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03章 情窦初开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39:3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从前,在没有见过皇子之前,刘二蛋可能还会忌惮,皇子是如何高贵的人,那是生活在天上,神一般的人物,他见了,都得跪着拜见,绝对是不可亵渎的。

    可是在看过唐鑫此人之后,他在明白,再高贵的人,前提他也是个人,也得吃饭睡觉上茅房。

    所以对唐鑫,他打的毫不犹豫,毫不手软,再来一次,他还是会对唐鑫动手。敢对彩云有非份之想,管他是皇子还是谁呢!

    唐鑫哪受过这等气,“谁意图对她不轨了,我不过是想送个镯子给她,怎么就成了意图不轨了?你算哪根葱,哪根蒜,你可知殴打皇族,是死罪一条!”

    彩云对唐鑫仅存的几分好感,在听到他口口声声,数落刘二蛋的身份,他那样在意身份,之所以接近她,恐怕也是因为大姐的原故,否则在他眼里,他们这些人,都是地位低下的平民百姓,怎可与他这个天之骄子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彩云脸色冷了下来,“多谢六皇子厚爱,你的镯子我要不起,请你以后别再来找我了,我们这样身份的人,配不起你!”

    木香坐在一旁不说话,彩云也是大姑娘了,她有能力处理自己的感情问题,除非必要,否则她不会插手。

    唐鑫万万没想到彩云会说出这样的话,不该啊!京城中多少名门闺秀想嫁给皇子,他不相信,彩云会是真的不想嫁给他。

    “彩云,你别这么说,我可以向你保证,你嫁给我,只会是唯一的六皇子妃,再不会有旁人跟你平起平坐,我会一辈子对你好,以后我们的孩子,便是唯一的嫡出!”

    心里还有话,他没有说出来。如果他能当上皇帝……不对,如果他真当了皇帝,万万不能立他跟彩云的孩子为太子,否则外戚干政,对他是大大的不利。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,现在承诺,不代表以后就非得实现。

    无论以后如何,现在——他非娶她不可!

    彩云想起大姐从前说过的话,大姐说的对,女人不是男人的附属品,也不是闲来无事,摆在那,给他赏玩的。唐鑫以为她要的是权利,是地位,可惜他错了,唐鑫一直都没真正了解彩云。

    或者说,他只以自己的标准为标准,去判定别人。

    而且听唐鑫这意思,有嫡出的,就有庶出,好精明的算盘。

    刘二蛋见她不说话,还以为她动摇了,紧张的不行,“彩云,你别听他乱许诺,他这个人心机好重,一点都不坦诚,你千万别信了他的花言巧语!”

    陈妈跟康伯他们,站在一旁,看着干着急。

    他们在京城生活的久了,对于皇亲国戚,还是很敬畏,当然,他们也觉得唐鑫是个不错的皇子,就是脾气坏了点,旁的也都还好。

    木朗下了学堂,刚进门,看着站着的几个人,他也是第一眼就看见刘二蛋了,一把甩掉手里的糖葫芦,欢蹦乱跳的就朝着刘二蛋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二蛋哥,你真的来啦,太好了,以后有人陪我玩了,不过二蛋哥,你咋突然长这样高,比我高好多呀!”

    刘二蛋看了眼彩云,然后才看向木朗,他摸了摸木朗的头,“你也长高了,这是刚下学堂吗?书念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也就念几天,大姐说了,你来了之后,让你跟我一起去学堂,到时候咱们俩个就一起去,一起回了,”木朗看见刘二蛋之后,眼睛再容不下旁人,连木香都甩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彩云笑看着他们两人卿卿我我的模样,再向唐鑫,脸上的笑容淡了不少,“其实我跟我家大姐的喜好是一样的,你给的那些,你自以为很珍贵,很有诱惑力的条件,在我看来,不值一提,咱们不是一路人,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我也不会为了某些不需要的原因委屈自己,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唐鑫怎能听不明白她的意思,她说的跟木香一样,不就是赫连晟不纳妾,一辈子只有一个女人吗?

    可他不相信,除了赫连晟,这世上还有第二个人,也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他道:“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,可你就能保证,他也能一辈子一心一意的对你吗?人都是会变的,你又怎么肯定,以后他有钱了,不会变坏!”

    刘二蛋一直都注意听着他们讲话,一听唐鑫竟不分轻重的造谣他,青涩黝黑的一张脸,瞬间变了色,“我要怎么对她,跟你有啥关系,你既然是皇子,以后肯定有很多妃子,彩云才不稀罕你,你也别以为谁都跟你一样,我们村的人,一个都没有纳妾的!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不代表他们不想,依本王看,你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,嘴上说的多,谁知道日后会是什么样子,”唐鑫越说越气愤,恨不得上去再给他两拳。

    一直没吭声的木香,忽然在这时插进一句,“皇后没了!”

    没头没脑的四个字,把所有人都听的愣住了。

    唐鑫最先反应过来,啥话也不说,掉头就往外面去。

    木香对着他的背影喊道:“你急什么,这边不是还没说清楚吗?你就不怕你走了,刘二蛋说你的坏话,彩云更讨厌你了吗?”

    唐鑫迈出的步子停顿了下,但他的停顿只有三秒,三秒过后,他只留下一句晚上再来,就走的义无反顾。

    刘二蛋赶紧去看彩云的神情,他害怕彩云喜欢上这个人,当初何安带了私人口信给他,就说有唐鑫这么一个人,整天眼睛就盯着彩云。

    他一听这话,哪还等得下去,催着他们快马加鞭就往京城赶。

    胖妞一直就盯着玉河村的动静呢,一听说他要去京城,拎着个包袱就来了。她家在京城也有个亲戚,到了京城也是有地方住的。

    木香对众人打了眼色,示意他们都走,一对小年轻谈情说爱,他们在这里看什么。

    临走时,木香顺便提醒刘二蛋,襄王府后面有条小河,旁边修了亭子,说话倒也很清静。

    彩云红着脸,拽着刘二蛋的袖子,领着他从后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临近晌午,阳光温暖,洒在小河边上,波光闪闪。

    京城的小河边,可是跟乡下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两边都用白玉石修出了小路,还种了些好看的花草,每隔几百米,便有一处小亭子,夏天的时候,可以坐在亭子里吹风。

    两人走着走着,不知何时,换成了刘二蛋牵着彩云的手。

    男娃的跟女娃的手,大不一样,又宽厚,又大。

    把彩云小手包裹的严严实实,加之刘二蛋经常干农活,这手掌都长了一层茧子,磨着她嫩白的小手,那样的感觉,惹的彩云心儿砰砰乱跳,好像揣了只小兔子,无论她怎么安抚,也不肯消停。

    刘二蛋走近亭子,一回头见到她低着头,脸蛋红的很,担心的问道:“这是咋了,脸咋这样红,是不是被风吹的?”

    他本想脱下外衣给彩云披着,可是一低头,才发现身上只穿了件在马甲背心。

    彩云见他低头看着他自己,也恍然想起来,他没穿厚衣服,“我回去给你拿衣服,只穿这么少咋行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刘二蛋拉住她,一直拉着她坐到亭子边上,“我在家里干活都习惯了,不怕冷,我是怕你冻着。”

    彩云抽出自己的手,坐旁边坐了坐,跟他拉开距离,“你可别逞能,万一冻着了还得看大夫呢。”

    刘二蛋抓了抓短平的头发,憨厚的笑笑,“我身板好着呢,倒是你,最近过的可还好?那个唐鑫是不是经常来找你?彩云,你可千万别被他骗了,那小子,我一看就知道,不是什么好人,现在对你都凶巴巴,这以后要是你跟了他,还不得天天看他脸色,哼,不就是皇子吗?有什么了不起,投胎投的,又不是他自己的本事!”

    彩云看他气愤难平的神情,觉得好笑,故意板起脸来瞪他,“我啥时候说过要跟他好了,他是不是皇子跟我又没关系,你气个什么劲!”

    刘二蛋被他骂的一愣一愣,不过很快,他又傻呵呵的笑了,“我不生气,只要你别搭理他,我就不生气,其实从前我也欺负过你,你会不会记仇?”

    “会啊,当然要记仇,以前你还经常把我弄哭呢,还嘲笑,还……”彩云憋着笑,故意把表情弄的很严肃,让刘二蛋看着,还以为她真的很生气呢!

    果然,刘二蛋越听脸越黑,低下头拼命回想从前,他是不是真做了那么多欺负彩云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他只记得从前彩云对他笑,不记得他欺负彩云的那些事。

    “彩云,要不,以后我让你欺负,以前我咋欺负你的,以后你就咋欺负我,就是有一点,我哭不出来啊,”刘二蛋一脸的无奈,旁的还好,就是他怎么着也不会当着彩云的面哭,那样多丢人,丢男人面子的事,他可干不来。

    彩云本来故作委屈的说着从前的事,听到这话,噗嗤笑了,“谁要你哭了,我才不要看见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,哦对了,忘了跟你说件事,我大姐你取了个新名字,叫刘晨,早晨的晨,以后二蛋就是你的小名,大名就叫刘晨,好听吗?”

    “刘晨?刘晨,晨……”刘二蛋念了好几遍,越念在越觉着这名字好听,而且还很好记,“好听,那我以后就叫刘晨了,彩云,我以后一定跟着大姐好好干,一定要干出一番事业来不可!”

    彩云转开小脸,红着脸道:“你能不能干出一番事业,跟我有啥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呃,有啊,怎么会没有,我就是为你才来京城的,”刘二蛋直言道。本来也就是实话,说了也就说了。

    他说的这样直白,也没有其他的意思,就是单纯的为了看彩云,所以才来京城的,这也是实话嘛!

    彩云急了,突然站起来,“谁,谁要你为我来京城的!”

    她结结巴巴的说完,转身跑了,跑回王府了。

    刘二蛋抓耳挠腮,没搞明白他说错啥了,他说的都是实话嘛!

    “嗳,彩云,你等等我!”糊涂归糊涂,可该追还是得追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,一前一后回到府里,正赶上吃晌午饭。

    刘二蛋来到厅里时,众人都坐下了,胖妞正拉着木香,兴奋的说着老家的事。

    彩云低着头,坐在木朗身边,木老爷子不在,只有赫连明德端坐在首位上,从刘二蛋一进来,他就盯上了。不错的小伙子,有点男子汉的气势。

    木香见到刘二蛋进来了,赶忙朝他招手,“你还愣着干嘛,还不赶紧坐过来吃饭,等会吃过了,让木朗带你去住的地方,他住的屋子,隔壁还有一间空屋,正好给你住,待会放好行礼,自己去厨房烧水,洗个热水澡,我看你现在身高快赶上吴青了,让他分一套衣服给你穿,下午带你去挑几套现在的男装。”

    木香说的这一番话,很有几分意思,赫连明德就听出来了,他转头看了她一眼,也没点破。

    王府里也不是没有下人的衣服,像石头跟柱子他们穿的,也都是新备下的,因为木香说过,襄王府的人,出去都得统一着装,男女都一样,所以后来,又让服装厂的人,多做了几套。

    可是她没有让刘二蛋穿下人的衣服,这意思还不明显吗?

    刘二蛋倒是没听出异常来,谢过木香之后,就坐到了木朗身边,跟彩云中间,隔了一个木朗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笑呵呵的摇了摇头,小娃们的心思,他老了,可搞不明白了,只是边吃饭,边跟木香说起宫里的事,“丫头,你这一招可够狠的,老夫从外面回来的时候,看见好多马车,急匆匆的往外城奔,连城外的御林军都被调动了,封锁了出城的四个门,老夫询问他们奉的是谁令,他们竟告诉我,奉皇上的令,可皇上不是躺着呢吗?如何能下令!”

    木香正啃着陈妈做的糖醋排骨,听到这里,随手用桌上的抹布把蹭了下手,接着在众人的注视下,从怀里掏出一物,往饭桌上一扔,正扔在她啃过的一堆骨头渣上。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赫连明德手里的筷子掉在桌上了,目瞪口呆的看着桌上的一物什,“这……这是玉玺?”

    天哪,这块通透的白玉石,上面还雕着龙形图案,底下有刻痕,如果他没看错,这不正是唐皇随身携带,寸步不离身的玉玺吗?

    木香似乎还嫌他的震惊不够深似的,还从身后掏出两卷独一无二的明黄圣旨,“这也是皇上给我的,他写了两份,最后决定要哪一个,随便我挑!”

    随手将圣旨丢在桌上,她继续啃她的排骨。

    费心藏这些东西在身上,她可是花了好多心思的,圣旨别在腰上,玉玺藏在怀里,靠近着胸部搁着,有冬装的遮掩,看上去,就好像她胸部大了两圈似的。

    众人再次大跌眼镜,看着被扔在桌上,跟菜汤跟骨头为伍的东西,那可是千千万万的人都要为之疯狂的东西啊!

    她怎么可以……怎么可以如此随便哪!

    刘二蛋虽然不懂什么玉玺,什么圣旨,可也知道这东西精贵的很,皇上的东西,能不精贵吗?

    正想伸手把东西拿起来,摆到一边搁着,免得真沾了菜汤,就见旁边伸过来一只手,拿了其中一张圣旨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个布好滑,上面是不是有金线,好闪哪,呀,这里有血,”木朗上前就将圣旨打开了,上面的字,他不大看懂,但是圣旨上的血,他看见了。

    “哦,刚在宫里的时候,手上沾了血,随手蹭了下,”木香解释的轻松,那语气跟拿了块抹布擦手,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刚走进来的何安,脚步一个踉跄,差点被门槛绊倒。

    普天之下,敢拿圣旨擦手的,除了她,还能找出第二个吗?

    赫连明德已经没话可说了,“你呀你呀,赶紧收起来,这东西要是传了出去,那是会惹下大乱的,丫头,可不能再这么随便了,要好好收着,知道吗?”

    何安冲上来,抢了那三样东西,抱在怀里,怪责道:“就是,这可是圣旨,别人供着都还来不及,你咋能随手扔呢?”

    木香丢下啃干净的排骨,挑起眼帘子,看了看他们二人,“随手扔怎么了,越是贵重的东西,越是不能太小心了,你们不信吗?要是咱们把这三样东西锁进宝库,再派重兵看守,肯定得招来一批又一批的贼,或抢或偷,总之,非得弄的府里鸡飞狗跳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呢,如果你把它当成个石头,把它当成两块抹布,随手这么一丢,我说你们还别不信,贼就是拿在手里了,那也得当假的给扔了,这就叫穷当富养,富当穷看,懂了没?”

    她此番言论,乍一听,似乎没什么道理,根本是歪理,可若是仔细想想,还是有那么几分道理的。

    木香见他们都不说话了,起身从何安怀里把东西又拿了回来,对何安吩咐道:“去把颜料拿来,弄些泥巴,再拿把剪刀来,本夫人要作画家,进来的时候,顺便把门关上!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的时候,胖妞早已吃完,去院子里溜达了。

    饭桌上只剩她们姐弟三人,以及赫连明德跟刘二蛋。这些事,这些话,她都没背着刘二蛋。

    这小子虽然还未经雕琢,但也该历练历练了,他若跟彩云成了亲,以后这些事,肯定是躲不开的,不多几个心眼,多几个心思,跟他们绑在一块,如何能给彩云安全。

    何安很快就将她要的东西搬进来,顺便把门关上,点了灯烛,并撤了桌上的饭菜。

    木香拿着毛笔仔细的在玉玺上作画,一边画,还一边对木朗,说道:“小弟,你长大了,是个人,只要他长大了,就该知道什么话能说,什么话不能说,什么话说了,会引起大麻烦,什么话说了,会闹出人命,不能说的话,哪怕刀架在脖子上,剑抵在喉咙上,那也是不能说的,做男人,就得有男人的骨气,这叫气节,懂了吗?”

    她这话也不光是说给木朗听的,还有刘二蛋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木朗郑重的点头,“我啥也没看见,中午只顾吃饭来着,下午还要去学堂,大姐,你画画不好看,没有我们学院的夫人画的好看,不信哪天我让他画一个给你瞧瞧!”

    木香颇为意外的停下笔,抬头看木朗,这小子上道了,“这才对,咱家里的事,只有咱家的人才能知道,旁人想知道,做梦去吧!”

    “对,让他们做梦去吧,不对,做梦都不告诉他们,气死他们!”木朗呵呵的笑。

    刘二蛋看了看木香,又看了眼彩云,最终视线又回到木香身上。她的那句咱家的人,不是已经说明了一切吗?

    “姐,你的事就是我刘二蛋,不,刘晨的事,以后我还要照顾彩云,照顾你们,你之前不是说我想我去军中锻炼吗?你看这样可好,我每日上午去上学堂,下午去军中,他们咋训练,我便咋训练,行吗?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有志气,像个干大事的料,”赫连明德呵呵的大笑,用力的一掌拍在刘二蛋肩上。

    他这一掌,力气可不小。刘二蛋的腿颤了下,不过他咬牙挺下来了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看这小子,越看越满意,就是不知,他能不能做到他说的。毕竟木香的英皇卫队,他是看过的,那样高强度的训练,比暗卫的训练还要苦上太多。

    木香又停了笔,再度抬头,笑意收拢,“你若不想去,我不会逼你,要怎么做,也是你自己拿主意,我不会干涉,也不会阻拦,但是我不会喜欢半途而废,没干几天,就叫苦叫累的人,这样,你先去试两天,如果能坚持得下来,就随你!”

    “成,那我明日一早,先跟木朗去学堂,下午就去军营,”刘二蛋并没固执的坚持,说的多,不如做的多,在这里表再大的决心,也是无济于事,总要做出成绩才行。

    彩云看着刘二蛋坚毅的侧脸,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情思,她其实不懂,也不了解,没经历过男女的心思,她哪里懂的。

    木香点点头,算是同意了。赫连明德承包下他上学堂的事,青松学院也不是好进的,木香就算要办女子学院,也不可能收容刘二蛋去上学,所以这事,还得他出马。

    木香手里的画笔,挥舞的极快。

    玉玺的材质虽是玉的,但木香所用的颜料是大多是矿物磨成的,所以上色很容易,颜色也很鲜艳。

    很快的,白玉的玉玺就在她手底下变了个样。但是还不够,在没有涂颜料的地方,她用泥巴重新塑性,等塑性完了,再用小刀仔细修整,然后再上色。

    这样重复好几次下来,原先一只手掌就能盛下的玉玺,在木香的巧手之下,竟被画成了一只五彩缤纷的鸭子。

    没错,尽管是五彩缤纷,五颜六色,可还是改变不了,它是鸭子的事实。还是一只蹲着,没有爬子的鸭子,俩眼睛画了眼珠子,居然还是斗鸡眼。

    木香的画笔在扫过鸭眼睛时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一时手抖,本来想画一对炯炯有神眼睛的,却画成了斗鸡眼,也罢,将就着看吧,那个圣旨呢?”

    “在这儿,”彩云将圣旨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拆了画轴!”

    她轻飘飘的四个字,让赫连胆德的心,跟十八级地震似的,“丫头,这可是圣旨,圣旨啊,你非拆不可吗?”

    “干嘛不拆,我又没说把它剪了,你放心啦,这圣旨上的字是用特殊颜料写的,遇水不化,洗了也没事,”木香二话不说,在老爷子颤抖的眼神下,刺啦一声,把圣旨拆了,动作那个麻利。

    拆完了,又拿着针线缝了一遍,最后套在鸭子身上,觉得还不够,再用画笔在黄布上画了一通。

    最后大功告成,“何安,把鸭子摆到咱家的大钟旁边,如果有人问起来,就说摆来驱邪的,京城那么多邪祟,不驱邪哪行!”

    众人嘴角皆抽搐的不行,把皇族最宝贵的东西,拿来驱邪,还弄成这个样子,这样真的好吗?

    木香退后几步,看着她的大作,“是不是很好看?”

    众人整齐划一的闭嘴,不说话。

    画成这个鬼样子,还敢说好看?

    何安终于知道自家主子,最大的缺点是什么了,竟在这画上,毫无半点灵性。

    用过午膳,木香照例睡午觉。

    木朗帮着刘二蛋收拾屋子,彩云也去帮忙了。

    初来王府,刘二蛋对府里的情况还不熟悉,等他整理完屋子,康伯就领着他,在府里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木香睡午觉的时候,惦记着白鹰,也不知它飞到哪了,以它速度,肯定得明天才能回来,可它并不知道赫连晟走的哪条路,万一没找着,会不会就此不回来,浪迹天涯去了。

    又或者,途中遇见某个漂亮的母鹰,再跟人家生一窝小鹰仔去?

    木香想着想着,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。却不知,某鹰在千米之上的天空狂奔不已。

    飞的越高,力气用的越少,也就能飞的更快更远,所以它一直保持着自己的高度,路上遇到飞回南方的大雁,竟还是低头看的,可想而知,它飞的有多高。

    五彩锦鸡也有了自己的窝,却不是跟后院那些在鸡住一块,而是就在刘二蛋住的屋外,用木箱搭了个笼子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笼子之后,赤貂除了晚上去木香床边睡的时间之外,几乎都是跟锦鸡挤在一块的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木香带着刘二蛋去了红叶那儿,挑了一身好行头。倒也不似京城那些有钱公子哥穿的华丽衣裳,但是人家都说,人靠衣装,马靠鞍。

    刘二蛋换了这身衣服在,竟更显的俊俏了。

    路过好几个年轻女娃,在看到刘晨时,羞涩的红了。

    红叶昨儿大醉了一场,今天的精神却格外好,见人就笑,木香来的时候,她刚从家里过来,中午回家陪两个女儿吃饭去了。

    木香没瞧见卫曾的人影,询问红叶,红叶笑的就有些勉强了,只说他也有自己的事,哪能天天往这里跑。

    看红叶的神情,木香猜测,红叶肯定是拒绝了卫曾,她才刚和离,身边有多少双眼睛盯着,她虽不惧流言蜚语,也可不能不顾及两个女儿,她俩还小,红叶一定是想保护她们。

    但在同一日,也有人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皇后的死,并未对外宣布,皇帝病着,皇后若是再突然暴毙,这样的恐慌,南晋担不起。

    宫里的事,对外密而不宣。

    木香尽量不让内忧成为赫连晟平定边关的绊脚石,也希望他在边关能平安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回到老宅,本意是要拿些重要的东西,再去襄王府常住,这老宅如今空荡荡的,他一刻都不想待了。

    此事没有通知木清扬,否则他一定会出面阻拦。

    老宅的管家也是不同意他去襄王府,“老爷啊,宫里的贤妃娘娘传了话了出来,让咱们别跟襄王府太近,您可不能不顾及她,还有木氏一族的这些人,还有大少爷,您真的都不要了吗?”

    木老爷子只管收自己的东西,都是很重要的身家,听见老管家的话,气不打一处来,“他们都不要我了,我要他们干嘛?再说,我去跟我的亲孙女住,又不是跟旁人,谁管说不行!”

    老管家愣住了,“您说什么?亲孙女?那个襄王妃,她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房门被推开了,“爷爷,你说的什么意思,什么亲孙女,您的亲孙女只有贤妃跟木月岚!”

    木清扬攥着拳头,身上的白衣,再也盖不住他身上原本该有的清灵之气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见他回来,也没什么表情,只道:“你回来的正好,看看这个吧!”老爷子将一个信封,丢给木清扬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挥手遣退了管家,做回太师椅上,看着他唯一的孙子。

    按说,木清扬是他唯一的孙子,再怎么着,木氏所有的家业,都该由他来继承才是正道。

    可是木老爷子不这么看,如果他的儿孙没有本事经营祖上的产业,或者用心不良,心思不纯。那么,他不会将百年基业交到他们手中。

    与其有朝一日毁于一旦,倒不如找个可信可靠的人,管着产业。

    毕竟,木氏的产业不是他们几个人的,他还关系到很多人是否能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木清扬的神色,随着书信一页一页的看下去,也渐渐褪去了血色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爷爷,这不是真的,我爹怎么可能要杀大姑一家,木香怎么可能是我妹妹,这太荒唐了,我爹就算再坏,他也不可能对自己亲姐姐下手,爷爷,你莫要偏听偏信,这些,说不定都是别人胡诌出来的,为的就是吞并我们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住嘴,”老爷子发火了,“事到如今,你还要偏帮那个畜生,他残害手足,害了你大姑一家,这是铁证,你非得等他自己承认,你才相信吗?”

    木清扬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老爷子再道:“今日宫中有变故,真以为我糊涂了,不知道此事跟他有关吗?你爹野心太大了,妄想不该想的东西,却不懂得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什么料子,你千万别学你爹,清扬啊,爷爷对你没意见,从今以后,你好好的打理家业,爷爷会尽快请媒人为你说一门亲事,尽早让木家有后,继承香火,就算对爷爷的孝敬了,爷爷百年之后,家业有你的一半,这也是爷爷的底线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木清扬还未表态,书房的门再度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,满脸怒意的冲了进来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本书第一个解元诞生,恭喜紫衡yaya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9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