凉亭根本无人会来。

    草儿鬼鬼祟祟的跨着篮子,瞧了瞧四下无人,这才闪身,进了离襄王府最远的一处河亭。

    那处亭子边上,种着几棵大树,正巧将亭子遮掩的严实,不离近了,根本无法看清。

    草儿刚迈进那亭子,提起的心还未放下呢,忽然,手腕就被人捉住了。再一扯,整个人就掉进一个干枯充满烟草味的老男人怀中。

    这个味道,让她想吐,相比之下,她家长生的味道,好闻多了。

    丘管家见她皱眉,布满欲火的脸上,闪过一丝恼怒,“不高兴了?嫌弃我老了吗?哼,头一次跟我厮混时,怎么没见你嫌弃?拿着我给的东西时,也没见你嫌弃?”

    自己的贪婪心,被人一把扯破,草儿脸色有些白,却因为天色还暗着,没有叫他看见。

    她挣扎着,想从丘管家怀里逃脱开,“你若找我有事,那便直接说好了,我不能在这里久留,万一被人看见,咱们两个都是要吃罪的。”

    丘管家揪着她不肯放手,任她那挣扎,“怕什么?这一大清早的,谁会没事往这里跑,小妮子,看看这是什么。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9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