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99章 太子归府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39:1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香笑眯眯的招呼他,“哟,木大公子吃了早饭没?若是没吃,不介意的话,就坐下一起吃吧!”

    彩云从后面走出来,给两位老人家盛了稀饭,却见桌上并没有多余的碗筷,立马明白了她家大姐,根本不是真心要请人吃早饭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谢过彩云,端起碗来,大口大口的喝着粥,不再理会木清扬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倒是好心的请他坐,“木老头,瞧瞧你这孙儿多懂事,既然孙儿都来接你了,就跟他回去吧,襄王府地方小,怕委屈了你哦!”

    木老爷子懒得理他,就着酸酸的小咸菜,一口气喝了两碗粥。

    木香咬着一块鸡蛋饼,挑衅的看着木清扬,也不说话,就那么看着。

    木清扬今儿还是穿着一身白衣,上面绣着青竹暗纹,配上他的气质,倒也好看。

    可就是与他此刻的神情,差别太大,“爷爷,襄王府再好,那也不是咱们的家,您还是跟我回去吧,否则爹爹回来,看不见您,该责怪孙儿了,而且今日姑母说了要来看您,徐睿也会来,您就不想他们吗?”

    他说了这么多,木老爷子的神情竟没有什么波动,“他们娘俩,若不是没了花销,是不会想到我这个老头子的,清扬啊,你若真的孝顺爷爷,就让爷爷按着自己的想法过日子,爷爷也没几年能活的,你的孝心爷爷知道了,襄王府的日子爷爷过着舒心,旁的就不要提了!”

    老爷子搁下碗,在石头的搀扶下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刚吃过饭,稍稍歇息一会,就到院子里散散步,别只坐着不动弹,石头,你要是吃过饭了,待会陪着两位老爷子走路消食,”木香叮嘱道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含笑点点头,在走过木清扬身边时,笑容很浅的看了他一眼,“你虽孙儿,可也没有丫头细心,你也不必担心木氏的产业,该是你的,爷爷不会偏心!”

    “爷爷,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木清扬急忙站起身,可是木老爷子已经走出了前厅。

    木香看着怔愣中的木清扬,正欲说话,何安忽然跑进来,在木香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木清扬只看见木香的眼睛眨了眨,随即,她笑了。

    “哦?还有这样的事,那咱们可真要去看看这个热闹,老爷子,您慢慢吃,我出去一下,彩云,你吃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等下,”彩云扒完最后一口粥,又拿了块鸡蛋饼在手,赶忙起身追上她。

    木香拉着彩云,笑的意味深长,“走,姐带你去瞧个热闹!”

    “瞧什么热闹?”

    “去了就知道,”木香笑的神秘。

    有热闹可看,赫连明德也顾不上把饭吃干净了,也学彩云,拿着一块饼,也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都走了,木清扬还能一个人站在这儿不成?不管情愿不情愿,都得跟上去。

    襄王府门外,停了辆马车,却不是往襄阳王府来的,而是停在太子府门前。

    木香出来的时候,马车里的人都已经下了,太子府门前站了一排燕环肥瘦,风格各不相同的美人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站在一个身着皇子华袍的人身边,脸上是藏也不藏不住的笑容。

    何安凑在木香身边,对她道:“刚才宫里的人来传信,说太子突然病好了,跟太子妃一同回太子府了,奴才觉得事有蹊跷,好像哪里不太对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哪里不对?”木香这话问的有些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瞧瞧现在的唐昊,莫不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,性情大变,对待上官芸儿竟这样温柔,笑的又很无害,不似从前的奸诈。

    何安撇撇嘴,“您又来了,一看就是不对劲,还要考验我。”

    木香双手抱胸,冲着‘唐昊’的背影大声喊道:“太子殿下康复了,真是可喜可贺,要不要到我襄王府坐坐?”

    夙昱本已走上了台阶,见有人喊他,准确的说,是在喊太子唐昊,他微微一笑,忽觉手被人攥紧了,侧目看时,是上官芸儿担忧的目光。

    襄王府此人太精了,上官芸儿怕她看出破绽。

    夙昱冲着上官芸儿温柔一笑,反握住她的手,以安她的担心,再转面对木香时,眼神就已变了,“襄王妃什么时候这样大方,要请本王进府去坐,本王无心无胆,若是传到襄王耳朵里,本王只怕担不起这个骂名!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说的,倒有几分唐昊的口气,不光口气像,神情也像。

    何安疑惑了,“昨儿还听说,太子重伤,虽说是好了,那也可不能好这么快吧,该不是会用了什么神药?”

    木香又瞄了眼何安,这小子明明有怀疑,那就直说呗,何必绕那些弯子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就站在木香身后,听见唐昊如此说,老人家可是不高兴了,“太子说这话,可就不对了,丫头请你进来坐,无非是客套话,何来的骂名!”

    木香抬手制止他老人家再说话,若起毒舌,他老人家可不是唐昊的对手,“本夫人府里人多,又不是和太子独处,如何能传出骂名呢?本夫人就是觉得今日的太子殿下,好似有些不一样呢,府里这么多姬妾迎接您,您怎么也没个表示呢?你不在的几日,想必她们空虚寂寞的狠了,现在既然您回来了,晚上可要好好爱抚她们一番才行呢!”

    上官芸儿秀美清雅的五官,在那么一瞬间,竟变的有些狰狞,不过很快,她又恢复了以往的柔弱细腻,对着木香柔柔一笑,“这是我们府里的事,不必襄王妃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襄王妃该担心的是襄王在边关是否平安,听说此次在苍澜人来势凶猛,接连功破好几座城池,虽然世人皆知襄王勇猛,可再勇猛的人,也是血肉之躯,终归只有一条命,”‘唐昊’紧跟着道。

    他完全是按照唐昊的路子去说,半点退让不得,否则怎能让这个贼精的女人相信呢!

    木香不怒反笑,“那是,襄王勇猛世人皆知,若是换作太子您去边关平乱,恐怕还没到任上,就得被人暗杀了,苍澜人来势汹汹,以太子的胆量,见到苍澜不要吓的屁股尿流才好!”

    ‘唐昊’猛的攥紧拳头,满眼愤怒的瞪着木香,这是他演出来的。

    唐昊是怎样的人,夙昱比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襄王妃说的对,唐昊没有将才,更没有帅才,他跟着唐昊多年,没见他干过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头一次在与襄王妃打斗,被皇帝罚了去军中锻炼。

    本是一个月,可才几天,他便受不了,跑了回来,让朝臣对皇帝进言,唐皇这才没有追究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人,若真的对上苍澜人,只怕真会吓的屁股尿流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扮演劝说的角色,“殿下,您的身子才刚好,太医说了,您不能动怒,可千万不要为无关的事情气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‘唐昊’一手捂着腹部,一手握拳放在嘴边,咳个不停,咳的腰都弯了,“我没事,快些扶本王进去吧!”

    上官芸儿正欲伸手扶他在,旁边突然挤上来几只花蝴蝶,用自个儿的大胸一顶,就把上官芸儿顶出老远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还是让贱妾扶您吧,您不在的几日,贱妾想死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闪开,殿下在府的时候,最疼的是我,你算老几,殿下,到奴家房里歇着吧,奴家给您备好了药膳,对您的伤,大有宜处!”

    她才刚站稳,就又被人推开了,“你才要闪开,你才伺候殿下多久,半年而已,拢共也没跟殿下睡几晚,哪有我了解殿下的喜好!”

    正当这三人争论不休时,第四个美人又来了,凶巴巴的冲着那“吵吵什么,殿下离府那一日,是在我房里过夜的,有你们啥事,你们才该要闪开!”

    在第四个美人挤进战圈,自然就有更多的往上挤,很快的,就将上官芸儿挤到一边,要不是婢女扶着,她该要摔倒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太子妃,你没学武真是这一辈子失败的一笔,否则哪里会被他们排除在外,”何安给木香搬了凳子,让她更好的坐在门口看戏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被她羞辱的满脸通红,想到夙昱,她面色一凝,忽然站起,柔弱不在,取而代之人的是属于太子妃该有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都吵什么!”她突然的一声大喝,把这些个女人都吓了一跳,“殿下病情刚刚有所好转,需要静养,来人,把她们都赶下去,没有本妃的命令,不准她们踏出各自的院子!”

    候在外面的几个下人,却没有动,他们看了眼‘唐昊’,按着以往的习惯,太子不在府里,才是上官芸儿作主,若是太子在,那肯定得听太子的。

    夙昱也被这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,弄的一个头两个大,烦不胜烦,“太子妃说的话你们都没听见吗?太子府里不养不中用的奴才,快把他们都拉走!”

    从前,见唐昊被这一群女人包围,看着唐昊满脸的陶醉之色,他曾几何时,还以为是多少美好的事呢,现在自己亲身经历了。

    被这一群丰胸抵着,还有呛人的脂粉气,他真的快喘不上气了。

    太子下令了,几个奴才跟婢女,赶紧上去将侍妾们拉开。

    夙昱顾不得整理被弄乱的衣服,拉着上官芸儿,快步进了太子府,脚步快的,好似身后有鬼追着。

    这群寂寞难耐的女人,哪肯轻易放他走,叫嚷着便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彩云看的唏嘘不已,“好乱哪,真不晓得他娶那么多的女人干啥?整天不被吵死,也得被烦死了!”

    木香哼了声,“这不难理解,男人嘛,都是喜新厌旧,一张脸看烦了,就想多弄几个张美人脸回来,日日看着,如唐昊这样的人,纳一堆侍妾,也是为了拉拢朝臣,反正娶回家,偶尔宠幸一两晚就可以了,又不用整天对着在,于他来说,百利而无一害。”

    何安一听她这话头不对了,又想起边关……那个边关……赶紧冲上来表决心,“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如此,至少我家主子就不会,天底下的男人都纳妾,我家主子也断然不会。”

    本来他说这么一句,木香也没往心里去,可是听着听着,就觉话不对头了,“你是不是话里有话?有什么就说,可别藏着掖着,藏的不好,可是要坏事的。”

    何安后悔的要撞墙,好端端的,他怎么就说漏嘴了。

    其实他知道,不说漏嘴,以后指定也瞒不住。

    不是主子要瞒,主子从未在意过,他是怕夫人在意。

    眼见夫人神色不对,现在不说,只怕也过不去,想了想,他还是决定坦白,不过那也得进去说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并不知边关之事,也没看出来有何不妥,便跟着木老爷子去散步了,边走边吵吵,还商量去买些渔网,再置办些农具。

    彩云其实听出来了,本想跟着木香一起听听,却被木香打发去背书。

    木清扬最惨,从出来再到他们回去,根本没理他,把他一个人晾在那,好不凄凉。

    回到清风院,何安先跑进屋里,搬了张摇椅,放在廊檐下,铺上软垫,把椅子弄的舒服些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请坐,奴才再去给您拿个盖的薄毯。”

    不等木香回答,他早已跑了进去。以免夫人听着发火,他得先让她躺舒服了。

    木香从不怀疑赫连晟,即便现在有人站在她面前,告诉她,襄王要纳妾了,她也只会以为有人故意挑拨离间,不会去想纳妾一事是否真有其事。

    “说吧,我保证不打你,”木香闭着眼睛,将自己做的眼罩戴上。

    何安知道有些事,非说不可的,与其夫人到了事情发生之时,她自己瞎猜,倒不如他先坦白,解了夫人的误会。

    反正主子是不会在意这种小事的,可是主子不在乎,架不住夫人在乎,所以这些话,只能由他来说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几年前,主子在边关打仗,有一日,在巡视疆土时,遇到几个贼寇意图对于一个小丫头不轨,您想啊,这事搁谁身上,都得救不是?所以主子就让手下将那小丫头救了,也不是主子亲手救的,后来才得知,那丫头是边城城主的女儿,从那之后,她逢人便说,自己是殿下的女人,以后……以后是嫁与殿下的……”

    何安觉得自个儿说的很精辟,挑了重要的说,还将主子撇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说完了,抬头瞄了眼木香,生怕她会一个不爽,跳起来,命人快马加鞭赶去边关,把那丫头砍成碎末渣。

    哪知他朝木香看去时,人家还闭着眼,舒舒服服的躺着呢!

    左思右想,何安再道:“不管她怎么说,反正我家主子,是压根不知道的,也不关心,在边关时,他一心扑在战事上,现在有您,心都在您身上,哪会理那些无聊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木香晃着摇椅,慢声道:“你今儿特地跟我说这个,是有原因的吧?”

    何安抓着脑袋笑了,“要不怎么说夫人睿智呢,我就是想给您提个醒,万一您听到什么流言蜚语,可千万别往心里去,只当他们在放屁!”

    木香轻抚着小腹,叹息着道:“边关离咱们这儿上千里的路程,所谓鞭长莫及,够不着,难免就会胡思乱想,小安子,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,可惜咱这这儿装着个球,哪儿也去不了,你家主子在边关,能能替他守好后防,也算帮了他的大忙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夫人说的对,是我太肤浅,”何安愧疚死了,是他把夫人想的太狭隘了,可是正当他极度自我忏悔之时,木香的再一句话,把他雷的外焦里嫩。

    “替我查清那丫头的底细,以及她与你家主子有关的任何事,不管大事小事,事无巨细,都得一一向我汇报,白鹰在哪?家伙,胳膊好了之后后就不见踪影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鸟的膀子那叫翅膀,不叫胳膊,”何安顶着无奈提醒她,同时也松了口气,这才像她的风格,是她能干出的事。

    木香一把掀了眼罩,瞪他,“你管我,我爱叫膀子,你管得着吗?赶紧的,把我交待的事办妥了,否则你晚上别想睡觉!”

    “是是,奴才知道了,这就找人把消息整理好,送到您房中,不过我还是得说一句,真的只是那丫头一个劲的往主子身上贴,主子压根没理过她,”何安又多了句嘴,真是越抹越黑,越描越黑。

    他转身就要走,可是没走两步,一拍脑门,想起最重要的一事还没说,竟给主子撇清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也是听说的,绝对是听说,听说……听说那丫头十天之前,坐着马车来京城了,可能……可能……”何安使劲搓着手,这个消息,他是准备一开始就要说的,可是这一紧张,就给忘了,竟给主子撇清关系了。

    他说不出口的,还有很多。比如,如果那丫头知道主子回去边关了,肯定调头就去追,哪还会再到京城来。

    再比如,她可能还不知道主子已经娶亲,毕竟她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,主子娶不娶亲,也没必要让她知道。

    可是何安想起这丫头,最喜欢自我维护的性子,再直白的话,她也能给听岔了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她才会误以为主子一直都对她有意,无论主子是漠视她,还是不理她,对她视而不见到,她都以为主子心里是在意的,只是碍于身份,碍于面子,不能对她直言罢了。

    这才是何安最担心的地方,偏偏这个时候主子又不在,夫人还怀着身孕呢,这……这可如何是好!

    从清风院出来,何安皱着眉,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到前厅时,遇上康伯。

    康伯见他愁眉苦脸,打趣道:“何安哪,什么事能把你难成这样,小五回来了,正到处找你呢,你去见见他,不管从前如何,现如今他可是宫里的人,咱们可怠慢不得。”

    何安点点头,“我晓得了,我等会就过去,我就是担心夫人的身子,怀娃的女子不容易,主子又不在,咱们可得护好了夫人,千万别叫无关紧要的人,惹夫人生气。”

    康伯颇有感慨,“这话说的极是,夫人不容易,对面太子府的人又回来了,往后少不了找咱的麻烦,夫人待会还说要进宫,我劝了,可也没劝住,你要是跟着进宫里,可得好好看着夫人才是!”

    何安心里有事,康伯的话听了七七八八,忽然,他问道:“您老还记得水家姑娘吗?就是边关那个,头几年,总往咱们府里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水家姑娘?”康伯抚着胡子,想了想,这才记起,“哦,你说的是边关水家二小姐,水瑶姑娘吧?好好的,你怎么问起她来了,她不是在边关吗?”

    “不在了,我刚刚听人说,她跟着贩卖马匹的人,往京城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可是不巧了,殿下早两天就已经走了,也不知在路上,有没有遇到,”康伯没能想清这其中的关联,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遇个什么呀,”何安急的快跳起了,“您老莫要糊涂了,那水家二小姐,每年都要往咱府里寄东西,说是给下人们的福利,可是您老咱咋不想想,她一个没出阁的小姑娘,凭啥要给咱们寄东西,还不是为了笼络人心嘛!她为啥要笼络人心?还不是为了殿下嘛!她把自个儿当咱们王府的女主人了!”

    “谁把自己这儿的女主人了?”喜鹊端着在水盆,正往这边来,准备把前厅打扫一遍的,她只听见何安说的后半段时,当即就生气了,语气也很冲,“谁那么不要脸,把自己当这儿的女主人,咱们王府,除了夫人,谁也没这个资格,你告诉我,她是谁,我非骂死她不可!”

    “嘘,你小点声,别让夫人听见,我刚把她哄好,你可别添乱了,”何安快急跳脚了。

    哪知,喜鹊声音更大了,“啥?你都告诉夫人了?你这个笨蛋,你咋能把这事告诉夫人呢,这不是给她添堵嘛!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我能不说吗?那水家二小姐这两日,就要到京城了,万一到时候,她招呼都不打的,就冲进咱们王府,再说那么一堆乱七八糟的话,你想过后果没有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这,要不让门房这两天注意看门,陌生女子,一概不准进府,我再寸步不离的守着夫人,她现在还不足三个月,胎气是最不稳的时候,千万出不得岔子,”喜鹊快急哭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急,容我想想呢,”何安深吸口气,逼着自己赶快镇定下来,被她这吵吵的,头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康伯却从他们二人的对话中,听清了事件的原由,“行了,你们俩也别着急了,有道是船到桥头自然直,咱家夫人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,何安,你去跟府里的老仆们都说一声,他们都受过水姑娘的恩惠,万一到时候,她真的奔咱们这儿来了,大家心里也好有个数。”

    “对,你老这话说到点子上了,只要咱们统一口风,再别叫那姑娘自以为是,也别叫她占了夫人的上风,等她明白了情况,想必也不会再纠缠,”何安说着安慰自己,也是安慰他们的话。

    喜鹊还是气呼呼的,“我不管,反正只要她敢气着夫人,我管她是谁,先打一顿再说!”

    何安不得不泼她冷水,“不是我小看你,她自小在边关长大,骑马箭术样样精通,你打她?我看是她打你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她还会武功?那,那咱家夫人岂不是危险了,”他一说,喜鹊更担心了。

    康伯打断他们二人,“都闭嘴,夫人哪有你们想的那样脆弱,咱家夫人可厉害着呢,都去忙吧,别在这儿站着了。”

    何安跟喜鹊被他赶走了,可是康伯却重重的叹了口气,让他们别担心,他自个儿又如何能不担心呢!

    何安负责去通知府里的人,在厨房门口,碰见找他找的正着急的小五子。

    才进宫几日,小五整个人就不一样了,从穿着到气质,尤其是时不时都会翘起来的兰花指,更是无一不昭示着他的太监身份。

    看见小五,何安也愣住了,被他看人的姿势给吓到,“你……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小五不由分说的拉起何安的手就走,“小安子,我有话同你说,咱们去你屋里。”

    “去我屋里干啥,有话你就在这儿说,我还有事呢,嗳嗳,你别拉我,别我拉我啊,”何安一个劲的往后撤,小五子却一个劲的把他往屋里拉,见此情景,何安吓坏了,不详的预感笼罩着他。

    真是的,有什么话不能在外面说,非得去屋里干啥?

    小五死拖硬拽的把何安拉进屋,将他往屋里一丢,反身就将房门关上,再插上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这是干啥?我可警告你啊,康伯找我还有事,他过会就要寻我了,寻不到我,他肯定要着急的,”何安觉得经过今儿,他非得结巴不可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耽误你太久,我是借着出宫采买东西,才从后门溜进府的,最多不过三刻,我就得走了,”小五神秘兮兮的凑到他面前,何安往后撤,他就往前凑,一撤一凑,很快的,何安就抵到了墙边。

    何安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“你想干啥?”

    小五嘿嘿一笑,“小安子,进宫这几日,我发现宫里的太监,都有个秘密,你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秘密?呃,这我哪知道。”

    小五又是嘿嘿一笑,“你知道宫里的太监,都是怎么打发漫漫长夜的吗?嗯?”

    他这个尾音拖的又长又怪,把何安听的寒毛都竖起来了,“我咋知道,跟我也没啥关系不是!”

    何安瞅着空想溜,哪知小五一屁股坐到他身边,跟他一起靠墙坐着,叹息道:“跟你是没关系,你又不是太监,哪里知道我们当太监的苦,小安子,那天我就跟你说了,以后要找个好姑娘成亲,可是如今我也知道了,宫里的太监跟宫女,他们也有一腿呢!你说说,我以后……能不能也找个姑娘……那个啥。”

    说到关键之处,小五害羞的低下头,揪着自己的衣角,也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“啊?你要说的就是这个?”

    小五羞涩一笑,更用力的点头,“那天晚上,我后殿值夜班,到了后半夜,听见偏殿旁的小花园有异声,反正守夜有侍卫在,我闲着没事,就偷偷的跑去看,竟是跟我一同值班的小太监,借口上茅房,跟个宫女厮混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问他,都男人都不算,如何能厮混,你猜他怎么说?”

    何安猛摇头,他哪知道啊!

    小五扭了下身子,靠着何安的耳朵一阵嘀咕,何安脸色从红到紫,再从紫到黑,花样变的可多了。

    说完了,小五猛的拍了下何安的肩,冲他挤眼,“你说,连他都能找个对食的,我为什么不能,王总管说了,只要我好好干,过两年,他便给我务色一个,让我也过过寻常男人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何安原本尴尬的心情,在小五说到最后时,有些酸涩。

    小五没有犯错,也不存在龌龊,他只是想过平常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有被阉,过两年就该娶媳妇了,再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,到时候就能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有错吗?他这要求过份吗?

    可惜啊,天意弄人,偏偏没了男人的玩意,做了阉人,再不能像普通男人那样生活了。

    何安拍拍小五的肩,道:“如果你真的想,那姑娘也愿意的话,哥哥祝福你,等过几年,你不想干了,到时在宫外置办一处宅子,你带着她出宫过日子,想要孩子的话,可以抱养,乡下有很多养不起孩子的人,到时抱回来养,还不是跟亲生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小五激动的抓着何安的手,“我就知道小安子最懂我的心思,你让夫人放心,我会在宫里好好干,对了,你记得告诉夫人,出宫回太子府的那个太子,他是假的,真的太子已经死了,皇后将他藏在自己的寝宫,我猜想,皇后寝宫下肯定有个很大的密室,否则怎能藏下一个人的尸身,那处密室也不知通向哪里,你得让夫人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夫人已经猜到了,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小五奸猾的笑了,“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?我瞧见有个小太监跟宫女厮混,那宫女就是皇后宫里的,他俩好的时候,那宫女无意中说漏了嘴,她也不是亲眼看见,都是互相传的,不过我猜测,十有*,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何安微微点头,“肯定是真的了,宫里生活苦闷,宫女就喜欢探听主子们的秘密,你回宫之后,万事小心,皇后知道你是襄王府的人,肯定事事对你防备,你也不要轻易出宫,否则就会引起皇后的疑心,万一再灭你的口,那可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小五笑了,“不可能的,我现在天天在皇上跟前当差,若是我突然不见了,我师傅肯定要去找皇上的,再说了,皇后现在顾不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得多加小心,宫里莫名其妙死去的太监宫女也不在少数,屈死的冤魂更是多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放心,我会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小五,何安马不停蹄的一个一个去找在府里的老仆人,能说清楚的,就把事情的大概说一下,说不清楚的,就直说,让他们别理会水家二小姐,否则惹怒了夫人,他们可担待不起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的木香,躺在摇椅上,摸着白鹰柔软的白毛,喃喃低语道:“快跟我说说,你是不是神鸟?有没有神通,一日能飞多远,若是我让你去找赫连晟,你能不能寻得到?”

    问完了,她自己又给否定了,“肯定不行,你若真有本事,又怎会叫人打伤胳膊呢,又怎会叫人逮住关进鸡笼子呢?还叫人误以为你是鸡,鹰立鸡群,你也是史无前例的头一只吧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轻烟的宫斗不深,太深的话,我自己都糊涂了,真的,简单的东西会写,不会忘的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87.html