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01章 宫内决战(一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39:2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香理了理裙摆站起来,“臣妇尊旨!”

    转眼扫了唐鑫一眼,不过是皇上召去说个话,这小子至于把握他当仇敌吗?

    她都已迈步走了,可又实在受不了他这样盯着,转头望向唐鑫,浅笑着着问道:“六皇子这样看着本夫人,是想吃人吗?你若不满意皇上召我,那好,我让你先进去,你去问一问皇上,为什么非召我说话不可,请吧!”

    连唐焱都不敢如此对待她,他又凭什么?真把自己当皇位第一继承人了吗?

    就算唐昊死了,太子之位也不是非他不可。

    “你!”唐鑫被木香将了一军,稚气未脱的脸上,怒气藏都藏不住。他是对父皇先召她进殿,愤愤不平,却也不敢真的去质问,这个女人分明就是为了给他难看。

    唐焱苍白的脸色,变的更苍白了,他拽住唐鑫,急忙起身对木香歉意道:“我六皇也是担心父皇的安危,他还是个孩子,说话难免有不妥之处,还请王妃莫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木香的笑容更冷了,“孩子?他是没断奶,还是没长牙?既然能站在这里,就要为自己的所言所行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甩下这句话,她头也不回的进了内殿。

    薛远之跟廉敬都是一脸的愤怒,同时,也为木香说的话,感到痛快。六皇子咄咄逼人,已不是一次两次,在朝堂上,更是处处针对他们。

    他与唐焱的性子截然相反,真不知道这二人怎能是一母所生。

    唐焱跟唐鑫,被木香一句话堵的十分难堪。在木香进去之后,他将唐鑫拉到外面,找了一个无人之处,神色严厉的看着唐鑫,“你究竟是怎么回事,皇兄跟你说过多少回了,切莫义气用事,无论你心里有多么恨她,多少讨厌她,脸上都不会表现出来,连这一点都做不到,你日后如何为君!”

    唐鑫心中也有气,“她不过是个乡野村姑,我是皇子,她凭什么可以站在这里顶撞我,今日彩云已经不去学堂了,一定是她从中作梗,皇兄,今日你就帮我去襄王府下聘,我要跟彩云定亲,只要咱们能定下这门亲事,你还怕日后她不肯帮我吗?”

    唐焱看着他倔强的神情,开始反思自己这些年对唐鑫的管教,是不是做的不够,竟养出了他骄傲自满,目中无人,缺乏诚府的性格。

    他叹气了道:“六弟,你这样顶撞她,你觉得她会同意你跟彩云订亲一事吗?”

    唐鑫的火气终于退下去一些,人也理智多了,“她不答应又如何?只要彩云同意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唐焱为这个弟弟伤神不已,感情上的事,哪有他想的那样简单,“那彩云同意了吗?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把唐鑫问住了,可是转念一想,又觉着话不对,“她为什么不同意,我有哪点不好吗?别的不说,眼前她只要跟我定亲,日后就是明正言顺的六皇子妃。”

    唐焱简直要抓狂了,一张脸也急出了红光,沉思片刻,他再问:“那你喜欢彩云吗?”

    “喜欢,当然喜欢,皇兄为何这样问,旁的我可以不管,但是正妃必须是我喜欢的,至于以后该怎么做,我都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是清楚明白的告诉自己,也告诉唐焱,日后不管他是否能继任皇位,都不会只有一个正妃,这也是唐焱最担心的。

    “她跟她姐姐一样,受她的耳濡目染,断然不会接受三妻四妾,如果让木香知道你有三妻四妾的想法,再跟她提定亲这种事,她一定把你踢到天边去,六弟,这些话皇兄之前都跟你说过,也叮嘱过你,凡事都要以忍为先,如今她与皇后斗的水火不容,于我们来说,是好事,可你还是得忍,没有兵权,没有朝中半数以上大臣的支持,你我都无可奈何,懂了吗?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说了这么长的一堆话,唐焱的力气也用完了,身子一软,坐在了围栏上。

    面前是红砖绿瓦,高高的宫墙,他虽身在病中,可也知道这宫墙之内的险恶与勾心斗角何其凶残。

    他偶尔会后悔,他一心想让唐鑫坐上太子之位,究竟是对还是错。

    若是对了,他将一辈子困在这红砖绿瓦垢的宫墙之内,每天面对与人斗,与鬼斗,与同床同枕的嫔妃们斗,一个不小心,就会如此时的唐皇一样,被自己的结发妻下了毒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心,何其可怕。

    可是若唐鑫坐不上那个位置,他更担心,新皇继续,会视他们这些先皇子为后患,欲除之。

    唐鑫的性子还不够沉稳,还需历练,可是他的身子……

    “皇兄,是我错了,我太过急功近利,你莫要生气,身子要紧,从现在开始,我会多花些心思在彩云身上,也尽量不跟襄王妃顶嘴,”看着唐焱愈发消瘦的身子骨,唐鑫心中也有自责。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,襄王妃是个爆脾气,你只能顺着,可千万不能逆行,咱们出来的也够久了,赶快进去吧!”

    唐鑫点了点头,扶着他回到殿里时,脸上的神情平静很多。

    唐墨看着他们二人进来,看着他们二人坐下,不言语,也没什么表情,一副置身事外,与他无关的表情。

    木香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了,谁也不知道唐皇跟她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只见她出来时,表情凝重了不少。

    凝重这个词,用在她的脸上,怎么听怎么觉着怪。

    窦皇后跟众妃嫔都在另一个宫殿,否则这会看见木香从殿里,非要上去盘问不可。

    木香出来之后,并不想多做停留,抬步便要走。唐鑫嘴巴张了张,如果搁在以往,他一定追上去盘问了,但是在有了六皇子的叮嘱之后,要问之前,他看了下唐焱。

    唐焱明白他心中所想,于是站起身,拦住木香。

    他一拦,薛远之与廉敬立即就进入战斗状态,警惕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唐焱心中惊叹,这女人收服人心的本事,真是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虽是赫连晟的人,但他们跟赫连晟一样,都有心高气傲的毛病。如果只是为了遵从主子的命令,他们二人的眼神,绝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过是有话要问王妃,二位何需紧张,”唐焱笑容可亲。

    木香挥了挥手,让他们二人退到一边去,“有什么要问的,是问唐皇的病究竟怎样了,还是想问唐皇对我说了什么?不管你问哪个问题,我都不会回答你,因为我没这个义务向你说明情况。”

    唐焱的笑有些凝固,“看来襄王妃对本王有误会,没错,我的确想问这些,王妃不想回答,那就算了,只当本王没有问过,王妃路上小心!”

    木香重重哼了声,甩袖离去。

    她一走,整个殿内,立刻就显的更加空旷了。

    唐鑫在她走后,脾气完全暴露,怒声道:“为何不能说,里面躺着的人,是我们的父皇,她有什么权利在这里耍横!”

    唐墨冷冷的看他一眼,“她自有她的权利,你却干涉不了,有本事你也让父皇召你进去,让父皇把刚才跟她说的话,也原封不动的跟你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唐焱拧眉看着唐墨,今天的唐墨似乎很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与其在这里像个市井小民似的嚎叫,还不如想想咱们接下来该如何,隔壁还坐着一个虎视眈眈的女人,连两个女人都斗不过……哼!”他也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唐鑫脸色铁青,却又无法否则他的话。

    唐焱叹气,“确实比较棘手,待会让人去探探太医的口风,就怕他们也不肯说实话,你出宫去吧,这里有我看着,有什么事,我会差人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“皇兄,你身子不行,还是我留下,你回府。”

    唐焱直摆手,“别争了,你要做的事情还很多,莫要在这里干等着,你嘴太直了,怎能留在这里,还是我留下,你赶紧回去!”

    唐鑫拗不过他,出了宫门,想了想,要命马车去了京城最大的首饰店铺。

    木香虽出了唐皇的寝宫,却也没能真的出宫,想想看,窦皇后怎能放她走。

    在木香迈出唐皇宫外时,早已有几名身强力壮,气息沉稳的婢女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襄王妃留步,皇后娘娘有请您在宫里用过午膳再走,”一婢女低垂着头,声音僵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皇后娘娘请我吃午饭,这可真是天下间最稀奇的事了,我要是不去呢?”木香轻抚着赤貂的毛,笑看着那宫女。

    虽是笑,可这笑如同浸在冰里,刺骨的冷。那宫女虽未抬眼,但也已感觉到了这股寒意。

    她再道:“皇后娘娘有令,请王妃移步偏殿。”这一句,明显多了敬畏之意。

    薛敬之紧张的拦住那婢女,一脸担忧的对木香道:“王妃还是回府用午膳吧,属下等还有要事禀报于王妃!”

    有没有事,这并不重要,只要能拦下木香,不让她去皇后宫中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宫女并不意外有人拦着,再一次说道:“皇后娘娘还有令,若是有人阻拦,便当抗旨的罪名论处!”

    薛远之急了,“这叫什么道理?皇后娘娘请了,就非得去吗?如今我南晋正是危急关头,微臣真的不知,皇后娘娘如何还能吃得下去饭!”

    旁边的廉敬也是一脸的冷笑,“远之兄,你错了,皇后娘娘不光能吃得下饭,夜里睡的更是香,早晨太医来报皇上病重,皇后娘娘足足磨蹭了一个时辰才出现,如何能急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,皇后娘娘岂是你们可以随便议论的,”这宫女不知哪来的胆子,竟当着木香的面,呵斥两位当朝武将,这胆子可真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木香慢慢眯起眼睛,眸中煞光尽现,“掌嘴!”

    一直默默跟在她身后的何安,最为通透,几个箭步上前,啪啪啪!甩了那宫女三巴掌。

    突然被人打,那宫女懵了。只听说襄王妃凶悍,连皇上的面子都不给,更是敢当众顶撞皇后娘娘,原本以为就是传言,没想到,这一切竟是真的。

    木香并不看她,只对身后的薛远之与廉敬说道:“你们二人在此等候,皇后要见的是我,你们去了也没用,反倒落人口实,我只带自己的随从就去够了。”

    那宫女捂着脸,从牙缝里挤出话,“皇后娘娘有令,让王妃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安子,走吧,时辰不早了,本妃的时间可是耽搁不起,”木香打断那宫女的话,看也不看她,领着何安跟严忠就走。

    她这般傲慢的态度,把这几位宫女得罪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薛远之跟廉敬都不放心,可也知道皇后的旨意不能违抗。薛远之便对那几名宫女威胁道:“若是襄王妃在皇后宫中少了半根头发,我等定灭了你们全家!”

    廉敬拉了他一下,在宫中说这种话,会给襄王殿下带来很大麻烦。

    他们只在外面守着,万一里面有事,再冲进去也行。皇后再恨王妃,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把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木香迈进皇后所在的偏殿时,里面坐了一大堆美人儿。老妃嫔很少,这些都是年轻的,一个个面如桃花,正值豆蔻年华。

    按照规矩,她们是皇帝的妃嫔,木香是王妃,该对她们见礼才是。

    这些女人也等着木香给她们见礼,在此之前,她们对木香也有所耳闻。知道她是个厉害角色,仗着有襄王撑腰,在京城横行霸道。

    可是进了宫,便是皇上跟皇后的地方,她再横,难道还敢公然视宫中的规矩跟法理为无物吗?

    能让这个不可一世的襄王妃给她们行礼,这些出身朝中大臣家的嫡女们,自然也是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木香迈步而来,视线只在她们身上一扫而过,没有多做一秒的停留,最终,她在皇后面前站定,微微曲了膝盖,挽起手,给皇后见了礼。

    窦皇后大方得体的微笑着,故作提醒道:“今日本宫不止宴请王妃一人,皇上新纳了几位美人,王妃也该见见。”

    这意思再明显不过,想让她给刚得宠的女人弯膝行礼。窦皇后此举,一是为了树立威信,二是为了打压木香的傲气。别的不提,只要能看见木香对她卑躬屈膝,她就很痛快了。

    木香看了眼在座的那两拨人,视线落在殿中唯一空出的位置,目露嘲讽的笑,“皇后娘娘见谅,臣妾今日多有不便,行礼怕是不行的,再者,门口风太大,我身子弱,烦请宫人将我的座位抬到殿中间!”

    给她留了个最下等的位置,再往外摆一点,就得摆到宫外的走廊上了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怔,皇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,至于这些美人们,均是一脸的愤怒,她们是唐皇的女人,襄王妃再怎样,也是臣子之妻,她怎敢对她们大不敬。

    这些人光着是怔愣了,竟没人去搬那桌椅。

    宫女太监不敢动,皇后没发话,而且位置都是皇后命人摆下的,他们也知其中的含意,皇后不发话,他们哪敢动。

    “都不动是吗?皇后娘娘的人,果然谱子大,唉,请不动啊,”木香也收起笑容,面上只剩丝丝的冷意。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严忠大步迈过去,一手提溜一个,再大步走回来,当着众人的面,将一桌一椅,摆在上皇后的前面,是正前方。

    木香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意,“还是自己的人最管用,唉,不知皇后娘娘请我吃什么,诸位美人们,还不赶紧用膳,都看着我做什么?有的吃就赶紧吃吧,明天是什么样,谁都不晓得呢,听说从前有陪葬这个传统,不知现在是否延续,不如我去向礼部的人建议,重启妃嫔陪葬这个传统如何?以免皇上入了神界寂寞,没有美人伺候可怎么办哦!”

    她说的轻描淡写,那帮美人们却听的变了脸色,握杯子的掉了杯子,拿筷子的掉了筷子,更有人眼睛都急红了。

    她们还年轻,眼前的富贵看着很吸引人,可是皇帝老迈,现在又病重了。如果皇帝撒手而去,她们都会被关进冷宫,或者……或者向那个女人说的,陪葬?

    木香很满意她们的表情,不等皇后开口,又道:“你们都怕什么,或许皇上跟礼部的人不会同意陪葬一事,又或者皇恩浩荡,放你们归乡,也不是没可能哦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其中的含义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是陪葬还是活着归乡,全在她的一句话,可笑的是,她们还搞不清状况,还以为能依靠皇后,帮着皇后一对针对她。

    她们咋不想想,不管皇帝死不死,皇后始终都是皇后,怎能跟她们一样呢!

    窦皇后精致的眉陡然蹙起,“襄王妃这是在诅咒皇上殡天吗?皇上不过是病了,不日就会痊愈,襄王妃口无遮拦,可知这是死罪吗?本宫将你陵迟处死都不为过!”

    在坐的人,皆是一惊。

    何安用余光观察了下主子的神情,还好还没有暴怒,也没有掀桌子的预兆。

    木香将赤貂放在桌上,看了眼在场的众人,因为是背对着皇后坐着,谁也看不见谁的表情,倒是省了她的眼神,“皇后莫要乱扣帽子,我何曾诅咒过皇上了,你们有谁听见了?”

    场下的美人们,互相看了看,自然有那心思通透的,站起来,对着皇后微一福身,“还请皇后娘娘息怒,襄王妃是在为皇上的百年之后的事操心,并未言明说的是现在,还是将来,人谁无死,问寿询棺,都是为了冲喜,王妃也是好意。”

    有了第一个人倒戈,立马就有第二个人附和。有小声说的,也有大声说的,更有起身力挺木香的。力挺归力挺,却不敢指责皇后,人家是后宫之主,她们这些人在皇后眼中,贱如蝼蚁。皇后要杀她们,还不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。

    起初她们大都只为眼前的得宠,而暗自兴奋,暗自攀比,可是木香的一番话,等同于给他们泼了一盆冷水,将她们心底窜起的那点小火苗,灭的丁点不剩。

    她们也明白了,皇后跟襄王妃这两人最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一个是用好听的话糊弄人,把旁人都蒙在鼓里,只她一个人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襄王妃却不同,虽然她说话直白,但也不可否认她说的都是实话。

    所谓忠言逆耳,听着虽不入耳,却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窦皇后隐忍着满心的怒火,恨不能上前撕碎这一张张的脸。都敢公然跟她作对了,当皇上死了,当她废了吗?

    “都说够了吗?本宫如何做,还轮不到你们质疑,也轮不到你们来教训本宫,皇家的事也轮不着一个王妃干涉,你们如果不想吃了,大可现在就去守着皇上,万一皇上召见妃嫔,你们还可以侍奉,都去吧!”

    侍奉一个快死的人,还是个老男人,那样的场景,想想都怪恶心的。

    可是没法子,她们是唐皇的妃嫔,按理说,就该如此。

    “是,臣妾知道了,这就告退!”

    皇后摆明了是轰人,她们怎敢不走。

    “慢着,”就在她们准备走时,木香说话了,“都别去了,本妃刚从皇上那儿出来,皇上的病需要静养,你们去了,只会叽叽喳喳,打扰了皇上休息,都在这儿候着吧,皇上想召见谁,自有太监来报,本妃不喜欢吃饭的人太少,那样吃着不热闹,这些菜都凉了,换一桌。”

    她发号施令,完全不把窦皇后放在眼里,俨然一副主人姿态。

    旁的事,窦皇后可以忍,唯独涉及到,若有人威胁到他的位置,那她是万万不能忍的。

    她豁的站起来,一挥袖,拂掉了桌上的碟盘,厉声斥责道:“木香,你不过是个乡野出生的小丫头,如果不是本宫看在襄王的面子上,你以为你能坐在这里,与本宫同席用膳吗?”

    在窦皇后挥袖子之前,木香就已经站了起来,退到了一旁,免了溅一身油的悲剧。

    面对皇后的怒火,她却笑的随意,只是可怜了众多的豆蔻美人,她们哪见过皇后发这样大的火,吓的瑟瑟发抖,纷纷躲开。

    同时,她们也在估量着,皇后是真的动怒了,她是后宫之母,南晋国独一无二的皇后,她手中有皇后的宝鉴,就算对方是襄王妃,还有一品诰命夫人的头衔,真要斩她,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至于这位襄王妃,真不是一般的猖狂,更不是一般的胆大。

    想想看,端坐宝座的皇后娘娘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何曾受过这等侮辱。

    这两人掐架,就是天雷勾动地火,谁劈了谁,谁烧了谁,那可都不一定呢!

    木香似乎很满意窦皇后的表现,笑容更张扬了,“皇后娘娘,您这话可就说错了,如果不是因为赫连晟,你以为我想坐在这里陪你吃饭吗?我可以说这么一句话;有些人,外表干净,内心却是脏的,外表高贵,内心却是龌龊的,白天干人事,晚上干娼妓事,所以啊,眼睛看到的东西,不一定是真的,眼睛看到的人,也都有两面!”

    她此番话中有话,明眼人一听,就知道她说的是皇后。

    可是皇后这样高不可攀的身份,如何能跟娼妓相提并论,岂非给皇上戴了绿帽子吗?

    绿帽子?皇上?娼妓?肮脏?

    这一连窜敏感的词,在众多美人眼前闪过,有的人脑了转的快,想到皇后也正值壮年,坊间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?三十的女人,如狼似虎。

    皇后既然是如狼似虎的年纪,唐皇又频繁的宠幸她们这些刚入宫的美人,那皇后岂不是独守空房……哎呀,这样一想,那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窦皇后本就怒到了极致,冷不防又被木香戳中心窝子,怒火攻心,眼前一黑,人就朝后倒了下去,临了,还不忘喘着粗气,喝退看热闹的嫔妃。

    几个宫女慌手慌脚的跪到皇后跟前,又是掐人中,又是拿拍后背,总算让皇后缓过劲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下去吧,把殿门关上,本宫有话要单独跟襄王妃说。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皇后深知木香一定是知道了什么。那些筹谋与规划,都不重要了。她现在要的,是让木香去死。

    “娘娘,这样怕是不妥,万一……”宫女担心襄王妃会对皇后不利,却不曾想过,要置对方于死地的,是皇后。

    “本宫让你们滚出去,都滚出去,真当本宫死了,话都不管用了吗!”窦皇后好不容易挤出来一句话,没成想,这个蠢宫女却还在质疑。

    “奴婢不敢!”

    宫女跟太监们慌慌张张的退了出去,当殿门关上的一刻,严忠紧张了。

    同时,从宫殿后面的屏风处,转出一人,不是木坤,又能是谁。

    他走到皇后身边,并不看她,而是将视线放在木香的肚子上,“襄王妃有身孕了吧?真是可喜可贺,你肚里的孩子,倒是顽强,经历那么多的波折,居然还能安然无恙,实在是天下奇闻,老夫万分佩服!”

    做了母亲的人,下意识的反应是摸肚子,木香也不例外,当她将手放小腹上时,她看见木坤的神情略有变化,他……笑了!

    中计!

    木香暗骂自己反应太慢,木坤并不确定她是否有孕,或者说,他一直处在犹豫跟怀疑之间。

    之前绑架一事,如果是她真的有孕,肯定会小产。

    回府之后,肯定要休养。

    可她没有,若说她没有身孕,赫连晟不会在临走之前,非杀他不可。

    还有更重要的一点,他担心木香设计骗他,所谓局中局,他不知自己入的是哪一局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日子,木坤就一直处在游移不定的困境中。刚才的话,都是猜测,并不准确,但是此时此刻,他仰天狂笑,天气助他,谁能阻他!

    “来人!杀了他们!”木坤狰狞的笑着,神情是破釜沉舟的决断。

    唐皇已病入膏肓,随时都会暴毙,此时就算除不了她,但只要擒住了木香,还怕赫连晟不肯乖乖就范吗?

    对!他就是要拿木香的命,换这南晋的江山。

    窦皇后惊讶于木坤疯狂的举动,急忙想要扑上去阻止,“用米药,快用迷。药,皇上就在隔壁,你想让皇上听见吗?”

    木坤一掌挥开她,“听见又如何,只要擒住了她,谁还敢阻我!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一声令下,一阵刺耳的轰鸣声,木香三人所站的地面,突然裂开了一道缝,头顶上一片阴影以旋转之势,裹着呼呼风声,朝着他们三人头顶劈来。

    所有的进攻都来的太快,好在有严忠,在地面刚刚晃动之时,他一手拎着一个,脚下虚点,腾空而起,将他们二人带离危险之处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落地之时,那处裂开的缝隙,被一个旋转中的三角飞心劈中,碎末飞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木坤阴笑道:“好轻功,老夫倒要看看,你如何能同时救下他们二人!”

    木香已经失利一次,再不会丢掉第二次的先机,她突然将怀中的赤貂抛向木坤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,找死!”见是一只小畜生扑向自己,二话不说,拔剑就砍。

    “叽咕!”赤貂发出一声惨叫,被划伤了爪子,但因惯性,它扔朝前扑去,同时将爪子上的血,甩向木坤的脸。

    木坤杀红了眼,并未躲开,正欲再补一剑时,数道寒光,逼近面门,他挥刀去挡,赤貂侥幸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木香的银针一直随时携带,今日进宫,身上更是藏足了暗器。

    一连数百发银针,个个对准木坤的要害,来势狠准快!

    严忠此时却不能出手帮她,因为木坤召了一批死士,这些人凶残异常,砍断手脚也不怕疼,不杀到断气,绝不肯倒下。

    何安守在木香身后,防止有人偷袭,看着严忠被数十人围困。这边,主子的银针也快用完了,可是为什么殿门却迟迟没人打开呢?

    按说,殿里发生这么大的事,他们不可能听不见,除非……

    “别想了,他们一定是被调走了,”木香甩完最后一根银针,看了眼紧闭的殿门,心里也有担心。但她担心的问题与何安想的,完全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唐皇那边,不知怎样了。

    木坤既豁出去了,就不会只走一条路,他肯定还有备招。

    瞧见她手中已没了暗器,木坤用袖子抹掉脸上被赤貂溅上的血,放声狂笑,“今日老夫总算可以亲手拿下你,等我抓到你,头一件事,就是毒哑你,让你永远不能开口说话!”

    木香表现的异常镇静,神情冷漠的看着木坤,“我想的可跟你不一样,我抓到你的第一件事,不是杀你,也不是审问你,而是用你来养蛊!”

    木坤原本并不在意她说什么,但在她提到养蛊之时,脸色刷的变了,“你怎么知道养蛊,南晋国无人知道养蛊是什么东西,你从哪听来的!”

    “我从哪听来的,你不用知道,但我知道,你用自己的身体养了母蛊,又将子蛊种在不同的人身上,有这回事吧?恐怕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,什么被人下了蛊,比如这位皇后娘娘,是不是在你们亲热的时候,你过渡到她嘴里的,因为从嘴里进入,效果最快,是吗?”

    窦皇后被木坤一掌挥开,差点去了半条命,当听见蛊虫一事,她突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涌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记错,有那么一次,她与木坤亲热,被他按在水池当中,沉在水底下与他亲吻。

    当时她只觉得喉咙里,有什么东西滚过,以为是误喝了水,浮上岸,木坤便笑话她,太过激动,竟连池水都要喝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后来当她回想起来的时候,觉得那样的感觉不像喝水,像是一种软体的东西,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呕!呕!”皇后越想越觉得恶心,扶着墙壁,一个劲的干呕。

    “现在吐也晚了,那蛊虫已经跟你的身体融为一体,你死它死,你活它活,只要这个人不驱动蛊虫,你就没事,”木香好意提醒她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这里可不是结局哦,这里只是某个人的终点!接下来的几天,宫内之事将结束。

    木香要开酒楼跟客栈了,养胎期间,苍澜一事,将浮出水面,至于亲们担心的,夙昱问题,轻烟只想说,经过大起大落,有人才懂的何为珍贵!《本书520小说首发!》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8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