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09章 魔鬼训练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40:1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香冷哼一声,“这叫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必定加倍还之,人若再再犯,绝逼斩草除根!”

    这话,严忠听着一阵惊胆颤。乐—文他比谁都清楚,木香可不是那种只说不做,爱动嘴皮子的人。她既然说的出,就说明她一定做的到,而且她做的,有可能比她说的还要狠。

    到了军营,刚一入门,木香能明显的能看出来,士兵们看她的眼神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不光是眼神不一样,就连见到,鞠躬行礼的姿势都不同了,这可真叫木香纳闷不已,“他们这是怎么了?我又做过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严忠嘴角隐隐的抽了下,“属下猜想,他们可能是对您训练英皇卫队的方式,敬佩万分。”

    严忠这话绝不是恭维,是再真实不过的事实。英皇卫队已经成了军中最热门的话题,他们的训练,也被士兵们看在眼里,除了咋舌,还有钦佩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们会自动忽略,其中某些人是否自愿。

    木香看了看,远处军营正在训练中的一批人,无比正经的感叹道:“他们敬佩也属正常,我早说过,等英皇卫队的人训练出来,就是你跟吴青,也并不一定能比的过,因为他们经过的是,最专业,最系统的训练,而不是一味的练武功,或者不怕死,要知道,打仗跟杀人,不是光靠蛮力,还得靠脑子,对了,那天我让你交给造器局的图纸,你递过去没有?”

    这个图纸……呵呵,不是一般的重要,是太他妈的重要了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,严忠不笑了,他也笑不出来,“送是送了,但他们说,缺乏原材料,还得等上一等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,我已将做原材料的法子都写上了,他们缺哪门子的材料,等巡完了训练场,再去一趟造器局!”

    严忠拗不过她,只得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但心里却翻起了惊涛骇浪,主子送去的图纸,他没看懂,造器局的所有能工巧匠,花了一天一夜,才摸索出一点门道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一点门道,令他们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只因木香给他们的,是造火枪的图纸。

    纵然是简单的一种火枪,枝术上,只比步枪要精进一点点,如果做的出来,有效射程,将有五百米,瞄准概率为百分之五十。

    一次性可装十发子弹,不可连发。

    虽说这个时代有内力,有武功。用内力掷出的暗器,命中率跟伤害率都很高。

    但是火器这种东西,跟人是没法比的。

    即便是没有修习内力的普通士兵,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,就可以熟练操作火枪。其速度之快,伤害之深,会让人闻之丧胆。

    严忠想到造器局,那几个人再看见他时的表情,到现在他还觉得心有余悸。那哪是看人的表情,分明像是一个饥饿了许久的人,看一块大肥肉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造器局的人,让我问您一声,这个图纸您是从哪来的,他们说这个东西,若是做出来,威力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问这个有意义吗?他们只管造东西,旁的事不需知道,”这事叫她怎么解释,难道要说,这是另一个时空,上千年之后的东西吗?而且还是会引发世界大战的东西。

    到了前些日子,她定下来的训练场。应着她的要求,这里又重新规划布置过。

    有用来练臂力的单杠,双杠。有一千米的障碍,这是考虑到他们当中有人练过武,但考核标准是一样的。你达不到,就要反复练习,直到能做到为止。

    剑法箭术,要求不得有误差,距离限制也非常严格。

    英皇卫队的人,所用训练射箭的教程跟普通士兵,甚至暗卫的训练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移动靶,无规则投掷。

    就是专门派一队人,采用大弓弩投射的方式,将苹果大小的目标投射到空中。

    每轮投掷十个,随着训练天数的增加,射击目标也逐个减小,小到最后,可能只有葡萄大小。

    其实最好的射击目标是飞鸟,但是木香于心不忍,射杀那么多的鸟,那是要背血债的。

    另外,后期的射击训练,会转移到河里,射击游动的鱼。

    这个就不需要限制了,全当给将士们加道菜。

    提到伙食,不得不说一下。

    将士们之所以看见木香,会更加敬重,更加恭敬,也跟踪伙食有关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从库房提了三旦粮食,送到军中。

    之前也按照木香的吩咐,用襄王府的银子,采购猪肉,跟其他的肉类,给比试赢的队伍分发肉。

    除了以上定下的规定训练项目之外,木香还特地加了训练他们警觉跟灵敏度的科目。

    比如他们有固定的时间,是蒙着眼睛训练的,生活中也需蒙着眼睛。

    虽然不蒙眼睛,也可以训练听觉,但这绝对没有蒙着眼睛训练,效果好。

    除了专业的技能训练,英皇卫队的体能训练也是最艰苦的。

    木香走到训练场边,看着不远处,正在吊单杠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月杀是这里唯一的女子,但木香对她的要求不比男人低,一个女人既然选择了做杀手,那就别娇情,男人能做到的事,女人一样可以做到,这也是当初她训练时的,给自己定下的誓言。

    那天将月杀押回大牢之后,让她亲眼看着那个男人,生命一点一点的流失。

    两天之后,木香命人将月杀带到了英皇卫队的训练场。

    当初吴青跟严忠都反对她这样做,这个女人可不是善茬,若是她将营中的事泄露出去,那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木香却坚持将她放在营中,只对月杀说了一句,“女人无需成为男人的附属品,也无需陪上不值得的生命,你有本事,就从我这里站着走出去,给那些看不起女人的男人们瞧瞧,什么叫巾帼不让须眉,只要你有本事,我让你领兵打仗,做将军,前面的路一片光明,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,如果你没有本事,死在这里,也别怪我,这个世道强者生存,你不想为人鱼肉,就要拿起刀,做一个主宰者!”

    木香不会知道,她这一番话,在月杀心中掀起多大的波澜。

    她自小跟师兄们一起训练,无论她如何努力,如何刻苦,本事有多大,都无法逾越性别这道障碍。

    木香站在坡上,看月杀单手练单杠,姿势标准,秀眉深深的拧着,没有丝毫的懈怠。

    王德他们几人,也认真多了,不像头一天训练,叫苦叫累,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单林渊恐怕是这里头最不情愿,最反感训练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在木香没有注意到的时候,喜鹊看着场下的训练,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。骨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叫嚣着,她感觉血液在燃烧,内心在奔腾。

    几人下了坡,现在专门负责这一批人训练的是老七跟老六,他们自己也跟着一起训练,同时,吴青又调来了严一,又召集军几个得力的正将副将,按照木香的训练英皇卫队的方法,训练士兵。

    “夫人,这是他们这几日的成绩,请您过目,”老七大汗淋漓的跑过来,递上一本册子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按照木香的吩咐,在他们训练几日之后,所有的项目都过一遍,根据时间前后排名。

    同时,也打总分的平均分。

    木香细细看过所有人的名单。从军中抽调的十几人,成绩都差不多,没有特别突出,也没有特别优秀。

    同时也不出木香所料,成绩最好的,是月杀,她是专职杀手,各方面技术都过硬。

    想必之前在同行中,也是佼佼者,但因为她是女人,首领不会太器重她。

    成绩最差的,也毫无疑问,是单林渊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从前只在女人身上,体现过他的勇猛。那一日,被木香坑惨了,听说自那日之后,他连洗澡都不敢脱衣服,见到月杀,能逃出八百里以外。

    夜里睡觉,更是要放一把刀在身边。同时,他也想尽了办法,要从这里逃走。

    他又不是自愿来这里的,凭啥要在这里受苦受累。到哪里不是挣钱,唱戏睡女人多快活,还有银子拿。

    所以当木香出现在训练场的时候,单林渊恨不得用眼神瞪死她。

    几日不见,这家伙黑了,也瘦了,不似当初靠女人吃饭时,比女人还要嫩的小模样。

    木香一言不发的合上本子,不看老七,只微笑着朝他伸出手,“短鞭拿来!”

    老七面色微变,但还是赶紧双手将特制的短鞭,交到她手上,也知道她要干嘛,交回鞭子之后,他同其他训练者一样,回到训练场上。

    木香握着鞭子,慢悠悠的走到训练场中。

    这个时辰,所有的人,都在单杠边。

    铁架子是为英皇卫队特制的,高度一制,粗细一致,同时,在单杠的下方,不同于普通的体操训练,下面铺着软垫子。

    木香知道这几人都会轻功,自然不会让他们那样舒服,所有那下面竖着的是铁钉板,落下来就会被扎成马蜂窝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东西,对月杀地,老七,老六这样的高手,是不在话下的。

    可是对单林渊以及其他普通的士兵来说,就是一个挺危险的事。

    木香先是走到月杀旁边,看了看她吊单杠的姿势,因为主要是为了锻炼她的臂力跟稳定性,所以要求很严格,吊半个时辰,不许动。

    “手臂绷紧,脚尖绷直,”木香说着话的同时,一记短鞭丝毫不留情的抽向月杀的腿上。

    这一抽,令众人都有些怔愣,他们只知她嘴巴毒,又爱记仇,睚眦必报,却不知,她抽起人来,尤其是女人,竟也一点都不含糊。

    月杀面色不变,连眼神都未曾晃动一下,就好像抽的不是她一样。

    木香转到她前面,盯着她的眼睛,冷声吼道:“姿势不够标准,既不标准,做来又有何意义?如果不能做到最好,你还不如回去绣花!”

    木香吼的很大声,声音严厉,脸上尽是刺骨的冷意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了她这个模样,想起之前听人说的,‘魔鬼教练’一词,她比魔鬼还要魔鬼。

    月杀不看她,眼睛盯着前方,大声回道:“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木香冷冷的看着她,“听不见!”

    月杀深吸一口气,声音又高了几度,“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木香终于不再刁难她,朝王德等人走过去。

    王德几人赶紧把腿夹紧了,把姿势摆正。他可是深知那只短鞭的威力,被抽上五鞭,身上就得留下一道很深的印记,而且超疼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他们如何摆正,木香都能挑出毛病,而且说的都在点子上,并不是胡诌乱说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也无从反驳,只能闭上嘴受着,期望时间能走的快一点。

    当走到单林渊身边时,众人都屏住呼吸,等着单林渊被打的屁股开花。

    木香在单林渊身边转了两圈,转着转着,却忽然转向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天就只有这么多了,明天继续,另外,水灵儿这个名字错了,已纠正过来,没看到的小妞,可以重新加载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9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